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东来:阿拉法特:在革命者和政治家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5 次 更新时间:2004-11-16 15:36:25

进入专题: 阿拉法特  

任东来 (进入专栏)  

  

  中东和平的关键人物之一,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去世了。全球媒体为之瞩目,CNN24小时滚动播出相关新闻,其重视程度与CNN对刚刚过去的美国大选的直播不相上下。一个尚未得到国际广泛承认的小国领导人,居然受到国际媒体如此青睐,与其说是巴勒斯坦人的荣耀,还不如说是他们的悲哀。因为这样的青睐,来自于他们半个世纪来颠沛流离的流亡经历,来自于用活生生的生命所铸造的肉弹,来自于以色列的坦克导弹对石块加步枪的弹压,来自这位革命领导人传奇的一生。

  

  与阿拉法特的身前一样,他的去世本身,也笼罩着神秘的色彩。其死亡的原因、确切时间,至今不为人知,并可能成为永远的秘密。而他死亡之旅,更是充满了悲剧。作为民选的一国之首,他时刻生活在以色列的炮口之下。在过去的三年中,他成为了当代的“巴比伦之囚”,其人身安全只是依靠国际的舆论与美国对以色列的压力才得以保障。三年的软禁生活完全摧残了阿拉法特本来就不健康的身心。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刻,阿拉法特才获得人身自由,而这不到两个星期的自由,还来自其敌人的恩赐,得益于他们尚存的一点人类良知。阿拉法特生于他乡(开罗,但是,他的支持者坚持说他生于耶路撒冷),死于异域,一生漂泊,连最后的安息之地(耶路撒冷)都不能如愿以偿,只能暂时屈就拉马拉断垣残壁的总统官邸!对一个终身为祖国的独立而战的斗士,这是何等的屈辱,又是何等悲壮!

  

  从一个令对手惧怕的游击战士,转变为对等的谈判伙伴,阿拉法特所获得的成就无可比拟,为此,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他也多次错过不应该错过的机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机会是在2000年底。当时,即将下野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把阿拉法特和以色列工党总理巴拉克撮合到美国一个军事基地,提出了一项巴以谈判以来对巴方最为有利的和平方案,并迫使以方接受。为了推动阿拉法特接受,克林顿动员了他在阿拉伯世界的所有关系,包括给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等领导人打电话,要他们劝说阿拉法特接受。在克林顿看来,这是巴勒斯坦人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了,因为巴拉克极有可能在将要到来的大选中输给强硬派的沙龙,而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布什决不会像他那样致力于巴以谈判。面对克林顿的晓以利害,阿拉法特的助手阿巴斯和库赖等人也为之心动。但是,阿拉法特在最后的一刻,拒绝了克林顿的建议。不过,他深深地了解克林顿为中东和平进程所做的前所未有的努力,这一努力甚至后者离开白宫前夜都没有放弃。为此阿拉法特赞扬克林顿的“伟大”,克林顿回答说:“主席先生,我不是伟人,我是一个失败者,而且您让我成为了一个失败者。”他警告说阿拉法特,巴勒斯坦人不得不咽下沙龙当选的恶果。后来的历史证明,这的确是阿拉法特错过的多年来少有的一次机会。

  

  在2003年写回忆录时,克林顿“仍然不相信阿拉法特会犯这样的错误”。一个在和平环境中用竞选的方法成长起来的美国政客,当然不会理解游击队出身领导人的内心世界。在长期反对以色列的抗争中,为了动员自己的人民,阿拉法特做出了太多美好的许诺,勾起了民众太多不切实际的憧憬。因此,当外交谈判的残酷现实需要妥协与让步的时候,这些许诺和憧憬就会变成了一种限制选择的桎梏,一个可能自毁权威长城的噩梦。但是,克林顿有一句话是对的:阿拉法特“只是不能完成革命家到政治家的最后飞跃”。

  

  就阿拉法特而言,他曾经是多么渴望完成这个飞跃啊!1974年,当这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合法地出现在联合国大会时,他用沙哑的嗓音为世人留下了一句悲壮的名言:“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滑落。”遗憾的是,这个橄榄枝最终还是滑落了下来,这究竟是因为后来阿拉法特年迈体弱没有能握紧它哪,还是因为巴勒斯坦极端分子肉弹将它炸落,或是因为以色列军队的坦克和直升机的轰鸣声将它震落?这可能会成为永久的历史之谜。

  

  (2004-11-12,已发表在14日《南方都市报》)

进入 任东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阿拉法特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5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