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儒法分歧到今天依然是中国思想界分歧的主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0 次 更新时间:2010-03-24 10:14:06

进入专题: 儒法分歧  

郭宇宽 (进入专栏)  

  

  主讲嘉宾:郭宇宽(知名媒体人、清华大学经济所博士后)

  主办: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 2010年3月19日( 周五)晚7点-9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杨子云

  

  主持人: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来到燕山大讲堂。今天请来了郭宇宽,他是难得的青年才俊,和我是同龄人,但是其思想的深度和广度我都远远不及。今天的话题:儒法分歧与当代中国道路。对这个话题,我有点担心,担心儒家和法家的概念如何界定。谭嗣同曾说:“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儒法并用、儒表法里的统治,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听听郭宇宽怎么说“儒法分歧及当代中国”这个题目,掌声欢迎郭宇宽。

  跨越两千五百年的思想分歧

  

  郭宇宽:非常感谢大家给我一次机会,在原本是大家约会一起去看电影的周五晚上,听我讲一个看上去很枯燥、古板的题目,我非常感动,而且是在中国政法大学跟大家交流这个题目,我觉得更加有意义。

  今天讲儒法分歧和当代中国道路,先要澄清一下,我不是儒家也不是法家,甚至也不是大家所知道的国学专家。这些我都是外行,只是我对生活中当前的问题有很多的困惑。我所思考的出发点只有两个,一个是事实,一个是逻辑,除此以外,任何东西都很难说服我。现在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中国的专制思想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中国是今天这个样子?有人觉得今天中国这个样子很好,有人觉得不好。回过头来想想,这个样子是怎么发展出来的?

  比如说欧洲,现在的欧洲老百姓都生活得挺好,为什么中国不是这个样子?是在什么时候奠定了今天中国生活的基础?找寻答案时找到先秦,中国的很多问题在那时已经奠定。中国今天很多的困惑,包括今天中国思想界的分歧,你会吃惊地发现,在两千多年前,老祖宗的困惑和我们现在几乎一样,而我们今天的分歧阵营跟过去也完全一样。今天中国思想界有哪些阵营?最主流的、网上或者任何地方分歧最鲜明的,一个叫自由主义,一个叫新左派,这两个阵营都有很多的概念,用现代的理论武器包装自己。

  如果他们做一个演讲的话,会讲马克斯•韦伯、弗里德曼、哈耶克,讲这些东西非常新鲜、新奇、时髦。但是我后来发现,中国今天最根本的分歧依然是儒法的分歧。有些人嘴上讲的是哈耶克、马克斯•韦伯,但心里想的是秦始皇、商鞅,而有的人说的是弗里德曼,其实他所倾向的是孔夫子,甚至是孟子。

  思想的分歧有很多。毛泽东是一个天才,他非常敏锐地把握了一点,就是儒法斗争,儒法斗争的主线伴随着毛泽东推进文化大革命的主旋律。为什么儒法分歧能够成为思想分歧的一条主线,而且到今天都是这样呢?我有一些思考与大家一起分享。

  

  儒道分歧、儒佛分歧、儒墨分歧、儒家和西方民主的分歧、都是可以调和的

  

  儒家是中国影响力非常深远的一种传统思想文化,跟很多思想流派都有分歧,跟道家有分歧,道家是中国本土的宗教;和佛教有分歧,佛教是西方传入的;和墨家也有分歧,墨子有点像甘地,“非暴力不合作”;儒家与西方民主也都有分歧。为什么这些分歧都是可以调和的呢?因它们所指的侧重点不一样。比如说佛家和儒家的分歧曾经非常激烈,佛教强调四大皆空,儒家讲积极进取,为社会建设做贡献,这两个完全不一样。在韩愈的年代,儒家和佛家的斗争非常激烈,最后发现,这两种分歧可以合作,因为它们指向的侧重点不一样,比如说佛家,它指向人的心里,回家的时候修一个小佛堂,四大皆空,安慰自己的心灵,这也是儒家的精神之一,但儒家还有积极入世的一面:一出门,披上一件官服,跟领导汇报工作,进入另一个世界,这是儒家的另一种精神世界,儒佛各有侧重就不怎么冲突了;儒家跟道家也是这样,儒家和道家的侧重点不一样,很多朝代儒家和道家也斗着,斗的结果是每个流派都找到自己的根据地。在朝里当官,烦了怎么办?在山里找个地方,修炼一下,身体好了,名声也变好了。别人再请你出来,当更大的官,这两位也很合作;儒家跟基督教的分歧都可以被调和,比如说,利玛窦发现在中国传天主教最好的办法是用儒家思想进行包装,利玛窦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西儒,西方来的一个儒生,跟我们的思想都一样,但是讲的理论是上帝,这个东西也可以调和;儒家和西方民主,调和得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蒋介石,蒋介石晚年一方面穿着长袍马褂,读四书五经,但另一方面对于民主宪政在很大程度是接受的。

  

  惟有儒法分歧在思想根源上是不可调和的,而又始终共生

  

  这些思想流派和儒家最能融合,儒家非常有兼容性,而且儒家本身是一个比较灵活的思想体系,除了它的底线原则之外,和其它信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调和可以互补,唯有儒家和法家这两种思想传统斗争最为激烈,最为血腥,而这两种思想始终共生。为什么始终共生呢?因为它们指向一样。比如说基督教和儒家,可以各管各的,儒家更强调家庭伦理。到温州去会看到,一个村子里面有很多的祠堂,去拜祠堂、拜祖先的时候,用儒家这套经验;到了另一地方,大家聚会,忏悔,就用基督教的仪式。儒法两种思想共同指向一个东西,而在逻辑基础上又完全不一样,所以斗争最为残酷,甚至最后发展出很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怪胎,这是因为儒法共同指向国家政权。

  如果一个人标榜自己是儒家,不可能对国家政权没有自己的理想和构想,否则就不叫儒家。如果是佛教徒,可以对政治不关心,心灵是佛教徒,出来相信共产主义。但如果是一个儒家,继承了孔子的思想,如果说你对社会政治没有你的构想,这个不可能。

  法家的指向也是政治体制,儒法两家都在这块儿掐上了,都要解决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的问题。它们都各有自己的特色,在解决一些问题上有不同的导向。所以这两种思想在中国的根源都非常悠久,在2500年以前就已经形成、成熟了,一直延续到今天,他们所面临的问题仍大同小异。

  我们今天面临的是什么问题,2500年前面临的是什么问题,挑出一些儒家和法家的基本概念,和大家看一看,他们指向的理想社会到底是什么。

  儒法斗争在中国最激烈的时候,除了先秦,就是文化大革命。商鞅是法家的代表人物,商鞅变法,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系统地把法家思想付诸实践,以我们过去的宣传“劳动人民非常拥护”,而且取得的效果非常巨大。这张图是劳动人民反孔斗争,文革时期儒家思想所代表的体系,是我们要批判要打倒的对立面,法家非常的好。

  后来我发现1949年以后成长起来的一批人,包括我,对儒家和法家,对所有古代的思想流派都是有所隔阂的。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一套教育,包括现在40多岁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上山下乡、读研究生,哪怕出国的教育,在启蒙阶段,什么叫儒家,什么叫法家,都和历史、和事实割断了。在我小时候,小人书给我的印象:儒家是非常腐朽的,是站在统治阶级的立场上的,是非常坏的,这个结论今天看也不完全错;另一方面,小时候我对商鞅是非常崇拜的,商鞅建功立业,变法改革,非常好。最后被车裂而死,又很悲壮,更加有了一种审美的崇高感。

  

  儒法比较之一:历史观和政治哲学

  

  先来看看他们各自的历史观和政治哲学,在最根本的价值出发点上,看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有什么不一样。

  今天号称自己是儒家的什么人都有,号称自己是法家也什么人都有。所以今天的人说他是儒家或是法家,看不清楚,还是要回到最根本,两千多年前那个时候儒家和法家是什么样子,跟现在的时代相比,那时候的儒家法家解决什么问题。

  

  儒家的政治哲学是温情主义、保守主义

  关键词:克己复礼、近悦远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为什么是温情主义呢?我们想想先秦是什么样的国际形势,风云变幻,非常艰险。在地理大发现之前,所谓的世界,基本上就是我们中国,不包括西藏、内蒙、外蒙古和东北很大部分地区,甚至不包括福建地区,那个时候以山东,河南,河北一带,这一片是中原文化的中心,就是“中国”的概念,那个时候的天下,安徽就已经很偏僻了,中原的国家也很多,就相当于现在的欧洲,法国人看德国人看比利时人,有很多的小国。

  最早有个周天子,他创造了一套封建制度,当时主要的国家,都是周天子的亲戚,都是姓姬的,而且还有大量的联姻。就跟我们看欧洲史一样,这个国王跟那个国家的女王是什么亲戚关系。这种条件下,周天子其实是中国礼仪上的大家长,但是他并没有实际的资源和权力,跟各个地方诸侯之间是一种礼仪上的关系,一度非常和谐,大家长威望高的时候,大家非常和谐,周天子的国土方圆几百里,但是随着周王室越来越衰微,占有的地方就很小了,这时候天下诸侯就出现不稳定因素,什么不稳定因素呢?用一个家庭来理解,比如说原来大家长在的时候,几个兄弟都非常和睦,后来他们都做生意,做大了,就要闹分家,吵翻了,到了东周,天下诸侯之间相互征战,社会不稳定不和谐。孔夫子在那个时候的社会理想是什么?在他看来,天下之间的国家关系,就跟兄弟关系一样,周天子跟国家的关系,就跟家长与孩子一样,国家之间要要和睦就像兄弟之间要团结友爱一样,所以他强调他们要克己复礼。这是我为什么说他是温情主义。儒家特别强调血缘、伦理、家族五伦。孔夫子在那个时候就到处游说。但是孔夫子没有解决一个问题,人是要追求成就感的,成就感就是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得显得你牛。国家至今也是这样,楚国、齐国、鲁国等,各个国家都想使自己的国家牛。怎么办?就打仗啊,看谁牛。

  孔老夫子说不能这样,比牛B不能这么比,那怎么比呢?

  “近悦远来”,这是是孔老夫子的理想。什么叫“近悦远来”?就是道德好、对你的人民特别宽厚,最后你的国家成了全世界的人都想来的地方,像现在很多人都想要美国的绿卡一样。你国家里的老百姓活得特别开心,远处的人都要想过来,诸侯国如果到了这个程度,那就很牛B了,不要老想着打打杀杀。

  这就是孔子的理想,但是孔子势单力孤,当时的战争一旦打起来以后,很多时候就是非理性的,除非有一个特别有威望、特别有实力的,那就是春秋五霸,比如说齐桓公,先做一个表率,天下就安宁了,但后来齐桓公也不行了,春秋后期崛起的楚国、秦国,是荒蛮之地崛起的势力,都不是姓姬的,孔子跟他讲“都是兄弟都是哥们,别打了。”没用!“谁跟你是哥们啊?”这个时候儒家扮演什么角色,孔子最后的信念是:虽然我的理想没有实现,但我“知其不可为之”。这个信念支撑了中国知识分子两千多年一路走来,尤其是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

  孔子的信念为什么我说是一种保守主义的信念呢?保守主义要看他保守的是什么?如果有历史隔阂的话,孔子推行仁、礼会觉得很迂腐和荒唐。但在孔子那个时代并不荒唐,因为在他的时代就能看得到。中国很多人不理解,今天的英国女王,手中也没有多大的权力,为什么这么多的英国人一到女王的寿辰就给女王贺寿?为什么女王这个手里没有多少兵的人,大家还要尊敬她呢?有些所谓的贵族还有城堡,为什么不给他们来个打土豪分田地。中国人会觉得很荒唐,但是在周天子时代,那时的中国也是这样的。而孔子就想维持那个规则,他说这个规则我们已经过了好几百年了,按照这个规则挺好的,大家安安稳稳别折腾就行了,但是孔子的保守主义理想还是被无情地翻了过去。

  如果按照孔子当时的那个理想,中国今天的版图就应该和欧洲是一样的局势,会有很多的小国家,但是有共同的文化信仰,大家之间有一种契约,一旦有一个强权崛起,比如说拿破仑想横扫欧洲时,其他的各个国家就联合起来,不能让他太过分。

  

  法家: 政治实用主义 “历史唯物主义”

  

  但是孔子的理想没有实现,谁的理想实现了呢?法家。

  法家的实用主义政治理想非常符合我们所说的历史唯物主义,为什么说是历史唯物主义呢?温情主义是讲人情味的,唯物主义是不讲人情味的。为什么?因为它认识到了历史的规律,比如马克思掌握了历史规律,历史发展的轨迹已经算好了,掐指一算,马上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多少年以后,再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他把两千年以后的人类的历史已经看清楚了,所以搞了一套科学社会主义。在这种已经认识到历史规律的情况下,怎么能够加速历史规律较快实现呢?靠什么?革命!别搞温良恭俭让的一套,为有牺牲多壮志,豁出去干,这一天就会早日到来。

  法家在那个时代宣称自己掌握了历史规律,而这个历史规律又非常赤裸裸。《商君书•画策》体现出商鞅当时的谋略和思想体系,“神农之世,男耕而食,女织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神农既没,以强胜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儒法分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531.html
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