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日朗》西藏音乐——现代音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63 次 更新时间:2001-06-18 09:34

进入专题: 张小夫   艺术  

张小夫  

我不是一个藏学专家,也不是西藏音乐专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作曲家。我只去过西藏一次,并且只有一部关于西藏的作品,但却凝聚了我大概十几年的心血。今天我想讲讲我的一部作品诺日朗和电子音乐的问题。我首先来放一段电子音乐,之后我们大家来一起讨论这个话题。

我放的这段音乐是一个片段,是开始的一部分。大家可以先了解一下这种电子音乐的风格,不知道与大家过去听到的有什么区别?这个音乐在当时制作时有很多技术上的要求,分了很多声道,在观众的前后左右构成一个听音的环境,这与传统的听音环境不同,后者只是从台上单一的静态的传给大家,这就是电子音乐与传统音乐的不同之处之一。

这首作品作于1996年,是为参加巴黎音乐节而创作的。我对西藏文化的了解很浅,我在西藏也只呆了大约十二三天,但藏文化对我却有很强的吸引力,始终有一种神秘气氛笼罩。我曾到西藏采风,获得了一些表象的东西,这只是一次非常简短的经历,我一直在想如何用音乐的形式将我在西藏的感受表达出来。后来我去了巴黎,仍在考虑这个问题,认为用一段声乐或是器乐已不足以表现,我在思考一种新的音乐语言和形式。

藏乐对我小时候就有一些影响,比如老一辈歌唱家演唱的藏族民歌。后来我上了大学,那时大家已开始讨论一些较为前卫的音乐表现形式。电子音乐产生于本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法国,已经有半个世纪的历史,其起源与人类在各方面的变革一脉相承。人类大的文明与整个音乐历史进程大体上是相通的。在农业文明时代,声乐文明是主要的潮流,那时由于农耕时代没有太多乐器,因而主要是靠自己的身体条件来歌唱,并且出现了劳动歌曲,宗教领域出现了圣诵弥撒等。到了工业社会,人们已有能力发明制造乐器,从打击乐器到管乐器再到弦乐器,中华民族乐器和西洋乐器都是器乐发展到高潮时给人类带来享受的结晶。后来又出现了歌剧,是人声歌唱与器乐交响的结合。艺术需要不断革新,到了20世纪,人们开始进入现代社会,艺术方面如美术、雕塑、影视等都有了长足进展。电子音乐作为21世纪的音乐形式,是音乐发展到某一阶段的产物。

电子音乐在国内与国际上的发展有一定的差异,这是一种全新的音乐语言,而大家熟悉的就是声乐和器乐语言。这与大家适应可能还有一个磨合期。在国外也是这样,大家也还是习惯有一个明确的旋律和节奏的传统音乐形式,电子音乐其实是古典音乐的自然过渡。

下面我要让大家听的这首作品诞生于1948年,我们来设想一下那时的文化潮流,已经历了维也纳古典乐派,印象派,现代派,大家都在争先用自己的独特方式来展现自己的乐思,比如瓦格纳的调性已逐渐被打破;施特拉伦斯基的新古典主义作品《火鸟》将音乐中的元素用现代技术做了各种处理,听起来十分复杂;巴特是现代民族乐派,将匈牙利民歌元素复杂化,器乐化;序列乐派则彻底打破了古典音乐的体系,这是20世纪五十年代音乐大体情况。在这种各家均在寻找独特表现形式的背景下,电子音乐产生了。法国一家电台的音响工程师提出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是一个时间声音艺术,是以声音为载体的。现在作曲家并不直接产生音乐,而是作乐谱再通过演奏来完成的。但既然音乐是声音的艺术,为什么不能直接采用声音来表现音乐呢?于是这位工程师将工作中采录下来的很多具体的声音记录下来剪接在一起,他说这叫具体的音乐,其特点是不需要演奏。1948年的巴黎音乐节上有人将其称为噪音音乐会,大家就可以从中理解出其对音乐概念已经作了一种多么大的改革。

我想谈一下我自己对电子音乐的认识。其实从骨子里说我并不是很前卫的人,与我的同学相比,我并不是在大学期间就想从事现代音乐的,那时我还比较保守,比较喜欢后浪漫主义,喜欢那种比较有调性的作品。我最终从事电子音乐还是与我在法国求学的经历有关。也就是说当你在一个地方有了一定的经历便会对你产生很大的影响。我对电子音乐的感情与我在法国的经历密切相关,尤其是巴黎。法国是现代艺术之都,一个朋友给我介绍过说法国文化部在文化艺术上的开支有一半费用是用在现代音乐上的,因为他们对本民族的文化十分在意。他们的基本理念是他们法兰西民族未给世界音乐做出太大贡献尤其是对于古典音乐,而唯一贡献在于印象派时期,所以他们要争取给现代音乐文化做贡献。法国成立了专门演奏现代音乐的乐团,只演奏现代音乐,这是很困难的,因为其没有旋律,没有节奏,也没有调性。

在巴黎留学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深入研究电子音乐,在最后三年的时间里我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电子音乐上,并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由此,我感觉当你要了解一个事物时,必须深入进去而不是只凭表层的印象。我们可以通过1948年的这部作品简单了解一下那种文化的起源,为什么会有这种文化现象产生。

这个时期电子音乐刚有的时候音响是很差的,因为当时还没有很好的技术,其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1948年10月的这部作品作为音乐领域的一次革命,其从另一个高度对音乐做出了超前的认识,目前仍有很多人都认为是一种噪音。但那个法国工程师认为噪音也是一种声音,作曲家在于其是否有能力将噪音变成有生命的音乐。后来技术发展了,出现了磁带录音和计算机技术,这对电子音乐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其中磁带录音使电子音乐得以保存,而计算机技术则使很多想法迅速用于实际。到今天为止,西方已有了电子音乐节,有固定的演出和交流,只不过观众要少的多,因为其毕竟还是不像传统音乐那样被人们所接受。电子音乐可能在商业领域的发展要比专业领域中快的多,因为它直接就可以给人类带来利益。

大家都认为电子音乐很生疏,是因为我用了与众不同的表现手段,如果还用从前的声乐器乐,可能并不能表达出我对西藏文化的理解。我力求将对生活表层的认识深入到底层以求挖掘出其中的灵魂。我希望将在西藏看到的现象与音乐建立起一种必然的联系。后来我逐渐思考,我觉得藏族文化就是一个圆字,包括念珠,绕着玛尼堆,再大一点还有人的生死轮回。十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藏族文化。后来我学了电子音乐,其中有一个基本的技术loot就是一个圆。我抓住了这样一个特点,我想这可能用来表达我所希望的西藏文化中的那个圆,于是我找到了一种形式感,一个连接点。

交响乐是一种多调的语言,诺日朗中体现交响思维的就是通过loot完成的。我只用了一个素材就是喇嘛念经,我同时做了几个声部,每个声部不同,有的高,有的低,有的在前,有的在后,感觉就是一点点向你推进,然后一下子从你的头上跃过去,这就是我所想寻找的一种心灵的震撼。我认为我找到了我所希望的形式。我还用了才旦卓玛唱歌的素材,将其歌声做的若隐若现,仿佛是神仙的声音,而汉子歌唱的声音却做的很雄厚,很实在。人与神之间不断交流碰撞。我自认为只有电子音乐这种形式才能表达出藏文化的精妙所在。我希望通过电子音乐能给大家带来一个想象藏族文化的空间,而不是什么我具体到了拉萨,到了哪个寺庙,见了哪个喇嘛。

这场演出中还有打击乐,包括鼓,铜器和石头的声音。作曲家在中央调试,现场演出还是很有趣的。

我觉得乐器越具体越容易局限化,这样就不能给大家带来联想。我希望电子音乐表现的空间能给人一种真实的感觉。以上就是我对电子音乐的一点看法。

    进入专题: 张小夫   艺术  

本文责编:王文佳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爱思想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055.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