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树:漫谈台湾的宪政——台湾七次修宪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80 次 更新时间:2010-09-30 18:30:42

进入专题: 台湾宪政  

张博树  

  

  (2010年7月17日)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来了张博树老师为我们做演讲。张博树老师是当前最值得钦佩和尊敬的学者之一我可以借用辛子陵教授的评语说,他可以与在经济学界长期被视为异类,受批判,受打击,甚至入狱的著名知识分子顾准、孙冶方相伯仲,他可以成为中国的孟德斯鸠。张老师秉承了知识分子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刚直不阿的人格精神,执着于对事实、真理的追求,是一位理论功底深厚,富于良知与责任心,忧国忧民的公共知识分子,张老师目前正穷一生之力,集中研究中国专制制度和宪政改革之路,并一直致力于中国批判理论的建构,以20世纪中国专制主义批判为主题的六卷本专著正在撰写之中。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经济行为与人》、《现代性与制度现代化》、《重建中国私立大学》、《利维坦导读》、《20世纪中国专制主义批判》、《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从五四到六四》等。最近由香港出版的《我与中国社科院》一书详尽披露了张老师近二十年来与社科院的矛盾与冲突,以及最终和社科院分道扬镳的事实,真实记录了后极权时代思想自由抗争史的一段公案,张老师为我们今天做的讲题是“漫谈台湾的宪政——台湾七次修宪的启示”。下面我们请张老师做演讲(掌声)。

  

  张博树:谢谢李老师,过奖了,不但是李老师,还是刚才引的辛教授的评价,其实我不过是做了点应该做的事情。今天下午也很高兴与这么多朋友见面,一块讨论台湾问题。我是上个月到台湾去访问,在东吴大学待了一个月,给学生讲课,和台湾各界的朋友也做了些接触,对台湾的宪政话题也搞了些材料,现在正在整理当中,有一点心得,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共享,交流。

  

  台湾的民主转型,很多大陆的朋友都在关注,都有兴趣,毕竟台湾与大陆同文同种。我们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大家都知道,但台湾三十年前就已经向前走了,到现在呢,和我们相比,它已经走的很远了。我们过去对台湾民主化的进程,对它的党外力量曾经发挥的作用,像美丽岛事件,对蒋经国在台湾民主化过程中发挥的正面的功能,我们过去都很重视,很多朋友在这方面都有研究。但是,对台湾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在它的宪政建设,宪政转型,特别是1991年台湾启动了它的民主化进程以后,在它的宪政转型当中做了什么,说老实话,过去我们了解不多,我本人也了解不多,所以我这次去台湾是有意识地在这方面收集些材料,也和台湾的学界朋友做了些探讨,我觉得这方面的话题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研究。大家知道,我们现在这体制我们都觉得不行,我们肯定要改。说我们的体制不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宪政结构不行。我们也有一部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1954年就制定了宪法,到现在是1982年第四部宪法。但宪法里面有很多的问题,更何况,即便宪法里规定的不错的内容,实际生活当中也往往落实不了,存在很多很多问题,所以今后我们肯定有一个如何改变不合理的政治结构,推进我们国家的宪政转型的任务。在这个意义上,台湾在这个方面已经做了些什么,不管是成功的,还是不成功的,我想都对我们有启发和借鉴意义。所以我觉得这个话题很值得去讨论。但是很抱歉,因为台湾这个方面的情况我自己也还是在学习、消化当中,所以今天讲的还是很初步,也不一定都对。如果我什么地方讲错了,欢迎在座的大家进行批评,我们共同讨论。

  

  我们来谈台湾的七次修宪和对大陆的启示。我想分成四个问题与大家交流。第一,我们需要看一下台湾两蒋时代的政治制度,或者政治体制,它的宪政体制是什么样子。我们简单地做一个回顾,中华民国1947年宪法的基本特点以及两蒋时代台湾的宪政体制。第二,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1991年以来一直到现在,台湾的宪法的调整和修正的过程,七次修宪。第三,在了解了七次修宪的基础上,我们来看一下台湾的政界和学界对台湾现行的宪政制度的不同意见和争论,看法。第四,回到我们自己,台湾宪政和宪政制度的改革对大陆有什么样的启示,我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心得。

  

  我们从第一个问题说起,中华民国1947年宪法与两蒋时期的台湾政制(政治制度)。大家知道,中华民国在1947年公布了宪法,在此之前有个很长的制宪讨论的过程。47年宪法是两个东西的结合。一个是孙中山关于宪政中国的基本架构。孙中山关于如何建设宪政中国是有他的一套理论想法的,我们简单地概括的话,就是权能分治和五权宪法。孙中山所理解的未来的中国宪政,首先有一个国民大会,国民大会应该是体现真正的民权,民权表现在四个方面,选举权、罢免权、创制权、复决权。选举、罢免是针对国家领导人员的。创制是指国家的根本制度、重要的法规应该由人民来制定;重要的法规如果有争议,则由人民来复决。这四项被认为是直接民权,这是孙中山当时的设想。这四个民权由于中国太大,人口太多,当时还觉得直接搞选举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设想了一个国民大会制度,选代表,类似于我们今天的人代会。这是四项直接民权。然后是五院制度,所谓五权宪法。五院包括立法、司法、行政,这与西方是一样的,还有考试、监察,这两项被认为是吸收了中国古代的官僚制度的优点。这就是权能分治,五权宪法。47年宪法基本上是以孙中山的构想为基础,但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融合了西方国家在制度建设方面的东西。大家知道,47年宪法的起草有个很长的过程。当时民国有位很著名的学者叫张君劢,他在中华民国宪法的起草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引用了英国内阁制的某些特点,融入到47年宪法当中。所谓内阁制,最简单地说,就是总统没有太大的权力,最高行政权是在行政机构,在英国就是内阁,在其他国家叫法不一,总体来说是最高行政机构负责。行政机构和立法机构之间有一个相互制衡的关系。总统基本上是虚位的。这是英国内阁制的特点。47年宪法基本上体现了或比较接近这个东西。它赋予当时中华民国总统的权力是有限的。这是47年宪法,大家先对其基本结构有一个了解。这个宪法是1947年1月1日公布,1947年12月25日生效的,48年第一届行宪国大选总统。蒋介石蒋中正先生当选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当时正是国共内战的时候,其实从46年下半年开始国共就打起来了。47年打得很热闹,48年的时候解放军都开始反攻了。48年正好在南京召开行宪国大,在内战的环境下,这一届的国大就通过了一个条款,叫做“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这个条款赋予总统更多的权力,包括一些紧急处分权。当时的解释就是处于内战当中,总统需要有更多的权力。所以47年宪法中总统权力有限,为了适应战时的需要,对宪法做了临时性的补充,就叫做“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这是由国民大会通过的。这个文件很重要,对于理解后面的台湾宪政的转型是很重要的背景。但是需要说明的是,临时条款的内容很简单,而且当时本来没打算把它作为一个长期的东西来实行。当时设想的是两年时间,两年之后是否有效是需要国民大会进行议决的。大家知不知道这个临时条款实施了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废除的?是1991年。戒严法是49年国民政府“退守”台湾以后在全台湾进行戒严的文件,也是因为两岸处在战争状态、敌对状态。戒严法在1988年被宣布废除,实行“解严”。我们要理解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的政治结构,刚才说的这三个文件大家需要记住,非常重要。47年宪法,从理论上说,五十年代以后台湾是一个行宪的体制,而因为“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它又是一个戒严体制,临时条款加戒严法,对宪法是一个限制。这个体制产生了两个问题,特别是国民党从大陆到了台湾以后,它必然要面临两个问题。按照原来的宪法,总统只能当六年,六年以后连选可以再任一届,即最多十二年;国民大会当选的国大代表任期有六年,六年以后要重新选举。47年国大代表是从全国产生的,除了解放区共产党占领的地方以外,其他地方都产生了自己的国大代表,到了台湾以后,国大代表任期六年,到期应改选,问题是国民党已经到了台湾了,大陆已经不在它的手里了,也不可能从大陆地区产生国大代表,便遇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最后没辙,便用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第一届国大代表无限期延任。当时蒋介石还雄心勃勃,想反攻大陆,台湾被认为是自由基地,反共救国的复兴基地。第一届国大代表凡是与他一同到了台湾的,便一直任国大代表。但是他没有想到时间如此之长。后来到了六十年代乃至七十年代,反攻大陆看来越来越没有指望,特别是71年联合国席位发生了变化。在这个情况下,很多国大代表的年岁也大了,假如说四十年代当选国大代表时是三十岁,到了七十年代就成了六十岁,年岁再大的就七八十岁,这种现象被称作“万年国代”。

  

  第二个问题是总统。总统最多当选两届,但是蒋介石到了60年第二届已经干完了,当时那种情况他还想继续干,好像也没有人能够取代他。怎么办呢?就得修改宪法。这个修改是通过修改“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的形式来实现的。蒋介石前前后后一共做了五届,最后死在任上。国民党到了台湾以后,它的宪政结构就面临着这样两个问题。一直到老蒋去世,小蒋接班,这两个问题也没有解决。一直到蒋经国的晚年,台湾的民主化已经是风起云涌,来自民间的反对力量越来越强大,要求民主化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国际形势也迫使它做出改革,包括美国人也不断地给小蒋施加压力。当然小蒋本人的作用也不能低估,他也确实意识到,看来这个事情一定要往前走,不然是没有希望的。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就构成了八十年代中后期台湾民主化进程的加速推进。蒋经国1988年去世以后,经过短暂的过渡期,到了1990年,李登辉继任中华民国总统。从这个时候,台湾民主化的新的进程就开始了。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也就是台湾的修宪的过程也就开始了。

  

  下面我们谈第二个问题,七次修宪的基本经过,所要解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回顾。刚才我们说了,到李登辉上台的时候,台湾面临着一个新的契机,就是要重新检讨、反思两蒋时代的问题,包括宪政制度,要解决遗留下来的问题。所以它的修宪过程实际上是从这里开始的。从1991年开始,到2005年,台湾的修宪前前后后一共有七次。我们做个大的分类,可以把七次修宪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前面三次,1991年一次,1992年一次,1994年一次;这三次修宪总的任务是解决威权时代、两蒋时代在宪政上遗留的问题,开辟新局。所谓开辟新局,首先是要废除刚才我们所说的临时条款,动员勘乱说不上了,两岸已经分离这么长时间了,共产党这边虽然不断出问题,但台湾也管不了,台湾早已经成为一个相对的独立的系统的政治实体,它自己有许多问题需要处理。而1947年宪法是在大陆制定的,本来也是针对大陆的治理搞出来的,现在仅仅是台湾,它就必须针对变化了的形势对它的宪政的机构、原则做一些修正,特别是要解决万年国代和临时条款。1991年的第一次修宪,简单地说,它是完成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是正式废除了“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第二件事情是为产生新的国民大会的代表制定了程序,提供了合法性。1991年的修宪过程,它的主体仍然是万年国代,当然因为万年国代有些成员过世,在七八十年代陆续补充了一些,但主体还是1947年的第一届国代。1991年做出决定,要召开第二届国民代表大会。第二届国民大会的代表主要由台湾本地产生。1992年的修宪主要涉及今后总统怎么选。它也有其他的宪政结构方面的考虑。比如说,五权宪法的基本框架还要不要。92年第二届国大代表里面已经有反对派的人士正式进入。民进党早就合法化了。民进党是在1986年成立的,87年解严以后就正式合法化了,92年第二届国大代表里面已经有相当部分是民进党的党员。92年的时候,民进党总体的势力还不如国民党。所以左右1992年修宪的主体仍然是国民党。国民党当时的基本主张就是孙中山的那套东西不能变。五权宪法、权能分治、国民大会等还要保留。但是总统如何产生,这是可以讨论的,也应该改进,这是当时国民党的基本主张。而民进党当时已经提出了全新的主张,简单地说就是总统应该直选,由全体公民直接选举;另外,原来的47年宪法已经不适合台湾的现实,所以他们提出中华民国的名称也应该改变,那就提出了像“台湾共和国”这样的设想。这个在我们大陆的解读的话,就是它要搞台独。92年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如何去修宪的问题上观点是不一致的。但由于当时民进党的势力还不够强大,所以92年修宪的主导力量还是国民党。最后的结果是总统应该是由公民来选举,但是如何去选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台湾宪政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323.html
文章来源:三味书屋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