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农·史密斯:市场、资本市场与全球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48 次 更新时间:2004-08-15 20:49:12

进入专题: 弗农·史密斯  

弗农·史密斯  

  

  我很多年以前访问过北京。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发现通货膨胀变得更加厉害,我们看到很多的变化。在今天演讲当中,我想首先探讨一下商品和服务市场,这些市场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并且从这些经营当中进行了很多研究对它进行解释。然后我将会谈一下资本和股票市场。它基本的功能就是期待商品和未来的商品和服务。它是内在的,更加不可预测和有浮动性的,比现有的商品和服务市场更加不确定。最后我会谈一下全球化的问题。这是一个新的词汇,它描述了资本市场和商品服务市场。大的家庭和部落的扩展,这种个人的交流引起了人们进一步的狩猎还有收集货物,提高了人们的福利和生产力,从而使很多人能够在全球进行移动。

  

  古老的这种标准、互利和相互之间的交易导致了两个人相互之间有所匹配,很多人都使用这种家里的一种信任以及和人们之间的一种信任来取得相互之间的利益最大化。他们有意避免一些选择、一些后果,在自己获得的同时也给对手获得贸易,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交流或者贸易。当同样的目标不断的进行,两个人之间的相互交流不断提高,进入到贸易到非人类市场交流的时候,他们要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把集体的利益最大,而不会考虑结果。

  

  这些市场被这些外部的权力影响。在已经建立的商品和市场当中,生产者有着相对的可以预测的成本,消费者的经验就导致了价值的流动,也就是消费者的流动。但是成本和价值都是私有的,因此所有的这些信息都是分散的。这种控制对经济学家失败了,因为这种信息不能控制任何一个人的想法,但是我们怎样能够知道价值发现的过程和商品市场的过程能够产生有效的盈余和市场最大化,我们发现在控制的结果当中,这些市场是非常有效的,这样效果得到了很多次的重复,而且这些试验的结果也使人们了解到,使他们的结果最大化、利益最大化,每一个人都能够获得个人的好处,而且使集体的利益最大化,这是非常显著的。

  

  很多很多次都看到很多进入到一个房间里面,或者进入到实验室里面去。我给他们一个秘密的信息,买方的价值和卖方的成本,对于对方来说这是未知的,卖方产生了一种供应的成本,他们不知道他们能够找到一种平衡?也就是说他们对供求方面一无所知,买方的动机就是需要卖得很低,在不同的贸易机构当中,如果要重复这个贸易过程,反复地重复,这样他们就有机会来学习。这些市场非常快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有竞争力的、有效的和福利最大化的市场。

  

  人们对这些方面过去了解的很少,而且逐渐进入到多方依存的环境里面去,如果A方要根据B方的出价来买商品,在非常复杂的环境里,要使分散的信息聚合,我们使用市场的规则来这样做。不管有哪些对数,他们自然的都形成一种品牌,它们就能够产生一些令人希望得到的结果。

  

  商品和服务市场构成了现在创造福利的基础。从一、两个来源获取自己的收入,但是考虑到有一百多个、一千多个项目中,我们整天消费当中的项目是其他人生产的,这些是我们不了解的。家庭产品是非常多样性的,知识不一样、自然资源不一样,土地和自然气侯的多样性都是非常明显的,而且这种多样性能够提高人们的价值观和满足人们不同的需要,这就促进了经济的活动,这是在试验当中可以看到的。要为人类更好的服务,取决于交流,不管是个人的交流还是集体的交流,还有相反和市场的交流,都取决于这些。

  

  最早的多样性是有可能人们共同分享家庭价值来体现的,因此在一个狩猎的社会里面,妇女和儿童收集食品,男人们就制造工具、制造武器,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它能够典型的说明这个问题,这就是文化标准,人们发明了这种文化标准。爱斯基摩人把它叫做猎鱼枪事件,如果你读《爱斯基摩》这本书,它就描述了捕猎鲸鱼的过程,把它和团队的狩猎相比较,当这种被捕捉的动物是北极熊的时候,人们使用矛枪来刺杀北极熊,首先他要固定它的毛它能够获得被它能够获得北极熊的皮,上面包括它们的定价非常高,它可以用来做妇女的靴子。

  

  非常有趣的是,第一个狩猎者获得一大部分,其他的人获得北极熊的肉和其他一些部分,一个北极熊的皮毛可以做三条裤子,这意味着这里边只有三个人来射猎一只北极熊。其中有三个人可以首先选择来杀一头北极熊,他们有一些优先权,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机会平等的问题,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当第一个,并且把他的矛枪投向北极熊,因此就会产生更大的成本和更大的危险,同时也会获得更大的收益,这种选择就获得了皮毛的上衣。

  

  这种伦理在社会心理学的试验当中就可以得到体现。在这种形势下,人们不能够区别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个人的贡献方面,对于集体,他们愿意公平的分享所有的结果。当人们能够分辨一些人比其他人的贡献更大,他们按照比例分享的规则根据他们的贡献来获得回报。这种古老的实践,在今天仍然和我们在一起,在我们日常的社会安排当中还可以看到这些古老的规则。在史前的很多地方,这种交换的制度也是通过物与物的交换或货币的交换延伸到陌生人当中,早期人类制定了一个平台,一个部落和另外一个部落进行交易。

  

  同样,你要让大家生活下去,偷窃他们的东西,他们明天就不愿意为你生产,而不是今天跟他们交易可以获得更多的价值。这样的多样性是我们要求自由,因为只有自由才能够使每个人和其他的人不同,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通过他们的愿望变成自己的所有。市场相应的支持、容忍自由。这使经济向自由延伸到政治和民主选择。多样性和交流的自由能够延伸到每天,每个人只要有单独的技能或者单独的资源都可以在不进行贸易的情况下繁荣起来。

  

  如果我们解决了最基本的问题,通过市场我们依靠别人,我们不知道,不认识到、也不能理解到其他人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应该通过什么样的办法,其他人可以导致与我们的福利,我们能够贡献于其他人的福利,这是相互的、互相依赖的生存链,通过市场来交互反映。相互之间的福利取决于知识,即和其他人的知识、和其他的人的技能、和通过市场进行贸易的方法。在没有市场的情况下,我们就会非常贫穷、无知,如果有一些人不那么穷,那是因为征服、偷盗、不给人回报。

  

  市场要求人们对规则的实施和社会经济的交换。有一个人说的非常好,大卫在250年前说过这样的话,只有三个法律,就是人类的三个自然法则,首先是拥有的权利;第二是它可以转换的权力;第三就是允诺实现的权力。这是最终的基础和命令的基础,不管有还是没有正式的法律,它能够使市场成为可能,这种法律来自于古老的犹大的戒令,你不应该偷盗,你不应该觊觎你邻居的财务,这个戒律在世界其他的宗教当中也出现了。做假证人就是破坏社区、管理、诚信、投资者的信任、长期的利润和个人的社会交流,这是最人性化的东西。

  

  下面谈一下证券市场。这些对商品市场更加不可预测,因为股票市场必须期待创新和新的服务。在一个创新的时代,要把以后的经济成果推广下去,当前都是无法预测和不确定的。在股票市场,即便它的价值得到了很好的界定,但是仍然会产生泡沫和微机。因此人们认为,即便是非常简单的实验室的行为都是非常激进的。对这种需求越来越大的市场,在实验室里面的研究过程都要更加严谨,如果改变知识和技术就能够产生新的产品和新的服务,就要资本市场允许资本的使用者变得非常明确和专业化,他虽然不一定自己成为企业家,但是他可以通过投资实现这一点。

  

  股票市场的泡沫和崩溃并不是新的东西,为什么呢?大的股票市场的繁荣,是由技术进步带来的。比如说在十九世纪蒸汽机的发明,蒸汽船能够取代过去的桅杆船。在十九世纪繁荣以后出现了长期的价值并且得到了保持。在二十世纪初期很多新的技术出现了变化,电、石油、汽车、投资和开发,它有着过分的发展,而且产生了大量的利润,长期的价值被创造了出来。破产的问题允许失败的管理人员能够保证资产得到重新的分配。

  

  另外一个公司变成了另外一家大的飞机公司的一部分,而且变成国际大的航空企业的制造商。另外圆珠笔,过去看不清楚它的前景,但是它非常能够创新,最早的时候只有十美元,是非常有利润的新产品,每一个人都想要,由于这种旧的水笔已经不太适用了,在写字的时候把黑墨水、蓝墨水弄得到处都是非常脏。现在人们生产的圆珠笔的降格就降下来了,还把损失补偿起来,所以圆珠笔就保存下来,产生了长期的价值,过去人们意识不到这样长期的价值。今天当我们买一个60美分圆珠笔的时候,它比半个实际上的墨水笔好很多。选择名家和私家是非常危险的事情,60%的制造商在前五年都离开了他的产业。在1967到1982年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在九十年代带来了前所未有新的公共产品的提出,这个历史将会成为前所未有、而且是更加不可预测的历史,并且产生了长期的经济价值。

  

  当前的泡沫破裂了,用新的电脑、生物、医药、以及新技术的兴起所取代,这些都是新的引擎,包括长期价值在旧的经济当中发挥作用,这些公司都受到很大的压力。柴油机都是电脑控制,在所有的道路条件下都可以使用,不管是处于加速还是处于待机的状态都可以使用,而且能够制定非常严格的排放标准,在所有的操作条件下都能够制定。在对新技术进行试验的时候,尤其是试验失败的时候是非常痛苦的,但是要通过学习和统筹,把这些有益的经验保留下来,这就是增长和削减贫困的手段。

  

  现在大家越来越富裕了。但是个人的痛苦怎样才能消除呢?怎样才能够实现长期的价值?就是用政策的方法。这样是不是有更多的损害或者好处呢?我们不知道。在风险投资下,并保证不会搬起石头轧自己的脚。怎么实现技术上的进步,获得个人更大的进取?很多人充满了机会,但是用什么样的试验才能成功?很多人的失败就是一种成本,它是少数几个成功人的基石。

  

  下面我谈一下“全球化”的问题。全球化是一个新的词汇。是一个古老的过程的新词汇。十万年前,当我们的祖先从非洲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站在利比亚半岛,他们安居在每一个大陆上,在主要的岛屿上定居。史前人建立了民族国家,他们在工具、武器上进行相互交换,并且建立了各种各样的贸易通道。中世纪的贫困,一些当地个人交换系统变成了非人类化的交易.

  

  这种情况当时被非常著名的作家记录了下来,这位作家指出了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发展过程,就是在陌生人之间的长距离的交易,使用这种中介就变成了一种机构,它使人们之间相互转移他们的信任,从当地了解的人转移到他们不了解的陌生人,这当中需要找到一些办法,使这种机构能够取代我们已有的一种信任,取代当地人们的信任,过去我们只是和信任的人打交道,后来我们和陌生人打交道了。早期的这种探索,在中世纪以后,是受技术所驱动的。特别是这种大的桅杆船商业化了新世界和旧世界对产品和实物的交换,比如意大利的美味,过去他用的土豆是从新世纪进口,爱尔兰种了土豆以后,它有几百种不同的品种,它是南美进口的,这就是交流的结果。除了竞争我们还有交流和移植的各个过程。

  

  在十九世纪,当时有蒸汽机和铁路的修建,还有不同的农业、工业的产品,是根据我们当地的比较优势而产生出来的。农民在牧场进行了改革,种了稻米、玉米、燕麦、各种各样的养鸡场、养鸭场,有了沟通后,还有后来出现的互联网,这些零售商店当卖方碰到买方的时候就有了中介,就要了解人们想买什么,这种非常高的匹配的过程,使消费者和生产者受到了互联网的挑战,买方和卖方在非常低的成本下进行交流,为此创造新的机构进行传送,并且通过同品牌建立的竞争来保证这些政策进一步向前推进。

  

  这使我们产生了各种各样的.com的公司,在当前全球化的背景下,一方面它有着潜在的好处,它带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学科,给国家政府带来了新的预算和货币,它不让外国投资进来。同时它鼓励国内的国民取得最近的投资机会。我去年在墨西哥做了一个演讲,墨西哥的中央银行家进行了讲座,他们谈到这样一个事实,墨西哥只有5.5%的通货膨胀,过去我们把目标定在3%,我问为什么不定在零呢?他们的观点是有一些通货膨胀是好事,实际上这是对国际资本的勒索,要使墨西哥的投资者将资本转移给管理更加完善的国外市场会更好。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样保持国内的资源国国内的存款?

  

  我认为南美国家可以更好的为他们服务,把政府产业私营化,并且减少自由贸易的壁垒,同时也必要强调机构性的变化,使房地产的拥有者,其他资产的拥有者能够促进他们内部的发展。世界上有很多国家,南美、埃及。可以问他们这样问题,谁拥有这个家庭,他会说这个家庭是我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弗农·史密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44.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