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克斯·穆达:曼德拉的遗产正在被践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5 次 更新时间:2013-12-09 17:26:48

进入专题: 曼德拉  

贾克斯·穆达  

    

   我还记得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不,不是那个周四离开人世,享年95岁的广受崇拜的年迈政治家--尽管他被尊为圣人,但却并没有高傲自大--而是那个常常在我父母的起居室里坐到凌晨,和我的父亲阿什比·彼得·穆达(Ashby Peter Mda)讨论非洲民族主义的年轻律师。

   1944年,他们俩和其他领导人一道创立了非国大青年联盟(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Youth League)。这些年轻人认为,当时已经有30多年历史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死气沉沉,无法跟上时代的脚步。他们感到有必要将解放斗争从示威升级为武装斗争,并且高声叫嚷,迫使他们眼中的"叛徒"闭嘴。那些人参与了种族隔离政府建立的政治体系,官方以为那种体制可以成为黑人表达政治诉求的载体。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即便在当时,曼德拉也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他可以很慈祥,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孩子,但又十分严厉,十分自律。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革命者,会不加思索地引用马克思和列宁的名言,同时又是一个带有贵族倾向的科萨族传统主义者。例如,在南非黑人聚居区带头建立"班图斯坦"(Bantustan)种族隔离体系的滕布族(Tembu)部落首领凯撒(Kaiser)和乔治·马坦齐马(George Matanzima),不但是他的亲属,还是他的朋友。许多人都认为马坦齐马兄弟背叛了黑人的解放事业,但曼德拉却不肯彻底地谴责他们。或许,我们从中已经可以看到他对持相反观点者的包容之心所闪耀的光芒,正是这种包容在日后成就了他的卓尔不群。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今天的南非,认为曼德拉把解放事业出卖给了白人利益集团的南非黑人,正日益掀起舆论的声浪。这恐怕会让私下里把他尊为圣人,以为他在自己的国家受到普遍崇拜的国际社会感到吃惊。他启动了旨在终结种族隔离制度的谈判,并且依靠一部承认每个人权利的进步宪法(包括承认同性恋者的权利,对一位非洲贵族而言,这又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矛盾之处),带领南非走进了一个自由的新时代。其后,这个国家的人当然欢欣鼓舞过。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前的精英统治阶层之中腐败盛行,大多数黑人的生活几乎没什么改变,这样的现实已经让幻灭感取代了欢心鼓舞。

   这种观点认为,曼德拉所建立的新秩序,未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国家的经济格局。它带来了繁荣,但对繁荣成果的分配却是不公正的,白人势力集团及新出现的依附于该集团的黑人精英阶层受到了偏袒。今天的政府官员都是新诞生的亿万富翁,领导他们的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竟然公然使用数百万美元公款整修自己的私人宅邸,以便容纳日益增多的妻妾和子女。

   怪罪曼德拉的运动无论如何还称不上一股风潮,但其响亮的声势已经足以引起关注。这项运动是由单个的活动人士以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为主要平台发起的。正式说来,其领导者是"9月全国集会"(September National Imbizo)之类的组织。该组织认为,"南非是由代表白人利益的非国大统治的、奉行白人至上主义的反黑人国家。黑人解放只能靠自己。"他们声称,非国大和推行种族隔离政策的白人政府达成的协议是对黑人的欺骗,黑人还没有收回在殖民时代被白人窃取的土地。批评人士称,曼德拉政府只专注于和解的表象,没能给南非大多数人的生活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尽管这项运动并不能代表南非大多数黑人的心声--他们仍然对曼德拉以及他所在的非国大崇拜有加--但其声势正日益壮大,尤其是在大学校园里。

   我理解那些南非年轻人的失望之情,我和他们一样也有幻灭之感。不过,我并不认同他们对曼德拉的看法。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个政治家的深谋远虑,他用和解政策把南非从杀戮边缘拯救了出来,并带领这个国家走进了一个彰显民主、人权和包容的时代。我崇敬他,因为他身上有着政治人物常常缺乏的价值观,如同情和包容。我崇敬他也是因为他的正直和忠诚。

   但恐怕曼德拉对人的信任一度过了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腐败现象在他执政期间就已经生根发芽了,而不是在他卸任之后突然冒出来的。他过分信任自己的同志,因而对他们的某些劣迹视而不见。

   当他还是总统的时候,我经常撰文揭露新出现的政治分赃制和裙带资本主义现象。我曾给他写了一封长信表达自己的担忧。值得赞扬的是,他在一周之内就给我打了电话,安排我和他的三位资深内阁部长碰面。这次会面并未得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但曼德拉愿意认真倾听一个普通公民的抱怨,并且对这些抱怨颇为看重,以致于要来安排这样一次会面,这种情况对任何一个总统而言都不常见。

   不过,在后来的日子里,曼德拉恰恰成了我所抱怨的腐败问题的牺牲品。他身边围绕着朋友、亲属等各种各样的人物,其中一些人非常热衷于利用他的名声为自己谋取利益。其中就包括他的孙子曼拉·曼德拉(Mandla Mandela),据媒体广泛报道,这个小小的部落头领把他爷爷葬礼的转播权提前卖给了一家电视台。

   曼德拉留下了值得称道的遗产:自由和人权,包容与和解。可惜的是,他的一些同胞正在践踏这笔遗产。我不能为他代言,说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因为看到自己国家里所发生的事情而感到痛苦。在他离世前,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能与他交谈。但我敢说,我所了解的那个曼德拉是会感到痛苦的。

  

    进入专题: 曼德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296.html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