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连城管局长们都成非法组织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42 次 更新时间:2009-08-29 08:40

进入专题: 城管   非法组织  

郭宇宽 (进入专栏)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正是这样的过度管制,使得中国现在遍地都是“擅自活动”的“非法组织”,而民间社会难于健康发育,以至于城管执法局长们都参加了“非法组织”。而民政和税务部门的选择性执法,只是进一步凸现出民政体制的荒诞性。

“非法组织”在中国是一个像魔咒一样的词语。刚看到的新闻,却让人差点儿笑出声来。江苏城管队员赵阳,以“未经登记擅自以社团组织名义进行活动”为由,在网络上实名举报“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为非法组织,并留有自己的手机号和地址。25日,联席会议执行会长兼秘书长罗亚蒙称,该联席会议不是组织机构,虽有费用,但属参与单位自愿资助。这个辩解显然是非常苍白的。第一,它确实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第二,它肯定没有公益组织的身份,所以不管其他单位是否“自愿资助”,作为主办者似乎没有向税务部门报税,有偷漏税的嫌疑。

有趣的是,“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已经举办了3次全国会议,声势颇为浩大,还在一些党报进行宣传。可一直到现在这个“非法组织”还没有遭到民政和税务部门的查处,似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连被举报了,民政部门也不准备查处,还为它辩解。

但并不是所有的“非法组织”都像“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那样幸运。今年上半年广东东莞市总商会温州商会,就被取缔了,媒体报道的处置是很严厉的,“被省有关部门取缔,4月30日被东莞市有关部门责令从当天起停止一切活动。”但往下看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罪过,据东莞市政府的消息称,“‘东莞市总商会温州商会’被查出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活动,违反了国家相关法规。”

这种语言风格就让人不寒而栗,要说人家非法,首先要看人家搞了什么法律不允许的活动。如果人家组织的活动没有什么问题,比如办个联谊,搞个报告会什么的,什么叫做“擅自活动”呢?这种特色典型是有改革开放前时代的传统,那时候中国人很少有行动的自由,没有介绍信不能外出;没有到派出所登记备案不能投亲靠友;甚至饥荒的年代,没有党支部开的证明不能“擅自”要饭,更不要说各种聚会。在那个年代不需要证明你的行为本身有什么错误,光是 “擅自”这一条,就可以给你扣上个非法的帽子。那个时代的特点是,不讲建设,不讲和谐,大搞阶级斗争,所以草木皆兵,看谁都像阶级敌人。今天早已告别了那个时代,求发展、少折腾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主旋律,遗憾的是那种阶级斗争的思维依然存在。

有人会说,既然又没干什么非法的事情,为什么不去注册呢?要知道在中国搞个注册麻烦可大了,要注册个非营利组织吧,非得有相当级别的政府部门或者事业单位作为挂靠机构,咱们这种上面没人的谁待见咱们啊?要按照企业来注册吧,税费一大堆,而且光是办公场所这些,哪怕一分钱还没赚就每个月至少搭进去万把块,一般人哪里玩得起啊?而且还不允许以公益组织的名义活动。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正是这样的过度管制,使得中国现在遍地都是“擅自活动”的“非法组织”,而民间社会难于健康发育,以至于城管执法局长们都参加了“非法组织”。而民政和税务部门的选择性执法,只是进一步凸现出民政体制的荒诞性。

来源:华商报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城管   非法组织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982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华商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