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海明:后现代视域中的“儒家民主”

——从郝大维、安乐哲《先贤的民主》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04 次 更新时间:2010-08-17 15:49:16

进入专题: 儒家民主   后现代  

温海明  

  

  郝大维和安乐哲的系列著作致力于改变西方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哲学思想的误读。他们在完成了《通过孔子而思》、《汉哲学思维的文化探源》、《期望中国》之后,从哲学基础、思维模式、经典诠释等多方面不断尝试着改变西方对中国哲学的努力。其中,在涉及中国哲学与思想问题时,两位哲人不得不应对长期困扰西方知识界的问题,这些问题多与中国政治思想有关,且通常和现实政治关怀密不可分:即中国政治制度的出路何在?中国的经济改革既然是模仿西方的改革,那么中国政治会走上西方民主化的道路吗?在中国传统中,到底有没有与西方民主相呼应的思想资源,中国回应西方的人权观念时为何总是让西方人懵懂不清?这些问题原本就是在西方从事中国研究的研究者们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郝大维和安乐哲力图从同情中国历史文化与哲学思想的角度来回答的问题。这一回答的过程就体现在《先贤的民主》(The Democracy of the Dead: Dewey, Confucius, and the Hope for Democracy in China)这本探讨中国政治民主化出路的著作中。

  郝大维和安乐哲对中国民主思想的深入探讨和理论研析,几乎击碎了西方同行对中国政治所抱的玫瑰色梦幻。在郝大维和安乐哲看来,要为中国设想完全朝向西方政治体制演变的民主道路是不合理也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他们也同样否定了中国国内一厢情愿的自由派民主思潮,不认为中国当向美国式的自由民主制度转型。两位哲人同时认识到,基于深厚的社群民主传统,中国民主思想应当更多地跟杜威式的社群民主思想对话,而不是走向激进的自由化道路。中国的政治改革将植根于其源远流长的政治思想传统,吸纳西方社群民主的思想资源,从而实现创造性的转化。所以,西方任何既成的政治体制,如基于个体的政治模式和符合西方人口味的主题公园模式都不可能是中国民主化的目标。

  对于这种西方无法预见的、前所未有的民主方向,郝大维与安乐哲认为,可以合适地称为“儒家民主”(Confucian Democracy),因为正是儒家而不是道家或佛教可以为中国的民主化出路提供合理的理论资源。既然中国进入现代世界体系的步伐不可阻挡,那么,西方人就当去除单纯地将中国妖魔化,或者将中国“浪漫化”的做法,不必简单地将中国视为威胁,而应当本着一种接近于实用主义的态度,撇开单纯地遵从教条的思路,更加切近中国的历史现实,以多元和开放的态度来面对此悠久传统之新生。

  伴随着中国各方面走向现代化的步伐,西方思想界已经无法象早先那样,简单地讨论中国或者与西方一样,或者是否与西方完全异质。西方关于中国的思考变得复杂而多元,他们关于中国思想文化传统与西方思想的通约性(commensurality)和共通性(commonality)的讨论也逐渐丰富和细致。差异毫无疑问地存在,而对这种差异的理解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沟通互补的看法却是各有千秋。西方中心论者往往对于其他民族的文化传统一概漠然视之,即便对中国悠久历史相当稳定的政体传统之合理性也视而不见。

  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始自一百多年前被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大门之后,其间,救亡图存的思路占据了绝大多数历史时期,中国跌跌撞撞的进程和蹒跚的步履让早早进入现代化的西方世界满怀着种族的优越之感投来鄙夷的目光。这种思路不仅充斥着西方思想界,也反过来也影响到中国的一些思想家,以致他们毫不留情地以“劣等”、“丑陋”来抨击本民族文化。实际上,这对承载着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民族自尊心是一个深深的刺痛。中国必须现代化,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经济的现代化必然首当其冲,似乎文化和政治的现代化也不当落后,这让大多数现代化论者觉得理所当然,甚至是势所必至。经济现代化面对的全球化问题,同样被推广到文化的现代化问题之上,而这个问题在文化和政治领域受到其他民族与文化前所未有的挑战。

  西方的现代化体系仅仅只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以美国文化为代表的现代化文化积淀则为时更短。但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强权,西方人对倾销其文化价值观也充满了盲目的乐观,几乎期望即使如中国一般的传统文化,也必须改头换面,披上西方文化的外衣,比如照搬西方的自由主义民主制度,从而实现西方的人权和价值观。这种所谓的启蒙思想观念,简单地预设了西方文明的先进性,或者少数受到西方自由民主启蒙的人的观念的先进性,以为可以指挥其他的族群,甚至摆出一副顺我着昌,逆我者亡的架势,逼迫其他族群就范。这种盎格鲁-欧洲中心论的民主梦想,在其他族群中有很多的传销商和代言人,以启蒙的姿态“唤醒”沉睡中的同伴,希望引领同胞们走向西方式自由民主改革的道路。

  郝大维和安乐哲深刻地指出,体现西方种族中心主义和优越感的一系列普遍信仰、科学与人权观念,其实有着强烈的讽刺意味,因为这不过是西方种族中心主义脸上的面具而已。事实上,除了某些坚定而盲目的西化论者,几乎没有多少中国人会真正将这些面具符号奉若神明。伴随着现代化的进程,中国开始更加客观地看待西方的优越性,与制度伴随的优越性其实并不具备充足理由。同样,没有多少族群会毫不犹疑地给自己贴上西方优越性的标签,而丝毫不顾及本民族的思想文化传统和既有的政治观念。那些销售超越族群的所谓客观的“人”的观念的西方精英阶层,其实沉醉于自欺欺人的梦幻之中,完全缺乏对其他民族历史、地域与文化形式起码的尊重。这种殖民意识在观念逐渐现代化的中国已经日渐苍白和无力。就此而言,二十一世纪初启蒙心态的退潮,恰恰是中国民族文化现代化的真正开端。

  中国在经历现代化阵痛接近百年之后,在本世纪初终于开始了对传统文化的复归。儒家传统本来就是中国文化的血脉所系,原本根本不需要什么国学复兴运动,倒是中国人自己将其割断。因此,国学复兴在一定程度上不过证明国学在中国已然不“国”而已。在这股复兴国学的潮流中,西方对国学的思考也是中国思想家借鉴的资源,在中国近代否定、进而不理孔子的几十年间,西方却发展了玩味、深思和研究孔子的传统,以致其研究成果让走向国际化的孔子故乡的学人们刮目相看。郝大维和安乐哲对中国传统思想的深思,无疑成为这一成果的充分展示。他们以似乎比中国人自己更尊重支配中国文化的孔夫子的心态,希望西方摒弃启蒙心态,剥离虚假的意识形态原则,直接面对中国政治文化传统本身的问题,并以平等的姿态与中国传统思想对话。

  在郝大维和安乐哲看来,“现代性”问题不过是西方的虚构,并不是中国人理所当然的问题意识所在。因此,以为“现代化”就是“西方化”更是大谬不然。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社群社会(communitarian society)既不可能、亦无必要完全转向西方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自由民主制度。杜威看待民主的社群主义眼光,为西方人开放的心胸提供了参考的视野,或许可以乐见儒家式的社群民主在中国生根发芽。这样,中国既不需要纯粹回应西方的现代性问题,更谈不上非得回答西方后现代的挑战。否则,这种拔苗助长、生吞活剥的嫁接中国民主问题情境与西方文化问题意识的做法,不能达到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因为首先没有一种对话的态度,那就不会有任何对话的效果。

  无庸讳言,美国实用主义哲学态度是一种讲求实效的哲学态度,尊重其他民族与文化传统的独特性,立足其他民族文化的内在自足性,将文化事件的形成与转变看成是与具体的情势相关联的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然而,西方以权利为基础的自由主义不适合于中国的国情。在郝大维和安乐哲看来,传统的儒学已然包含了可以转化出社群民主形式的合理成分。因此,该书并非完全忽视制度化儒家传统的落后与僵化的一面,如森严的等级制度、父系的威权、歧视妇女等;该书希望本着一种乐观的态度,从儒家传统中发掘适应民主制度的思想资源。为了实现这种思想发掘工作,作者提防三种谬论:“单一视角谬论”(the fallacy of the single perspective);“误导比较谬论”(the fallacy of misguided comparison);和“善良原则谬论”(good principles fallacy)。三者都不同程度地偏离或忽视儒家传统的实际情况,从而犯张冠李戴的思想误会。郝大维和安乐哲希望借助杜威对民主共通体的称颂,发展一套可能的建立于个人公共源头基础之上的平等观念,实现沟通的社群(communicating community),而不是生搬硬套西方原子式个人主义概念基础上的平等观。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将中国儒家传统纳入西方自由民主传统之中的实用主义态度显是一种现实主义的策略,似乎还戴着西方中心论色彩。但是,作者这种宽容和建设性的态度,无论对于西方的文明冲突论或文化简化论,都是有力的反击,而且也给予中国这个深厚文化传统应有的尊重。西方的现代化进程本身是无目的的自我增加过程,而现代性则是一个相互重叠、有时甚至相互矛盾的概念群。西方的现代性首先是对自主观念的推崇,即承认人的“自主意志”(autonomous will),进而分析自我,认为自我不但有意识,而且有自我确证的(self-assertive)意志(volition),如此一来,个人首先是一个自我确证的主体(a self-assertive agent);而后才是自我满足与自我表述,前者是经济式的,而后者是美学的。如今,现代性正面临一场严重的文化危机,启蒙运动的合理性,如理论的绝对性(theoretical absolutes)、普世的价值观(universal values)、科学主义(scientism)、元历史叙述(metanarratives)、逻各斯中心论(logocentrism)等正在逐渐褪色。在后现代的旗帜下,美国实用主义哲学传统正在复苏,而这一运动为代表的新实用主义,与早已被边缘化的儒家思想,其实同病相怜,无论其处境上,还是其思想内涵上都有对话的基础。这样,西方知识界应当既宽容新实用主义思潮,也接纳儒家传统的生命力,让他们在交融激荡之中开创一种新的民主形态,这是中国民主的希望,也是西方民主制度自我反思与调节的体现。

  中国身处现代化的进程当中,然而,这并非中国不可以拒绝现代性的蛮横要求。在一定意义上,中国的现实情境确实在走向现代化,但其思想与文化当更易与西方的后现代意识靠拢。这样,中国思想与文化其实需要跨过现代化带来的关于“现代性”的困惑,直接接纳更加亲切的后现代思潮,尤其是重新复苏的实用主义传统。既然走过现代化的西方已经开始抛弃现代性,西方知识界就没有理由要求正在现代化的中国不由分说地回应与“现代性”有关的诸多问题,否则这恰是一种违背民主自由的现代性精神的做法。本着一种宽容的对话精神,中国的精神意识可以跨过现代性,直接回应后现代的诸问题。这种直接与西方后现代对话的思想沟通性恰恰是走出被动回应现代性的中国所必须具备的精神气质。回应现代性是勾起中国人鸦片战争之后的惨痛记忆的过程,不是一种对一个伟大传统应有的仁慈与宽容的态度。也正是回应现代性导致了一代代哲学家的困惑,即如何在中国的传统上开创民主体制,而儒家的传统无论从理论与实践上,似乎都与个人主义基础上的民主观念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结果导致生硬地逼迫儒家具备现代性的种种理论僵局,其中不乏声势浩大的运动,而真正能够嫁接上现代性的理论努力其实乏善可陈。本书作者勾勒了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家急于求成的理论架构,但无论哪一种基于西方现代性标准的理论改造,都似乎显得苍白无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败下阵来。

  正是在考察前赴后继的失败过了的理论建构基础上,作者提出儒家思想与社群主义实用主义(communitarian pragmatism)可以相互呼应。这其实是给美国对于亚洲和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民众与知识界提出相当高的要求,但随着亚洲文化和中国文化对美国文化的影响日益增强,一种平实和欣赏的态度对于美国知识界来说显得尤为必要,以一种宽容的态度接纳“儒家民主”诞生的可能性与现实性也就有其合理性。以权利为基础的自由主义不适合于中国的话语语境,而社会契约的基础,即分离的、自足的个人观念也是中国的传统所缺乏的。类似的,从对人的本质主义的理解和从以权利为基础的自由主义出发,无论怎样向社群主义修正和靠拢,都难以企及跟这个民主化进程的合理对话。而杜威的实用主义视民主的基础为“沟通的社群(communicating communit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儒家民主   后现代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527.html
文章来源:《跨文化交流》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