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佳: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平稳增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67 次 更新时间:2024-05-08 22:58

进入专题: 东南亚  

刘兆佳 (进入专栏)  

 

在中美大国较量的过程中,东南亚拥有巨大的战略价值。今年来,中美双方都竭力争取东南亚国家的支持。美国力图拉拢东南亚国家来遏制和包围中国,而中国则致力于强化与东南亚国家在各方面的联系,目的不仅是要挫败美国的战略图谋,更是要大力开拓中国经济发展的国际空间。中国在这些方面的努力正在不断取得可喜的成果。

在冷战时期,大部分东南亚国家在政治、经济和安全上都倒向美国和其在东亚的盟友日本。由美国牵头在1954年成立的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的目的更是要为了对抗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扩张”。相反,中国与大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并不正常,彼此在政治上、利益上和意识形态上的猜疑和摩擦不时发生。此外,中国与东南亚之间的经贸往来也并不密切。

中美关系在1970年初开始因为要联手对付彼此的共同对手(苏联)而有所改善,并持续到大概21世纪头十年。冷战结束后,美国的战略重点放在欧洲和中东。东南亚对美国的战略价值大幅下降,不少东南亚国家感觉到被美国忽视。为了加强其国际影响力,东南亚十国于1967年成立了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ASEAN)。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的崛起和不断改革开放,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尤其在经贸方面越来越密切。1997年,中国坚持不让人民币贬值的政策纾缓了亚洲金融风暴对东南亚国家的冲击。2003年,中国作为东盟的对话伙伴率先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与东盟建立了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2021年,中国与东盟建立了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经济上,中国自2009年起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2010年1月,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建成。2020年,东盟首次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自从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东盟十国都积极参与其中,从而使中国与东南亚的经贸联系更为密切。不少重要的基建项目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也纷纷展开,包括中国─缅甸经济走廊、中泰铁路、中国─马来西亚海岸铁路和中国─印度尼西亚雅万高铁。尤其重要的是2020年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RCEP将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往还注入源源不绝的强大动力。

美图操弄分化东盟国家

2010年代初,美国“猛然醒觉”认为中国的崛起对其全球霸权和国家利益构成严重的“威胁”,并开始以遏制中国作为其对华政策的主轴。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策略,表面上是要加强美国对亚洲地区的关注,实际上是要拉拢亚洲国家遏制中国,而东南亚国家则成为了美国的地缘战略重镇。

当年参与筹划“重返亚洲”策略战略师、现任美国副国务卿的库尔特.M.坎贝尔(Kurt M. Campbell)在其2016年出版的《转向:美国在亚洲的治国之道》(The Pivot:The Future of American Statecraft in Asia)书中这样说:“美国在东南亚的政策是转向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需要与东南亚国家密切合作,协调在航行自由、地区透明度、和平解决争端和自由贸易等二十一世纪价值观上的共同立场。”“尽管东盟具有中心地位,但在美国之前的亚洲治国战略中,该组织一直被忽视。”“相较之下,‘转向’的最初几年,美国恢复了对东盟的关注。美国向东盟派遣大使,在雅加达东盟总部设立代表处,与东盟签署《友好合作条约》,参加东盟国防部长会议,并投放资金来加强东盟秘书处。这种稳定的接触在2011年美国加入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EAS)时达到顶峰──东亚峰会是该地区最重要的国家元首年度聚会之一。这是重要的一步,部分原因是中国最初构想成立该组织时并没有美国当作积极成员。然而,加入后,美国能够利用这个组织和亚洲其他几个组织来形成围绕政治和东海以及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共识。”

为了在经贸上打击中国,奥巴马提出要建构一个把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TPP的目标是透过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减少贸易障碍、促进投资自由化、保护智慧财产权等方式,加强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和经济联系。协定也涵盖了一系列领域,包括服务贸易、电子商务、劳工权益、环境保护等。然而,这个针对中国的计划在2017年因为鼓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TPP而告吹。

不过,现任美国总统拜登并没有放弃在经贸上遏制中国的意图。2022年5月,美国启动了排除中国在外的“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IPEF)。此次启动开始了对未来谈判以下几个支柱的讨论:(1)贸易;(2)供应链;(3)清洁能源、脱碳和基础设施;(4)税收和反腐败。不过,IPEF与TPP最大不同之处,是美国拒绝向参加的国家开放国内市场,这便使得其吸引力大减。

无论如何,美国对东南亚的战略价值被奥巴马重新重视后,一直被特朗普和拜登所继承。长期以来,由于历史原因,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联系比中国要密切得多。不少东南亚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精英都曾经到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留学,深受西方价值观的薰陶,对中国在一定程度上的怀疑和抗拒挥之不去。为了促使东南亚国家疏远中国,美国不断兜售所谓“中国威胁论”、经常向东南亚国家承诺提供“安全保证”、利用中国与个别东南亚国家特别是菲律宾的领海争端挑起矛盾和冲突,以及把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作为挑拨离间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的棋子。

无疑,美国的这些行动对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不过,美国的“美国优先”政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乃至在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中的偏颇立场,都大大损耗了美国在东南亚的政治威信和道德号召力。与此同时,中国在外交上特别在领海争端上的务实和合理立场、在国际事务上所担当的促进和平和维护公平正义的角色,都提升了中国在东南亚的威望。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科技的进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一些中国企业和产品的“品牌”的吸引力都不断增值中国在东南亚的“软实力”。在此消彼长下,中国与美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的差距正在快速缩小,总的发展趋势对中国亦越来越有利。

今年,新加坡的东南亚─尤索夫伊萨研究所(The ISEAS-YusofIshak Institute of Singapore)完成的《2024年东南亚状况调查报告》(第六份报告)(The State of Southeast Asia 2024 Survey Report)(the 6th report)为这个“此消彼长”的趋势提供了大量扎实的证据。这个调查报告中的受访者来自东南亚国家的学术、社会和政治精英,共有1994人参与这项调查。调查发现:“中国仍然被视为该地区(东南亚)最具影响力的经济(59.5%)和政治战略(43.9%)大国,中国在这两方面都大幅超过美国。”“如果该地区被迫在持续的中美竞争中结盟,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较普遍的选择(50.5%)。美国从上年的61.1%下降到49.5%。”“自2022年5月(美国倡导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实施以来,一年多以来,围绕其潜在有效性和效益的情绪进一步减弱,对IPEF的积极情绪从去年的46.5%下降至40.4%。今年,44.8%的东南亚受访者对IPEF的影响和有效性越来越不确定,高于一年前的41.8%。负面情绪也从去年的11.7%上升到今年的14.9%。”“对中国作为东南亚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大国的看法仍然很高,59.5%的地区受访者持这种观点。”“与往年一样,中国仍保持着在东南亚最具影响力和战略力量的国家的地位(43.9%)……相反,美国的影响力从去年的31.9%下降到今年的25.8%。”“东南亚人肯定中国是东盟最具战略意义的合作伙伴,平均得分为8.98(满分11分)。紧随其后的是美国(8.79)和日本(7.48)。”“2024年1月,七个东盟成员国(柬埔寨、印尼、寮国、马来西亚、缅甸、泰国和越南)签署了认同中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的文件。”

东南亚的精英对中国和美国在情绪上亦发生显著转变,“中国在东南亚受访者中的受欢迎程度大幅上升,从去年的38.9%攀升至今年的50.5%,逐渐成为该地区的首选结盟选择……值得注意的是,印尼、老挝和马来西亚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强劲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中受益匪浅,与2023年相比,他们对中国的偏好显著增加了20个百分点以上。”“相反,美国的受欢迎程度却有所下降,从去年的61.1%降至今年的49.5%。”“东南亚人对未来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乐观。今年预期改善的受访者比例从38.7%升至51.4%。”“38.2%的地区受访者认为美国与东南亚的接触减少或大幅减少,自2023年以来对拜登政府的负面情绪上升了12.5个百分点。”“大多数东南亚人对美国作为战略伙伴和区域安全的提供者几乎没有信心。40.1%的受访者认为美国不可靠,而2023年这一比例为32.0%。”

盲从美国终将成受害者

总的来说,中国在东南亚的形势呈现稳中向好的势头。随着美国在该地区的政治、经济和道德威信的持续下沉,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最终必将超越美国。然而,我们也注意到不少东南亚精英对中国的疑虑仍在。他们仍然担心中国的崛起对他们国家的主权、自主和利益构成威胁。美国还会不择手段地插手东南亚事务和唆使个别国家与中国对抗。不过,中国的“与邻为善”的外交政策、公平合理处理国际争端的方针和“互利共赢”的政治和经贸政策终将会不断减少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的矛盾。总之,美国拉拢东南亚国家遏制中国的图谋不但不会得逞,反而会自食其果。那些盲目跟从美国的指挥棒起舞的国家则肯定最终会成为受害者,而菲律宾则将会是很好的反面教材。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顾问

进入 刘兆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东南亚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1265.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