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锁劳:“伊斯兰国”的崛起与发展势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22 次 更新时间:2014-11-13 21:53

进入专题: 伊斯兰国  

王锁劳  

 

我今天主要讲三个方面:第一,如何理解“伊斯兰国”的快速崛起;第二,如何理解“伊斯兰国”的所作所为;第三,如何理解美国及其盟国的反恐。

 

一、如何理解伊斯兰国的快速崛起

任何事物都分内因外因,但我不准备按这个传统方式讲。我主要从四个部分来看:

第一是美国从伊拉克撤军。

美国2010年开始从伊拉克撤军,到2011年底撤完,也就是说2011年以后美国在伊拉克的战斗部队已经没有了,但还有其他存在方式。

从伊拉克撤军是奥巴马上台之初、甚至从竞选阶段就主张的政策目标,为了显示他与布什政府的不同,他的确撤了军。但撤军后出现这么大一个问题(“伊斯兰国”问题),现在奥巴马面临国内极大的指责。一些反对人士说,由于美国过早地从伊拉克撤军,导致恐怖组织在伊拉克泛滥成灾,对此奥巴马是不愿承认的。大家把指责的矛头指向奥巴马,认为他为了民主党的形象、为了个人政绩,过早撤出,导致目前的局面;但奥巴马认为原因在于伊拉克政府糟糕的治理水平。

第二是伊拉克政府的宗派政策。

国内外学者大多认为,马利基政府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实施的是宗派主义的政策。马利基是伊拉克达瓦党的主席,后又担任法治国家联盟主席,在过去八年里一直是伊拉克最大的党。

这个党的班底是什叶派。伊拉克95%的人口信仰伊斯兰教,其中60%左右属于什叶派,18%左右属于阿拉伯逊尼派,剩下还有库尔德人。笼统的讲,伊拉克有三大派: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达瓦党和马利基本人过去反对萨达姆,马利基也去过伊朗。法治国家联盟据说到现在还在接受伊朗资助,伊朗对该党影响很大。马利基上台后,在两届总理任期中采取了宗派主义路线,表现在对待逊尼派不够宽容、在库尔德自治区政策出现失误。最终导致逊尼派政治人物与政府反目,一个重要标志是前伊拉克逊尼派副总统被马利基政府指控参加恐怖活动,要抓捕并审判他,逼迫他逃到国外。库尔德自治区一直在谋求高度自治。按伊拉克宪法,该地区的确享有自治地位,但石油协议等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库尔德自治区撇开中央政府与土耳其等国进行石油交易。

尽管2014年大选法治国家联盟赢得了328席中的89席,但未超过60%,只能与其他政党结盟,但其他政党不愿再接受马利基的领导,美国也对其不满。在这种情况下,“伊斯兰国”组织钻了空子,在今年春季崛起。伊拉克三大派不团结给“伊斯兰国”崛起提供了环境和土壤,马利基个人应该承担很大责任。

马利基一直寻求连任,但美国、国内各派、伊朗都反对,最后于9月宣布不再谋求连任,这样本党另一个骨干海德尔·阿巴迪担任了总理。新总理明显在组阁时努力将各派力量统一起来,但“伊斯兰国”已经崛起,并向巴格达进军。在这种背景下,组成了一个较为广泛的联合政府。

第三,西方和中东地区国家推翻叙利亚政府的合谋。

叙利亚与伊拉克有漫长的边境线。叙利亚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2000年继任其父亲的职务。阿萨德政权与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关系不好,原因是巴沙尔的外交政策同伊朗关系密切,而沙特等阿拉伯国家普遍认为伊朗在中东地区发挥了负面作用如支持黎巴嫩真主党、支持巴勒斯坦哈马斯。

“阿拉伯之春”传播到叙利亚后,美国与2011年7月宣布巴沙尔丧失了执政合法性,随后欧盟、土耳其也都支持推翻阿萨德,地区国家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等国也都支持,这样在国际和地区形成了推翻阿萨德的合谋运动。

美国和欧盟支持叙利亚国内温和反对派,即“叙利亚全国联盟”。西方和地区国家硬是把将叙利亚国内外诸多反对派撮合在一起,形成叙利亚全国联盟。但在联盟之外,还有一批极端组织,比如“伊斯兰阵线”、“圣战军”、“胜利阵线”等。这些恐怖组织多多少少都与沙特、卡塔尔有关,他们出钱、出武器、出地盘,支持这些组织。

这些组织打着推翻巴沙尔的旗号,笼络人心,很快发展起来。由于叙利亚政府军对边界失控,东部靠近伊拉克地区逐渐丧失,叙伊边境线名存实亡。而“伊斯兰国”一直在伊拉克西部活动,国门打开后,“伊斯兰国”发展到叙利亚境内,攻城拔寨,占领许多地方,在叙境内发展起来;又趁今年伊拉克大选,越过边境,返回伊拉克境内。

推翻阿萨德政权的运动为“伊斯兰国”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第四,“伊斯兰国”的政策主张。

该组织2006年时称“伊拉克伊斯兰国”,2013年改称“伊拉克与沙姆伊斯兰国”,2014年6月29日干脆改为“伊斯兰国”,因为这一天其首领巴格达迪宣布成为哈里发,这样这个组织就不仅仅是存在于伊拉克和叙利亚,其目标扩大到整个伊斯兰地区。

“伊斯兰国”很有策略,吸收了“基地”组织的很多经验教训。巴格达迪本身与“基地”组织有关,一脉相承。很少有人见过他,连他的亲信他都要带着面罩接见。他拒绝使用手机及其他现代通讯工具,一直不公开露面,照片很少。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舒拉委员会”辅佐。在“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只要听他们指挥,各行政机构照常运行,这与美国的策略不同。美国当年把伊拉克政府高官解职,把伊拉克政府解散,无形中制造了敌人和反对派。而“伊斯兰国”不是这样,为了换取控制区的稳定,他们并未把其政策主张全部实现,并没有在所有占领地区都用伊斯兰教法统治,懂得短期目标和长远利益的关系。

“伊斯兰国”利用了逊尼派对伊拉克政府的不满,还团结了前复兴党成员和前伊拉克政府官员,这些人很有治理经验,笼络后有利于巩固统治;而且全球招募伊斯兰人士,吸引发达国家年轻人参与“圣战”。

 

二、如何理解“伊斯兰国”的所作所为

“伊斯兰国”崛起后,给全世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联合国安理会8月15日通过的2170号决议,指责“伊斯兰国”:

1、蓄意杀害和攻击平民;

2、枪决和处决士兵;

3、迫害少数族群;

4、攻击学校和医院;

5、毁坏文化和宗教场所。

联合国认为“伊斯兰国”严重践踏人权和破坏国际人道主义法,构成危害人类罪。正因为如此,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安理会决议,不仅把“伊斯兰国”列为恐怖组织,也把叙利亚境内的“胜利阵线”也列为恐怖组织。怎么理解“伊斯兰国”的所作所为?

“伊斯兰国”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杀害平民、杀害战俘。这就遇到一个问题:这批人声称他们是虔诚的穆斯林,穆斯林能否随意杀人?

《古兰经》说:“信道的人们啊!今以杀人者抵罪为你们的定制。公民抵偿公民,奴隶抵偿奴隶,妇女抵偿妇女。”杀人要偿还,信士不能够杀人。当然,这里没有提到杀的是穆斯林还是异教徒。

另一段经文说:“谁故意杀害一个信士,谁要受火狱的报酬。”一个穆斯林杀害另一个穆斯林,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古兰经》也提到,不能自杀。

基督教、犹太教也有这样的规定。1995年,以色列犹太极端分子杀害了总理拉宾,杀之前经过长时间酝酿,找了很多可杀的理由:比如拉宾背叛教义、背叛上帝,已经不是信徒了。

这次被“伊斯兰国”杀害的平民和士兵绝大多数都是穆斯林,起码我们认为他们是穆斯林,这与《古兰经》的规定不吻合。

但《古兰经》也有另外一些内容:“你们当为主道而抵御进攻你们的人”、“你们在哪里发现他们,就在哪里杀戮他们,并将他们逐出境外,犹如他们从前驱逐你们一样”。这有怎么理解?

伊斯兰教传播早期的确和非信徒有些冲突,《古兰经》应该指的是这种情况。但是有这样的经文,极端分子很大程度上从这个角度理解。

“圣战”是可以在《古兰经》中找到依据的,问题是巴格达迪是怎么进行转换的。这个思想从中世纪到现在在伊斯兰世界一直存在,一些著名思想家如伊本·泰米叶、沙特的瓦哈布等等都有过“圣战”思想。“阿拉伯之春”后,这种思想又流行起来,经常有人以宗教的名义指责别人不是穆斯林,可以以非穆斯林的做法来对待

伊拉克政府军士兵绝大多数属于什叶派,相当一部分逊尼派认为,什叶派是走了极端的,一些人甚至认为什叶派不是穆斯林;再加上与“伊斯兰国”作战,抓住后当然要杀掉。在“伊斯兰国”成员看来,看来绝大多数被杀者都是非穆斯林。

最难理解是“伊斯兰国”毁坏文化宗教场所。今年7月,他们炸毁了一座约拿的清真寺,约拿是伊斯兰教的先知之一。什叶派清真寺里有敬仰的宗教人士的墓,在什叶派看来,这不是崇拜这个人本身;但是在瓦哈比派、巴格达迪看来,清真寺是崇拜真主的地方,而真主的形象是不可见的,这种行为已经不是穆斯林了。一个类似的情况是,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期间,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炸毁了世界文化遗产巴米扬大佛。因为塔利班要建立纯净的伊斯兰国,在国土上不允许异教的痕迹存在。他们自认为是纯正的穆斯林,很多人在他们眼里都不是纯正的穆斯林。就像穆兄会思想家所说:现在没有一个伊斯兰国家,伊斯兰世界就像先知穆罕默德传播伊斯兰教前蒙昧状态,必须发动“圣战”,重走先知曾经走过的道路。这就是极端思想。

穆斯林杀穆斯林是不可接受的,正因为如此,很多阿拉伯国家如埃及、沙特也认为“伊斯兰国”是恐怖组织,他们的行径不代表伊斯兰,他们没有正确理解经文。

 

三、如何理解美国及其盟国的反恐

美国奥巴马政府此次的反恐,是一种针对性反恐。虽然在联合国通过决议、美国获得反恐授权后,美国正在筹建由三十个国家组成的反恐联盟,但是美国的反恐仅仅只是针对“伊斯兰国”本身,并不想将目标拓展到其他行为体,尤其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虽然美国在三年前已经宣布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但是美国在针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进行空袭时,仍然通知了叙利亚政府。

美国采取针对性反恐政策的原因,可以认为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智库很多国际问题专家认为,如果把叙利亚政府和“伊斯兰国”武装视作两个恶魔,“伊斯兰国”对于美国的危害显然要大于叙利亚政府,至少叙利亚政府不会对美国造成威胁,也不会杀害美国公民。

然而,土耳其等美国的地区性盟国却希望美国将反恐范围进行扩大,例如土耳其政府一直将参与反恐与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相关联,沙特等与反恐密切相关的美国中东盟国也持类似立场。美国地区性盟国的上述态度对于美国的反恐政策逐渐产生着影响,美国奥巴马政府在其地区性盟国的催促下已经同意给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让他们先与美国一起打击“伊斯兰国”,然后再推翻叙利亚政府。但是,奥巴马政府目前仍然不愿派出地面部队进行反恐战争,而只是希望利用空中打击的方式对“伊斯兰国”武装进行攻击,但是空袭成果非常有限,“伊斯兰国”对于美国的空袭有其应对办法。美国打击后,“伊斯兰国”化整为零,小股部队作战。显然“伊斯兰国”部队里有专业军事人员。由于“伊斯兰国”武装里面有大量的前伊拉克政府军成员,这些人对于如何应对空中打击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美国组织的这一反恐联盟能否实现目标是值得怀疑的,短期内,“伊斯兰国”武装力量仍然难以消灭,“伊斯兰国”武装力量拥有石油资源、武器装备和充足的兵员,而且已经具备了一个国家行为体的雏形,他们有继续抵抗的资本。但是其内部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松动,一些妇女已经选择了脱离“伊斯兰国”组织。

“伊斯兰国”现象之所以在这时候发生、发展、壮大,离不开这三年多的“阿拉伯之春”。如何评价“阿拉伯之春”又成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中东的秩序已经彻底乱了,在民主化诉求中出现这么多问题,确实值得反思。

 

四、现场提问

提问1:什么样的组织可以叫做恐怖组织?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一系列对外战争中杀人更多,为何没人把美国定为恐怖组织?

答:恐怖主义有特定含义。普遍接受的定义是:针对平民和非战斗人员的袭击,且背后有政治含义。如果愿意也可以把美国叫做国家恐怖主义,但一般认为恐怖主义行为来自非国家行为体。当今的世界秩序是美国主导的,美国具有巨大的话语霸权和国际影响力。2003年美国出兵伊拉克,起初没几个国家支持,但半年之后联合国通过决议,授权美军维持治安。美国的行为是不是国家恐怖主义,这个问题的确有争议。有人问,可以逮捕巴希尔,为什么不可以逮捕布什?但绝大多数国家的官方立场不这么看。美国在伊拉克主导战后民主进程,在伊拉克搞三三制,这场乱局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的民主制度在中东水土不服导致的。

提问2:极端组织本应信奉原教旨主义,但现在很多恐怖组织都采用了一些新手法,比如在网络上进行宣传。既然拒绝世俗化,为什么对新媒体这么青睐?

答:这是一个典型的教科书式的问题,原教旨主义是一个外来词汇,阿拉伯地区将其称为“政治伊斯兰”,政治伊斯兰的内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即便是不同的极端组织,对于政治伊斯兰的理解也不同,例如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就对“伊斯兰国”的做法进行了谴责。另外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并不是绝对的排斥世俗化的一切东西,他们的主张只是主张宗教纯洁,按伊斯兰法,着装等等。主要目的是反抗西方,建立纯净的伊斯兰政权。

提问3:“伊斯兰国”对新疆有什么影响?中国应该怎么面对?

答:“伊斯兰国”的快速崛起给人以警示。尽管“伊斯兰国”的宗教基础是伊斯兰教,和“东突”组织所声称的某些目标相似,但“东突”主要是民族主义内容,但“伊斯兰国”更多是宗教的目标。他们要摧毁二战以来中东民族国家的界限。这种边界是以1916年《赛克斯-皮科协定》和1917年《贝尔福宣言》划定的。

“阿拉伯之春”后中国外交政策发生很大变化,特别是新班子有所作为的特征很明显。没必要加入美国领导的反恐联盟,但可以有自己的做法。

加入联盟的坏处:(1)目标不明显,是否要把阿萨德推翻,而我们反对外来干涉;(2)打击“伊斯兰国”不等于打击伊斯兰教,尽管奥巴马很小心,但分清楚并不容易,据说90%的沙特人同情“伊斯兰国”,贸然加入,中国在中东的使馆、企业安全难以保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低调支持伊拉克政府反恐,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都可以做,高调宣布反恐不是明智的做法;(3)中国和美国长期以来是对立的两极,在反对“伊斯兰国”的问题上如果联手,对我们的政策独立性有影响,以紧密追随美国的形象出现不是中国的做法。

提问4:欧美人和新疆人参加“伊斯兰国”的原因是什么

答:根据统计信息,“伊斯兰国”大概100人左右来自中国新疆。这批人在中东经过实战,和其他极端分子进行思想交流后,回国会产生什么影响,很难预料。国际圣战是要把非伊斯兰地区变为伊斯兰地区,不分国家民族。

提问5:塔利班和“伊斯兰国”结合起来会不会对中国威胁很大?中国介入阿富汗是否应该协调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关系?

答:利班同沙特瓦哈比派关系密切,在美国撤军后阿富汗怎么办的确是个大问题,这也是最近中国大力援助阿富汗的原因。阿富汗与新疆紧密相连,而且现在又是乱局。至于与巴基斯坦甚至伊朗联手,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现在最可行的办法是在上合组织的框架内。显然打击“东突”不能依赖美国,但在解决恐怖主义问题是页不能把自己关起来。恐怖主义的源头不在阿富汗而在中东,需要一个大的思考,而不仅仅局限于周边几个国家。


    进入专题: 伊斯兰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005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