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矛:闻一多新诗“诗质”论和“诗形”论的矛盾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9 次 更新时间:2015-11-21 16:32:00

进入专题: 闻一多   诗质   诗形   时代精神  

吴矛  

   一、与时代相切合直指新诗本性的“诗质”论

   诗是人类生命意义的根柢之所在,诗歌是人类本心的语言呈现,是人类唤醒自我、确认自我的灵音。诗即人的本质,诗的意义远远超出文学之外,因此,真正的诗体,不仅应有呈现诗的能力,更应有呼唤诗的能力,也就是说真正的诗体应该有力量让每一个有文字能力的人成为诗人。从这个角度说,似乎只有中国古典时代的格律诗才是最成功的诗歌,这和年轻的诗体建设及尚在进行中的新诗形成鲜明的对照。

   闻一多是新诗文体建设的关键性的人物,在寻找新诗质与现代汉语的最佳契合点,确立新诗的审美规范方面,有着至今依然无法逾越的重要地位。尽管闻一多的“三美”诗论没能建立起新的成功的诗体规范,但回望闻一多,我们还是发现,在闻一多和我们之间的时间通道里,在时间敞开看似不断增值的新诗空间里,我们对新诗的认知,其实并不比闻一多多多少。因此,温故闻一多,在闻一多的诗论里体会挣扎在诗形与诗质、传统与现代、个体与群体之间诗体建设的巨大困难,对我们认读新诗的基因密码,依然有着重要意义。

   新诗之产生,既来自西方工商文明对中国农耕文明的入侵,也来自中国知识分子呼唤现代文明引发的语言革命。当机器的轰鸣彻底打破山水田园的宁静,机械时代的碧水青山不复往日的明媚妍媸,当文言与时代脱节无法有效传递新的信息,当封闭保守的农耕文明被视为必将逝去的落后而科学民主的工商文明被看成是必将到来的进化时,旧士人和新知识分子的内心在新旧矛盾之间挣扎,不仅旧诗境不复存在,旧诗心亦不复存在。世界变了,变得更接近散文而不是诗;功利心重了,重得许多人远离诗心。时世变易面前,旧体诗自然不仅变得日渐矫情和力不从心,而且还成了文化革命者眼里必须革除的阻碍历史进步、象征旧士人文化心态和特权的意识形态。因此,胡适在西方诗歌的启悟下写出第一首残留着文言痕迹的白话新诗,是新知识分子试图以一己之力推动历史前行的必然,是散文时代诗歌因时而变的一种必然,这其中的意义显然是远超出文学之外的。因为新诗先驱们急于用白话将人性和诗歌从旧格律中解放出来,并没有完整的有关新诗修辞和新诗文体的深刻认知,于是,刚出生的新诗,是诗人们喉咙里发出的分行排列的大白话、旧诗词曲的白话新说和欧美式呐喊的交响,它不成熟的内质和外形让人无法理直气壮地把它当成诗歌在新时代生命的延续。

   正因为如此,闻一多才试图重整新诗的文体规范,以使新诗能够真正拥有自足的审美修辞。

   闻一多的新诗观念来自于熔中西诗艺于一炉重铸新诗的进化论的乌托邦想象:

   我总以为新诗迳直是“新”的,不但新于中国固有的诗,而且新于西方固有的诗。换言之,他不要作纯粹的本地诗,但还要保存本地的色彩;他不要做纯粹的外洋诗,但又尽量的吸收外洋诗的长处,他要做中西艺术结婚后产生的宁馨儿。[1]361

   我们谈到艺术的时候,应该把脑筋里原有的一个旧艺术底印象扫去,换上一个新的、理想的艺术底想像,这个艺术不是西方现有的艺术,更不是中国的偏枯腐朽的艺术底僵尸,乃是熔合两派底精华底结晶体。[2]15

   这种进化论的诗歌观念似乎更多的来自想象而非实证。因为中西诗歌艺术生长的文化语境不同,社会环境迥异,语言和思维方式天差地别,许多似是而非的诗歌元素,如直觉、幻象、意象、象征、暗示,看似东西诗艺兼有,实则一古一今,一中一西,无论是形式还是内质,都大不相同,并非中西诗艺兼有的会通因素。且闻一多所处的时代,一脚踩在旧时代的泥泞里,另一只脚却在走向未知的现代,其时代环境既与李白、苏轼所处的山青水碧的农耕时代不同,又离济慈、王尔德烟尘弥散大地的工业西方甚远,如何能使从他们那里借来的“词”相互融会并与闻一多感受到的“物”对应起来呢?对于中西诗歌修辞如何融会,闻一多没有专门论述,然而,他有关新诗“诗质”“诗形”的论述和煌煌诗作似乎给了我们答案。

   闻一多的新诗诗质论的关键词是“时代精神”,认为新诗与旧诗不同在于新诗的时代性。在评郭沫若诗集《女神》的时候,他这样说道:“若讲新诗,郭沫若君的诗才配称新呢,不独艺术上他的作品与旧诗词相去最远,最要紧的是他的精神完全是时代的精神。有人讲文艺作品是时代的产儿,《女神》真不愧为时代底肖子。”[1]356他认为郭沫若《女神》的“动”“反抗”“科学”的精神和开放的意识、世界性的眼光即“时代精神”。

   闻一多认为新诗的“时代精神”,还在于诗歌要有现代的情感、想象、意象、意境,他认为五四早期新诗的陈词滥调,固然是拘泥于词曲的音节,更在于缺乏与新时代相应的想象力,缺乏当代的生命意识,因此不能产生“浓丽繁密而且具体的意象”[1]315。

   闻一多认为批判现实也是“时代精神”的体现。认为诗歌应该关注现实,批判现实,写生活的血和泪。他在给臧克家诗集《烙印》的序中极为欣赏臧克家“嚼着苦汁营生”所显示出来“生活的意义”[1]389。然而诗歌的现实性并不是对生活经验的复写,而“应以自然作原料,而参以人工,一以修饰自然的粗率,二以渗渍人性,使之更接近吾人,然后易于把捉而契合之”[1]307。即以人性使生活经验转化为诗歌意象。

   闻一多还认为新诗的“时代精神”体现为:“那讴歌机械底地方更当发源于一种内在的科学精神。在我们诗人底眼里,轮船的烟筒开着了黑色的牡丹是‘近代文明的严母’,太阳是亚波罗坐的摩托车前的明灯;诗人底心同太阳是‘一座公司底电灯’,云日更迭的掩映是同探海灯转着一样;火车底飞跑同于‘勇猛沉毅的少年’之努力,在他眼里机械已不是一些无声的物具,是有意识有生计如同人神一样。机械的丑恶性已被忽略了;在幻想同情感的魔术之下他已穿上美丽的衣裳了呢。”[1]356即要以机械时代赋予人的科学精神和新的感觉、力量,来建立新的认知世界的方式和理性批判精神,来建立诗与现实的联系。

   闻一多以“时代精神”为新诗诗质的核心,固然抓住了新诗与古典诗歌相区别的诗质的核心问题。但讲求诗歌的时代性,是古已有之的文学观念,也是文学生命更迭延续的基本方式。文学从她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时代的产物,又因为时间的不可逆性,文学从来都属于它所产生的那个时代,即使是复古守旧的文学也不例外。即使闻一多的诗歌“时代精神论”融入了文学进化论的观念,融入了“反抗”“科学”、开放的意识、世界的眼光、现代的情感、想象、意象、意境、现实批判精神、机械时代的感觉力量和理性精神,就诗歌理论本身而言,并不是富有新意和价值的理论建构。尽管如此,闻一多与时代切合的新诗“时代精神”论,无疑对当时诗人摆脱旧诗的窠臼,建立新的诗歌的感知方式和修辞方式,还是有着极大的现实指导意义。

   此外闻一多还认为新诗的诗质还在于它的无边界性,闻一多曾发问:“什么是诗呢?我们谁能大胆地说出什么是诗呢?我们谁能大胆地决定什么是诗呢?有多少人是曾经对于诗发表过意见,但那意见不一定合理的,不一定是真理;那是一种个人的偏见。”[1]571针对这一发问,闻一多提出了诗歌“无边界”的观点:

   在这新时代的文学动向中,最值得揣摩的,是新诗的前途。但新诗——这几乎是完全重新再做起的新诗,也没有生命吗?对了,除非它真能放弃传统意识,完全洗心革面,重新做起。但那差不多等于说,要把诗做得不像诗了。也对,说得更确点,不像诗,而像小说戏剧,至少让它多像点小说戏剧,少像点诗。太多“诗”的诗,和所谓的“纯诗”者,将来恐怕只能以一种类似解嘲与抱歉的姿态,为极少数人存在着。在一个小说戏剧的时代,诗得尽量采取小说戏剧的态度,利用小说戏剧的技巧,才能获得广大的读众。……这是新诗之所以为“新”的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理由。其他在态度上,在技巧上的种种进一步的试验,也正在进行着。请放心,历史上常常有人把诗写得不像诗,如阮籍,陈子昂,孟郊,如华茨渥斯(Wordsworth),惠特曼(Whitmen),而转瞬间便是最真实的诗了。诗这东西的长处就在有无限度的弹性,变得出无穷的花样,装得进无限的内容。只有固执与狭隘才是诗的致命伤。[3]

   在闻一多看来,新诗还应该具有“无边界”的开放自由的精神,尽管这种诗歌作风是中国古代诗人诗歌无边界作风的现代延续和外国诗人诗歌无边界风格的中国借用。

   闻一多的“新诗时代精神论”固然就诗论本身而言并非新的理论建树,闻一多的“新诗文体无边界论”固然依然是在从古代和外国某些诗人那里发现合理性的依据,但在时间流动远快于过去的现代,在艺术和非艺术的边界、诗与非诗的边界日益模糊的现代,仍然是因切合新的时代而直指新诗本性,使新诗与旧诗区别开来的至今仍极有价值的新诗基石之论。

   二、与诗质论相矛盾的“三美”论

   闻一多的“诗形论”,即他在1926年《诗的格律》中所提出的“三美”新格律诗体建设方案。新诗的“格律化”是众多诗人集体的建构过程,闻一多则以他的“三美”论和《死水》等优秀的新格律诗成为格律新诗的集大成者。

   新诗之为新诗,首先在于它和其他文学体裁特别是散文形式上的区别,因此,新诗的文体意识或者说诗“形”意识与新诗相伴而生。当每一个诗人拿起笔写新诗的时候,都面临着诗“形”问题。有意思的是,几乎所有新诗文体的建设者,无论是理论建构者还是写作实践者,都不自觉地流露出浓厚的“格律”意识,即使胡适也不例外。因此,胡适提倡白话新诗应为押韵白话,新诗格律不必排斥旧体。刘半农一边写无韵诗,一边又写讲究格律的民歌体。语言学家赵元任企图以北平音为标准为新诗“重造新韵”。1920年,宗白华在《新诗略谈》中首次对诗歌作“形”“质”区分,认为诗“形”即音节和词句的构造,“质”即诗人的思想情绪,只有两者并重,才有可能写出好诗。他还认为作为文字艺术的诗歌的文字有两种作用:音乐的作用,文字中可以听出音乐式的节奏和协和;绘画的作用,文字中可以表写出空间的形相与色彩。闻一多的“三美”论实为宗白华诗“形”论的进一步发展。陆志韦是创造新格律的第一人,并在1923年出版的诗集《渡河》中作种种新格律实验。1923年开始,汪静之、徐志摩、朱湘、刘梦苇等诗人开始创作一些字数相对齐整、白话押韵的新诗,被评论界称之为“新格律诗”。1926年初,朱湘、饶孟侃、杨世恩、孙大雨、刘梦苇、朱大楠、于赓虞、蹇先艾等诗人聚集在闻一多周围,要打破旧诗的格律与程式,建立新格律,发现“新格式与新音节”,主张“节的匀称、句的均齐”,讲究“音尺、重音、韵脚”。同年4月1日闻一多主持的《晨报副刊•诗镌》出版,新格律体的创作蔚为大观,形成影响深远的“新格律诗派”。

闻一多的诗“形”探索开始于清华读书时期,有着与生俱来唯美情结的闻一多认为作为情感和生命冲动的新诗必须有美的形式。他的诗“形”建构同样以中国旧诗和西方诗歌为资源。早在1921年5月,闻一多就认为美的诗质必须附丽于美的形式,美的形式可以在中国传统旧诗中得到借鉴,不懂旧诗的人不配谈诗。1922年3月闻一多的《律诗底研究》对旧格律的全面整理同样也是为了从格律诗中寻找可资借鉴的新诗营养。人文知识对人的影响从来都是非精确性的,外来文化尤其如此。正是这种非精确性影响过程的的转译、误读和耗散使人文知识增值。西方诗歌流派对闻一多的新格律诗论、诗作的影响同样是一个转译、误读、耗散和增值过程。尽管我们无法在西方诗歌元素和闻一多新格律诗歌元素之间寻找到精确对应的关系,但我们仍然能从他的诗论和诗作中梳理出西方诗歌对他影响的痕迹。新格律论“带着脚镣跳舞”的核心观念固然来自中国古典诗歌,更来自唯美主义者佩德。新格律核心性的现代汉语的“音尺”概念既是对我国古典诗词“顿”的继承,也是对英国十四行诗的“音步”的借鉴。闻一多新格律论是一个从孕育到成形的动态建构过程,英国浪漫派给了他炽热的激情和繁丽的想象,英国唯美主义使他主张纯艺术的艺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闻一多   诗质   诗形   时代精神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184.html
文章来源:《江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武汉)2010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