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鸿:论全球化条件下统筹文化安全与文化开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47 次 更新时间:2008-07-21 13:06

进入专题: 文化安全  

赵国鸿 (进入专栏)  

全球化是大势所趋,世界文化也因此呈现融合加深的趋势,各种文明在不断交流、融合中得到创新和发展。另一方面,正如胡锦涛同志在耶鲁大学演讲时所说“文明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客观现实”,“各种文明都以各自的独特方式为人类进步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世界文化多元化的趋势也更加突出。这两种趋势将长期并存。对于一个民族国家尤其是中国这样具有悠久灿烂、独具特色文明的发展中大国,在全球化环境下统筹好文化安全和文化开放非常重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题报告曾指出“文化政策是发展政策的基本组成部分”,“文化的繁荣是发展的最高目标”。文化载道,国民之魂,文以化之,国家之神,文以铸之,对于文化大计,不可不察,亦不可不详察。文化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利器,我们可以利用微软的操作系统来操控计算机提高效率、提升生活,但绝不能用美国文化来“安装、操控”国民的精神系统。中华民族富有生命力、吸引力的文化价值与文化理想具有国际政治权力、军事武力和经济实力无法取代的普世魅力和外交穿透力。文化问题处理好了,也能促进我国经济、政治、社会的发展。我们要站在历史高度,从中华民族文化对中华民族复兴与中国和平发展至关重要的作用来看待这一问题,以科学发展观统率文化产业发展和市场开放,统筹文化市场开放和文化安全。

一段时间以来,西方企业、非政府组织和基金通过投资、项目合作和资金资助等多种方式大量进入我国文化领域。这其中相当部分项目是对华友好、作用正面的,促进了中外文化的交流、融合、发展,但也有些项目或者具较大副作用、影响我国文化安全,威胁到文化多样性,或者动机不单纯,具有别的目的。适度的中西文化交流有助于彼此的发展,但在西方文明中心论下,强势的西方文化超过正常文化交流的侵蚀就可能威胁我国民族文化的独立性和文化多样性。中华文化是世界文明殿堂之共同瑰宝、中华民族精神之灵魂,中华文化复兴是中华民族复兴之要径,理应审慎评估、严格审批。

第一,文化市场的对外合作中“市场换竞争力”行不通。

我国在制造业的对外开放中“市场换技术”的做法被实践证明是行不通的,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买不到的,市场让给了外资,但核心技术、品牌、市场渠道等仍被跨国公司控制,结果是占我国固定投资40%的设备投资中超过60%依靠进口,90%的汽车市场被跨国公司所占领,我国被迫处于国际分工下游,产品附加值低、利润微薄,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软件产业、动漫产业的境遇也与之类似。因此中央才提出要大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

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政治相互交融,国家间的竞争已由经济层面上升到了文化层面,具体体现为文化模式和文化产业的竞争,发展文化产业是繁荣民族文化的最重要途径之一。文化产业是潜力巨大的朝阳产业,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它在美国GDP中所占比例高达25%,在意大利为25%,在英国接近20%,而在我国还不到3%,据迪斯尼公司高级副总裁莫菲估计,中国内地娱乐业产值目前为530亿美元,如能发展到美国现有的水平,产值将扩大40倍,达2万亿美元。目前我国人均GDP已进入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区间,加之我国人口基数大、文化市场广阔,文化产业对于我国是尚待开发的战略性产业,在文化市场的对外开放中要吸取制造业“市场换技术”的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引入一些跨国强势文化品牌,能够很快创造巨大的商业价值,迅速在我国文化市场占据可观份额。但是在合作中,中方往往处于被动弱势地位,项目中最关键的创意、品牌、管理模式等被牢牢控制在外方,我方获得的利益是间接的、被动的,这样的合作不利于我国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

缺乏有效保护地让强大的竞争对手快速地进入在我国尚属幼稚产业的文化产业,民族文化产业的自主创新和发展将会受到抑制和损害,让出的文化市场可能换不回自主文化品牌和竞争力,文化市场开放的成果将可能为跨国公司所主导,双赢变成了单输。首先,在一定时间内文化市场空间是有限的,一旦让出去了,一步落后,步步被动,再夺回来加倍艰难;其次,根据制造业的教训,没有以我为主的自主创新,市场让给了外资,自主文化竞争力并得不到提高,也无助于本土文化企业的发展;最后,文化产业有赢家通吃的特点,强弱之势很难反转,一旦让出了市场、压抑了本土文化产业和企业的发展,就有可能成为文化依附型的国家,文化依附比技术依附更为可怕,最后难逃受制于人。

其他国家包括美国都对其战略性产业进行特殊保护,对可能威胁其国家安全的外国投资都严加甄别、防范未然,去年中海油并购美国优尼柯石油公司案就因这一原因无果而终。文化产业对我国的重要性绝不亚于石油工业对美国的重要性,理应予以特殊关注、保护和培植。

第二,在当前我国本土文化产业竞争力和感召力还相对较弱的情况下,全面开放文化产业可能会对我国民族文化基础产生目前还难以预测的影响,在客观上可能“有利于”西方文化、美国文化对我国年轻一代的侵蚀和占领,影响青少年对民族文化传统形成肯定的价值认同。

文化产业具有区别于其他产业的特殊性,它生产的是精神消费品,主要针对人的精神世界。攻心为上,对此我们不得不特别地关注。文化市场的开放和文化产业的重大外国投资不能只看其经济效益和对GDP的贡献。

中国14岁以下的孩子有3亿,他们对中国文化传统形成肯定的价值认同对于国家和他们自己的人生之路都至关重要。跨国文化产业巨头经营中蕴含的西方文化、美国文化和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等将对青少年产生巨大深远的影响,潜移默化地影响其价值观、人生观、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也许这些公司本身并无主观动机影响中国民族文化安全,但它们在正常合法的经营中无形有形地推销了强势的西方及美国价值观和美式文化,本质上是美国文化、西方文化在与中国本土文化争夺中国下一代的心灵。青少年正处于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行为模式的形成阶段,容易受到影响和侵蚀,一旦年轻一代为美式文化侵蚀、攻占,我国将处于非常被动不利的地位,这绝非危言耸听。表面上与文化、世界观、生活方式等毫无关系的外国经营性投资项目常常能产生深刻的、始料不及的影响。例如,美式高耗能、高耗材、忽视环保的消费文化就对我国产生了不良影响,这种消费文化不符合我国国情,不利于可持续发展和科学发展观的落实。再例如,麦当劳进入我国后,以其资本、品牌、成熟的管理和商业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功,直接间接影响到年轻一代的方方面面。麦当劳不健康、不适合中国人消化系统的食品却在大中城市自小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的消费者,不仅很大影响了我国的食文化和餐饮产业,也通过潜移默化将美式文化输入我国,高热量、不健康的食品和饮食方式还使我国青少年的健康状况受到损害。这些影响目前虽然还没有充分显现出来,但仔细观察也会发现其已相当地惊人。一些属于城市低收入群体的市民平常省吃俭用,节约的钱周末让孩子到麦当劳、肯德基去好好补充一次“营养”,在麦当劳们的强力营销宣传下他们误认为,发达国家美国什么都比中国的好,殊不知这些快餐食品大多被营养学家称为垃圾食品。尽管一些外资文化产业巨头总体来说对华是友好的,但资本总是逐利的,也要受其母国政治的影响。今天它为进入中国市场对中方友好、在合作中有所让步,如果明天受到母国政府影响这种政策就有可能发生改变。鉴于文化产业的特殊性,我国不得不防备这种情况的发生,要利用外资实现双赢,而不是被外资利用单输。

我们需要面对和解决一个带有广泛意义、非常重要的现实问题,即在全球化大环境下,中国应该如何兼顾文化市场的对外开放与维护文化安全和自主性的问题。

世界文化融合程度加深和文化呈现多样性两种趋势将长期并存,“和而不同”是常态。承认、尊重和自觉维护文明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多元化是全人类的共识,正如胡锦涛同志在耶鲁大学演讲时所说:“文明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客观现实,是当今世界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进步的重要动力。”然而在挟政治、经济、军事强大实力的西方文明中心论之前,其他文明都面临被覆盖、彻底丧失自身文化个性而湮灭的危险。美国强势的文化产业依托其超级大国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通过好莱坞电影、迪斯尼动画等载体大肆推销其价值观念、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有借助文化倾销形成文化垄断之嫌,对世界文化多样性造成威胁。在这一背景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我们的创造力的多样性》报告提出了世界多元文化发展主张,明确指出“文化政策是发展政策的基本组成部分”,并强调“发展可以最终以文化术语来定义,文化的繁荣是发展的最高目标”。全世界其他各个文明也都在努力抵抗西方文化的同化侵蚀,保护和发扬民族文化的独特优势,谋求自存自强。

对我国来说,采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开放姿态主动参与世界文化交流和融合,“走出去,引进来”,谋求中西文化的调和与和谐,是提高中华文化竞争力和活力的必然选择,孤芳自赏、封闭市场、固步自封是死路一条。我们并非要将文化产业的外资拒之门外,搞文化孤立主义或理想化的纯净民族文化,而是要选择合适的开放时机、投资地域和合作方式。

另一方面,对西方文化产业也不能一味拿来、引进,必须认识到文化多元化的趋势和维护民族文化安全的极端重要性。钱穆先生说过“传统可以现代化,而现代化则终不能脱离传统”。中华民族文化凝聚着中华民族对世界和生命的历史认知和现实感受,也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和行为准则,是世界缤纷文明殿堂中不可缺少的瑰宝,我们有责任使其世世代代传承、弘扬。文化产业是21世纪对我国具有战略意义的黄金产业,蕴藏着极为巨大的商机,但由于受体制、制度改革滞后的影响,我国极为丰富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商品和服务的进程较慢,目前文化产业仍处于散乱弱小的初级发展阶段,企业规模、综合实力与国际巨头相比差距甚大,如迪斯尼总资产超过500亿美元,年收入超过300亿美元,超过我国最大50家文化企业的总和。我国与发达国家的文化产业和企业不在一条起跑线上,在开放文化市场、吸取国外优秀文化成分的同时,必须以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为前提,采取有效措施维护中华民族文化的独立性、完整性。有必要在遵循WTO规则和国际惯例的前提下对尚属幼稚产业的文化产业进行保护,实行有管理的渐进开放。不加有效管理地引入国外强势文化品牌,可能危及我国文化安全。全球化再怎么发展,也不能全世界都是迪斯尼、好莱坞。

在全球化环境下统筹文化市场开放和文化安全,要着眼长远、着眼全局、着眼根本,超越短期利益、局部利益、表面利益。文化市场开放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充分满足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繁荣民族文化。民族文化和文化产业的繁荣、本土文化企业的强大是践行科学发展观的题中应有之意。对于可能影响国家文化安全和文化自主性的问题,切不可操之过急,如有难以解决的问题或无法回避的风险,宁愿搁置再等待合适时机,欲速必不达。要统筹兼顾、周密研究,综合各种因素再决定文化市场开放的进度,采取妥善应对措施兴利除弊。具体来说,需要把握以下几个原则。

1、文化市场要有计划、有步骤地渐进开放,使开放进度与自身竞争力和对外来文化吸收与承受能力的提高相一致,以开放促发展而不是压抑发展。

全球化不可阻挡,正因为如此更需要创新、发展我国民族文化、增强民族文化的竞争力和活力。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始终屹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文化对外开放和交流是促进民族文化发展和创新的必要手段,但是由于文化产业的特殊性,其对外开放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量力而行、逐步放开,使对外开放对我国民族文化产生适度压力又不至造成损害性的冲击,促进文化体制的改革和民族文化的繁荣。

商务部设有产业损害调查局负责评估国外厂商对我国其他产业、企业的影响,作为相关决策的依据。当前对文化产业领域的外国投资,也应由有关部门审慎评估其对我国民族文化和对本土文化产业的影响,以供国家相关决策之需。

“文化的繁荣是发展的最高目标”,在迪斯尼、好莱坞影业公司等西方跨国文化产业巨头的竞争压力下,我国亟需化压力为动力,保持危机意识和忧患感,加快文化体制改革,用好保护手段,抓紧时间在缓冲期内尽快培植一批规模较大、具有竞争优势的文化企业,增强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精神需求。

2、把握好文化市场开放和自我发展的关系。

文化市场开放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发展民族文化,满足人民的文化需求,提高我国文化产业和文化企业的竞争力,因此其前提必须是维护文化安全。传承和发展民族文化,培育中华民族新精神,凝聚民族文化认同,对于提高和扩大中华文化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有着积极的意义。我们既要注重传统,又不能固守传统;既要看到它与世界其他文化的相异之处,又要理解它是人类文化整体的一部分,需要在与世界其他文明的不断接触、交流中融合、创新,谋求中西文化的和谐交流与融合。

单纯的市场开放换不来自主文化竞争力和自主文化品牌,应该以我为主,吸取世界其他文化的长处,在开放的同时,促进本土文化企业的发展、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以及民族文化的繁荣。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并不是要闭门造车,而是要防止再走制造业“市场换技术”或重复引进的弯路,我们完全可以避免整体引进外资文化品牌,而只引进其经营模式、管理方法和部分设备,并在借鉴迪斯尼等西方成功文化企业经验的基础上,通过自主创新发展本土文化企业。

同时,开放是双向的,既是我国文化市场对外资的开放,也是要提高我国文化产业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走出去参与世界市场的竞争,将中华优秀文化奉献给全人类。

当务之急是学习、分析、借鉴迪斯尼、华纳兄弟等西方文化产业巨头的经营之道、成功之方,整合搞好我国的文化旅游企业,用市场方式发展出像迪斯尼、环球影城那样具有强大吸引力和竞争力、同时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文化企业。

3、文化市场开放要有利于统筹区域发展,构建和谐社会。

我国文化市场蕴藏着极为巨大的商机,如果国家决定要适度对外开放,引入重大文化投资项目,应该遵循统筹区域发展的原则,将机会和优惠政策优先给予发展滞后的地区,鼓励引导外资进入这些地区,促进其发展。

目前我国人均GDP已进入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区间,投资于文化产业可能获取超额回报。国家在确定文化市场的对外开放和重大文化投资项目政策要照顾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的地区,将优惠政策优先给予中西部地区,鼓励外资投资中西部地区,促进中西部的发展,解决大量就业,带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城市形象等等。

在综合考虑文化安全、经济、政治、外交等因素后,国家如果决定对外资文化产业开放,引入重大文化项目投资,应统筹考虑地理区位因素、区域协调发展等因素确定这种项目的投资落户地。要避免将经济资源、文化资源过度集中到特大城市,像墨西哥城、孟买、圣保罗那样,造成地区间发展相差悬殊。大型文化产业这种带动力强、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小,需要占用大块土地的项目,更适合在生态环境脆弱、亟需扶持的西部地区或者国家人口和地理中部建设。美国将博彩这样特殊的产业放在地处沙漠、难以发展其他产业的拉斯韦加斯,就有效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繁荣。

大力发展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第三产业是十六大、“十一五”规划既定的政策,为此需要各级政府采取各种合理有效的政策促进文化产业的繁荣和本土文化企业的成长。近几年我国文化产业发展十分迅速,也产生了一批生机勃勃的本土企业。如果把给外资文化娱乐业巨头的优惠和支持公平地给予国内想干事、能干事、干成过事的企业,将有力促进民族文化产业龙头的孕育成长。

以开放心态吸收世界其他文明的优秀文化,结合我国特色文化,发展出民族的、人本的、科学的、开放的、富有竞争力的先进文化,这样,就一定能产生像米老鼠那样具有强大吸引力、感召力、同时又具有中华文化特色和自主文化创新的象征性文化产品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进入 赵国鸿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化安全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5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发布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