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赛萌:被舆论洪流遮蔽的真实城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6 次 更新时间:2015-05-02 18:07:07

进入专题: 真实城管   舆论洪流  

胡赛萌  

   最近,云南高速堵车,大妈现场斗舞的新闻引发舆论众议。一时间,“大妈”一词再读成为网络热门词汇,许多网友纷纷调侃、嘲讽那些在高速路上扭腰摆臀的大妈,称其“天下无敌”。然而,网友们真的了解大妈这个群体吗?她们真的就如网友所说,只顾自己尽兴不管他人噪音的一群人吗?ta们的声音我们又何时认真听过?

   在网络喧嚣的舆论中,人们常常以标志性件事来对某一群体进行标签式评论,这不但是一种偷懒式的思考,而且更容易遮蔽原本清晰的真相。比如城管这个群体,人们常常说他们暴力、冷漠,可事实又是怎样呢?

   前天,我一个在家的初中同学在微信上发来消息,说家乡小镇上出了一个英雄模范。不久前,一男子因情感纠纷驾车来到镇上,光天化日之下将其相恋的女友撞倒,然后下车将躺在地上的女友捅了十多刀。就在男子行凶之时,正在街上执勤的城管看到了这一幕,于是跑上去跟男子扭打了起来,夺下了男子手中的利刃,男子仓皇逃窜,城管自己也负了伤,而且还在扭打的过程中折断了腿骨。

   由于小镇上城管人员有限,所以该城管在经过了短暂的住院之后,又打着石膏坐着轮椅上街执勤了。朋友用手机拍下了他坐轮椅执勤的情景,并发给了我,说:“你平时老是写文章,家乡发生了这样正能量的事情,你怎么也得为这些社会正能量发发声吧!”

   同学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在我们固有的印象中,通常都是城管打人,暴力执法,哪有城管被人打的案例?城管,作为一个事实存在的群体,在公共舆论中就没有什么好的形象,几乎是暴力的代名词。在许多人眼中,城管既是暴力拆迁的先锋队,也是恶棍无赖的集散地,更是流氓地痞的大本营,他们暴力,他们冷漠,他们草菅人命,他们铁石心肠。

   可以说,作为一个执法部门,城管承受着任何一个政府职能部门都没有的恶名。这种恶名,甚至让许多城管的家属都感到委屈和伤心,曾经有一位城管的女儿因为爸爸是城管,以致于让她在学校遭到同学的嘲笑。与此同时,近年来不断爆出的城管与小贩的暴力冲突,更让城管这个原本就不光辉的形象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黑影。我不禁要问,难道城管真是网络舆论中的那群衣冠禽兽,当真到了人人皆曰可杀的地步?

   要还原一个真实的城管,就必须从城管形成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意义来说起。城管是我国城市管理中负责综合行政执法的部门,其前身“城管办”属国家事业单位。后来,城管部门逐渐纳入各地方的行政编制,成为行政机构“城管局”,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职权。

   城管执法,事实上是将过去城市各政府机构所拥有的各自范畴内的城市执法职能集中行使,其中包括市容环境卫生、城市规划管理、道路交通秩序、工商行政管理、市政管理、公用事业管理、施工现场管理等各方面需要出动执法的事宜。可以说,城管的职能范围非常广泛和庞杂,涵盖整个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事无巨细。

   然而,尽管城管的职能范围非常广泛,但是其在政府内部的地位和角色却相当尴尬。在现行体制下,由于城市政府部门缺乏民意的有力制衡和广泛监督,所以部门间扯皮现象屡屡发生,城管的这种综合行政执法并无所谓制度优势,经常是各部门将管不好、不好管的、面对社会低层群体的事务交予城管,如街头游商(有店面的归工商管理部门)、违章建筑(有执照的归规划部门)等等,而较易规范的则留在本部门。

   正是这种情况,所以在客观上也造成了城管成为各类社会矛盾的聚焦点,从而引发舆论争议,这种事实相信很多网民都不曾知晓。

   除了在体制内不受重视没有资源倾斜之外,城管在对外执法的过程中也遭遇到其他执法部门所不必面对的复杂群体。因为职能的特殊性,所以城管长年累月地面对城市里的最底层民众。这个群体正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利益失落者,他们不但没拿到改革的红利,反而在改革的洪流中迷失了自己,沦为一个丧失了任何保障的悲苦群体。

   随着整个社会贫富悬殊的持续拉大,底层民众所面临的现实境况更加逼仄,这更加刺激了他们的失落感,也让他们更容易成为整个社会的火药桶,一旦碰到一丝火星,如城管在执法过程中的肢体冲突,很快便能快速点燃自己全部的愤怒情绪。于是,暴力冲突屡屡发生,恶性事件连绵不绝。

   可以说,城管的尴尬,不在于执法部门的尴尬,而是在于执法对象的特殊。有人评论说,“因为国人不喜遵守规定,才有城管。可惜城管只有权力管穷人,所以才尴尬。只管穷人的人,永远不可能有好形象,同样也不可能有好收入。”城管直接面对的是社会弱势群众,是一群靠肩挑背磨而谋生的弱者,弱者的反抗是沉默,鲁迅先生说“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和个人都是一样,只有不断发声才能让事实呈现,才能让你由弱变强。

   一位城管的妻子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城管也属公务员,可并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是朝九晚五,并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喝茶看报。先生工作快20年了,正常休息都不能保证,更不要说公休,节假日了!节假日,人们都忙着休息,娱乐的时候,这个城市更需要管理!还记得有次假日,他的同事被无理取闹的小摊贩砍伤,我就开始担心了……他们穿着制服,戴着国徽,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点尊重和保护?小摊贩,你敢砍警察吗?为什么城管就能随便被打?被砍?他们不是儿子,不是父亲,不是丈夫吗?

   对于这位妻子的发声,或许没有人能应答,这个尖锐问题的背后,饱含着深层次的制度问题和社会原因。在当下的社会现实和政治体制之下,城管处于整个国家政权与底层民众的夹缝之间,他们既要完成国家政权的政治属性,又要兼顾底层民众的生存权利,可谓吃力不讨好。

   更加严重的是,随着社会思潮的多元化以及社会结构的剧烈变动,使得反抗体制成为一种网络舆论上的最强音,这种舆论生态反而又加剧了城管的尴尬地位。作为国家政权的一部分,城管是公权力的化身,所以,那些暴力对抗城管执法的小贩在网络舆论上被奉为明星。

   这种在网络上英雄式的加冕,使得原本在生活中备受屈辱和冷落的底层民众倍感鼓舞和光荣,这反而会促使他们更加愿意投身这场轰轰烈烈的对抗之中。于是,城管与小贩冲突的画面,很快便成为当代中国最常见的城市图景,而网络上喧嚣的舆论洪流,则完成了民意对公权力的一次次盛大围剿。

  

网络上,有网友甚至为城管写下了气势磅礴的打油诗:“借我三千城管,复我浩荡中华;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贝加尔湖面张弓、库页岛上赏雪;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祭祖。中国城管,所向披靡。”正是这种近乎无厘头的戏谑,让城管成为一个被舆论洪流淹没的执法群体,而城管真实的生活却被人忽略,以至于让城管这个原本寻常的部门变得特殊而神秘了起来。

   其实,城管也是一个个有血有肉,有亲人有家人的正常人。在他们身上,既淌着国家意志的红色血液,也存留着个人情感的温暖关怀。一边是冰冷的法律制度,一边是温暖的个人情感,无论是法理还是人情,整个中国目前都没有办法来真正厘清,何况单单一个城管?背靠着强大的国家政权,面对的则是无助的底层民众,无论城管偏向哪方,舆论的标枪永远都会投降前者。或许,这才是城管这个群体被妖魔化的真正症结。

   在网络舆论场上,人们常常喜欢跟着感觉走,似乎谁的声音大谁就有理,于是新闻标题越来越惊悚,新闻报道越来越迎合离谱,以至于我们看着满屏幕的新闻都不知道哪些是真相和事实,哪些则是人云亦云。

   作为这个社会的真实个体,我们迫切地希望能看到它最真实而感性的一面。然而,对于不同的群体,不同的行业,我们常常会陷入一种“伪真相式的陷阱”。在这个陷阱里,当某个群体被舆论吵得沸沸扬扬之时,似乎我们每个人对该群体都非常熟悉,但我们所了解的,不过只是从别人那里道听途说而已,真正的事实反而容易被忽略。正如城管,一个原本为服务市民而生的部门,结果却硬生生地成为舆论场中的怪兽。

   在当下的舆论语境中,如果真相和事实继续被有意无意地忽略和遮蔽,那么某天我们会恍然发现,原来每个群体都有他们不为人知的真实和辛酸,比如被政府打压的黑车司机,遭人们冷眼的殡葬人员,被骂丧尽天良的房产开发商……其实,无论某个群体扮演着什么样的社会角色,它都有善的和恶的一面,至于事实的真相,则取决于我们是否愿意用真实的眼睛去打量他们,是否敢于发出真实的声音去展现他们。

    进入专题: 真实城管   舆论洪流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413.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