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高兴》内容简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43 次 更新时间:2009-03-23 23:52:26

进入专题: 中国不高兴  

  

  《中国不高兴》

  作  者: 宋晓军 等著

  出 版 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3-1

  

  本书内容:

  本书分为三个部分“中国为什么不高兴”“中国的主张”“放下小菩萨,塑伟大之目标”,使本书呈现一个明快的结构路线——“破”“立”“反躬”。即:中国现实批判,中西关系揭示——中国要做一流国家,依托国家大目标实现众生幸福平等,告别自我矮化的精神历史。

  

  本书的大多数作者都属于中国的“公众人物”,他们的立场观点,早为人们所知。然而从着眼于批判和分析,到主张建立“大目标”“告别晦气重重的历史悲情”,本书可以说是一次完整的“集结”。

  

  书中保持了普通读者喜爱的文风,由具体的场景、故事和新闻案例入手,没有抽象的概念,都是一些实际可感的素材和辩论性话语。流行的俚语、双关性的讽喻,直率的谈论,又使本书趣味盎然。

  

  

  『中国因何不高兴』

  ▲ 拉萨“3•14”事件背后鬼影憧憧,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战略围堵越来越具体化和明目张胆。

  ▲ 三鹿奶粉事件对国民心理的“精神撕裂”,使一个大国理应秉持的多项核心价值受到威胁甚至动摇。

  ▲ 萨科齐之类对中国的屡屡侵犯,是卑鄙下流的机会主义作祟。

  ▲ 一些“知识精英”或所谓“优秀的中国人”正在戕害我们国家的精神品质。

   ………

  

  

  『中国需要厘清的若干个“为什么”』

  

  ▲ 为什么中国人“现在挺爽”是巨大假象,西方阵营的“拖垮”战略乃中华弥久大患?

  ▲ 为什么同西方“有条件决裂”是必须筹划的未来选项之一?

  ▲ 为什么瓦解国族认同的“第五纵队”情怀与“汉奸兴趣”会如此猖獗?

  ▲ 为什么新儒家的“感化论”“拯救世界说”是白日梦呓?

  ▲ 为什么行“失败主义”之实的“王小波神话”是当代最丑陋的文化蛊惑?

    ………

  

  

  『中国应持何种新主张』

  

  ▲ 中国应该成为抱负远大的英雄国家。

  ▲ 持剑经商,崛起大国的制胜之道。

  ▲ 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

  ▲ 不能听“金融战士”忽悠,产业升级才是国之根本。

  ▲ 认清西方“轮盘赌”式的外交玄机,把中法关系实质性降低。

  ▲ 应勇于在国际社会上除暴安良,在强国道路上扫清颓风。

  ▲ 在当代社会的各个层面,都需要“去文艺腔”。不惟此,我们就无法准确指称政治及经济现实,无法实现大目标。

    ………

  

  

  作者简介

  宋晓军 CCTV、凤凰卫视特约军事评论员 曾在军校学雷达和声纳,做过海军通讯军官,后变身央视和凤凰卫视的著名军事评论员。善于在错综复杂的信息和气味中侦知威胁所在,探寻强国之路。作为当代广大军事迷之精神领袖,鄙薄一切清谈不务实之“文艺腔”。   

  

  王小东 中国民族主义领军人物 1978年考上北大数学系。大学头两年成绩上乘,后厌烦,不读数学,只读英语小说。毕业时去考经济管理,旋即为公家发配日本,回国后群战统治主流学术的“逆向种族主义”,有人厌恨,有人封堵,然无人能忽略其能量。   

  

  宋强 主撰《中国可以说不》的“小平头”之一,做过记者、图书编辑,近年策划总撰的“记忆”“往事”电视作品获得好评。认为自虐的历史观篡改记忆,导致失败主义和新的“动物农场”。  

  

  黄纪苏 剧作家,社会学家,《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副主编。话剧《切•格瓦拉》编剧。   

  

  刘仰 学者、资深媒体人,游刃于文化、历史和经济领域,理性剖析和感性表述各有精彩体现。

  

  

  目录

  第一部分 中国为什么不高兴

  

  一、必须正视的“内政愤懑”

  二、事情正在起变化:2008年西方的“天鹅绒”试探中国的“铁手套”

  三、缺乏外部选择压,中国不高兴的症结

  四、2008,神鬼莫测

  五、回望2008:我们不需要短暂的亮光

  六、该由西方正视中国“不高兴”了

  七、警惕余世存式的知识精英主导一个国家的精神品质

  八、大目标、现代化与“文艺腔”

  九、“文艺腔”测不准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

  十、“文艺腔”之后可能就是儿童腔与娘娘腔

  

  第二部分 中国的主张

  

  一、英雄国家: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具有的心理指标

  二、美国不是纸老虎,是“老黄瓜刷绿漆”

  三、中国无法不显其大

  四、持剑经商:崛起大国的制胜之道

  五、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

  六、金融产业比重过大是腐朽的标志

  七、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

  八、不能任由美国绑架世界

  九、打 倒拳王,打碎拳坛:建立新秩序从逼迫内部高尚做起

  十、“趁火打劫”:托起我们的技术水平

  十一、我们的拷问:西方为什么不能改变生活方式

  十二、走一条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路

  十三、历史会不幸证明,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

  十四、中国对西方:“有条件地决裂”

  十五、不能再搞“轮盘赌”:把中法关系实质性降低

  十六、萨科齐见达 赖:了无新意的游戏

  十七、论“优秀的中国人”:马立诚等人的“勇敢”是在挑战民族底线

  十八、爱国,关乎吃饭问题

  十九、中国可以不说

  

  第三部分 放下小菩萨塑伟大之目标

  

  一、时代病相:精英们怎样营造“活地狱”

  二、自我矮化的哲学这样大行其道

  三、自由民主“先贤祠”里的先生们在贩什么私货

  四、他们永远是精神上的侏儒

  五、睁大了眼看未来:复兴传统不能走歧路

  六、大目标从哪里诞生

  七、猥琐心态支配下的文化世相

  八、钱钟书:轻薄浮躁文化氛围里诞生的“泰斗”

  九、王朔热:民族精神下行期的典型症候

  十、王小波的“门下走狗”们,应该长进长进了

  十一、王小波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虚伪、最丑陋的神话之一

  十二、一个正常的社会,动物性还是少一点为妙

  十三、这个时代的学术腐朽

  十四、切勿去学香港“管家文化”

  十五、火烧楼垮,又到了想象未来的时候

  

  

  本书重磅观点:

  

  (1)持剑经商:崛起大国的制胜之道

  

  中国需要一群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集团。人数不能太少,因为一两个人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需要这样一个英雄集团带领我们这个民族,完成在这个世界上管理、利用好更多的资源,并且除暴安良的任务。我们要有制度建设,也要有文化建设。文化建设,就是尚武精神。

  

  

  (2)“文艺腔”不是我们今天应该玩的

  

   “文艺腔”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把“文化”,把“软实力”放到了过高的位置。这些年来,我们不断地看到思想界、学术界、主流媒体,乃至跟着鹦鹉学舌的政界、商界,没完没了地强调“文化”的重要性,强调“软力量”的重要性,甚至强调仅凭所谓“中国传统文化”就可以感化西方人,“为万世开太平”。然而,强调了半天,中国的“软力量”仍旧弱到几乎是负数。

  

  

  (3)切勿去学香港“管家文化”

  

  50年后人们再回头来看,中国今天学术思想的贫乏,就会看得很清楚。这几十年中,中国压根就没人,没有像样的作家,没有像样的思想家。钱钟书,韩寒,算个什么?他们被吹成这样,其实没有任何像样的原创性东西,最多耍一点小聪明!中国的学术界、文化界在精神上跪着,怎么可能出现原创性的人物呢?原创是需要站着的。

  

  

  (4)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

  

  未来解放军的任务绝对不是现在说的国土防卫,而是应该跟着中国的核心经济利益走,中国核心经济利益到什么地方,解放军的力量就应该覆盖到什么地方。现在覆盖不到,是现在做得不好、不够,要努力改进。

  

  

  (5)美国不是纸老虎,是“老黄瓜刷绿漆”

  

  2008年8月关于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冲突,我(宋晓军)在凤凰台做了一期《锵锵三人行》的节目。做节目前,窦文涛在那化妆,问咱们怎么说,我说就说老黄瓜刷绿漆,说太专业的军事技术没有意义。他挺好奇,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说:从军事上看,俄罗斯就是老黄瓜没刷绿漆,美国人是老黄瓜刷了绿漆,其实在本质上都是老黄瓜,半斤八两。

  

  

  (6)历史会不幸证明,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

  

  美国的问题是不那么容易解决的,谁当政都不可能轻易解决,但奥巴马摇滚歌星式的执政方式是更不行的。他执政不如希拉里、麦凯恩,乃至小布什。有人也许会说,美国的政治制度好,能够制衡一个没有执政经验和智慧的总统,甚至能够制约一个胡来的总统。但这样一来,美国所谓的“变革”也就成了胡扯了。

  

  

  (7)金融危机的缘由:不干活想住大房子

  

  实际上,次贷危机也好,美国贸易赤字也好,说穿了,就是美国人消费得太多,生产得太少,形成了缺口。这个缺口怎么补?一是抢,二是骗。

  

  这次金融危机体现了美国社会从上到下的全面腐朽。现在美国老百姓群情激愤,都说这次危机是华尔街那帮混蛋和小布什政府的错。但是我们平心而论,美国老百姓又怎么样?你活干得这么少,压根就没那份钱,你凭什么住大房子?

  

  

  (8)中国对西方:“有条件地决裂”

  

  毋庸讳言,近30年来,我们处于一个长期被遮掩的真相中。中国人以最大的热情欲图拥抱西方,以最亲善的姿态告诉西方:“我们在向你们靠拢”,而西方的回答是:“你们在哪里?”自我矮化的时代歧路,绝不是心理镜像,而是周遍都存在的活生生的现实。

  

  

  (9)马立诚等“优秀的中国人”的“勇敢”是在挑战民族底线

  

  马立诚等人的“勇敢”是在挑战民族底线,在中国并不积弱的年代,他们的这一番表演,很精准地刻画了精英是怎样制造堕落的“时代精神”图谱的。如果他们不加检点,任由自己高蹈下去的话,未来的汉奸排行榜上,会少一些争议,少一些曲笔解读。

  

  

  (10)成熟的大国心态不光是“宽容”,也要较真儿

  

  在中法关系上,就是要明确“惩罚外交”的概念。惩罚,报复,这是国际间交往的常态。

  

  说到萨科齐的表演,他是有着明显生物性的,他的翻云覆雨,看起来有滑稽性的特点。

  

  在一些不友好国家轮轴闹的情势下,我们不能轮盘赌,不要把外交思路弄得那样零碎,把法国归于“差信誉客户”,着着实实惩办一回。搞一点“解气外交”、儆尤外交,也符合我们开放时代的大思路,成熟的大国心态不光是“宽容”,也有较真儿。

  

  

  (11)学术腐败如今已严重到了没人拿它当回事的程度

  

  由于学术的腐败,读书人越来越没读书人的样子,一个个看着像官场上的小秘书、市场里的小商贩。

  

  从历史上看,读书人怎么也都还算是社会中比较健康的力量,带着棺材上任,国亡自沉的可不尽是读书人么?相对于其他群体,读书人成天“上下古今”,本来最有可能超越自身经验和利益,最有可能截断恶的链条,打破堕落的循环,成为前面说过的、社会改良的启动基金。但今天,你看他们或一头扎当权者怀里,或歪坐在资本家腿上,或一人一夜、被俩主儿轮包。

  

  

  (12)大时代应有大文化

  

  树立大抱负、提升软实力、改良社会、重建人心、促进文化艺术的产品升级,应该是未来若干年中国社会特别是文化思想界的一个重要任务。现在这拨所谓的大腕,他们占据着最大的资源,但凡做出一点垃圾来,就通过强大的资金和权力进行媒体运作,忽悠全民认购。中国文化要真正复兴,这些文化艺术的“领军人物”要么改邪归正,要么下岗出局。他们是这30年的社会文化、社会心理的产物,他们已经完成历史使命了。中国不往前走则已,中国的文艺不向上走则已,要往前向上,就凭这些人,凭他们这副败家丧气的样子,走在队伍前头肯定是要耽误事的。

  

  

  (13)再不抛弃洋奴文化,我们就没得救了

  

  当人们说中国的污染极为严重的时候,是谁把中国变成美国的加工厂,以至于中国制造得越多,污染越严重,美国越赚钱?当中国人辛辛苦苦赚了一点钱,是谁又让中国人用几亿件衬衫去换一架美国飞机,却不愿对中国自己发展大飞机进行投资?当中国积累了一些外汇储备,又是谁将这些外汇变成巨额美国国债,让中国穷人把血汗钱借给美国富人?还合演了人民币对美元单独升值的“无奈”?并且在美国金融危机中让中国的财富受到重大损失?

  

  

  (14)建立英雄集团从逼迫内部一点点高尚做起

  

  如果把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比作一个拳坛的话,我们近期中期目标就是打 倒拳王,终极目标是打碎拳坛。终极目标当然不在我们眼前,但应该在我们心里。不妨把未来的理想社会当个存钱罐,平时有点社会实验、人生探索什么的,就当毛票钢蹦塞进去慢慢积累吧。有了这一路排下去的大任务大目标,一个民族就有事干了,就不至于醉生梦死、行尸走肉了。

  

  

  (15)放下小菩萨,塑伟大之目标

  

  中国要有大目标、大抱负,而不是小吟味、小情调。中国的精英,尤其是政治和文化精英,应该建立起这个自觉。精英无精打采腐朽成这样,说明既有的目标该调整了。不调整振奋不了精神,进入不了状态,凝聚不了力量。中华民族在世界文明史上还需要跨出一步,她需要动力,动力来自目标。

  

  

  来源:当当网

  

    进入专题: 中国不高兴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750.html
文章来源:当当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