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炜煌:铲除山头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9 次 更新时间:2015-01-12 19:45

进入专题: 山头主义  

邱炜煌  

山头主义是当下不良政治生态的突出表现。习近平同志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在一些地方和单位,山头主义涣散组织、滋生腐败,甚至造成“窝案”“串案”“塌方式腐败”,严重破坏了政治生态,必须坚决遏制,彻底铲除。

山头主义是一种典型的宗派主义,突出表现为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毛泽东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

山头主义在我国由来已久,存在于几千年的社会组织中,在我党的不同历史时期都以不同的形式存在过。北伐战争失败后,党被迫转入武装革命,为了避免国民党的围剿,红军在农村陆续建立根据地,在根据地形成的同时,有些地方也产生了狭隘的山头主义。延安整风运动把反对宗派主义作为三大内容之一,正是因为革命队伍中突出存在党员与非党员、党的干部与非党干部、外来干部与本地干部、军队干部与地方干部、本军干部与友军干部、老干部与新干部等山头主义倾向。

改革开放以来,一些党员干部经受不住市场经济和权力地位的考验,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有些地方山头主义沉滓泛起、愈演愈烈,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重要祸源。在2014年初召开的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为“山头主义”画像:“有的干部信奉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分析某某是谁的人,某某是谁提拔的,该同谁搞搞关系、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同年10月中央巡视组矛头直指山头主义:广西一些领导干部任人唯亲、搞“小圈子”,河北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党内政治生活不严格、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并与企业老板结成利益纽带,黑龙江也存在重人情、拉关系、不讲原则的风气,据此要求严格党内生活,坚决抵制政治上的自由主义、“山头主义”。同年12月2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圈子文化是山头主义的滋生土壤。面对市场经济浪潮,一些同志经受不住权力、名利的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坚守党性被视为“古板”,独善其身被视为“无能”,经营关系异化为“时尚”,拉帮结派成了“能耐”。于是乎想方设法进“圈子”,什么“老乡圈”“同学圈”“战友圈”“麻将圈”等等,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有的演变成挑战公正、对抗组织的帮派,严重破坏政治生态。如果不进“圈子”,就被视为“异类”,领导层没有力挺的“靠山”,同事中没有帮腔的“哥们”,民主推荐时往往“出局”;反之,如果入了“伙”,就好比进入“快车道”,如鱼得水,飞黄腾达。广东茂名市罗荫国、杨光亮在当地官场深耕多年,都当过县委书记,分别形成“高州帮”和“电白帮”,由此还派生出以罗妻为首的“茂名贵妇交际圈”。在这些圈子里,官员结成利益同盟,“地下组织部长”“卖官掮客”异常活跃,人们趋之若鹜,“山头”如“滚雪球”般增大。

拉帮结派是山头主义的外在形式。圈子文化必然导致拉帮结派,以致“山头”越来越多、越做越大,“盟友”不断发展,甚至形成塌方式腐败。山头主义表现为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具体有以下特点:一是独立性,把某个行业和部门当成自己的“独立王国”,潜心经营,攻守同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二是排他性,视圈外人为“异己力量”,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甚至对抗组织纪律,挑战党政权威;三是依附性,帮派内部形成“君臣关系”,搞“家长制”“一言谈”,唯唯诺诺,阿谀奉承,把对党对组织的忠诚异化为对个人的尽忠;四是江湖性,同志关系成了“绿林好汉”,用病态的人情模糊是非概念,以封建的盲从挑战原则底线,无视政治规矩、组织纪律,更遑论党内严肃的政治生活、积极的思想斗争;五是顽固性,因为自我感觉良好而“权力任性”,总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即使中央三令五申、强力反腐,依然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

利益输送是山头主义的本质特点。一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搞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只是表象,权力攀援、利益交换才是问题的本质。他们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作为结交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形成权钱交易、人身依附、对抗法纪、抱团腐败的利益集团,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形成形形色色的潜规则,导致各种各样的“逆淘汰”。如:投机淘汰忠诚,空谈淘汰实干,霸气淘汰正气,关系淘汰能力,腐败淘汰清廉,平庸淘汰优秀。山头主义还有一种特殊形式,即官商勾结。官商之间,勾勾搭搭,官员成为富商的保护伞,富商充当官员的“提款机”,互通有无,各得其所。“山头”没有同志情,唤一声“大哥”示“血缘”,叫一句“老板”表“忠心”。然而“山头”温情的面纱掩盖不了庸俗的关系、肮脏的交易,它与其说是诱人的“名利场”,不如说是温柔的“陷阱”、腐败的“深渊”。在吕梁,官商勾结已是公开的秘密,因为富商的幕后赞助,官员官运亨通;由于官员的背后支撑,富商财源滚滚。

坏党乱政是山头主义的最大危害。拉山头,搞宗派,无疑害人害己,令人痛心,但伤害最大的还是党和政府。一个领导干部的成长进步很不容易,倾注了组织的大量心血,一旦腐败堕落、身败名裂,辜负党和人民的培养,用习近平同志的话说“很痛心”,“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尤其严重的是破坏了党的团结,践踏了党内民主,阻碍了政令畅通,削弱了中央权威,疏离了党群关系,消弭了政府公信力,涣散了组织纪律,滋长了家长制、一言堂、本位主义,导致了各种潜规则,成为全面深化改革、实现依法治国、深入反腐倡廉、构建和谐社会的“拦路虎”“绊脚石”,必须痛下决心,彻底铲除。


注重运用警示教育。加强和改进思想教育,既克服教育虚无主义,又避免搞形式主义的花架子,突出问题导向,着眼于管用见效,不搞空对空。严明廉洁自律各项要求,明确底线,把握红线;剖析山头主义典型案例,认识危害,引起警醒;安排落马官员现身说法,对照检查,深刻反思;组织监狱现场教育,明辨荣辱,敬畏法纪。

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政治生活讲政治、讲原则、讲规矩,能够有效防止和遏制山头主义,形成风清气正、政通人和、干事创业的良好政治生态。要明晰规矩,强化约束,把中央“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的要求落到实处;切实增强党内民主,大力培育有话当面说、有话摆到桌面说的好风气,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坚持用整风的精神排查、清除队伍中的作风之弊、行为之垢,从而达到团结——批评——团结的目的,克服民主生活随意化、平淡化、娱乐化、庸俗化。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造成山头主义与监督缺位密切相关,净化政治生态,关键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坚持民主集中制,克服个人独断专行和软弱涣散现象;建立健全重大事项决策机制,阳光操作、规范运行;严格执行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不拘一格、五湖四海选拔人才;完善干部选拔任用责任追究机制,纠正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落实领导干部日常监督管理制度,尤其是党委主要领导和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负责人要尽职尽责,对干部出现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及时“咬耳朵”“扯袖子”,防微杜渐,防患未然。

选好用好“一把手”。如何选人用人,历来是反映政治生态的风向标。用一贤人则群贤毕至,见贤思齐就蔚然成风。要精挑细选“一把手”,落实习近平同志“好干部”的标准,突出敢于担当、清正廉洁,决不能让拉帮结派、我行我素的所谓“能人”“强人”担任“一把手”;充分信任“一把手”,支持“一把手”大胆坚持原则、履行职责,理解宽容探索过程中的不足,科学对待群众公认,不简单以“票数”论英雄;重视监督“一把手”,“信任不能代替监督”,要按照五湖四海的原则配强班子,形成有效的内部约束机制,要建立领导班子分析研判制度,尤其要关注“一把手”的工作圈、生活圈,发现搞好人主义、放任拉帮结派的及时调整,如果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则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迁就。


    进入专题: 山头主义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246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学习时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