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贲:外来价值有那么可怕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1 次 更新时间:2012-02-10 23:03:12

进入专题: 外来价值  

徐贲 (进入专栏)  

  

  在这次美国总统竞选中,共和党候选人之一的保罗(Ron Paul)是一个具有攻击性的角色,他在军队当过兵,以爱国者的面目出现在选民面前。1月7日的共和党候选人辩论会上,他攻击候选人桑托伦(Rick Santorum)是“大政府人物”,又讥笑候选人金里奇 (Newt Gingrich)是“熊包鹰派”。也就是他的阵营,上星期被怀疑在视频社交网站Youtube上,上传一则攻击共和党候选人洪博培(Jon Huntsman)的广告,该广告称,曾在中国担任过大使的洪博培收养中国女儿、会讲中文,是一位“满洲候选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广告词包括,“他隐藏着什么”,“美国价值还是中国价值?”“美国价值与自由:投保罗一票。”

  保罗对记者说:“我没有看过这则广告,这个丑恶的广告与我无关。”随后又补充道,“很明显,这简直太离谱了。” “满洲候选人”一语来自一部1962年的电影,题目就是“满洲候选人”(译名为《谍网迷魂》,),说的是苏联军队在朝鲜战场上俘虏了一个美国兵,他出生在一个的显赫的保守派人士家庭,这个美国人被洗脑后,又被送回美国去暗杀总统候选人。

  这部电影是典型的冷战思维产物,冷战不仅是军事上的对立,而且在思想意识形态上也是森严壁垒,具有高度的敌情观念。当时,美国人害怕共产党思想渗透的程度,一点也不比共产国家害怕西方思想渗透来得逊色。冷战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是冷战思维并没有绝迹,还有人在害怕中国价值渗透,或者西方价值入侵。这种害怕是非理性的,它杯弓蛇影,疑神疑鬼,专门防范对方的文化渗透,以此为宣传来对民众起到恐吓和欺骗的洗脑作用。

  在美国,这样的宣传手段遭到选民普遍的反感。以致保罗必须亲自出面,撇清与它的关系。这种以“美国价值”为幌子的宣传,它恰恰违背了一个绝大多数美国人所认可的重要美国价值——“同情”(compassion)。

  洪博培有7个子女,其中2个是领养的,一个来自中国,另一个来自印度。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则竞选广告拿收养小孩说事,是犯了大忌,因为美国有数量庞大的收养中国孤儿的家庭。有数据显示,到2010年底,约有7.5万名中国孤儿被美国家庭收养,就连一些美国政要也收养了中国孤儿,如美国前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收养了来自安徽和湖南的两名中国养女,2004年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克里家族也收养了一名重庆女孩。

  “同情”不只是一种人道价值,而且更是一种政治和社会价值,哲学家卢梭把“同情”与“自由”并列为人性的两大特征,也将这两个特征确立为共和政治的最根本的价值。同情使得我们从心底里把他人当作与自己平等的人类伙伴,我们可以对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怀有怜悯之心,为他们的不幸遭遇流泪,觉得愤愤不平,愿意为他们做一点什么。没有这样的价值,不可能形成一个好的政治或社会群体。在人与人相互冷漠、戒备,怀疑,甚至互相加害、充满敌意的群体中,普遍的道德沦落和政治腐败便是不可避免的了。

  美国作家克勒奇(Joseph Wood Krutch)说,“每一种新价值的诞生,都使人类的存在获得一种新的意义。每一种价值死去的时候,那一部分的存在意义也就跟随着消亡。” 一个没有价值观的群体是不能说真正存在的。对于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来说,价值都不是僵死凝固的,以前没有的价值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和由于不同的机遇而诞生出来,只要是好的价值,只有能提升群体存在的意义,来自什么地方并不重要。

  每一种好的价值,如自由、平等、尊严、人权,都能使群体存在获得新的积极意义。与此相反,如果人们漫不经心地拒绝或让一些价值死去,他们的群体存在便会因此失去一部分宝贵的意义。一个民族,当对自身的价值不明确的时候,由于不能辨别什么是能提升共同存在意义的价值,所以会变得特别排外,格外恐惧外来的影响。美国民众似乎并不害怕外来的价值入侵,欺骗性的宣传不能动摇他们的“同情”和“自由”价值,防御外来价值入侵也就自然成为是多余的了。

  具有正义和公正意义的价值,它们的意义不在于来自国界的哪一边。国界不能阻止这些价值的越界,相反,这些价值却能使国界不再成为一种有效的界限阻碍。一个国家需要什么价值是可以通过理性的深思熟虑来自由选择的,价值不是命运或机遇的安排。价值对于一个国家的公民群体有着太重要的教育和生活指导意义,因此,不能把价值当成一件只能听由像国界或习惯这类自然或偶然因素来决定的事情。国界或习惯的限制往往被夸大和僵化为所谓的“国情”,正义和公正的价值如果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话,那么要改变的是国情,而不是这些价值。亚里士多德在讨论优良的公民共同体时说过,“一个城邦共同体不能仅仅以一起生活为目的,而更应该谋求优良的生活。”没有优良的价值,一个国家疆界内的人民虽然生活在一起,但却无法拥有好的共同生活。这样的生活就算再具有某国的特色,也还是不能成为一种优秀的生活。

进入 徐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外来价值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935.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