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远招:门外汉评谈《千里之外》及周杰伦和费玉清的演唱风格

——(2006年圣诞节前夕有感,为记,柏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66 次 更新时间:2009-02-17 10:31:03

进入专题: 千里之外  

舒远招 (进入专栏)  

  

  我看了曹风和陈虎腾博客的部分内容,感觉都很有才华,可以更多交流。以前不了解虎腾的随笔和诗文那样好,以后有机会欢迎发表在这里,让更多的人欣赏,也增添一下这个书屋的艺术气息。不然老谈哲学,把艺术学院的学生都吓跑了。

  我今天就上面那首歌说几句。算是抛砖引玉,欢迎音乐系的师生给予严格批评指正,为盼。标题为《门外汉谈〈千里之外〉及周杰伦和费玉清的演唱风格》,算是先自我低调,以此抵挡批评,可能还是怕贻笑大方吧。

  这个歌是我的一个同学马敏先生推荐给我的。他是男中音,第一喜欢张明敏,第二喜欢费玉清。他的代表作是《一剪梅》,在他所在工作单位汕头大学演唱过。还有《我的中国心》什么的。这些歌比较适合他。前一段到伊尔梅瑙王同学那里玩的时候,发现在他的电脑桌面上有这个歌。问他,他就说是老马推荐的。我也就听了两遍。当时是费玉清个人的独唱。不过这是周杰伦和费玉清的合唱。后来了解,确实有许多人喜欢它。最近费玉清到南京开演唱会,有位很有鉴赏力的博士听过之后,再次向我推荐此歌;也有网友在聊天时向我推荐此歌,即是明证。

  大家问:那你本人是否喜欢呢?我的回答是,我也喜欢的。我觉得这歌不错的。

  这首歌我觉得主要是旋律和韵味不错。节奏也有特色。而歌词可能稍为逊色。虽然有人可能觉得歌词很好。但是我觉得歌词其实是可以商榷的。我当然不是说歌词不好,而是说,假如歌词更平实一些,是不是会更好一些?这涉及到不同的评价标准,也许歌词的作者,本来就追求一种古典和典雅的风格。尤其是中间穿插的那个合唱部分的歌词,不是很通俗的样子。但是我个人觉得,如果歌词更质朴一些,可能更好一些。因为有些表达,多少有些费解的样子。

  例如,第一句“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 ,各位请看,你刚开始听,如果不看歌词,能听懂吗?估计很难听懂。即使你看了歌词又怎么样呢?什么叫“屋檐如悬崖”?我想了许多遍,都难以抓住其确切的含义。也许这句是让人们联想,两个人分别了,他们原先在一起时候所呆的那间房子,自从被送别者离开了,送别者就再也见不着了他(或她)了?也许是这个意思。不过后面说的倒是,那个人悄然离开了,而不是道了再见的。

  从它能激发某种模糊的意象这个角度看,是挺有朦胧的味道的,我断然不能绝对加以否定,不然同学们要给我砖头了。我在此不想过多挑剔,但是另一方面,直觉告诉我这句话所激发的意象,似乎过于朦胧了些。如果它能够激发许多朦胧的意象,但其中有一个意象比较清晰,比较突出地浮现出来,是不是更好一些呢?接下来的“风铃如沧海”,比较清晰的意象,一听这几个字就有了。我觉得比前面的好。当然它并不非常具象。因为风铃,估计是挂在他们原先在一起时的那个房子上的,而这个房子,或许是单独在某个山间,旁边有许多松树什么的,风铃一摇晃,如果配合着阵阵松涛的啸声,那沧海的意象,包括形象的和声音,就都自动浮现出来了。大家是否会有同感呢?

  另外,“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和“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你无瑕的爱”这样的表达,我都有些看不懂(不仅是听不懂)。我想可能还是表达有些艰涩了。有些歌的歌词,只要你简单瞄几眼就记得了。但这首,我估计即使你有好记性,也要听好多遍才能记歌词。不过后面高潮部分那几句,我觉得比较好理解。我推测,大家想学会这首歌,肯定会先会后面高潮部分那几句,而不是前面的部分。原因有二,一是高潮部分的旋律本身容易掌握,二就是歌词比较好懂。有兴趣的同学试试看,跟我的实际经验相一致?我后面的部分已经学会了。但是前面的部分,还不会得很呢。中间的合唱和伴唱部分,味道很不错。但更难学会了。估计我得放弃学会它。因为实在需要很多时间。可能我的艺术细胞有些不足吧。

  我不想评论每一句歌词。这个任务实在太沉重了。总之,如何既使歌词有丰富的意象和悠远的意境,同时又能让听众比较好抓住,我觉得是歌词作者必须认真探讨的一个大问题。顺便说说:质朴这个词有其深厚的含义.一首歌的歌词能很清晰的把意义和意境传达给听众,这是质朴的一个含义,同时,它在表面的平淡当中隐藏中许多潜在的可以想象的因素.概言之,质朴不等于纯粹平淡的直白.

  不过关于歌词,就谈这么多。总的来讲歌词也是不错的。我可能是在吹毛求疵了。如果有人说,那你写一首试试看?我是没有自信的。或者说,那你把这几句修改修改看?我也缺乏能力的。如果我有勇气重新填写歌词,那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老谈哲学了,可能早就从事艺术创造了。呵呵。

  前面说了,这首歌的旋律和伴音什么的都很好。旋律本身跟歌词的配合也不错。我就不多说了,相信大家一听,就会有同感的。

  现在简单地说说听完这首歌以后对他们两位演唱的感受。在这方面主观性更强,大家不要笑话哦。

  这首歌本来比较典雅的,所以由周杰伦来唱,我的直觉不是很适当,费玉清来唱比较适合。这是我刚开始的感觉。因为我觉得以周杰伦的气质,很难演绎出古典的或典雅的风格。周是比较典型的通俗唱法。我的这种直觉的看法,可能跟上次春节晚会上他唱《三节棍》那样的歌给了我一种先入之见吧。因为平常比较少听他的歌的,过去只听过他的《北极屋》。所以形成这样的看法,肯定跟《三节棍》或多或少有些朦胧的关联。这次听完了以后,大家会问:你的最初看法是否有所改变呢?你对周杰伦是否已形成了某种成年人乃至老年人的偏见呢?这个问题对我很重大,所以必须回答的。因为如此之多的年轻人是他的歌迷,他肯定有某些特殊的迷人的魅力,你是否根本就没有体会,但出于成见就忽略了他呢?

  于是我认真得听了很多遍。仔细地专注于周杰伦的演唱。我得说,周确实在唱法上就跟费不同。一听就可以作如下判断:这是个年轻人在唱。一颗年轻的心在表达着情感。它确实属于比较典型的通俗的唱法。从几个细节即可以看出来。大家请听:他是如何发出“悬崖”的“崖”字的声音的?不太标准。更明显地是在后面两个细节:一是歌词当中第四段第三句“你却不回来”的“来”字后面,他拖出的那个尾音。一听就是他的特有的风格,好像微微晃荡了一下。另外是“你是否还在”的那个“在”字,你听,他的发音有些变调。当然,“我送你离开”的“我”,“天涯之外”的“外”字,等等,他的发音都有些变调的,这些变动,我觉得是他的风格所在。这也是他的年轻粉丝喜欢的主要原因。怎么概括呢?我的文字工夫有限,难以具体描述出来。只能说,他的这些发声的表化,唱出了情感有些失意的年轻人的情绪。当然,最本首歌中周杰伦所唱,最具有周氏风格的,还是那句“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这一句。“未来”两个字他是怎么拉起来的呢?尤其是“谁来拆”三个字。此外,你再注意听听他是如何发出“的”字的呢?舌头好象夹着的。

  大家如果问:那你觉得这适合于古典歌曲的格调吗?我现在的回答是:毕竟不是很适合。因为他的演唱风格,微微有些油滑的感觉(这个概括或许不很恰当,请周的粉丝暂时原谅,我随时准备更正)。但是,我得马上做个补充:在这首歌中,他的演绎是有真挚的元素的。他的这种有些奇特的唱法,也是蛮有味道的。从艺术创新的角度看,这样的尝试不仅对于他本人,还是对于歌迷,都是值得肯定的。事实上,在许多港台电视剧中的插曲,都有类似的问题:演唱者的气质并非真正古典的风格,但是却也别有韵味。在一个浓厚的商业氛围中如何演绎古典的、悠远的情感,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以后有机会我再多听几首周的歌曲,以便不断纠正我对他的看法。

  现在再来谈谈费玉清的演唱风格吧。前面已说过了,我觉得费更适合来演唱这首歌。尽管过去听费的歌也不多,但是偶尔听过两首,觉得他的声音,有些典雅的气质。这次听过了,觉得这种看法得到了进一步的印证。是的,通过跟周的演唱风格的对照,费的风格更清楚地显示出来了。

  比较地看,两人都有些什么不同呢?周的发音常常变调,费的发音很正;周的气息不是很饱满,拉的时候当然也比较自然,并不很吃力,表明周的唱功确实不错,费的气息比较饱满,声音总是拉得很绵长,在学院派眼中,可能比较纯正吧;周的声音方面的控制自有特点,但是有时候并不很在意,多少有些随意的样子,费的声音控制更加讲究,这在高低过渡的部分体现尤其明显,由轻到重,或者由高趋低,比较徐缓,很少出现大的晃荡;周的演唱是一种多少得到了些控制的轻微的歇斯底里,费的演唱是得到比较严格控制的情感流露,两人都比较成功,因为整个演唱风格比较自然,而自然与否,是一个很重要的评价标准。补充一下:有人可能以为费的声音女性气息过足,是的,这个跟周有些相似,都不是很恢弘的声音。不过,他的声音其实是饱满而结实的。个人以为,周杰伦声音的女性气息比费玉清更浓烈些呢。

  请大家原谅,我本来想单独评价费的演唱,哪里知道却无意之中把他跟周进行对照了呢。不过这不能怪我,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合作,是在我评价之前的事实了。导演这样安排,是很成功的。因为把两种不同的风格这样融合起来,既有对比,同时又有些互补的味道在里面。所以我就不知不觉开始对比了。我当然没有忘记两个的整体配合是不错的。在对照中有一种和谐。听说周杰伦跟宋祖英可能在今年春节晚会上合作唱这首歌。虽然本人预测两个合作不会很成功(因为风格如何协调实在是个挑战),但是作为尝试,我还是充满了期待。

  就费本人的演唱风格而言,我还想补充一点:我不知道他的从艺历史,听人说过他学过美声,我想有些可能;除此之外,我总觉得,即使没有学过中国的某种戏剧,至少也吸收了一些古典戏剧的元素,包括京剧吧。因为一来他的声音总是那么高亢清亮,其韵味有些类似于京剧中的唱腔(不过我对京剧缺乏研究,不知道这种清亮的京剧演唱风格属于那种类型?因为京剧本身的风格更加多样化),在这种唱腔中流露出来的情感,是亮丽中的苍凉和淡淡的伤感。这个手法,是张艺谋在《红高粱》等电影中也大量运用过的。

  人生最灿烂的地方,隐藏着最深沉的冰凉。当然,费的演唱苍凉感是淡淡的,这就不多说了。

  各位可能还有一个怀疑浮现出来:你是否有些看轻周杰伦而抬高费玉清呢?你是否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对于周的偏见呢?或进一步追问:你是否真的轻视通俗的演唱风格,而喜欢各方面控制更严格和学院训练更加有素的所谓高雅唱法呢?我的回答是断然的:没有的!其实,我所有这些对照,并没有贬低谁和抬高谁的问题。我是个调和派,主张宽容。而且其实费的唱至多只是吸收了美声或某些戏剧中的元素,从大的方面看毕竟也属于通俗唱法而已。

  在我看来,艺术风格的不同,本身并无高下的区别。美声唱法跟通俗唱法的判然有别,但是只能说各有其特点。就本人的气质而言,可能更喜欢通俗的唱法。如果说艺术演唱的最高境界是自然而然,那么任何一种唱法,达到一定高度,都会跟其他唱法融合或者能够实现自然而然的过渡。这是第一。第二,声音受到严格控制的演唱方式,相对于通俗唱法而言,更难达到自然而然的境界。因为,它需要一个从哲学上说辩证的否定之否定过程,即由原本的自然发声,经过一种严格的变调的发声训练,最后再慢慢通达自然境界的否定之否定过程。这对于一般的人,是比较困难的。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学美声的人,最后成功的却其实是少数。大多数人可能还停止在第二个阶段吧。声音变的不自然了,反而为普通人所不喜欢,这也是大多数人不所谓高雅艺术的原因。高雅艺术如果没有达到自然境界,其实是很做作的。当然,话说回来,像周杰伦这样的演唱,难度其实也不小,声音要那样变,对我这样的艺术爱好者都是如此的困难!我想对其他人也同样困难。不然你模仿看,很难学得像他那样的发音的。我推测,他的这种发音,是跟他的天生的生理结构有关的。或者可以归结为他的习惯。另外也不能排除他和其他那些通俗歌手,其实是经过了另外一种训练的。仅仅是训练的方式跟其他如美声唱法的训练方式有所不同而已。

  学唱美声或民族唱法的同学,你不觉得通俗歌曲要唱好其实也很难吗?所以说它容易只是相对而言。

  我听这首歌的感受,今天是写得太长了。周末跟人打牌,输了,心情不太好。我可能是在整理自己的失意心情吧。或者这个歌曲,激起了我内在的某种情绪吧。既然欣赏过了,就写出一些体会,算是收获,我的心情慢慢的变好了。这跟翻译康德的著作,或者写篇论文,都有同样的充实感。

  不过,我明白,就像打牌一样,必须控制,这样的艺术欣赏,也需要节制。因为它的那种淡淡的苍凉感,会使一颗原本有些失意的心灵增加消沉的成分。不仅科学具有双重的效应,艺术何尝不是如此呢?弗洛伊德曾经把艺术当作派遣人生痛苦的一种方式,但是沉湎于艺术,是否会增添我们的痛苦呢?所以,对于艺术,我们多少也得有所戒备啊。

  那么,《千里之外》,再见。

  

  2006年12月18日

  

  附:千里之外歌词

  费玉清和周杰伦:

  

  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

  时间被安排演一场意外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浓雾散不开看不清对白

  你听不出来风声不存在是我在感慨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两鬓斑白

  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等你来

  

  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你无瑕的爱

  你从雨中来诗化了悲哀我淋湿现在

  芙蓉水面采船行影犹在你却不回来

  被岁月覆盖你说的花开过去成空白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进入 舒远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千里之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8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