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鉴秋:浅论六朝诗歌中的“怀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654 次 更新时间:2024-07-11 07:03

进入专题: 六朝诗歌  

朱鉴秋  

六朝时期的涉“怀古”诗

六朝时期是社会思想与风尚大变革的时期。世风与人心的变化也反映在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当中。其中有一类诗歌,表达了诗人对古人精神的追慕且诗歌内容含有“怀古”或“怀古人”之语。笔者命其名曰“涉‘怀古诗”。

对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中六朝时期的诗歌进行检索,发现六朝诗歌中“怀古”及“怀古人”共计出现了九次。

这几首诗分别为嵇喜的《答嵇康诗四首》(其一)、陆机的《吴王郎中时从梁陈作诗》、阮籍的《咏怀诗十三首》(其四)、陶渊明的《和郭主簿诗二首》(其一)、谢灵运的《初往新安至桐庐口诗》、谢惠连的《离合诗二首》(其二)、鲍照的《采菱歌》(其七)、谢朓的《观朝雨诗》以及沈约的《登北固楼诗》。其中沈约的《登北固楼诗》,实为唐人托名沈约之子所作,后经讹传附会为沈约诗,非真六朝诗,不予讨论。

其余八首诗可以肯定为六朝诗人所作无疑。接下来笔者将对它们进行分类并逐一分析,探讨八位诗人寄托于其中的情志。受篇幅限制,八首诗中除两首短诗全诗列出外,其余长诗仅节选出其中与“怀古”相关的诗句。

八首涉“怀古”诗当中所蕴含的诗人“怀古”之心,大致可以归结为两类:嵇喜、阮籍、陆机和谢惠连在诗中“怀古”是对古代贤人君子忠义之风的追慕,而陶渊明、谢灵运、鲍照、谢朓在诗中“怀古”是对仕途的忧惧厌倦以及对隐者先民生活的向往。

追慕贤人君子之“怀古”

追慕贤人君子的四首涉“怀古”诗当中,首先是嵇喜的《答嵇康诗四首》(其一),其诗云:

……逍遥步兰渚,感物怀古人。李叟寄周朝,庄生游漆园。时至忽蝉蜕,变化无常端。

本诗在“怀古人”之后的四句讲述了老子、庄子权变通达、能仕能隐之事。举出道家老庄之例,只是为了针对性地反对嵇康等人离俗出世的人生态度。本诗中嵇喜真正所“怀古”的对象,其实是古代儒士积极有为的入世之风。相较于嵇康,嵇喜受儒家思想影响更多,更推崇积极入世,通过尘世磨炼最终达到逍遥之境的人生态度。

接着是阮籍的《咏怀诗十三首》(其四),其诗云:

……。泛泛轻舟,载浮载沉。感往悼来,怀古伤今。……。谁能秉志,如玉如金。处哀不伤,在乐不淫。恭承明训,以慰我心。

此诗大致创作于魏晋之交,属于阮籍晚年作品。阮籍感慨自己在政治斗争的波澜中犹如一叶轻舟,随波逐流,沉浮不定。“感往悼来”是对自己人生的回顾与感怀,“怀古伤今”则是对古代君子仁义忠信的追慕以及对当下政治环境中士人攀权附贵、违仁背义的感伤。本诗中阮籍所“怀古”的对象是具有鲜明儒家思想特征的古代士风。君子如玉,温润谦和;其志如金,恒常不变。这样理想的道德风尚在阮籍所处的时代几乎无人尊崇,故而作诗嗟叹。

接着是陆机的《吴王郎中时从梁陈作诗》,其诗云:

在昔蒙嘉运,矫迹入崇贤。假翼鸣凤条,濯足升龙渊。……。感物多远念,慷慨怀古人。

作此诗时,陆机身为吴王司马晏的郎中令,随驾巡视梁陈之地。诗中多用“嘉运”“崇贤”“鸣凤”“龙渊”等壮词,果真慷慨。陆机入仕晋朝后承蒙拔擢、仕途通顺,此时正踌躇满志。其慷慨所怀之古人当为那些忠义无双、匡君济世的古代君子贤人。

最后是谢惠连的《离合诗二首》(其二),全诗如下:

夫人皆薄离,二友独怀古。思笃子衿诗,山川何足苦。

此诗十分简短,其“怀古”的对象也在诗中说得直白明了。当今薄情寡义之风盛行,士人大多自私凉薄,唯有两位好友仍不忘古代君子重情重义之风,对离别之友深情挂念。

追慕先民逸士之“怀古”

追慕先民逸士的四首涉“怀古”诗当中,首先是陶渊明的《和郭主簿诗二首》(其一),其诗云:

……。此事真复乐,聊用忘华簪。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

作此诗时陶渊明三十八岁,虽未弃官归隐,但已产生厌倦官场、向往躬耕之念。他在此诗中所“怀古”的对象,是自己所向往的上古先民的淳朴民风与安乐生活。比起真正穷困潦倒的晚年生活,此时陶渊明的田园生活仍属于物质相对优裕的“肥遁”,故而诗中只有生活之乐而无生活之苦。诗中所描绘的乡村田园风光以及乡村生活的各种美好瞬间共同构成“此事”之乐,在陶渊明眼中与上古之民的生活之乐别无二致。

接着是谢灵运的《初往新安至桐庐口诗》,其诗云:

……。感节良已深,怀古亦云思。不有千里棹,孰申百代意。远协尚子心,遥得许生计。

作此诗时,谢灵运遭到贬谪外放,沿途观览秋日山水,发出感节怀古之叹。本诗当中,谢灵运所怀之古是那些“百代”古人之意,在诗中他举出了这一类笼统的“百代”古人中的两个代表—“尚子”与“许生”。“尚子”是东汉隐士尚长,“许生”是东晋名士许询。二人皆好道,终身不仕且喜爱游山玩水。由此可以窥得谢灵运在此诗中所怀的“百代”古人之意,是从远古至当代无数离尘弃俗、浪迹山水的隐逸高人之精神。

接着是鲍照的《采菱歌》(其七),全诗如下:

思今怀近忆,望古怀远识。怀古复怀今,长怀无终极。

此为鲍照所作七首《采菱歌》中的最后一首。作此诗时,鲍照因不愿附逆谋反而遭到打压外放,深知卷入权力斗争下场的他产生弃官归隐之心。鲍照在这首诗当中所“怀古”复“怀今”的对象,是与艰险宦途相对的那些古今普通百姓们自在安乐的生活。诗中“怀古复怀今”,由今日眼前所见的平民男女的采菱与恋爱,联想到古代先民逸士在山泽林野中自由自在的生活,最后以“长怀无终极”的感叹,抒发了对归隐生活的强烈向往。

最后是谢朓的《观朝雨诗》,其诗云:

……。耳目暂无扰,怀古信悠哉。戢翼希骧首,乘流畏曝鳃。动息无兼遂,歧路多徘徊。方同战胜者,去翦北山莱。

在朝雨迷蒙、空灵澄净的氛围中,诗人振衣而坐、耳目无扰,悠哉地“怀古”深思。从“戢翼希骧首”到结尾的六句,表现了诗人内心在仕途进退上的矛盾。是在政治上继续前进,还是急流勇退回归平凡?隐居时有入仕之心,做官时又畏惧仕途艰险。二者不可得兼,究竟如何是好?本诗中谢朓“怀古”的对象,应当包含了入世、出世两类先贤,只不过经过反复权衡,最终归隐思想占据了上风。

“怀古”与六朝世风

八位诗人在诗中对古人精神的追慕以及对当下世俗风气的批评,反映了六朝世风当中的许多现实问题。儒家正统思想的动摇、礼义廉耻的崩坏自汉末已经显现。魏晋以后,士人愈发自私凉薄。《南史》记载:“仲德(王懿)闻王愉在江南贵盛,是太原人,乃远来归愉。愉接遇甚薄,因至姑孰投桓玄。”礼崩乐坏的同时,玄佛思想崛起,隐逸出世之风渐盛。

在世风日下的社会环境中,六朝人对心中理想的“古人之风”格外向往,对能体现“古人之风”的士人格外欣赏。据《三国志·魏书》记载,曹操以素屏风、素凭几赐毛玠,曰:“君有古人之风,故赐君古人之服。”书中随后提到毛玠正直敢谏,身居高位而布衣蔬食,家不积财而常常赈施贫族。此乃汉魏时人所推崇的“古人之风”,亦即孟子所言的“仁义忠信,乐善不倦”之“天爵”,阮籍等人诗中所怀之古亦当如是。

《南史》中“古人之风”出现过三次。齐高帝赐孔灵产白羽扇、素隐几,曰:“君有古人之风,故赠君古人之服。”齐明帝赐傅昭漆合烛盘,敕曰:“卿有古人之风,故赐卿古人之物。”梁昭明太子赐刘杳瓠食器,曰:“卿有古人之风,故遗卿古人之器。”再看三位受赏人行为举止所体现出的“古人之风”:孔灵产“有隐遁之志”且精通道术。傅昭身居中书通事舍人的掌权要职,而“廉静无所干豫,器服率陋,身安粗粝”。刘杳学识渊博而“清俭无所嗜好,自居母忧,便长断腥膻,持斋蔬食”。不论在朝为官或在野为民、隐于朝市或隐于山林,只要心中常怀“隐遁之志”,为人“清俭无所嗜好”,处事“廉静无所干豫”,便可如古逸先民一般自由安乐。陶渊明隐遁乡村,自得于平凡的农家生活。谢灵运失意于朝堂,犹能得意于山水。鲍照与谢朓虽身困宦途,但若能不失“去翦北山莱”之志,也可自拔于泥淖,得享安宁。

    进入专题: 六朝诗歌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334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古典文学知识》2024年5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