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东:不仅仅是华尔街时代的结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63 次 更新时间:2008-10-18 21:36:54

进入专题: 华尔街风暴  

王小东 (进入专栏)  

  

  在这次美国金融危机中,华尔街的五大投资银行全数消失,《纽约时报》在报道这一消息时,称这是华尔街一个时代的结束。

  

  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国家的实体经济出现问题

  

  美国这次金融危机的根源是什么?一些理论家和老百姓就金融而论金融,如美国一些老百姓就将其归咎于25年前里根总统的金融自由化,病根只追到金融制度。这实际上是倒果为因。

  实际上,我们只要回忆一下此次金融危机的起点是次贷危机就可明白: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源其实相当简单,就是一些美国人不干活儿却要住大房子,就是这么简单。现在的经济运行过程,特别是金融市场的运行过程非常复杂,给了许多学院派经济理论家和草根经济理论家越说越玄的空间。然而,不管他们如何云山雾罩,物理学规律,如能量守恒、物质不生不灭,还是要起作用的,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我早就说过,不管你算账的过程如何学理精深得令人眼花缭乱,美国经济的底线还是有这么大的贸易赤字,欠了外国人这么多的债,这就意味着美国人的消费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生产。

  消费超过了生产,根据物理学规律,这个缺口是一定要补上的。怎么补?一个是抢,一个是骗,除此之外是没有别的办法的(我的这种说法对于那些热爱美国的人或视“儒雅”形式高于思想内容的人会相当刺耳,那么,我们也可以用诸如“非国际贸易手段”、“金融市场操作”等字眼来代替“抢”和“骗”。但我觉得,“抢”和“骗”其实是更直白,更明晰)。

  首先我们说抢。抢是要有胆子、不怕死的,而美国人在这方面的表现一直是平平的:他们自己也承认,他们打仗主要是靠金钱。靠金钱打仗的结果很可能是抢的得不偿失: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上大致就属于这么一个情况。更何况,这个世界上还有与美国并不完全一条心的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核大国,美国抢是可以的,但肯定也是受到种种限制的,在很多时候是力不从心的。

  抢了之后还有缺口,那就只能是骗了,这就是金融市场操作,也是当下中国非常流行的一个词,叫做“货币战争”。然而,骗是一件比抢更靠不住的事情,骗人一时是完全有可能的,永远骗下去是完全不可能的。最后骗穿了帮,这就是这次的美国金融危机了。

  这里,比美国更生动的例子是冰岛。这个曾经是无数中国人无限景仰,无限向往的北欧国家,确实靠银行业,也就是靠骗过上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的日子。但金融危机一来,骗局轰然倒塌:冰岛所欠外债相当于它7年的GDP,英国已经跟它翻了脸,冻结了它的财产。过去的外债可以硬生生赖掉,可今后怎么办?要想再进口国外的奢侈品是没有可能了,恐怕只能重新捕鱼吃了。

  我的上述分析肯定让中国的许多爱美国的人感到愤怒。其实,美国人自己也是这么分析的,他们几乎众口一词地说:这次金融危机的根源是“贪婪”。什么叫做“贪婪”?想劳而获算不上贪婪,想不劳而获,不劳而大获,就是贪婪。所以,美国人自己说的,其实就是我说的这个意思,只不过我说得更细致了一些而已。问题是,这是美国的什么人贪婪造成的?美国老百姓说:这是华尔街的那些“肥猫”们贪婪造成的。可是,究竟是谁不干活儿却偏要买大房子,借了钱不还的?就是美国一些老百姓。房利美的前总裁就喊冤说:实际上是美国国会的压力迫使房利美去购买那些不良房贷的。而美国国会的压力又来自于美国老百姓不干活儿却非要买大房子的压力。美国一般老百姓又怎么能推脱掉这个责任呢?美国老百姓为自己辩解说:他们自己相当于吸毒者,而华尔街的“肥猫”们相当于毒贩子,是毒贩子引诱他们吸毒的。毒贩子其罪当诛,但平心而论,也完全有可能是毒贩子并没有引诱吸毒者,是吸毒者的强烈需求造就了毒贩子,毒贩子只是在满足吸毒者的需求而已。实际上,美国社会的这个问题是从上到下的,从华尔街的“肥猫”到一般百姓,谁都有责任。而这一现象,生动说明了美国社会内在的问题:它的消费欲望远远超过了它所实际具有的能量。我相信美国能够通过一些手段,如投入天文数字的资金救市、改革金融制度等,来缓解此次危机,但它的消费欲望远远超过了它所实际具有的能量这个问题能够通过这些手段来解决吗?从长远的观点看,绝无可能,因为这是由于美国财富文明的老朽化引起的,单凭这些手段是很难回春的——实际上,无论凭什么手段,回春都是不容易的。

  顺便说一句,此次金融危机与1929年的那次有着根本的不同:1929年那次,美国财富文明尚未老朽化,它的生产能力很强,生机勃勃,危机主要是由于银行的流动性不足引起的,因此,当时的政府如果能像今天这样及时注入流动性,危机本不会太大。今天的这次,从表面上看,对于经济、社会的冲击远未达到1929年的那次,然而,它却是美国财富文明老朽化的反映,像今天的美国政府这样,只是注入流动性,从长远看,也就是个饮鸩止渴而已——但也只能饮鸩止渴,一个社会走到这了,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阴谋论没有根据

  

  大多数中国人都往往认为美国是无所不能的,这不仅仅表现在那些热爱美国的中国人身上,也表现在那些反美的人身上。这次美国的金融危机,坊间有不少人认为是美国人做的一个局,目的是骗取中国的18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他们称之为对中国的“金融绞杀战”。这样的阴谋论可以编得有声有色,所以在民间非常有市场,但这个阴谋论实在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说实话,美国真的没有这些中国人想象的那么神,它还真没有这个本事。美国人确实骗取世界人民的金钱先住上大房子爽了一把,但此次金融危机对于美国本身的打击也极为巨大,现在的情况是银行普遍不能进行贷款业务,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大面积收购银行的所有权,这样一个状况必然会严重打击美国的实体经济,因为生意没有办法做了。

  除此之外,此次金融危机显然也严重限制了美国在国际上的行动能力——除了朝鲜、伊朗、俄罗斯、拉丁美洲等棘手问题外,美国自己最近的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在阿富汗也正在面临失败,而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对于美国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此次金融危机的打击也是巨大的:那些不干活儿非要买大房子的人先爽后哭就算是活该吧,可许多退休老人失去了生计,而且这件事意味着美国人,无论是已经老了的还是将来会老的,都无法为自己养老的财产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储存,这将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美国全国为此而心急如焚,这决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更何况,美国真的没有故意要骗中国人的钱的意思(我前面所说的“骗”,实在是无奈之举):在此之前,他们以总统为首的各级官员反复来中国敲门,说他们并不愿意承受那么大的贸易逆差,愿意用实物(当然这里面他们把高科技排除了)而不是纸票来抵还中国的货物;在此次金融危机中,美国自小布什总统到各级官员都明确说了,救市的钱首先是用来还外国人的——这里面当然是包括中国的,因为“信用是美国最宝贵的财产”——小布什总统如是说。这当然不是说美国政府是大善人,但一个超级大国的更长远的国家利益不允许它像一个卷款逃跑的小痞子一样行事,却也是实情。

  中国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也有财富损失。首先,在那些投行的股权受到损失了,在黑石以及其他地方的投资,我们知道都是失败的。其次是次级债,这是大头,倒并不像一些分析人士说的那样全作废了,既然美国政府已接管了房利美和房地美,通过了救市计划,至少从纸面上,次级债大部分可以拿回来。但是,拿回来的钱价值几何呢?根据《纽约时报》汇总的数据,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加上财政部,为救市已经投入了17000亿美元(联邦储备银行7000亿美元,财政部10000亿美元),国会在通过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时,为了取悦选民又附加了1000亿美元的减税计划,总数就是18000亿,这还远不能算完呢,这么多的钱花进去,美元的实际价值大大贬损是确定无疑的了。所以说,中国的外汇储备的实际价值肯定是缩水了。

  我不是说这样一次危机就会将美国完全放倒——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就算是衰朽了,也可以维持很多年呢,但这次危机确实使我们看清了美国财富文明已经开始老朽了,这在一两百年的时间中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避开金融战争,回归实体经济

  

  曾几何时,在中国这样一个说法流行了起来:制造业是无智商、低层次的人干的,其结果是费力而好处全被别人拿走,真正的高智慧、高层次是从事金融业,打赢金融战争。他们会举出种种数据,说明中国从事制造业是多么地“亏”。就经济发展战略,乃至人们的价值导向而言,再没有比这种说法更误国误民的了。下面让我花一点时间,详细说明制造业才是一国财富和力量的真正源泉。

  让我们首先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你天天给我提供货物,给我干活儿,而我只是给你打个白条,至于这个白条能够兑换我的多少货物或服务,完全由我说了算;这我应该很高兴对吧?但奇怪的是,我很不高兴,我天天到你家去敲门,说我不愿意打白条,我愿意也给你货物,给你干活儿,最好是倒过来,我给你更多的货物,干更多的活儿,你给我打白条。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什么地方?《镜花缘》中的“君子国”吗?告诉你,这就是发生在国际贸易中的真实场景,已经有几百年了;这就是在国际贸易中人们要顺差而不要逆差这样一个事实,在经济思想史上,这叫做“重商主义”。那么,在国际贸易中人们都是君子吗?你只要看一看一个个急赤白脸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不是相互让利的君子,而是唯利是图的小人。那么,这样奇怪的事究竟是为什么呢?总不会是几百年来,那么多各国无比奸猾的精英都在犯傻吧?很多人都没有认真想过。我问过我的老朋友黄纪苏,他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他回答说:确实也曾对此感觉有些蹊跷,但觉得自己不是学经济学的,所以就没有往下追索。问题是今天的经济学教科书用越来越复杂的理论把学生们的脑子绕残,对于这样明显的蹊跷却避而不谈。实际上,这里面隐含着一个人们不愿意拿上台面的利益算计:我今天白给你东西,白给你干活儿,好像是你占便宜了,但时间一长,就把你养懒了,养废了,而我却越来越强壮,那时,我就可以到你家里去,把你所有的东西全部拿走,甚至把你本身变为我的奴仆。

  我这样的讲法,经济学教科书里没有,好像也是由过于丰富的想象力杜撰出来的“阴谋论”。其实不然,早在200多年以前,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就向国会提交过《关于制造业的报告》,明确指出:一个国家“不仅富足,而且一个国家的独立与安全都是极大地与制造业的繁荣联系在一起的。”国会最后没有通过这个报告,但美国在很长一个时期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按照这个思想前进。如果说汉密尔顿还没有把我上面所说的这个问题上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讲清楚,英国人则是完全把这个问题赤裸裸说出来了。1812年的美英战争结束后,英国商人不惜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向北美倾销商品,英国国会和政府则在一旁积极支持,布鲁厄姆勋爵在英国下院称:“为了把美国在战争期间产生的幼稚制造业扼杀在摇篮中,即使在最初的大量出口中受些损失也是值得的。”当然,人算不如天算,英国人的如意算盘没有得逞:恰恰是由于英国的敌对和战争所造成的对美国的经济封锁,使得美国的制造业成长壮大了起来。不过这里必须说明: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绝不是中国人算计美国的结果——中国的精英还真没这个脑子和气魄,而是美国自己贪婪、自己老朽化、自己不争气的结果。中国让老朽、贪婪的美国过得舒服了一点,甚至帮没什么胆子的他们把剑磨快了一些,他们应该感谢我们才是。有网友到我博客上来,居然想象美国的这次金融危机是中国政府富有远见的操作,这实在是太离谱儿了。

  汉密尔顿的思想和美国在青春少年期的实践,以及李斯特的思想和德国青春少年期的实践,乃至后来的日韩的经济思想和实践,都是把制造业放在了一国富足,乃至独立与安全的首位。简单地说,一个国家如果能以生产致富,乃是上策——当然,上上策是持剑生产经商;而开赌场,靠骗钱致富,乃是下下策(如果是持剑开赌场,则可以升到下策),是不得已而为之。出了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现在也是一片回归制造业这样的实体经济的呼声。然而,今天的美国财富文明已经老朽了,它的国民养尊处优惯了,干不动活儿了,要想回归实体经济,谈何容易!可从经济活力上说,我们中国正当青春年少,为什么放着上策,甚至是上上策不为,而非要去学美国这样的老朽的下策呢?

  我决不是说我们应该把辛辛苦苦挣来的18000亿外汇储备送给美国人去腐化他们。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钱用在诸如改善人民生活,开发大飞机,发展航天计划上,当然是更好的。现在,这些钱当中的不小的一部分被人家在“金融战争”中骗走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小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华尔街风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4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