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剑铭:“智能”哲学——人与人工智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8 次 更新时间:2016-04-10 09:43:05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智能哲学  

周剑铭  

  

   摘要: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已经使人类面临自身的意义和地位的困惑,关于“智能”的哲学成为了传统哲学中全新的问题。“智能”是一种属性还是“存在”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最基本的问题,智能哲学在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的研究的前沿思想中聚集成专门的理论, “知识”、“智能”、“理解”、人的生命伦理和他们的超越性成为现代哲学最突出的基本问题。

  

   1.“世界3”:知识与智能

   2.“图灵检验”:“智能”与“理解”

   3.“中文屋子”:“弱人工智能”与“强人工智能”

   4.智能哲学:第三问题

   5.“智能”与人性

  

   人们称具有相当于人的智能(Human Intelligence HI)能力的非人实体为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本世纪前,AI主要是对HI的模仿而具有了这个名称,但当代的计算机和互联网上高速、巨量的数据流动和处理能力使社会进入到了信息爆炸性增长的时代,知识和信息本身具有了一种具有自主性的存在意义,这不仅是对AI的认识问题,更深源于对人的智能和知识的本质的困惑,传统哲学的认识论、真理问题,科学的本质问题等都把人与客观世界的关系转化为知识的本质问题进行研究,人的智能并没有在人类的“主观精神”活动之外专门研究,这种情况下,我们并不怀疑知识于人的被动关系,“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名言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但现在,知识的工具性、客观性问题己经被知识的某种独立性替代了,这是知识能力的幸运年代,但也是人对自己的认知进入到新的困惑的时代。在常识上,人是以自己的智能为本质的,人能不同于物体、植物、动物是因为人具有智能,人能够把它们看成为客观事物和可以被人利用、控制的对象,人总是人的环境的中心,即使是一直期望有外星人的存在,也是以智能为底线而期许他们可以与地球人类交流、理解的同类,高于人类智能的存在是被人当作神性的,图林(A M Turing,1912-1954)就把超过机器计算的能力称为“神喻”(oracle),但AI带来的却是这样一种令人不安的困惑,AI能够以一种物理形式独立存在并且在很多能力上大大超过人的智能, 这就像你最忠实的老仆人突然变成了你客厅中强势的客人,甚至是你的主人而享有你的家园一样,如果说历史上有过一次从地心时代到日心时代转变的震撼,但这只是人从神性的迷茫中平安地觉醒,是人自己的进步,那么现在人类面临的AI不可测的发展会是又一次有惊无险吗?“智能”哲学(关于“智能”的哲学问题——智能哲学Intelligence Philosophy)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

  

   一、“世界3”:知识与智能

  

   近代科学技术的进步把知识形式从一般精神活动的中分离出来,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则使以前静态的知识形式动态化、信息化、主动化,这种趋势是被波普(K. R. Popper,1902-1994)以特别的方式提出的,这就是他的“世界3” 理论,1967年,在第三次 “逻辑性、方法论和科学哲学大会”上,波普尔作了题为“没有认识主体的认识论”的报告,提出“思想的客观内容”(即知识客观形式)作为“世界3”与“世界1”(物理客体或物质的世界)、“世界2”(意识状态或精神状态的世界,或关于活动的行为意向的世界)并列,在他的《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一书中指出这个“世界3 ”的客观性也是就是知识的自主性和自主创造性:

  

   “如果不过分认真地考虑‘世界’或‘宇宙’一词,我们就可区分下列三个世界或宇宙:第一,物理客体或物理状态的世界,第二,意识状态或精神状态的世界,或关于活动的行为意向的世界,第三,思想的客观内容的世界,尤其是科学思想、诗的思想以及艺术作品的世界。因而,无可否认,我讲的‘第三世界’与柏拉图的形式论即理念论有很多共同之处,因而也与黑格尔的客观精神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承认一个自主的第三世界,并且把它看成超人的、神性的和永恒的世界。”

  

   “语言的世界,推测、理论和论据的世界,简言之,客观知识的世界,是这些人类创造的世界中的一个最重要的世界,同时是一个基本上自主的世界。

  

   自主性观念是我的第三世界理论的核心;尽管第三世界是人类的产物,人类的创造物,但是它也像其他动物的产物一样,反过来又创造它自己的自主性领域。

  

   有无数的例子。……尽管第三世界是我们创造的,但它基本上是自主的。

  

   但是,自主性只是部分的:新的问题导致新的创造物或构造物,如递归函数或布劳威尔的自由选择数列,因而可以把新的客体补充到第三世界中。并且,每一个这样的步骤都将创造出新的预想不到的事实,新的预想不到的问题,并且也常常创造出新的反驳。

  

   我们的创造物对我们自己、第三世界对第二世界也有一种十分重要的反馈作用。因为新出现的问题推动我们去作新的创造。

  

   这个过程可以用如下有点过于简化的图式:

  

   P1——>TT——>EE——>P2

  

   这就是说,我们从某个问题P1出发,提出一个尝试性的解答或尝试性的理论TT,它可能(在部分或整体上)是错误的,无论如何它都必须经受消除错误的阶段EE,这可以由批判讨论或实验检验组成,无论如何,新问题P2产生于我们自己的创造活动,并且这些新问题一般不是由我们有意识地创造的,它们自发地从新的关系领域中涌现出来,我们的一切行动都不能阻止这种关系产生,尽管我们很少打算这样做。

  

   第三世界的自主性,第三世界对第二世界甚至对第一世界的反馈作用,是知识发展中最重要的事实。”(《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第三章 没有认识主体的认识论)

  

   当然,很明显,波普所说的基于反馈机制的创造性仍是依靠人完成的,但今天这种知识本身的自主性存在,似乎更能得到以计算机、网络中的电子、甚至量子形式的信息的流动和处理所表现的自主性的支持,特别是人工智能最前沿的发展,经过模仿人对知识的处理方式,而使知识得到更明确的自主性和自主创造性,今天的AI已经从被灌入知识到被动的模仿,从模仿到被动地学习,从被动学习到主动学习的阶段,以对可以期望具有相当的创造能力,人们甚至认为,模仿人类的情感、意识都可以做到,意识的本质就是自我,如果这样下去,AI会不会有自立的思想、情感、伦理、意志和意义?机器人会不会具有相对于人和超过人的独立社会能力和地位? 现代人己经认识到,过去的传统的“资本经济”已经变成了现在的“知识经济”,与资本的增殖要以资源大量消耗为代价不同,知识的共享性和技术上的快速反应能力使知识经济没有边际效用,知识经济具有全新的增长优越性和质的改变,这是“知识”和AI对人类贡献的社会意义,但如果人工智能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自我意识和社会意志,那么也就会有机器自己的伦理学、哲学和哲学家,波普所看到的三个世界的交互交系将变成三个世界的“丛林战争”,想到纳米的神奇、量子世界的怪异、科幻世界的预言,在人工智能能带来的对人和人类社会贡献的辉煌后面是令人悚然不安的阴影。

  

   二、“图灵检验”:“智能”与理解

  

   对AI的定义现在仍然不一致,从技术层面上看,人工智能就是人的智能的机器化,“机器人”是具有实体独立性的人工智能,“软件机器人”是网络空间(cyberspace)中的集成软体,其发展速度和智能性超乎想象,所以现在的问题在于:何种程度或性质上的机器智能与人的智能相等甚或超过人的智能能力,图灵1950年在《MIND》上发表了《计算机与智力》(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一文提出了后称之为“图灵检验”(Turing Test TT),来检验人的智能与人工智能的比较,但实际上TT并不是人与机器的比较成为问题,而是“图灵检验”中的检验标准才是真正的问题。图灵清楚地说明了这个“图灵检验”不是以机器为标准的算法能力,这种按机器能力的标准只是统计方法意义上的,“图灵检验”排除了人与机器在“智能”在表达方式上的差别,即将“图灵检验”限定人与机器只能使用符号语言交流,在工具形式的无差别性上去发现人的智能与机器智能的本质性差别。因此,“图灵检验”是以符号语言表达为标准去检验人与机器的关系,这样“图灵检验”是这样二种层次的关系:一、人与机器的对立比较关系;二、人与这种人—机检测关系的检则标准关系。实验安排了人与机器之间以符号语言进行的交流,然后让第三人通过这种符号语言交流过程去判断人与机器的区别;图灵给机器的程序设定了明确的目标:机器以人的身份与人交流去欺骗检验者,如果经过若干询问式的交流以后,检验者不能区别人或机器,则机器通过图灵检验。

  

   人-机交流的符号形式中是可以有内容的,“图灵检验”实质上是以二个层次的区分提出问题的,如果人与机器能够以符号语言互交流,这种“交流”可以有不同的判断标准,一、按机器的标准,就是“算法”,这种判断已经是算法理论中专门理论,即可计算理论和不确定性理论(NP);二、如果人与机器交流中能够相互“理解”,机器就与人具有相同的“智能”,但这种人与机器的相互“理解”必须以人的智能水平检验,即让第三人作为考官去判断(理解)人-机的“理解”,就是说,如果机器和人能够在人的水平上按人的标准相互达到“真正的理解”,人与机器的“智能”才是说是相等的。

  

   对“图灵检验”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AI与HI相等的标准是“智能”,这种“智能”的标准是“理解”,“理解”的标准是“人的理解”。

  

   人-机交流模式中真正不清楚的地方在于语义与语法有何种最终性的相对关系,这个关系一直以不同的方式隐藏在各种各样的理论中,图灵知道无法在理论上事先判定这一点,就以一个实在的人自己去判断。“图灵检验”把AI与HI的区别问题从理论模式移植到技术模式上,这样“图灵检验”实际上是以一种技术模式定义了“智能”的判断标准是“理解”,“理解”的标准是人的“理解”,这就把人的地位或意义置于机器和人-机关系的地位之上,“图灵检验”通过对“智能”的技术模式定义隐喻了“智能”的本质是人的意义,因此AI能否相等HI,是人的意义上的标准,但这给现代哲学提出了最迫切的问题。

  

“图灵检验”并没有确定具体的标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智能哲学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5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