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讯:巴西农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97 次 更新时间:2010-10-26 12:58

进入专题: 巴西   农业  

Cramaq   Piaui  

热带草原(cerrado)上的奇迹

巴西已经造就其农业的革命化,它也能对其他国家做同样的事吗?

在巴西东北部Bahia州的一个遥远角落,一个巨大的新农场突然出现于干旱的灌木之地。30年前,在巴西草原的这一部分种植了桉树和松树。后来土生土长的灌木又生长出来,重新占据了一些地方。现在,这里的每一块土地都在讲述转型的故事。一些地块上,只剩下砍伐留下的树桩和灌木;另一些地块上,烧木炭的人接着来把树根变成燃料;接着,地块被整平,施上石灰和肥料;还有些地块已经变成了棉田的白色海洋。下一个季节,这个位于Jatoba的农场将在其24,000公顷的土地上种植和收获棉花、大豆、玉米,它的规模为衣阿华州农场的平均规模的200倍。它将改造巴西内陆的贫困之地。

在300哩以北的Piaui州,转型已经完成。3年前,这里的Cremaq农场种植腰果的实验失败。谷仓倒坍,灌木丛生。这个农场和Jatoba一样,同属于巴西农业公司(BrasilAgro),该公司购买废弃农地并使之现代化。如今,这个农场使用无线电传送器追踪气象;使用SAP软件("System Analysis & Program development in Data Processing",一家德国公司);从南部巴西雇佣了300个“牛仔”;拥有240公里纵横田间的新修道路;在收获季节,到处响彻卡车的轰鸣,玉米和大豆日日夜夜被送往遥远港口。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Piaui,一个遥远的、法律不能及的地方,最近的门诊所在半天路程以外,多数人靠政府救济金度日。这只能说是个奇迹。

这两个处于巴西农业前沿的农场是全国性变化的缩影,并具有世界性意义。在不到30年的时间内,巴西把自己从食物进口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面包篮之一(见图1)。它是第一个赶上传统的粮食出口“五大巨头”(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阿根廷和欧盟)的国家。它还是第一个地处热带的粮食出口巨头,其他五大巨头都地处温带。

巴西农产品的增长非常惊人。从1996年到2006年,巴西生产的农作物总值从230亿里亚尔(1=$0.5714)增长到1080亿,增长达365%。在10年之内,巴西啤酒出口增长10倍,取代澳大利亚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它的牲畜存量仅次于印度,为世界第二。它同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家禽、甘蔗和酒精出口国(见图2)。自1990年起,它的大豆产出从1500万吨上升到6000多万吨。巴西的大豆出口占世界大豆出口的三分之一,仅次于美国。1994年,巴西大豆出口为美国的七分之一;现在为七分之六。不仅如此,巴西只用了其可耕地的6%,就提供了世界大豆交易量的四分之一。

同样惊人的是,巴西取得所有这些成就,并不依靠于政府补贴。根据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2005-2007年,政府补助占巴西农场收入的5.7%。可比数字,美国是12%,OECD的平均值26%,欧盟是29%。而且巴西取得该成就,并没有毁坏亚马孙森林(毁林仍在发生,但由其他原因造成)。农田的大扩展发生在离森林1000公里的地方。

具有吸引力的巴西模式

从现在起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从70亿增长到90亿。世界总收入可能增长更多,城市人口大致会翻番,从而改变饮食结构和总需求,因为城市居民会更多消费肉类。联合国食品和农业组织(FAO)认为到2050年,谷物产出必须要增长一半,而肉类产出则必须翻番。该目标实现起来很困难,因为在过去的10年中,农产品增长缓慢,水资源成为更大的制约因素。有估计说,世界粮食增长中,仅40%来自单位产量增长,60%来自扩大耕地面积。在1960年代,只有25%的增长来自扩大耕地面积,75%来自更高单位产量。

所以,如果要你描述一个在未来40年中发挥最重要作用的食物生产国,你恐怕会大体上这样说,它应该能大幅增产,并有能力持续增产;它拥有土地和水的备用资源;它能维持饲养大量牲畜存量(并非一定很有效率,但要有能力不断改良);它无需政府高额补助就可以保持生产力;也许它还要拥有大片热带平原,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间,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失败发生在热带非洲,任何能帮助非洲生产更多食物的方法,都格外有价值。换句话说,你描述的就是巴西。

巴西拥有比任何其他国家更多的闲置农田(见图3)。FAO估算它有4亿公顷可耕农田,只有5000万公顷已经耕种。巴西官方的估计数要低一些,可耕地为3亿公顷。无论如何,这是巨大数字。按照FAO的数字,世界上闲置土地最多的3国为巴西,美国,俄国,而巴西闲置土地超过美国和俄国的总和。经常有人批评巴西通过砍伐热带雨林来创造其农田,而事实是这些新农地都不在亚马孙流域,而在其平原地带。

巴西还拥有更多的水源。根据联合国2009年世界水资源评估报告,巴西拥有8万亿立方米年再生性水源,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巴西一国(人口为1亿9千万)拥有比整个亚洲(人口为40亿)更多的再生性水源,这不仅是因为亚马孙河。Piaui是该国最干旱的地区之一,而仍然具有比美国玉米地带多3分之一的水。

自然,如果水多地多,但土地和水源相分离,就无济于事(非洲很多地方就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根据巴西农业公司的数据,巴西拥有的年降雨量975毫米以上的土地 ,几乎和整个非洲一样多,占全世界这样的土地的四分之一以上。

自1996年以来,巴西农民耕作的土地增加了三分之一,绝大多数在其平原区。这和其它大农业生产国不同,他们的耕作地或持平,或下降(欧洲)。巴西的农业产量其间增长了10倍。但是可利用土地仅仅是巴西农业惊人增长的第二位原因。如果你想知道第一原因,那就是Embrapa, Embrapa, Embrapa.

不毁林而生产更多食物

Embrapa是巴西农业研究公司的缩写。它是1973年由于当时执政的将军们例外表现出来的远见而创建的公营公司。当时,增长了4倍的原油价格使得巴西无法承受其高额农业补助。负责农业补助的Mauro Lopes敦促政府,在政府削减补助而节省经费时,每节省50美元,就给巴西农业研究公司20美元。政府没有给这么多,但是该公司确实得到充足的经费,足以使它提升为世界领先的热带研究机构。它的研究成果包罗万象,从培育新作物品种到新牲畜品种,到开发超薄可食用的食品包装纸,在食品变质时还会改变颜色,到设立微纤技术实验室,创造出可生物分解的超强度纤维和外伤包扎材料。但它主要成就,还是把热带草原变成一片碧绿。

在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创建之时,巴西的热带草原被认为不适于耕作。常被称为绿色革命之父的美国植物学家Norman Borlaug曾告诉纽约时报:“没人认为那样的土壤的生产力能够提高。” 这种土壤酸性太强,养分太少。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做了4件事来改变它。

第一,施用了大量石灰(粉碎的石灰石)以降低其酸性。在1990年代下半期,每年有1400-1600万吨石灰撒进巴西土壤,2003-2004年更上升到2500万吨。这相当于每公顷施5吨石灰,有时更多。在20,000公顷的Cremaq农场,5,000辆30吨级的大卡车在过去3年中不断向土地倾倒其装载。巴西农业研究公司的科学家们还育出各种根瘤菌,帮助豆科植物固氮,它们在热带草原土壤的效果特别好,减少了所需施用的肥料。

所以,虽然巴西的确有大量闲置土地,它们并非闲在那里等着耕种。从某种意义上说,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必须创造出农地,使它适合于耕作。今天,热带草原产出占巴西农业产量的70%,成为巴西的“中西部”。前巴西农业研究公司的主管Silvio Crestana自豪地说:“我们改变了耕作模式”。

第二,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去非洲,并带回名为brachiaria的一种草。经耐心的杂交育种,在巴西培育出称为braquiarinha的新品种,每公顷产饲草量达20-25吨,比本地土种饲草高数倍,是它在非洲产量的3倍。这使得部分热带草原可以变为牧场,使大幅度扩展巴西的肉牛群成为可能。30年前,巴西养成一头可宰杀肉牛要4年时间。现在,平均时间为18-20个月。

故事到这里还没结束。巴西农业研究公司最近开始试验从遗传基因上改变brachiaria,产生出叶片较大的变种braquiarao,以期获得更高的产草量。效率还不够高的畜牧业本身不会仅仅因此而改变。畜牧业生产改良的约三分之一来自更好的牲畜品种;三分之一来自抗病性的提高,只有三分之一来自更好的饲料。但新品种饲草一定会有帮助。

第三,而且是最重要的,巴西农业研究公司把大豆变成了热带作物。大豆原生地是东北亚(日本、朝鲜半岛、中国东北部)。它是一种温带作物,对温度变化敏感,需要四季分明。所有其他大豆生产者(特别是美国和阿根廷)都有温带气候。巴西自己仍然在它南部的温带地区种植大豆。但是,运用传统杂交法,巴西农业研究公司使大豆也能在其起伏的平原Mato Grosso 和炎热的热带草原 Goias的热带气候中生长。最近,巴西已经进口了从遗传基因上改变了的大豆种,并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的转基因技术使用者。

巴西农业研究公司还研究出了比一般大豆更耐酸的品种(即使在使用大量石灰以后,热带草原土壤仍带酸性)。它缩短了大豆生长期,使其比通常的大豆速生8至12周。短生长期使得一年收获两季成为可能,使农场运作有了革命化的改变。农民一般在9月播种其主要作物,来年5月或6月收获。现在他们可以在2月收获,在9月播种前留下充分时间种第二季作物。这表明以往是“小收成”的第二季作物,现在变得和第一季一样大了,产量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由此而来。

此类改良还在继续。Cremaq农场以前不可能存在,因为大豆不可能在巴西这块最炎热和最酸性的内地生长。现在在这里种植的大豆新品种,5年之前并不存在。Crestana博士称之为“大豆的基因转型”。

近来,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引领并鼓励新的农场营运技术。巴西农民首创了“免耕法”,不耕翻土地,收庄稼也不砍及地表。收获时留很高的茬,任其烂在地面构成有机层。下一年的作物直接播种在该有机层上,以更多地保留土地养分。1990年,巴西农民用免耕法收获其2.6%谷物,今天超过了50%。

巴西农业研究公司最新的发明创造被称为森林-农业-畜牧业整合:农地轮番用于作物和畜牧,其间种植一条条林带,牲畜可吃其树叶。这是迄今能找到拯救退化牧场的最好办法。在多年致力于提高产出和可耕地面积之后,巴西农业研究公司现在转而寻找办法来集约使用土地和作物与畜牧的轮作,以喂养更多人口,而无需砍倒森林。

世界各地农民历来会叫苦,不用说,巴西也不例外。他们最大的不满是交通运输。Mato Grosso的农地离位于Paranagua的主要大豆港口2000公里,该港口不能容纳最大、最现代的船舶。所以,巴西用最昂贵的运输工具——卡车,来运输相对低价的商品,这些卡车在港口还要等上很长时间,因为码头太拥挤。

部分地由于上述原因,巴西不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大豆产地(阿根廷第一,然后是美国中西部),但是巴西是最便宜的扩大大豆种植面积的地方。在阿根廷或美国,扩种意味着进入更干燥的边缘土地和更高成本。在巴西,则意味着进入和以前条件近似的土地。

大就是美

几乎像在每一个大农业国,巴西分为生产力强的大型农场和低效的传统农场。根据里约热内卢一所大学的估计,巴西5百万农户中的一半,年收入不到10000里亚尔并只提供7%的农业总产出,160万为大商业农场,提供76%农业总产出。并非所有家庭农场都是经济的拖累;很大部分的家禽由家庭农场提供,而且他们使农业区的失业大为减少。但大农场的生产力要高得多。

着眼于世界其他地方,巴西农业的这些缺陷不是大问题。对世界其他地方而言,更大问题是:巴西热带草原的奇迹能不能输出,特别是输出到非洲?在那里,外来者的良好愿望如此经常地归于无效或破灭。

有若干理由使我们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巴西土地和非洲相似:地处热带而且贫瘠。很大区别是巴西热带草原有很不错的降雨量,而非洲草原没有(位于南非安哥拉和莫桑比克之间的镰刀形地段是一例外)。

巴西刚开始的时候是从其他热带国家进口了一些原材料的。Brachiaria草来自非洲。构成巴西牲畜群的基础的瘤牛来自印度。巴西农业研究公司运用其知识极大地改造了二者。它们能不能带回原产地并再度改良?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开始了这项工作,现在还在早期阶段,尚不清楚该技术再改造能否成功。

让人抱有期望的第三理由是,巴西农业研究公司所具有的专长,是在非洲的其他人完全缺乏的。巴西农业研究公司设有木薯和高粱研究所,两者都是非洲的大宗产品。它不仅对热带草原有经验,它还具备对更加酸性的土壤,对丛林,对位于和巴拉圭和玻利维亚边境上的大片湿地的专长。非洲也需要更好地利用相似的土地。Crestana博士估计说,“从科学角度说,转让这些技术并不困难。”而且,技术转让发生之日,正是非洲经济开始增长,大量中国的援助在开始改善非洲大陆极端落后的交通运输系统之时。

尽管如此,对此我们要谨慎。巴西农业奇迹并非由简单的技术改进所造成。它靠的不是一颗魔弹——甚至热带大豆也不是魔弹(尽管最接近于魔弹)。巴西农业研究公司体现了一种“系统综合路径”, 如科学家们所说:所有的发明共同发挥作用。在热带草原上种植农作物,需要改良土壤和新的热带大豆;这二者的结合使得让产出进一步增长的农业技术进步成为可能。

与简单的技术改进相比,系统的输出要困难得多。Crestana 博士说:“我们在1970年代去美国,带回了全套最先进的农业技术。结果没起作用。我们用了30年时间创造了我们自己的一套。或许非洲人会来巴西,带走我们的全套技术。非洲在改变。也许他们不需要这么长时间。我们且看着吧。”如果我们看到巴西发生过的事情在任何地方重现,我们都会觉得,让2050年的世界有饭吃,将不像现在看起来的那样艰难。

《经济学家》,Aug28-Sep 03, 2010

    进入专题: 巴西   农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5865.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