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其洪:中国M城调研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54 次 更新时间:2011-06-03 17:53:54

宋其洪  

  

  公元2011年5月3日至5月6日,我们一行五位博士到M城进行考察、调研,主要在市区及其下辖的乡镇活动,现将这次调研内容整理出来,疏漏之处难免,此处仅供参考。

   ---题记

  

  

  5月3日 周二 晴

  

  下午3点,PJT师兄、LXH师兄、XT师兄及我从上海虹桥火车站搭乘动车组列车驶向M城。中途到HF站,HWZ师兄上车,给我们带来了丰盛的食品补给,犒劳我们旅途的辛劳。早已饥肠辘辘的我们,顾不得形象,即在车上狼吞虎咽起来。车上,我们几个上谈天南海北,下品古今中外,却又时时杀个回马枪落在现实中,真是不亦乐乎。

  五个小时之后,我们顺利到达M城。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不知怎么有种莫名的感情浸透内心深处。我想,这份感情或许是源于LM老师对我博士论文查阅资料、食宿方面的襄助。几个人搭乘一辆出租车,便奔向LM老师家。快到LM老师家时,因为只有我在LM老师家住的时间最长,便毅然担负起领路的任务。在车上,我首先给LM老师打了一通电话,说“就要到家了”。当“家”字脱口而出时,不知怎么,内心又多了一层动情感触。似乎离家越近,内心的感情越是沉厚。一路上七拐八弯,不辱使命,领着师兄们来到LM老师家里。

  终于见着LM老师。稍事休整后,她就为我们端上热腾腾的饺子、饭菜。LM老师依旧如此慷慨好客,无私地给我们提供各种帮助。亦如,她常说的,“不就是添了双筷子而已”。饭后,为了让我们对M城农业有所了解,LM老师主动帮助我们联系了一直从事M城农业、农村工作、由副镇长改任的M城市农办副主任科员LJF先生。LM老师希望我们能够与LJF主任交流,详细了解M城的农业生产概况。

  当我们到达LM老师家大约一刻钟后,LJF主任风尘仆仆而来。握手寒暄之后打量着他,倒使我很吃一惊。虽然身为公职人员,但他衣着和言谈举止朴素,没有官样,显得很亲和。倘若走在大街上,估计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公务员,恐怕这在公务员队伍里是个异类。如果考虑到官场的现状,便愈觉得LJF主任给我的初次印象的特别。我身边几位大学同学,姑且算是刚刚踏入仕途,如今已是官气熏人,就连照相也是一副官员样子。他们或者有模有样的“审批”文件,或者装模作样的“阅读”报纸,一副盛气凌人的官家人姿态。与暴得大名的武汉某少先队队长,有着惊人的神似。

  这是LJF主任给我们初次别样的印象,接下来LJF主任即开始介绍M城。他说,M城平原、山区和丘陵兼有,不仅是一个旅游胜地,而且即将成为休闲农业名市,休闲农业资源十分丰富。近年来,在响誉全国的杜鹃文化节推动下,正打造出中国油茶之乡、中国福白菊之乡和中国花岗岩之乡等品牌,基本形成了“M城北丘陵菊花油茶花生、M城东山区板栗桑茶药、M城中南平原蔬菜畜牧”的“三乡三业”(中国油茶之乡、中国福白菊之乡、中国花岗岩之乡和蔬菜、畜牧、桑茶药)农业发展格局。

  当我们询问到粮食生产时,LJF主任说,目前M城农业生产,M城中南平原地区一年三季作物油稻稻或麦稻稻,M城东山区和M城北丘陵地区一年二季油稻或麦稻,粮食亩产早就突破千斤了。但是,与外出务工比较,农业生产利润不合算。因此,和全国一样,出现大面积农田抛荒现象。M城既是农业大市,也是闻名的劳务输出大市,劳务经济给本地带来大量收入。而外出务工者返乡之后,把从外地挣来的钱,首先用于改善自身的住房条件。这也解答了我内心深处一个疑惑。本以为老区M城,想象中应是穷乡僻壤,但是当我来到这里,展现在眼前的面貌超过我的臆想。原来打工经济已经成为M城农村的一个支柱产业。比如PJT师兄的家乡----ZJF镇,这个曾经是当地最贫困的一个乡镇,如今已跃然成了M城富裕乡镇,而该镇繁华的背后就是无数外出务工者的汗水换来的。这个后文将继续谈到,此处先不展开。

  谈话间,我们就最近农产品价格两重天问题请教了LJF主任。我从网上得知,认为农产品价格天壤之别的根源在于政府的行政权力与市场权力的垄断以及物流成本过高造成的。政府一方面层层设卡,向过往的运输车辆收取各种费用,从而增加了农产品的运输成本。中间商为了盈利,不得不将增加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另一方面,政府又垄断着市场管理权和行政审批权。无论是政府收取过高市场管理费用,还是行政审批费用,中间商都会将其转嫁到消费者手中。于是乎,农产品价格出现了“菜贱伤农,菜贵伤民”的现象。但是,LJF主任就此表达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农产品价格是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这是市政经济规律,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中间商哄抬物价的现象,而且有时非常严重,为了保证农民和消费者的利益,有时得靠政府和主管部门出面调节。市场上的竞争者,基于共同的利益,自发组织起来,出现组织化倾向。于是,他们为了保证获得更多利益,互相约定农产品的收购及销售价格,从中获得较大的差额利润。随着实力的不断壮大,他们逐渐垄断地方市场,具备了操纵市场能力。总之,在中国行政主导下的市场经济,政府与社会势力都通过垄断形式来操纵市场,获得巨额的利润。

  之后,我们询问LJF主任的单位所应担负的责任。他的谈话让我们进一步认识到自组织存在的重要性。社会自组织更像是国家与个体之间的中间人,制衡着双方各自利益的过于膨胀,从而促使双方以妥协姿态赢得共赢,而不是如今的零和博弈。LJF主任谈到他的部门担负着推广农业技术或农产品的职能。有时候,在命令机制下,地方农业部门不得不强迫推广某种农产品,宣扬要建立某种种植区。而对那些不适于种植的地方来说,农民就要承担因政府盲目作为所带来的风险。但是,另一方面,如今却出现了农业部门不作为的现象。政府不再指挥农民种田,让农民自主地适应市场进行生产活动,有积极意义。但是,倘若遇到旱涝灾害,政府的不作为却是一种失职行为。农民作为原子个体无法完成重大工程的整治,也无力应对各种自然灾害。LJF主任尤其强调了当下全省的抗旱工作。他认为要是以往,政府早就行动起来,帮助农民抗旱,减少农业损失。但是如今,在农业部门不作为的情况下,原子化的农民则无能为力。此时,作为当事人的LJF主任也意识到了国家和个体之间的矛盾:要是政府强力作为,就有可能伤害农民;要是不作为,也不会伤害农民。这一国家和个体之间矛盾该如何调和?社会自组织的作用便显现出来。当国家行为出现强迫趋向时,社会自组织作为一种力量,就可以担负起抗衡国家盲力的作用;而当国家不作为时,面对自然灾害,农民的自组织就可以组织灾民抗旱抗洪,以减少农业损失。

  亦如上文所说的,M城经济的一个支柱就是打工经济。大量农民外出务工所带来的收入,对于某些家庭来说大于农业生产的收入。尤其是,如今农业生产成本进一步增加,更使得种地成为鸡肋,甚至是一件赔本买卖。这种低产出情况进一步促使农民外出,以自己的劳力或技术赚取金钱。于是,M城亦如其它地方一样,出现了大量抛荒地。这种情况,我在车上也观察到了,尤其是去年冬天的时候,在我们北方应是冬小麦苍翠的时候,可是M城却是一片荒芜,仅有寥寥几处透出一些黄绿色。面对这种大面积荒地,M城人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在市场环境下,他们大量人口外出打工,还可以从外地购进粮食,满足本地人生活需要。大量田地的抛荒,却促使一种自发的集中趋势。也就是说,有足够财力与劳力的农民已经开始租种他人抛荒田地。其实,这种情况也已经在我老家山东平原出现。我们本村劳力充足家庭,就会把他人不需要耕种田地租种过来,然后每年给他们一些农产品。只是和M城比起来,这种情况还是极为少数的,因为我们村外出务工者的主体属于我的父母一代。往往男方外出务工,女方则在家从事农业生产。这一点并不像其它地方,夫妻共同外出。所以,我所在的家乡田地基本上没有荒芜现象,这与M城不太一样。不过,可喜的是,M城也出现了租种他人土地现象,已经普遍出现这种土地自发向种田能手或种植大户集中的趋势。

  LJF主任告诉我们,M城市政府因势利导,鼓励土地流转,或者说政府允许土地使用权的流转。而农民土地流转的形式多种多样,有的以股份制的形式,有的是固定受益的形式。他给我们展现了一种国家与农民良性互动模式:民间自发某种行为,政府顺势而为,制定法规,因势利导。这也是一个“小政府”所应具有行为规制与担当。而不是那种消极的状况,政府要么胡乱作为,劳民伤财,弄虚作假;要么没有任何作为,完全失职。同时,这一案例也显示了一种正常的政策制定模式----顺应下级社会需求,而不是上级拍脑袋的主观臆想。在集权体制下,政府制定某一政策,往往会取决于上级的主观意向。这种拍脑袋的主观性,尽管有着未雨绸缪作用,但要是运用无度,反而会做出错误决策,从而造成巨大损失。而一个好政策的制定、实施,则应是对民间行为的顺势而为,并予以规制,从而保证自发行为正常发展。本想还向他请教政府对农民自组织的态度与政策,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他要回去了,谈话也就此结束。

  一切安顿之后,LM老师也与我们进行交流。LM老师首先从历史角度给我们介绍M城的情况。她说,据M城旧志记载:M城东北之民朴而足,中土之民秀而达,南土之民巧而游,西土之民狡而贫。故老相传风俗谣云:东乡田庄,西乡文章,南乡经商,北乡酒浆。革命时期,M城ZJF、MZD位于M城东乡,CMG、SH、SB位于M城西乡。西乡富裕子弟爱读书,故外出求学者较多,读书开智,故有“狡猾”一面。东乡人勤劳起家,一心在土里刨食,小富即安,只想保住自家屋上瓦,门前的一点田土,不愿革命。再加上东乡宗族势力特强,抱团。M城东八区“抱团、独立”特有名。而西八区因读书人带头革命,乡绅势力被彻底打垮,肃反,国共仇杀等原因,出现后来的文化断层现象。解放后,基层干部多是东乡白区的。当然,这其中原因还由于刘邓大军南下后,MD县委住在MZD,培养锻炼出一批干部,如著名的游书成、XNY家元、熊新华等人。这样,HM老苏区群众有意见。郑位三有一篇讲话对此作了专门分析和解释。并不是外地干部本身原因,那些外地干部是刘邓大军带来的,一直在当地领导建设解放区的工作。而HWZ师兄对1930年代CMG、SH、SB文化断层问题,也从历史研究者的角度总结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革命的先行者往往是来自地富家庭的子弟。而落后地区反而却是保守之地,更倾向与维护政府统治。这就是CMG等地最早成为革命根据地的原因。但是,国民党围剿之外,一方面因为苏区自身的肃反,尤其是对知识分子的杀戮,另一方面是地主反扑时大肆报复杀戮,进一步清除了CMG地区知识精英。正是以上几个原因造成了CMG文化断层。而这种文化断层的影响一直延续下来。以至于,解放后,M城地区的领导干部基本上是外来人士,本地很少。HWZ师兄还谈及童养媳与红色革命关系。他指出中共利用童养媳习俗来进一步动员民众。童养媳因为自身凄苦遭遇而对中共的宣扬情有独钟,于是一大批同命相怜的童养媳积极参加革命。然而,中共所宣扬的自由恋爱的女权意识却在后来为革命带来阻碍。大批妇女在婚恋自由的名义下,要求与前线长期不归的革命战士离婚。童养媳及其它同等地位之妇女的如此行为无疑给苏区内部革命秩序的建构造成危害,于是中共采取强力措施来维持苏区婚姻秩序步入阶级革命之正轨,至于成功与否,那有待实践层面的进一步检验。HWZ师兄发表自己的看法之后,我们的话题又转入五四后的新思想传播问题。LM老师认为中共七大才是马克思主义得以广泛认同的界限。七大之前,马克思主义根本没有得广泛体认。马克思主义义话语只是被陈独秀、李大钊等高级知识分子所想象、拥有,至于其他中共革命者则对其根本就知之寥寥。于是,LM老师更倾向于认为之前是新思潮传播,而不是马克思主义获得独大认同。此点,大家也颇为认同,但PJT师兄及HWZ师兄则做了细化梳理、纠正。他们认为,五四之后,高级知识分子传播的马列主义,都是自己心目中体认、想象的马列主义,这种马列主义是知识分子根据自己脑子中已存有的经验知识,再结合媒体及其它口耳相传的知识想象出来的,并非真正的马列主义。马列主义真正在中国广泛传播,那是共产国际代表及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等人的功劳。

  这样的聊天持续到凌晨一点左右,大家仍然兴趣盎然,但是时间太晚了,LM老师也需要休息,因此,大家才纷纷洗涮完入寝。

  

  5月4日 周三 晴

  

  因为要赶车去PJT师兄家,我们几个早早起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底层研究专题 > 实证调研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1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