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木提:论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的效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6 次 更新时间:2013-08-25 22:13:23

进入专题: 债权准占有人   冒领债权   外观法理  

其木提  

  

  内容提要: 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制度旨在保护债务清偿人之利益,维护交易安全与交易秩序。运用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理论时,在确定其适用范围的基础上,应区分误认债权归属和误认债权主体这两种类型,综合考量债务人以及债权人的可归责性要素,认定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所为给付行为的法律效力。

  关键词: 债权准占有人,冒领债权,外观法理,归责事由,表见责任

  

  一、问题的提出

  

  依债法理论,债务之清偿原则上必须依债之本质向债权人或其他有受领权人为清偿,方能发生效力。如果向第三人清偿,原则上不发生清偿效力。但在某些情形下,债务人虽然向第三人为给付,但为了保障交易安全与迅捷,其所为给付也会发生清偿效力,此即近代民法规定的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制度。所谓债权准占有人是指虽非债权人,但以自己的意思事实上行使债权,依照一般交易观念,足以使人相信其为债权人的人。[1]最先在立法上确立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制度的是《法国民法典》,其第1240条规定:“向占有债权人所作的善意清偿,即使占有人的占有事后被他人追夺,亦为有效。”日本民法和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继受法国民法,也规定有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制度。《日本民法典》第478条规定:“对债权准占有人所为的清偿,以清偿人系善意者为限,为有效。”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310条第2款规定:“受领人系债权之准占有人者,以债务人不知非债权人者为限,有清偿之效力。”

  根据上述立法,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给付发生清偿效力,须符合如下三个条件:(1)受领人为债权准占有人;(2)债务人在主观上须为善意;(3)债务人已履行给付义务。凡具备上述三个条件,债务人所为之给付即发生清偿的效力,债权人只能要求债权准占有人返还不当得利或赔偿损害。可见,在探讨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效力时,最为关键的问题有二:一是确定适用范围即受领人是否为债权之准占有人;二是债务人是否具有可归责性。然而,在适用范围以及归责事由方面,判例和学说不尽一致,例如在适用范围方面,有的认为债权准占有人主要包括表见继承人和表见受让人,有的则认为还应包括债权证书之持有人甚至债权人的无权代理人;在归责事由方面,有的认为应以债务人善意无过失为要件,有的则认为还需要考虑债权人的归责要素。

  我国民法未明确规定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制度,理论界对于该制度也缺乏应有的重视。在司法实践中,债务人对表见继承人、表见受让人等非债权人清偿的案例时有发生,特别是近年来,不法分子窃取银行卡冒领他人存款,甚至伪造银行卡盗刷他人存款后携款潜逃,由此引起的存款人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存款合同纠纷,已成为当前民商事审判中的新问题。[2]司法实务虽然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运用了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理论,但由于法律无明确规定,加之理论研究薄弱,以致司法实务在认定责任时缺乏统一的判断标准,裁判结果多有分歧。有鉴于此,笔者拟以类型化方法,在区分债权准占有人的类型,确定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理论的适用范围的基础上,解析不同类型中当事人的归责事由,就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理论略陈己见,以期对我国相关立法与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二、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理论的适用范围

  

  依债权准占有人之概念,债权之准占有人有以下特征:(1)不是真正的债权人;(2)在客观上具有使人相信其为真正债权人的外观表征;(3)在主观上具有为自己获得利益的意思;(4)以真正债权人的身份行使债权。[3]纵观国外判例和学说,债权准占有人主要涉及表见继承人、表见受让人、债权证书之持有人等,[4]但有的认为主要限于表见继承人和表见受让人,有的则认为还包括债权证书之持有人甚至无权代理人。那么,在我国民法上,债权准占有人具体包括哪些种类,须分析我国相关法律规定,以确定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理论的适用范围。

  (一)债权准占有人之典型

  1.表见继承人。其是指具有真实继承权人的外观,但因抛弃继承权、被剥夺继承权或因遗嘱无效、被撤销而不具有继承权之人。在表见继承中,由于表见继承人具有真实继承人的外观表征,所以法国和日本的判例学说认为,表见继承人为债权准占有人,[5]在真正继承人请求恢复以前,如债务人不知其为非债权人而为清偿,有清偿之效力。[6]我国台湾地区的实务和学说也认为,表见继承人可被认定为债权准占有人,“继承权被侵害者,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得依‘民法’第1146条第1款规定,请求回复之。在请求回复以前,属于遗产之债权,由表见继承人行使,债务人若向其清偿,即发生清偿效力。”[7]

  根据我国《继承法》第8条规定以及继承法理论,继承人享有继承权恢复请求权或遗产回复诉权,即继承人的继承权受到侵害时,继承人得请求法院通过诉讼程序予以保护,以恢复其继承遗产的权利。但我国《继承法》未明确规定在继承人行使继承权恢复请求权以前,善意债务人对表见继承人的清偿效力问题。如果依据继承权恢复请求权之规定,允许继承权人主张善意债务人所为之清偿无效,债务人则仍负有向继承权人为给付的义务,这显然对债务人有失公平。因此,应依据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理论,保护善意债务人的利益,“债务人对于表见继承人之清偿,如果债务人不知表见债权人不为继承人,有清偿效力。真正继承人则可以按照不当得利的规定要求表见继承人返还得利。”[8]

  2.表见受让人。在债权让与中,债权人向债务人发出让与通知后,该债权让与即对债务人发生效力。但在债权人将债权让与第三人的事项通知债务人,债务人基于对让与通知的信赖而向第三人清偿债务后,即使该债权让与并未发生或者该让与无效,债务人向第三人所为清偿仍然发生效力。此类虽无债权让与的事实,但债务人对第三人即表见受让人的履行仍然有效的现象,学说称之为表见让与。[9]由于表见受让人具有使债务人认其为债权受让人的外观表征,因此法国和日本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的学说和判例认为,表见受让人为债权之准占有人。[10]

  我国《合同法》第79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其第80条第1款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但我国《合同法》未规定表见让与制度。[11]然而,在表见让与情形下,债务人基于对让与通知的合理信赖而向受让人为消灭债务的行为后,如果允许让与人主张债务人的清偿行为无效,债务人则仍负有向让与人为给付的义务,这对债务人来说显然有失公平。为此,有学者认为我国民法应承认表见让与制度,[12]也有学者主张应运用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理论。[13]笔者认为,从规范目的上看,表见让与制度旨在规定让与通知的特殊效力,[14]债权准占有制度所要解决的则是债务人对表见受让人所为清偿是否有效的问题。因此,债务人对于表见受让人的清偿问题,更符合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理论的基本特征。

  (二)债权准占有人之扩大

  债权的占有往往通过对债权证书的占有表现出来。债权证书有记名与不记名之分。不记名债权证书,如适用票据法规则的车票、船票、电影票、股票、债券等票证。记名债权证书,最为典型的是储蓄存单、银行卡等存款合同凭证。存款凭证是存款人享有请求金融机构还本付息的债权证书。[15]那么,当未经授权的第三人持存单或银行卡,通过柜台或者利用ATM机冒领他人存款,或者冒称代理人冒领他人存款时,该第三人是否为债权之准占有人?第三人冒领存款的行为,可划分为以下两大类型:一是利用真实债权证书、身份证件和密码冒领存款;二是伪造债权证书或身份证件冒领存款。

  1.真实债权证书之持有人。关于真实债权证书之持有人是否为债权准占有人,有以下两种不同的见解。法国的判例和学说认为,债权证书的持有人并非债权之准占有人,应适用代理法规则。[16]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实务和学说则认为,持有他人债权凭证者,足以使他人认其为债权人。[17]“第三人持真正存折并在取款条上盗盖存款户真正印章向金融机关提取存款,金融机关不知其系冒领而如数给付时……依‘民法’第310条第2款规定,对存款户有清偿之效力。”[18]在我国,也有类似的两种不同的观点。主张债权准占有理论的学者认为,我国民法虽然没有规定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制度,但金融法规和司法实务实质上运用了该制度的基本原理,[19]例如《储蓄管理条例》第31条规定:“储蓄机构受理挂失前,该储蓄存款已被他人支取的,储蓄机构不负赔偿责任”;再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银行工作人员未按规定办理储户挂失造成储户损失银行是否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法民复[1990]13号)认为,存款人申请挂失止付手续后,储蓄机构止付迟缓,造成存款人存款被冒领的,储蓄机构应承担民事责任。[20]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对于冒名转让或抵押他人财产以及冒领存款等冒名行为即冒用他人名义实施的法律行为,应准用关于无权代理之规定:若相对人是善意的,法律行为在被冒名人与相对人之间成立并生效;如果相对人是恶意的,被冒名人又不愿意追认,则冒名行为无效。[21]

  姑且不论对于冒名转让或抵押他人财产的行为是否应适用代理制度,[22]但就冒领他人债权特别是冒领存款行为而言,笔者认为,其更适于适用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理论。首先,从法律关系的主体来看,代理关系涉及三方当事人,即代理人、相对人、被代理人,而在冒领行为中,始终只有冒领人和相对人之两方当事人参与交易。《储蓄管理条例》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的一系列规章也明确区分代理行为和冒领行为。《储蓄管理条例》第29条规定:“未到期的定期储蓄存款,储户提前支取的,必须持存单和存款人的身份证明办理;代储户支取的,代支取人还必须持其身份证明。”《中国人民银行对提前支取定期储蓄存款有关问题的答复》(银条法[1995]49号)也明确指出,委托他人代取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即储户(被代理人)以足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包括工作证、户口簿、居民身份证等)及存单或存折为委托授权的标志,交给他人(代理人)代为提取存款的行为;取款人没有经过储户本人的委托,假冒储户本人的名义支取存款的,属于冒领行为。

  其次,从第三人信赖的内容来看,在表见代理的情况下,关键在于相对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无权代理人具有代理权。因此,其强调的是相对人对代理权这一表见事实的信赖。而在冒领行为中,相对人并不是信赖冒领人具有代理权,相对人信赖的是冒名人就是真正的权利人。因此,其所重视的是相对人对冒领人就是真正权利人这一表见事实的信赖。国内银行信用卡章程均约定,凡密码相符的交易均视为本人合法交易,即持有他人银行卡并知悉其密码者,虽非真正的债权人,但由债务银行视之具有使人相信其为债权人之实质。《中国人民银行储蓄管理暂行办法》第59条也规定,储蓄机构在冒领行为中的信赖与在表见代理中的信赖不同,审查义务也不同:储户提前支取储蓄存款的,金融机构须验证存单开户人姓名与存款人的身份证明是否一致;代理人支取存款的,储蓄机构除了验证存单开户人姓名与储户居民身份证明是否一致以外,还需验证代支取人与其本人居民身份证明是否一致。

  2.伪造债权证书之持有人。当第三人伪造债权证书或者伪造身份证件冒领他人存款,金融机构因善意而为给付时,该第三人是否为债权之准占有人?对此也有如下两种不同的观点。日本的判例和通说认为,持伪造债权证书或身份证明受领清偿者也属于债权之准占有人;[23]我国台湾地区的实务和学说则认为:“第三人持伪造或变造之债权证书时,尚难认为债权之准占有人。”[24]在我国,大多数学者也认为,持有债权证书的准占有人以债权证书有效为限,但同时又认为,债权之准占有人的适格性与债务人清偿中的过失有关联,二者往往联系在一起,互相渗透和影响,在实践中应当综合分析判断。[25]

  笔者认为,持伪造或变造债权证书者也属于债权之准占有人,同时其适格与否与债务人的过失并无必然联系。首先,从概念上看,持伪造或变造债权证书者客观上也具有使债务人相信其为真正债权人的外观表征。特别是在技术不断进步且犯罪手段也不断变化的今天,即使储户遵守保密义务,不法分子仍然能够通过各种手段窃取存款信息,据此伪造债权证书,使债务银行误认其为真正的债权人。最高人民法院所发布的相关批复针对的是如下四种案型:一是储户存折丢失挂失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债权准占有人   冒领债权   外观法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02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