韩东屏:说穿公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94 次 更新时间:2017-04-05 16:14:33

进入专题: 公正   正义  

韩东屏  

  

   摘要:在公正问题域,从本质上有效界定公正是首要的工作,可学界在此的既有研究,均不能令人满意。一个失误是不该将“公正”等同于“正义”,更大的问题是人类自古至今关于公正的说法虽层出不穷,套路各异,却没有一种能经得起推敲。马克思的公正观别开思路,独树一帜,还是有所缺憾。这就需要继续进行新的尝试。我的尝试是从一个公认的前提出发,将公正定义为按共同确定的规则待人。反之,不公正就是未按共同确定的规则待人。一般性的公正既定,各种特殊公正问题均可迎刃而解。如千年以来争执不休的分配公正,就可解释为按共同确定的规则分配。规则的共同确定有共同制定与共同约定这两种形式。前者形成制度,后者形成道德,因而公正也有制度公正与道德公正之分。

  

   关键词:公正、正义、制度公正、道德公正、制安权、制安权分配制。

  

   在当代中外社会人文学界,数十年来经久不衰而又如日中天的话题莫过于公正,不仅相关著述汗牛充栋,相关会议接连不断,而且随着研究在广度和深度的持续推进,牵扯出的相关问题也越来越多。然而,令人尴尬的是迄今为止,公正问题中的基本问题,即“公正是什么”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可以肯定,基本问题制约非基本问题,如果不能先回答好“公正是什么”这个公正问题域的基本问题,其他层次和其他方面的公正问题也不可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因此,对这个总也没解决好的问题继续进行攻坚研究,乃是极有必要的。

  

   1、“公正”不等于“正义”

  

   公正,时下国内学界也称“正义”,并将二者完全等同。于是,公正观就是正义观,公正原则就是正义原则,公正思想就是正义思想,公正理论就是正义理论。但实际上,“公正”和“正义”不仅字面不一样,就是涵义也不完全相同。

  

   中文方面,从构词上说,“公正”之“公”取与“私”相悖的“无私”之意,“公正”之“正”取与“偏”、“斜”相悖的“不偏”、“不斜”之意,故“公正”一词的含义就是无私而不偏不倚,《辞海》等权威辞典也是如此注释的。而“正义”之“正”,取的是“正”的另一种含义,即“正确”之意;“正义”之“义”,取的是“意义”之意,故“正义”一词的含义就是正确的意义。从词源上说,最早使用“公正”和“正义”的,大概是先秦思想家荀子,他也正是在上述含义上使用这两个词的。且看他对“公正”的使用:“故上者,下之本也。……上公正,则下易直矣”;[①]再看他对“正义”的使用:“有不学问,无正义,以富利为隆,是俗人者也”;[②]“正利而为谓之事,正义而为谓之行”,便可了然。所以,公正和正义这两个词的本义是不一样的。荀子同期及其后的中国古代,用这两个词的情况并不多见。已知的,就是汉代《史记》作者司马迁和明代大儒朱熹用过“公正”,前者如“行不由径,非公正不发愤”[③],后者如“今人多连看‘公正’二字,其实公自是公,正自是正,这两个字相少不得。公是心里公,正是好恶得来当理”[④];再就是唐代的《五经正义》、《史记正义》等古籍将“正义”直接用于书名。这些使用,也基本上是沿袭了荀子的用法,只是朱熹对“公正”的解释略有差异。

  

   不过,由于一个人履行公务倘若能做到“无私而不偏不倚”,也可谓“正确”所以“公正”与“正义”在这一点上就有一定相通之处。或许正是基于此种考虑,朱熹才将“公正”解释为“无私心”和“好恶当于理”。

  

   既然“公正”与“正义”的本义并不一样,现如今的中国学界为何会将这二者当作一个词来用?这应该是源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学者将罗尔斯的世界名著《A theory of justice》译为《正义论》,其中的“justice”被译为“正义”。英语单词“justice”,在各大英汉双语词典解释中,既对应中文的“正义”,也对应中文的“公正”、“公平”,因而中文译者的译法并非无据,而国内学界对公正的学理研究和讨论也正是由罗尔斯这部名著肇始并日益热闹的。于是,“公正”与“正义”从此也就没有了任何区分。

  

   但是在英语中,并非只有“justice”含有“公正”之义,还有“impartiality”也是如此。并且,二者虽同含公正之义,却亦有差异。根据中英学者共同编撰的《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可知,“impartiality”仅表示道德意义的公正,没有任何法律性,“就是在一种平等的基础上对待自己和他人的德性”;[⑤]而“justice”由于是“由权威强制的”,它所体现的公正含义,则具有明显的法律性,主要指“在法律上,是应当遵循的原则和法规的总和”,其次才与道德相关,“是涉及个人之间及个人和社会之间关系的一种美德。[⑥]关于“justice”具有法律含义而“impartiality”则没有这一点,也可从各大英汉词典得到证明。“justice”在词义上,除了表示“公正”之外,还有“法官、法律制度、法律制裁”这样一些含义,而“impartiality”一词则完全没有。

  

   鉴于英文表述公正的单词至少有两个,并且含义有所不同,而中文表述“公正”的词只有一个,再无其他,更没有什么道德意义的公正与法律意义的公正之分,因而中文译者将《A theory of justice》译为《正义论》是可以理解的。但从追求最佳的意义上讲还是不妥。

  

   道理在于,中文“正义”的“正确意义”之意,从反面说,就是对不正确意义的纠正,犹如“正名”一词,除了有“正确命名”之意,也有“纠正不正确命名”之意一样,而唐代的《五经正义》和《史记正义》,之所以在书名中使用“正义”,也意在强调本书对经典的诠释才是正确的诠释。因此,“正义”一词后来又逐渐衍生出了“纠正”或“纠错”的含义,比如“正义之师”、“正义之剑”、“正义战争”等后出现的词组,都是在这个意义上用的“正义”。相对而言,英语“justice”内含的“法律制裁”之义,恰好也意味对错误即违法行为的纠正。而古希腊的正义女神狄刻(西语“justice”即正义一词,就来源于她的名字)一手托天平,一手执剑的形象,也象征正义有纠正不公正行为亦即不正确行为或违法行为的寓意。据此可说,如果罗尔斯的《A theory of justice》一书是讲对违法行为的法律制裁的内容,那是该把它译为《正义论》。可此书实际上是讲社会权威机构即政府应该制定什么样的分配制度的,罗尔斯自己也如是申明:“justice(中文译著将其翻译为‘正义’) 的主要问题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或更准确地说,是社会主要制度分配基本权利和义务。”[⑦]这就说明,对此书更准确恰当的译法应为《公正论》。

  

   倘若以上分析是有道理的,在学理研究的概念种属关系上,我们就应将“公正”视为大于或先于“正义”的概念,而将“正义”视为由“公正”派生出的一个下属概念,意为对不公正的纠正。如果我们不做这样的解释和处理,而是将“正义”等同“公正”,那么,不仅会使“对不公正的纠正”这种状况失去专用名词和用一个词即“正义”来说的便利,而且会使“正义之剑”、“正义之师”、“正义战争”之类说法全都变得不是令人费解,就是大异其趣,乏味乏力。

  

   同时,我们还应在翻译相关英语著述时如此对待:再遇到文中的“impartiality”和“justice”,只要二者均是在实际表述“公正”的意思,那就不必管它是道德意义的公正还是法律意义的公正,一概都用中文“公正”对应翻译;只有当文中的“justice”实际表述的是“法律制裁”之类的意思时,才需另用中文“正义”来对应翻译。

  

   2、各种已有公正观的不足

  

   现在,我们已从构词和词源上弄清了“公正”的本义,并厘清了“公正”与“正义”的词序关系,但这还不等于我们同时也弄清了社会人文学学理中的公正术语或社会公正是什么。因为社会公正并不能仅仅被解释为“履行公务时的无私和不偏不倚”,这将大大窄化公正的适用范围。而且,实际上也从未有学人如此解说公正。再退一步讲,即便有人如此解释了,还是得继续探讨怎样做才叫“不偏不倚”或“不偏不倚”的标准究竟是什么,此后当对这些更进一步的问题有了明确的结果,才能真正明白公正是什么。

  

   那么,学界是如何论说公正的?

  

   在西方学界,公正是个历史悠久的话题,最早的谈论者可以上溯至古希腊七贤之一的梭伦,其后各个时代的大思想家,差不多也都有自己关于公正的论述。到了今天,公正更是成为西方社会人文学界中最为热门的话题,参与者不仅遍布哲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历史学和教育学诸多学科,而且相互之间也有越来越多的不同解释和激烈辩论。相对西方,我国有关“公正”的学理讨论出现颇晚,如前所述,只是近30来年的事,因而在此之前我国还没有关于公正问题的专门研究。当然,时下的情况已经与西方学界一样火热,只是各种相关著述多为介绍、阐释西方学者的公正思想及其研究动态,尚无属于自己的原创性公正理论。

  

   西方学界尽管对公正问题有相当悠久而深入的讨论和在此基础上累积起来的诸多互不相同的解释,可在我看来,其中还没有哪一个真正揭示出了公正的本质。

  

   西方学者关于公正的论述,大致可区分为以下几种套路。

  

   第一个套路是从资源分配抑或资源占有的视域谈论公正。在西方公正思想上,属于这个套路的学者人数最多,古有梭伦、苏格拉底、卡利克勒斯、亚里士多德、乌尔比安、西塞罗、阿奎那、爱尔维修、洛克、休谟等,今有罗尔斯、诺齐克、米勒、尼尔森、沃泽尔、德沃金、弗雷泽、阿马蒂亚·森、利奥塔、科恩、沃尔等。他们一般都认可梭伦关于公正的分配就是“让每个人各得其应得”的命题,只不过对“什么是应得”或“应得的标准”存在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应得要体现某种意义的平等;有人认为平等并不是应得的要义,应得要以人的某种实际状况(或才能、或职业、或身份、或地位、或劳动、或贡献)为衡量标准;还有人认为应得要以契约或协议为基础。

  

第二个套路是将公正直接归为某种具体的善物。确切说,是某种具体的非物质性善物。其中,霍耐特认为公正就是对人类尊严的承认,福柯认为公正等于权力,罗蒂认为公正等于民主,桑德尔认为公正等于共同体,拉兹认为公正的实质是自由,自由之所是即公正之所是。此外,有些属于第一个套路的学者,在大谈分配公正之余,也曾有将公正直接归为某种具体善物的说法。例如,苏格拉底既说“真正的正义(其实应翻译为“公正”,此后其他引文中的“正义”亦当如此理解,不再一一说明)就是平等地分享”[⑧],也说“正义和一切其他德行都是智慧”;[⑨]亚里士多德一方面有关于分配公正的分类和详论,另一方面也有“公正不是德性的一个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公正   正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8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