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现代艺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18 次 更新时间:2001-03-06 09:36

进入专题: 朱青生   艺术  

朱青生  

主持人:追求进步,学术倾听,世纪大讲堂问候您。在中国,凡是成年人都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现在马上有一件骇人听闻的故事就要传播出去,这就是北大的艺术系有一位教授叫朱青生,他要把桂林的一座山染成红色。人家愚公移山是为了子孙万代进城打工方便,出门也很方便。那么朱老师为什么要把这个山染成红色呢?不知道。据他说这是现代艺术,今天我就把他请到现场,请他给咱们讲一讲什么叫现代艺术。好,有请朱老师上场。请坐。

大家肯定不是欢迎我的开场白,而是欢迎您到场。您这个想法非常有创意,怎么想到要把山染成红色呢?

朱青生:我想,刚才大家还是欢迎你的开场白,因为我这个漆山的计划只是一个设想,要想让它实现的话,大概别人不一定都欢迎,就像现代艺术一样,因为现代艺术虽然它是一门艺术,但是它不一定像人们所理解的那样具有美感,甚至不一定像人们所理解的一样会给人带来愉快的感觉,所以我们说这个漆山的计划只不过是现代艺术的一个实验。我想现代艺术的实验在中国已经很多,但是它还不够,其主要原因是,我们大家还没有充分的意识到,在现代社会或者现代化的过程中间,只有一种艺术可以配合这样的时代和这样的一个过程,那么这个艺术的话,我们称它为现代艺术,实际上它比艺术所涵盖的范围要宽范一些。

主持人:朱教授刚才说的这个漆山,那个漆是油漆的漆。他把他马上要做的事情,简称为漆山,把那个山漆起来,漆成什么色不知道。

朱青生:红色。

主持人:其实我看了它那个照片,我觉得把石头漆成红色,最开始一听他的创意觉得非常好,非常时髦,觉得涂起来也很好看,但是真正看那个照片觉得非常非常恐怕,这是后话,一会儿咱们再说。现在我想问一个问题,我听说现代艺术家和现代艺术的评论家他们都不是一般人,一般的艺术家要通过后天的修炼,有好老师教他,有师傅带他,能把画画好。现代艺术家和现代艺术的评论家,他们都是天才,生下来,他成长到一定岁数,他自动就会搞现代艺术是没有理论的,没有师徒。

朱青生:我想,过去的艺术家更认为自己是天才。比如说像文艺复兴时期的,像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以及中国的,比如像八大山人,和徐谓这些人,他们都以为自己肯定是天才,而且他们认为他们不是因为自己有本事,而是有一种特殊的东西通过了他们的身体向世界展现出来,而之所以选择他,就是因为他具有这样一种特殊的禀赋,所以他们称自己为天才。

主持人:您是不是也有这种禀赋?

朱青生:我想现代的艺术家正好相反,他们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于是就只好做艺术了。大概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是哪年生人?

朱青生:1957年。

主持人:1957年生人,现在应该是44岁。您是哪年上的大学?上的哪所大学?

朱青生:我是1978年的2月份(上大学)是属于77级,因为我们那一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代。

主持人:冬季考试,冬季招生。

朱青生:77年招生,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届,然后拖到78年初才入学,是这样。是在南京师范大学我是上的美术系,油画专业。

主持人:从南京毕业了以后是上了哪所学校?还是工作了?

朱青生:我是直接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在美术史系读硕士。

主持人:那是一个大家------男人都留长头发的学校。

朱青生:有时候,有些男人不留头发。

主持人:你是现在把头发剪这么短,还是当时就这么短?非要跟那些留长头发的男同学不一样。

朱青生:我的头发基本上是这么长。因为这是一个私人问题,如果要回答的话,我觉得因为作为教师,我没有权利自己选择自己留什么样的头发,所以我比较从俗。

主持人:是这样。那是在美院读研究生是吧?以后还接着深造吗?还是工作了?

朱青生:毕业以后就留校工作了,然后教了三年书以后又调到北大来教书,后来教学告一段落以后,公派到德国去继续深造,当时我在德国海德堡大学做完了博士学位。

主持人:德国海德堡大学,那是一个每一位男同学都喝啤酒的学校。

朱青生:女同学也喝。

主持人:那您的酒量呢?

朱青生:我不喝啤酒,但是喝葡萄酒还可以。

主持人:西洋味的。一个艺术家,他的生活应该多少有些怪僻,你有些生活的怪僻吗?

朱青生:有,但是不能在公开的场合说。

主持人:好,这是您的态度。我想大家已经了解了朱老师很多事情了,现在就请朱老师给大家讲讲到底什么是现代艺术,这场学术报告就叫“这是现代艺术”。好,请朱老师。

    进入专题: 朱青生   艺术  

本文责编:王文佳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爱思想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042.html
文章来源:凤凰网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