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埃里森:核紊乱:原子威胁问题调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1 次 更新时间:2016-01-12 23:31

进入专题: 核武器   核威胁   国际安全  

格雷厄姆·埃里森  


编者按

朝鲜宣布6日成功进行了第一枚氢弹试验。一时间,全球媒体头条纷纷予以关注。此次朝鲜氢弹试验也造成了我国延吉、珲春、长白县等地均有明显震感。此前朝鲜曾分别于2006年10月、2009年5月、2013年2月进行三次核试验,2013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关于朝鲜第三次核试验问题的第2094号决议,要求朝鲜不再进行核试验,放弃核武器计划,并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今日特意推送一篇旧文,探讨全球核威胁的问题。


《战略与管理》授权发布,转载需取得授权


格雷厄姆·埃里森,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道格拉斯·狄龙政治学教授兼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译者尹宏毅,清华大学公共政策研究员。本文英文版载美国《外交》杂志2010年1月至2月号;中文版载《战略与管理》2010年第一期


1月6日,在韩国首尔,一名市民观看报道相关新闻的电子屏幕。 据朝鲜媒体报道,朝鲜宣布6日成功进行了氢弹试验。


今天的全球核秩序可能像两年前的全球金融秩序一样脆弱。当时,人们的习惯看法认为,全球金融秩序是健全的、稳定的和有韧性的。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过后,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结论是,当时的核秩序给人类造成了不可接受的风险。他认为,这场危机有1/3的可能性会以核战争告终。他预测:"我认为70年代有一种可能性,即美国总统不得不面对15个、20个或25个国家可能拥有这些武器的世界。我认为这是最大的潜在危险。"肯尼迪的估计反映出人们的普遍期望,即随着各国获得制造核武器的先进技术能力,他们将会这样做。虽然历史没有继续沿着这条轨迹前进,但肯尼迪的警告帮助了唤醒世界,使之认识到不加限制的核扩散所造成的不能容忍的危险。


他的信念引发了外交倡议的浪涌:在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建立了一条热线;(美国)单方面暂停了核试验;禁止了在外太空使用核武器。国际社会拒绝接受肯尼迪所预见到的未来,而是通过谈判实行了各种国际限制,其核心就是1968年签订的核不扩散条约(NPT)。多亏了不扩散制度,184个国家,包括40多个具有创建核武库的技术能力的国家,已放弃核武器。 NPT签署已经40年,却只有9个核国家。此外,60多年来,一直没有核武器被用于攻击。


2004年,联合国秘书长创建了一个委员会,以审查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未来威胁。委员会把核世界末日确定为首要威胁,并警告说:"我们正在接近一个时刻点,在其上,不扩散制度的被侵蚀可能不可逆转,并造成扩散的流瀑效应。"自2004年以来,事态的发展只是放大了产生不可逆转的流瀑效应的风险。


目前的全球核秩序极为脆弱。它所面临的三项最紧迫的挑战是朝鲜、伊朗和巴基斯坦。如果在今后几年内,朝鲜和伊朗成为地位稳固的拥有核武器国家,不扩散制度就会被挖空。如果巴基斯坦失去对哪怕是一件核武器的控制,并且其最终被恐怖分子所利用,结果都会改变世界。这样一来,就会改变城市生活,缩小人们现在所认为的基本的公民自由的范畴,并改变关于建立一项可行的核秩序的概念。


基辛格指出,对政治家的巨大挑战是认识到"国际环境的变化,这种变化破坏国家安全的可能性很大,因而无论这种威胁采取何种形式,或者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合法,都必须予以抵制。"现有的核秩序如果崩溃,就会构成这样一种变化--其后果将使核恐怖主义和核战争迫在眉睫,以致审慎的政治家必须尽一切可能加以阻止。


一、核流瀑效应


七个方面的故事情节正沿着弯曲的小路取得进展,每一个都在破坏现有的核秩序。这些包括朝鲜不断扩充着的核武器计划、伊朗继续谋求实现核野心、巴基斯坦的越来越不稳定的局势、基地组织持续存在的残余势力、对不扩散制度的不断增多的冷嘲热讽、核能的复兴,以及人们最近汲取的对核武器在国际事务中的用途方面的新的经验教训。


外交政策界的大多数人仍然没有认识到过去8年来朝鲜的事态发展的事实。作为地球上最贫困和最孤立的国家之一,朝鲜2001年的时候顶多拥有能够制造两枚核弹的钚。今天,它有一个由10枚核弹组成的军火库,并已进行了两次核武器试验。它即将收获用于制造第11枚核弹的钚,并即将恢复其在宁边的反应堆。该反应堆有能力使每年生产的钚足够再制造两枚核弹。此外,朝鲜已多次试射了可靠性不断增强的远程导弹,它还把扩散核技术(包括把宁边式样的一个反应堆)出售给叙利亚,并可能正在通过建立铀浓缩设施来开辟获取核武器的第二条路径。

这是2006年1月5日拍摄的朝鲜核反应堆的卫星照片。据朝鲜中央通讯社1月9日报道,朝鲜当地时间当天11时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


从核不扩散制度的角度来看,有两个问题跃然纸上。第一,金正日是否能想像,他可以出售核武器给乌萨马·本·拉丹或伊朗,而不受惩罚?事实上,他把一个生产钚的反应堆卖给了叙利亚,这一事实就表明,他的确是这样认为的。第二,如果世界上最弱的国家可以违反核不扩散条约而不受惩罚,并公然违抗最强大的国家,那么对这项制度来说的后果如何?最强大的国家负责实施这项制度。


朝鲜的核进展已经在首尔和东京等地区国家首都引发了对曾经被认为是忌讳的选择的反思。虽然日本的政治文化是毫不含糊地反对核武器的,但2002年,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演示了这一点可能会如何迅速地改变,他公开指出:"重要的是,虽然我们可以拥有核武器,但我们并不拥有。"因为日本拥有近2,000公斤高浓缩铀的现成储备和高度发达的导弹计划(用于发射卫星),所以如果东京得出结论,认为它需要自己的具有可信度的核威慑,它就可以几乎在隔夜之间采取必须认真对待的核武器态势。


与此同时,伊朗的核奥德赛是一个移动的目标。虽然目前的谈判方面的发展可能提供了一线希望,但伊朗却不大可能会被证明不像朝鲜那样顽固和狡猾。所有证据都表明,伊朗正在有条不紊地建立一系列广泛分散的、可用作制造核武器的基础设施的采矿、铀转换和铀浓缩设施。目前,它已经掌握了自行制造、建造和运营其离心机的技术。伊朗已经在使用4500台离心机,平均每天生产6磅低浓缩铀,并已经安装了准备投入使用的另外的3700台离心机。该国现在拥有3000多磅低浓缩铀的库存--足够在进一步浓缩之后制造两枚广岛类型的核弹。此外,正如位于库姆的一处从前保密的铀浓缩设施的公之于众所表明的,伊朗认真地考虑了其设在纳坦兹的已经公布的设施遭到军事打击的威胁。为了规避这种风险,它很可能已经建设了一处以上的秘密铀浓缩工厂--这些设施会提供可能的隐藏选择。


如果伊朗在今后几年里的某个时候进行一次核武器试验,那么在随后的10年里,它大概就不会是中东拥有核武器的唯一一个新的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坚持主张,它不接受一种未来前景,即伊朗--沙特的什叶派穆斯林统治的波斯竞争对手--拥有核武器,而沙特却没有。由于技术上的要求,所以沙特阿拉伯成为买主,而不是制造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实际上,美国情报界的一些人士猜测,沙特与巴基斯坦的国家安全官员已经就出售或者转让一枚"伊斯兰核弹"问题举行了会谈。20世纪80年代,沙特阿拉伯从中国秘密购买了36枚CSS-2型导弹。其射程为1500英里,除了运载核弹头之外,看来并没有什么合理的军事用途。


埃及和土耳其在发展核武器方面也可能会步伊朗的后尘。正如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2009年3月在对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所说:"我们正处于大规模核扩散的关头。伊朗现在如同招贴画里的孩子。如果任凭伊朗出于自卫或者各种原因继续发展,我们就可能会面临该地区的几个国家和世界上20到30个其它国家也这样做的局面。"


二、核恐怖分子


正如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穆罕默德·巴拉迪所说,核恐怖主义是"世界所面临的最严重的危险"。2007年,美国国会建立了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和恐怖主义委员会。该委员会于2008年12月向国会和新一届行政当局发表了报告。我是该委员会委员。报告包括了两项具有挑衅性的判断:第一,如果世界继续沿着目前的轨迹发展,那么今后5年内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一场核武器或生物武器恐怖袭击就有较大的可能会得逞;第二,"今天如果为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发展画一幅地图,那么所有的道路就都会在巴基斯坦交汇。"

2005年12月10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穆罕默德·巴拉迪在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发言。


8年来,由于巴基斯坦政府的稳定性和权威性越来越捉摸不定,所以它把自己的核武器与用来制造核武器的材料的库存增加了2倍。在同一时期,基地组织的领导层已经从阿富汗转移到巴基斯坦境内难以控制的地区,塔利班已经成为巴基斯坦境内的一支高效得多的叛乱部队,曾经统治巴基斯坦的军事领导人穆沙拉夫已经被一个脆弱的、方兴未艾、四分五裂的民主制度所取代。


巴基斯坦军方对其核武库越来越依赖,以遏制印度在常规武器方面的绝对优势。这项战略要求分散核武器(以阻止印度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尤其是在暴发危机时,要求加以较为宽松的指挥和控制。 2002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几乎爆发战争--两国政府当时都认为这场战争可能会使用核武器。2008年11月,在与巴基斯坦情报部门有关联的恐怖分子在孟买发动一场引人注目的袭击,杀害173人之后,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显示出了出色的克制力。但是,他明确地警告说,如果在巴基斯坦支持或者赞助下发生新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就会引起激烈的军事反应。


2009年10月,身着巴基斯坦军装的塔利班极端分子占领了拉瓦尔品第的政府军事司令部。假如他们当时攻入的是一处核武器储存设施,他们就可能会窃取到一枚核弹的可裂变核芯。带来更大麻烦的是,如果政府自身陷于崩溃,巴基斯坦的大约100枚核弹,甚至还有为数更多的核材料可能会遭遇的处境问题。在被问及此事的时候,美国官员表示,巴基斯坦的核武库是安全的: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最近指出:"我感到很惬意的是,有关巴基斯坦核能力的安全安排是足够和充分的。"历史提供了对这些论断的一项令人信服的反驳。2004年,巴基斯坦核弹之父卡迪尔汗因涉嫌向伊朗、利比亚和朝鲜出售核武器技术,甚至核弹的设计图纸而被捕。卡迪尔汗创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所说的"私营部门核扩散的沃尔玛"。卡迪尔汗之所以得逞,是由于巴基斯坦陷入了长期的局势动荡。而今天巴基斯坦局势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能够为小卡迪尔汗们扩散核技术提供类似的有利机会吗?


好消息是,针对巴基斯坦无法控制的地区的基地组织领导层,美军发动了特种部队袭击,基地组织在这些袭击中力量已经被大大削弱。坏消息是,本·拉丹和他的副手艾曼·扎瓦赫里仍然活着并且积极活动着,他们是亡命之徒。911事件发生时,基地组织显示出了在操作层面组织和实施比引爆一件核武器更加富于挑战性的大规模恐怖袭击的能力。正如911事件委员会的记录所表明,基地组织自从90年代初以来一直在认真地寻求获得核武器。该委员会的报告提供了有关与本·拉丹和扎瓦赫里在阿富汗会晤、以讨论核武器问题的两名巴基斯坦科学家的证据。这些科学家是《伊斯兰世界建设报》的创始成员。该报表面上是为了支持阿富汗的项目而创建的一个慈善机构所办的报纸。但该基金会的董事会包括了一名了解如何制造核武器的科学家同行、巴基斯坦空军的两名将军、一名巴基斯坦陆军将领和拥有巴基斯坦最大的铸造厂的一位实业家。


本·拉丹说,获取核武器是基地组织的"宗教义务",并宣布了该运动企图"杀死400万名美国人"。正如中情局前局长乔治o特内特在回忆录中所写道:"基地组织的最高领导人仍然一门心思地要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争论说:"主要威胁是核武器。我确信,(本·拉丹)及其活动分子正是想要朝着这一方向发展。"当绞索在本o拉丹的脖子上收紧的时候,基地组织发动一场惊人的袭击,以显示自己的才干和争取支持者的动机加强了。本·拉丹已经要求他的追随者们要有勇气,敢于"超越911事件"。而实现这种愿望的途径莫过于在一座美国城市上空成功地升起蘑菇云。


三、制度疲劳


对核不扩散制度的越来越多的冷嘲热讽还有削弱全球核秩序的危险。很容易了解到,为什么非核武器国家认为这项制度是富人剥夺穷人的一项工具。在2000年的核不扩散条约审议会议上,美国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承诺要采取13项"切实可行的措施"履行自己的条约义务。但是在后来的2005年审议会议上,当时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宣布,2000年确定的这些事业无法进行,后来则禁止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的"成果文件"中使用"裁军"一词。为了筹备2010年的审议会议(将于5月份召开),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外交官行列的有各国总理和总统,他们纷纷对这项允许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保留自己的核武库、但却不让别国加入核俱乐部的制度表示严重怀疑。这种怀疑反映在各国政府不愿接受将会使核扩散的风险降低的、额外的制约措施,譬如通过批准称为"附加议定书"的强化的保障措施协议,或者批准国际原子能机构管理下的一个多国燃料储存库,以确保各国都能够获得核电厂所使用的燃料。


同时,对温室气体排放的不断加重的担忧,刺激了将核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替代选择的不断增长的需求。目前正在修建的核电厂有50座,其中大多数都设在中国和印度,还有130座可能很快就会在全球各地兴建。人们感到担忧的不是核反应堆本身,而是生产核燃料和处理其产生的废物的设施。

浓缩铀和钚


制造核武器最难的部分是生产裂变材料:浓缩铀或钚。能够把铀矿石浓缩到4%,以制造核电厂所用的燃料的离心机设置也能把铀浓缩到核弹所使用的90%的浓度。一项核制度如果允许拥有核电厂的任何国家建设和运营自己的铀浓缩设施,都会招致核扩散。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履行核不扩散条约所赋予的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的权利,使之"有利于和平用途的核技术",而又不造成这种后果。解决办法是提供一个国际原子能机构管理下的国际燃料库,从而保障同意不从事铀浓缩和再处理活动的各国的核燃料供应。但是,障碍仍然是如何说服各国为了更大的社会利益而放弃别人所拥有的某种东西。


四、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最后,有关核武器在国际事务中的用途的最近的教训还侵蚀了全球的核秩序。美国总统奥巴马支持了里根总统关于建立没有核武器的世界的设想,并争取到许多其它国家的领导人包括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认可。然而,国际安全领域中的大多数现实主义者都认为,这种思维是一种模糊的、长期的,大概还是无法实现的愿望。


与此同时,法国正在实现其核武库的现代化。萨科齐总统说,该武库是"国家的寿险保单"。中国继续进行其有限的核武库的现代化与扩充。由于俄罗斯常规力量的崩溃,它重新依靠核武器。在美国,今年的《核态势回顾》报告的发表,将会引起有关美国是否正在建设早些时候建议的"可靠的备用弹头"的一种隐性版本的辩论。这些审议工作是旨在评估美国的核武库是否"可靠"的一项过程。

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


比有关未来计划的建议更加重要的是从最近的行动中汲取的教训。小布什行政当局把伊朗、伊拉克和朝鲜确定为"邪恶轴心",然后又进攻了一个事实证明没有任何核武器的国家,并放过了一个拥有可以制造两枚核弹的钚的国家。英国战略家劳伦斯·弗里德曼如此概述了国家安全问题分析家们所汲取的教训:"阻止美国动用武力的唯一明显的可信途径就是拥有你自己的核武库。"许多伊朗人,甚至还有少数伊拉克人,都很想知道,美国是否会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如果伊拉克的核武库当时像朝鲜目前的一样大的话。


五、乔治·马歇尔问题


据说,在听取有关一项提案的引人入胜的简介,甚至在总结自己提出的一个论点的时候,国务卿乔治·马歇尔都会停下来问:"但是,我们怎能不对?"本着这一精神,重要的是要审查一下原因,说明核不扩散制度实际上可能比表面看来的更加强大。

乔治·卡特莱特·马歇尔在195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美国陆军五星上将,曾任美国国防部长、国务卿


从最终结果开始说起。现在的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与冷战结束时相比并不多。从那时起,未公开的、但基本上得到承认的拥有核武器国家南非消除了其核武库,而一个新的国家朝鲜则作为唯一的自我宣告的、但未获承认的核武器国家出现。


目前已有184国家坚决放弃获取核武器,并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至少有13个国家抱着认真的意图走上开发核武器的道路,并在技术上具备完成这一旅程的能力,但并未到达终点: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埃及、伊拉克、意大利、利比亚、罗马尼亚、韩国、瑞典、台湾和南斯拉夫。 4个国家拥有核武器,但却消除了它们:南非在80年代制成了6件核武器,后来,在将权力移交给废除种族隔离政策以后的政府之前拆除它们。当苏联在1991年12月解体时,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共同继承了超过4万件战略核武器。由于俄罗斯、美国和这些国家当中的每个国家都通过谈判达成了协议,所以所有这些武器都归还给俄罗斯进行拆除。乌克兰的1640枚战略核弹头被拆除,高浓缩铀被冲淡,以生产低浓缩铀,然后出售给美国作为核电厂的燃料。很少有美国人意识到的是,由于俄罗斯实施兆吨至兆瓦计划,美国核电厂10年来生产的所有电量的一半都采用了从起初为摧毁美国城市而设计的核弹头核芯内提取并冲淡的浓缩铀。


虽然相信核秩序的稳定性的人们并没有尽量贬低朝鲜或伊朗成为一个拥有核武器国家的后果,但他们对亚洲和中东等地区发生扩散的流瀑效应的前景却持怀疑态度。在日本,核能神经痛有着深刻的根源。日本人民遭受了有史以来在战争中引爆的仅有的两件核武器造成的后果。尽管存在分歧,但日本历届政府仍对美国的核保护伞,以及美国在亚洲的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石--美日安全联盟--保有信心。韩国人害怕拥有核武器的朝鲜,但他们更担心在没有美国的核保护伞和朝鲜半岛没有美军驻军的情况下生活。台湾已经被中国严重渗透和诱惑,因而对在作弊时被抓住的恐惧使之在获取核能力方面成为一个很差的候选者。虽然关于缅甸从朝鲜采购一个宁边式样的核反应堆的传闻不可忽视,但出现了有关该国是否能成功操作该反应堆的疑问。


在中东,重要的是要使实际的计划与抽象的愿望相分离。该地区很少有哪个国家拥有可以支持核武器计划的科学和技术基础设施。沙特阿拉伯是一个可能的买家,尽管美国肯定会做出积极的努力,以说服它,使它认识到,它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要比拥有自己的核武库更安全。而埃及除非能够租用外国的专门技术,否则其获得核武器的决心就会受到其薄弱的科学和技术基础设施的限制。土耳其若获得核弹,就会不仅损害其在北约中的角色,而且也会削弱该国加入欧盟的任何机会。


看看别的地方,虽然巴西现在运营着铀浓缩设施,但它已签署特拉特洛尔科条约。该条约规定禁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拥有核武器,并接受了强有力的法律限制,其中包括巴西-阿根廷审计和管制核材料机构的限制性规则。除了南非--它保留了一度构成其核计划一部分的、可以用来制造30枚核弹的高浓缩铀--之外,很难识别出有哪些其它国家或许也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支持持怀疑态度的这种论点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提供证据和做出分析的负担则支持一种观点,即目前的趋势构成不可接受的风险。前国防部长佩里和施莱辛格领导的有关美国战略态势的国会两党委员会2009年所得出的结论是:"由于存在一个扩散的临界点和核恐怖主义的风险,所以现在就采取行动的紧迫性变得突出了。


六、当前十万火急


奥巴马已把核扩散和核恐怖主义的威胁列为他在国家安全方面的首要任务。他称之为"具有突出紧迫性的威胁",并警告说,如果国际社会不采取行动,"我们将招致各地区的核军备竞赛和战争及恐怖行为的前景,其规模是我们很难想象的。"他继续说,考虑一下仅用一枚核弹发动的一场袭击:"一旦一件核武器在城市中爆炸--不论是在纽约还是莫斯科、东京、北京、伦敦、巴黎--都可能会杀死几十万人,而且会严重破坏我们的安全、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生活方式本身。"


奥巴马的使命是扭转目前指向灾难的趋势线。完成这项使命所需的绝大部分行动都必须不是由华盛顿,而是由世界各国的政府采取。它们将根据对自己的切身利益的自行评估采取行动。但为了鼓励它们采取行动,并显示出美国的领导才能,奥巴马承诺要减少核武器在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通过谈判与俄罗斯达成一项有关武器控制的后续协定,以减少美国和俄罗斯的核军备,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在全球范围努力禁止生产裂变材料,并授予国际原子能机构以额外的权力和资源。抱着迫使朝鲜减少核武器库存和制止伊朗制造核弹的希望,他已开始与这两个国家进行谈判,从而表明愿意与两国的制度共存,无论其多么丑陋,只要它们放弃核武器。


这些步骤标志着自肯尼迪政府时期以来,重振核秩序的最具有实质性的努力。从其在布拉格向欧盟27位国家元首发表的第一次国外重要讲话,到其9月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奥巴马一直试图改变有关这项挑战的构思。

2015年4月27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大会将审议条约近5年执行情况,各国代表将就核裁军、核不扩散及和平利用核能等进行谈判


这是一个非常雄心勃勃的议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一重要工作将遇到严重的障碍和顽固的敌人。正如奥巴马在联合国所指出:"未来12个月在决定[不扩散制度]将得到加强还是将缓慢解体方面,可能会其关键作用。"事实上,今后一年充斥着这样的日期和事件,它们要么将推动这一议程向前,要么将使之分崩离析。乐观者可以对世界各国首都最近明显存在的对美国的积极得多的态度感到高兴。而怀疑派则可以指出促使危险加重的客观力量,以及总统和负责实现这些目标的内阁官员们的愿望与其日常行动之间的脱节。


国际社会必须做出这种关键的选择,而且事情关系到的得失已经大得不能再大。由于未能注意到美国领导下的全球金融体系中所发出的存在腐败问题的一再警告,所以世界不敢等待不扩散制度的灾难性崩溃到来。没有任何可行的救助办法,可以摆脱这样一起事件引发的后果。



全文见《战略与管理》2010年第1期,以刊登文章为准

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zlygl@cssm.gov.cn

微信公众号:战略与管理(zhanlueyuguanli)

微博:战略与管理(http:/weibo.com/zhanguan)

海南出版社微信:hainanbook

    进入专题: 核武器   核威胁   国际安全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62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