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超:一个自由思想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9 次 更新时间:2012-04-12 10:30:02

进入专题: 王小波  

李忠超  

  

  王小波的小说好看,杂文也写得也很有趣。最近这几日翻阅了王小波的两部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和《我的精神家园》。用王小波自己的话说,小说要有趣,他的小说能让人从头笑到尾,不是说不严肃了,有趣发笑不一定不严肃。也不是媚俗,难道一扯到性的话题就是不能说,只能意会的吗?没有这个道理。写这篇小文章就是想谈谈王小波杂文的特点以及阅读的感受。

  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王小波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的封面上有这么几句话:向我们这个时代真正自由的人,向一位特立独行的思想者和写作者致敬。紧接着还有王小波的妻子李银河博士的一段话:我常常觉得,王小波就像是《皇帝的新衣》里面那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他就在那个无比庄重的却无比滑稽的场合喊了那么一嗓子,使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继而露出会心的微笑。后来,这批人把这个孩子当成宠儿,并且把它的名字当成他们互相认出对方的接头暗号。

  王小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呢?他是“老三届”的学生,当过知青,插过队。恢复高考的时候凭借“猜”的本领考上了大学(王小波杂文中自己提到的,对着一本习题做,根据答案来猜,他很厉害居然考上了)。学的是理科,但是对文学却十分的热爱,他喜欢读小说也喜欢写小说。在国外当了四年的穷学生,从二十岁开始写《黄金时代》一直写到四十岁,他觉得那是他写的最好的小说。(在一次获奖的时候发言)。其实,读过王小波的小说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幽默真诚。一点也不矫揉造作,坦诚的向你诉说。王小波说写作是一个孤独的时候的一种倾诉自己的方式,渴望交流所以才要写作。小说要写的有趣,要让人明白,作者自己不能太笨,当然现在的读者是越来越聪明了。我也想写小说,如果他要是听到我的想法,估计要说:“又多了抢饭碗的”,这就是他。

  王小波的杂文里有一些值得关注的关键词:创伤记忆、愚蠢、知识分子民族虚无主义、虚伪、推己及人、科学与人文、真诚、态度、传统文化的态度、思维、自由的思想者

  王小波的那一代人经历真的是坎坷,几乎可以说没有上过几天正儿八经的学,闹运动、上山下乡,正赶上黄金时代的年轻人们在一种全民狂热的疯癫状态中进入了一种别无选择的生活。这段记忆是一种伤痛,王小波在小说中的表现是性的压抑和苦闷,是对人的生存的状态以及人的存在的关怀。在那样的没有自我,只有集体的时代,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做到独善其身,人性中的恶被充分的发掘了出来。这种恶的表现就是一种拒绝思考的愚蠢。相信超声波可以热水,相信亩产可以达到一万斤,这些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因为只要你仔细思考一下就能发现,那些都是扯淡。可是,就是那个时代,居然那么多人相信这些扯淡的主义和思想。这是人们甘愿愚蠢,拒绝思考。其实,许多时候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到一个人的错误。一个时代的悲剧,其实更多的时代中的人们要去反思。不仅仅是悲剧的制造者,还有那些受害者。错误不是一个人的,说大点,是整个民族的,是所有中国人的。

  王小波对中国文化的反思是对孟子的反思,孟子说推己及人,摆出一大堆的道理来,这个所谓的道理是一种泯灭人性的逻辑。我们强调要利他,帮助别人。如果真的人人都去帮助他人,那么谁来接受别人的帮助呢?推己及人,把你自己的经验推广到别人的身上就正确了。你自己想的就一定正确了?中国文化传承的了这么久我们就不曾想过,到底都是对的吗?

  中国文化能拯救全人类,未来的世界是靠中国文化来拯救,这些话听起来简直和社会主义拯救全人类,世界要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样。这不是意淫全世界吗?中国文化是这么全能的吗?

  王小波的思考,远远不及于此,他触及到了社会学、人类学、伦理学。不过,首先他是一个小说家,一个自由的写作者。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些我们不敢看,也不想看的东西,让我们开始正视自己不愿意提及的一面。人生应当怎样?活着是前提,快乐的活着是目的。最基本的生存需要的满足是最低层次的人还需要精神的发展,需要思维的发展。人应当全面发展。

  王小波经常引用罗素的话,人人应当平等,其实是的,每个人都有平等追求自身价值的权力,但是实际上人与人是不平等的,你能和一个物理学家谈论相对论吗?你能和刘路一样二十二岁就成为教授吗?个人能力是不同的,个体是有差异的。我们不能强求这样的平等,这样的平等只能造成落后和倒退。人的平等是自由发展的平等,是每个人寻求各种适合自己生存发展可能性的平等。

  生而为人,要做一件一生都值得奋斗的事情。

  这也是一个人最起码的尊严。

  生命、自由、尊严,我们的价值就是在实现自己的过程中体现的。

  王小波正是让我看到了这种力量和智慧。

  幽默是一种智慧,不懂幽默的人有点可悲,最起码说明他这个人很索然无味。人应当去尝试着发展自己,但是记住不要做明辨是非的价值判断。因为你不一定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举一个王小波自己说的故事,他去机场上厕所(花了一美元,贵啊,现在也要六块多)看到厕所的门上有些留言。有的写到要解放哪里哪里,有的写到要保护环境,接着又人写了知道保护环境你还写,又人写了你还写了。这个时候王小波说还是不写了吧,要是大家都写估计全世界都写满了。有时候就是挺无奈的,你没办法去接着写,你要说就证明你也违反了。好了,这样只能保持沉默了。

  沉默的还是大多数,不过沉默的人都有着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精神家园。一个自由的思想者需要这样的一个地方。

  这就是他的杂文。

  我一路读完,笑了一路。掩卷有所思,信笔而来。记之。

    进入专题: 王小波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20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