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流芳:透视2004年美国总统侯选人辩论的规则(未删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6 次 更新时间:2024-01-15 23:37

进入专题: 美国总统侯选人辩论   巴以冲突  

方流芳  

美国舆论对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分歧超过了辩论本身:有人说,这是把男人之间的选美比赛和“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另类拳赛结合在一切;有人说,双方都是按照舞台艺术的套路在比赛时尚、个人魅力、口才、发型、架势和服饰,以争抢坐在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有人说,公共辩论增进了选民对侯选人了解,至少能增加投票率;有人说,公共政策是一个不断试错和纠错的过程,辩论虽然不能保证避免错误,但能减少出错,及时纠错。不管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究竟有无实质意义,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在公众面前进行争辩,而又没有引发骚乱、仇恨、诉讼和丑闻,这本身蕴涵着一些值得考究的道理。我想,除了法治之外,辩论规则也许是双方愿意一起辩论的重要原因。

1.谁组织辩论?

总统候选人辩论并不是美国宪法的法定要求——候选人没有法定义务举行大选辩论。只有在侯选人双方都愿意的时候,才会有辩论。2004年总统候选人辩论的组织者名为“总统辩论委员会(CPD)”,该组织在名义上是一个无党派、非营利并享受免税特权的公司法人,实际上是共和党、民主党联合掌控的机构。自1987年起,CPD是历次总统侯选人辩论的组织者。但是,CPD 并无权力制定辩论规则。本文信息部分来自该公司网站 www.debates.org 。

2. 辩论规则如何形成?

总统候选人辩论始于1858年,这一实践时断时续:在已往146年中,共有12届总统候选人进行了辩论。辩论规则来自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协议——辩论之前,双方候选人的代表进行谈判,就本次总统候选人辩论的规则达成共识,其性质实为民事合同。

2004年总统候选人辩论规则的谈判是双方激烈讨价还价的结果,最后,每一方都不得不作出让步,以换取对方的让步。就言词表达而言,克里能说会道,善用多种说法去阐述一个道理,布什则善用简单的语言把事情说明白,而一般美国民众又喜爱“长话短说,大话实说”,因此,辩论场次越多,局势对布什越是不利——他没有那么多可说。最初,布什一方主张两场辩论,克里一方坚持三场辩论,双方相持不下。在讨论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规则时,双方对站着还是坐着辩论又发生分歧:民主党的副总统候选人爱德华兹是职业律师,习惯面对陪审团,站着说话,边说边走,不断用身体语言去加强表达——站着辩论显然对爱德华兹有利,但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切尼坚持双方坐着辩论。结果,双方各让一步:布什同意举行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以换取爱德华兹同意坐着辩论。

3.有哪些辩论规则?

2003年11月6日,CPD 公布了2004年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和一场副总统侯选人辩论的时间和地点。2004年6月17日,CPD又公布了2004年辩论的一般规则,这些规则包括:

(1)所有的辩论,必须由主持人斡旋。主持人由CPD选定,每场辩论须由不同的人主持,一人不能两次担任主持人。2004年9月10日之前,CPD又公布了四名主持人的姓名和身份。主持人都是来自传播媒介的节目主持人,他们每天抛头露面,参辩双方不难判断他们能否严守中立。

(2)候选人坐着,还是站着说话,依双方约定。在第一、第三场总统侯选人辩论和副总统侯选人辩论中,侯选人和主持人都靠桌而坐。在第二场总统侯选辩论,候选人回答问题的时候,可以站立,也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走动,但不能越过红地毯上的一道界限,以防止两位侯选人在辩论时发生身体接近。

(3)辩论范围大致划定。第一场辩论集中于国内政策,第三场辩论集中于外交政策,第二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和副总统候选人辩论是开放话题。

(4)辩论由第三人提问,候选人不得相互发问(这和我国的大学生辩论赛意趣迥异)。第一、第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和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由主持人提问;第二场总统候选人辩论,采取市政厅聚会形式,由盖洛普民意调查机构通过问卷调查,选择140名投票未有定见的本地居民出席辩论会,后者在现场直接向候选人提问,为避免问题重复,听众和主持人在辩论之前会面,以剔除重复问题。

主持人提问有三种形式——发问,打开话题而启动辩论;追问,追随先前的讨论而递进提问;交叉询问,向双方提问而引发交锋。在所有辩论中,主持人都可自由裁量,决定是否追问。

(5)主持人确保双方有均等的发言时间,有一定机会交换意见。

(6)每场辩论都是从美国东部时间晚上9点开始,持续90分钟。

(7)双方候选人都是在听众在场的情况下进行辩论。

4.身体语言是否不受辩论规则管束?

身体语言披露的个人信息比言词更为真实,有些还会披露一些相当私密的个人信息。在2004年美国总统侯选人辩论中,布什的身体语言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美国第一夫人劳拉曾多次提醒布什:“不要刻意显示魅力、表现机灵或者显得文绉绉的,你就是你!”但是,执行这一指示并不容易,即使执行了这一指示,也未必总是带来正面效应。在第一次辩论中,布什在克里讲话的时候频频皱眉,或呈现出怪异表情——连布什的拥护者也承认,这种欠缺礼貌的身体语言损害了布什的公众形象。在第二场辩论中,布什尽量放松,站立着说话,来回踱步,有效地克制了皱眉;他意识到自己在第一次辩论中的失误,用一种自我解嘲的方式去争取公众谅解,他说:“刚才听到参议员的话,我差一点又要皱眉了。”在第二次辩论中,布什聆听对方讲话的时候总是频繁眨眼,心理学家认为,这是控制愤怒的一种努力。有时侯,布什会猛然起立,有一次甚至和主持人发生小小的龃龉,克里在事后挖苦布什,说:“当我看到这位老兄站起来的时候,真担心他会攻击主持人!”布什的身体语言暴露了易怒的个性,但是,也有评论者认为,布什的身体语言与他的战略是一致的——他在第二次辩论中更有进攻性,而不是被动防卫。

身体语言有时甚至会成为胜败的关键。在1992年总统大选的一次辩论中,老布什一面心不在焉地应付提问者,一面看手表,这再清楚不过地表明:还有比回答选民问题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他已经急不可耐……。这无疑使老布什失去了很多选票。

当然,身体语言也是候选人表示礼貌的重要方式。布什和克里入场和退场时,都笑吟吟地握手,第二次交锋结束之后,布什甚至把身体靠近克里耳语。两位夫人见面和告别的时候也各有一轮微笑和握手。克里平时的表情略显凝重、忧郁,容易被人看成悲观主义者,因此,他在辩论中增加了微笑的幅度。诸如此类的举动,对保持形象都起到正面作用。虽然,没有什么成文规则在规制侯选人的身体语言,但是,身体语言与身份、场合和言词保持一致则是任何社会都无法忽视的规则。

5. 从3场辩论的片段看辩论规则

(1)2004年9月30日,布什和克里的辩论

辩论规则

主持人:PBS“新闻时间”的节目主持人JIM LEHER。

辩论时间:90分钟。

话题范围:外交政策和国土安全。

话题和问题:主持人在话题范围内选择特定话题并提出问题,问题由主持人事先准备,除主持人自己,无人事先知道他会问什么问题。

答问和反驳:主持人轮流向两位候选人提问,答问时间为2分钟,反驳时间为90秒;支持人轮流向每位候选人提问,以保证每位候选人答问和反驳的次数相等。在任何一轮辩论中,主持人可斟酌定夺,将当前一轮辩论延长一分钟。当然,主持人在运用这种裁量权的时候必须相当克制,只有在双方言犹未尽而需要追问的时候,延长辩论才有合理性。

守时提示:剩30秒钟,亮绿灯;剩15秒钟,亮黄灯;剩5秒钟,亮红灯。时间到,红灯不断闪烁,并备有蜂音器,以打断候选人在到时之后继续讲话。

禁令:候选人不能向对方直接提问;听众必须保持沉默,不能提问或者插话。

辩论片段

主持人: 正如刚才听到的那样,两位在重大的政策问题上存在分歧。布什总统,我的一个新问题是:您是否认为,克里参议员存在性格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严重到足以使你拒绝接受他成为美国军队的总指挥?

布什: 这是一个含沙射影的问题。首先,我仰慕克里参议员为这个国家提供的服务。我对克里参议员的仰慕还来自另一事实,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父亲。在她们的父亲参加竞选之后,克里参议员的女儿仍然对我的女儿非常友善,女孩子们不容易做到这一点。我仰慕他在参议院服务了20年的事实,尽管我未必仰慕他的服务记录。我也不会攻击他从耶鲁毕业的经历,这不是什么错事。在竞选过程中,我非常仔细地倾听了参议员的演说,我担心的是,他总是改变自己在对伊战争中的立场。在一些重大事情上,在你们发自内心地认为我们在伊拉克做得正确的事情上,他总是变化不定。

如果一个人发出反复多变的信息,他就很难担任领导。反复多变的信息会给我们的部队、同盟者和伊拉克公民发出错误的信号。这就是我对我的这位反对者最大的担心。我仰慕他的服务。但是,美国总统必须有确定性,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运转的。当然,我们会在恰当的时候改变策略,但是,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信念,这个信念就是要在世界范围内保护美国的战略。

主持人: 参议员,您有90秒钟。

克里: 首先,我对总统先生刚才所说的那些牵涉私人关系话非常领情。我和他很有同感。只有当你参加总统竞选之后——当然,他参加的次数比我多——你才会知道这对你的家庭意味着什么。这很严酷。我对他的女儿也很有好感,我注意过她们。她们的一些评论不止一次把我给逗乐了(笑)。

布什: 我正打算管教她们(笑)。

克里: 好,我知道。但是,我已经学会不再管教孩子了(笑)。我对他的妻子深表尊重和仰慕,我相信,她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和......。

布什: 谢谢。

克里: ......一位伟大的第一夫人。但是,我和总统确实不同。我不打算谈论性格上的差异,这不关我的事。还是让我来谈谈那些和总统职位有关的事吧。也许,有些人会把这说成是个性问题,另一些人可能不那么认为。这是关于前后一致的问题。你可以前后一致而犯错误,也可以前后一致而做正确的事;或者在前后一致的同时,向正确的方向移动,或者前后一致地奉行某一原则,但又通晓新事物,接受新事物,运用新事物,以改变政策并保持政策的正确性。我为总统担心的是,他不承认现实,他不承认北朝鲜的现实,他不承认人体干细胞研究的科学,他不承认全球变暖的现实和其他问题。这种前后一致可能给您带来麻烦。

在一决胜负,一争高下的公开辩论中,一方难免对另一方产生反感。但是,不在公众面前谈论自己对政治敌手的个人好恶,这也是美国政治家的一项基本功。布什、克里相互致意对方的家庭,不仅仅是对手之间的相互尊重,也是试图在公众面前区分政治和个人关系。

(2)2004年10月5日,爱德华兹参议员和切尼副总统的辩论

除主持人之外,辩论规则与第一场辩论完全相同。以下是此次辩论的一个片段:

主持人: 副总统先生,在2000年6月,当时您还是Halliburton公司的CEO,您曾经说过,美国商人应当被允许和伊朗做生意,因为,‘单边的制裁’几乎从来就没有什么用处?现在,您担任副总统已四年之久,本届政府宣布伊朗为‘邪恶轴心’的一个组成部分,您还认为我们应当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吗?

切尼: 不,我不这样认为。在当时,我只是专指单边制裁。除非有集体行动,否则,单边制裁能有什么结果呢?那就是,其他人都到伊朗去做生意,利用这一情形获得好处,你却一无所得,只是惩罚了美国公司。

我们现在对伊朗实行了制裁。我们似乎应当到联合国安理会去寻求更为严厉的制裁,如果他们不履行自己在“国际原子能防扩散公约”项下的义务的话。……

主持人: 爱德华兹参议员,您的看法呢?

爱德华兹: ……我前面提到Halliburton公司和那份870亿美元的合同,主持人在提问时也提到了它。这是有关联的,因为,当他推动取消制裁的时候,他正是Halliburton公司的CEO。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认为Halliburton公司不应当获得那份无须招标的合同。当他是Halliburton公司CEO的时候,该公司与安然公司和KEN LAY公司一样,因为提供虚假信息而交纳了数百万美元的罚款。他们和利比亚和伊朗这两个美国不共戴天的敌人做生意。现在,他们又涉嫌贿赂外国官员而正在受到调查。不仅如此,他们又在伊拉克得到了金额75亿美元的、无须招标的合同。他们正在受到调查,可是,不但没有按常规冻结他们的钱,他们反而源源进帐。

主持人: 副总统先生?

切尼: 我可以回答,但是,这可需要超过30秒钟的时间。

主持人: 没办法, 你只有30秒钟(笑)

切尼: 他们不断提到Halliburton,这是在施放烟幕,他们知道所有指控都是虚假的。如果你们访问一个名叫factcheck.com网站——一个由宾夕法尼亚大学资助的独立网站,你就可以发现有关Halliburton的细节。这是他们不断搅乱选民视听和制造问题的伎俩,但是,这些指控没有任何实质内容。

在这里,切尼闹了一个笑话:他本想把听众引向fackcheck.org网站,但是,一字之差,他把听众引向了毫不相干的fackcheck.com。在双方辩论期间,fackcheck.com还是一个废弃的网站,没什么内容,可是,在切尼口误之后,人们立即把这个网站重置连接到索罗斯的网站GeorgeSoros.com,现在该网站充斥了攻击共和党的内容,主页头条就是Halliburton公司事件。

(3)2004年10月8日,布什和克里的第二次辩论。

此次辩论采取传统的市政厅集会形式,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华盛顿大学举行,只有对投票尚无定见的密苏里州居民才能成为现场听众和提问者。听众事先把他的问题写在两张卡片上,一张是给布什的问题,另一张是给克里的问题。在辩论开始之前,听众把问题卡交给主持人。主持人选择问题,排列发问顺序。除主持人之外,没有人知道问题单和提问顺序,听众也不知道他的问题是否被选中。只有当主持人在辩论现场叫到某一位听众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问题已被选中,于是,他按照写在卡片上的问题向候选人发问,提问者不能进行追问或交叉质问。

2004年9月30日辩论的片段

主持人: ……这是对布什总统的问题,提问者是Robin Dahle.

听众: 总统先生,在昨天的一个声明中,您承认伊拉克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你仍然主张入侵伊拉克是正确的。我来引用一下,您是这样说的,‘他有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知识、材料、方法和意图,并且能够把这些知识传递给我们的敌人——恐怖分子。’您真的相信,这将成为我们入侵他国(包括北朝鲜)的合理解释吗?

布什: 情形各不相同, Robin.

我们当然希望,在动用武力之前,外交能管用。一位总统最难作出的决定就是动用武力。在 9/11之后,我们不得不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在9/11之后,我们不得不这样认为:当我们看到威胁的时候,必须马上认真对待,而不是等到它给我们造成伤害之后再认真对待。已往,当我们看到威胁的时候,我们只是设法应付。但是,9/11 改变了一切。

我对国民发誓,我将竭尽所能去保护美国人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基地组织送去审判——75%的基地组织成员已经受到了审判。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阿富汗:如果你们庇护一个恐怖分子,你就和恐怖分子一样有罪。塔里班已经失去了权势,基地组织已经没有立足之地。

我把萨达姆.侯赛因看成独一无二的威胁,我的这位反对者也是这样认为,因为,我们当时都认为他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我之所以把他看成独一无二的威胁,因为他能向基地组织提供大规模杀伤武器,如果他们当初掌握大规模杀伤武器,他们用飞机给我们造成的破坏就要大许多倍。这是严重的,严重的威胁。

于是,我走外交途径,去联合国。但是,我和我的反对者从同一报告得知,萨达姆把“石油换食品”作为幌子,逃避制裁。他想逃避制裁,总有他的理由,那就是,他想重新启动武器计划。Robin我们当时都认为那里有武器。我的反对者也认为那里有武器,这就是为什么他把萨达姆称为致命威胁。

当我们最终发现那里没有武器的时候,我不高兴。我们已经安排了一个情报组去调查原因。但是,萨达姆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威胁,他失去权力之后,这个世界更好了。

如果按照我的反对者的计划,我可以在此断定:萨达姆仍然权力在握,这个世界会更加危险。谢谢你,先生。

主持人: 克里参议员, 一分半钟。

克里: Robin, 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我将同时发表看法并回答你的问题。

今天,这个世界更加危险。这个世界更加危险,因为,总统没有作出正确判断。现在,总统认为我改变了主意,他希望你们相信这一点。因为,他不能在这里对你们说,他为美国人增加了就业岗位——事实上,他丢失了美国人的就业岗位。他不能在这里对你们说,他为美国人提供了医疗保健,事实上,5百万美国人失去了他们的医疗保健,在这里,密苏里州就有96,000人失去了医疗保健。他不能在这里对你们说,他做到了‘无失学儿童’,因为,他没有资助这一项目。

瞧他做了什么呢?他在这里攻击我。他竭力使你们相信,我不能当美国总统,因为,我改变了自己的主张。好的,让我坦率地告诉你们,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关于伊拉克问题的立场。我一直认为萨达姆是一个威胁,1998年,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我就这样认为。我主张,应当给克林顿权力,在必要的情况下动用武力。但是,我会更聪明地行使这一权力,我不会在没有计划好如何去赢得和平的情况下,就匆促开战。我会让盟国站在我们一边。我会努力确保我们的部队拥有帮助他们完成使命所需要的每一个人。这位总统匆忙开战,把盟国推到一边。现在,在核武器问题上,有伊朗,还有北韩,都更加危险了。他眼睛走神,放走了本.拉登。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共和党的策略是把克里的政治见解和个性捆绑在一起,作为重点攻击的靶子,他们不断重复相同的话,说克里在“前后不一”(inconsistency),松松垮垮(wishy-washy)、反复无常(flip-flopper)——共和党的一些网站甚至以这些名词为域名。当布什在这次辩论中再次重复这一攻击的时候,克里在情急之中,全然否认这一指控,声称自己在伊拉克问题上始终如一。这确实让一些人感到意外和担心,例如,当时在做即时评论的《纽约时报》的政治专栏编辑说:“克里可要为这一说法感到后悔了!”布什事后对此大张挞伐,他说:“当克里板着脸说‘在伊拉克问题上,我只有一个立场’的时候,我真是怒不可遏。他以为,我们是生活在另一星球。”

6.2004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规则背后的常理是什么?

与其他有效的制度一样,事关公共政策的公开辩论,其规则也是来自一些不容忽视的常理。考其原委,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点:

第一,须有可争辩之分歧,须相互碰撞、迎战对方的观点。否则,辩论就变得有名无实,或为朗诵表演,或为自说自话,或为各说各话而毫无交锋,或为海阔天空的闲“侃“,或为“鸡同鸭讲”而对方不知所云。布什和克里的辩论并不是为了比赛口才或者个人魅力,他们在伊拉克战争、税收、医疗保健、人工流产、就业、药品管制等公共政策问题上存在广泛的分歧,他们要为了竞争同一职位而争取选民,因此,有公开争辩的必要。

第二,须有第三方主持。让辩论双方在公众面前进行“对决”,这固然更为刺激,更能吸引观众,但是,也更容易犯规,出现情绪失控,发生本可避免的纷争。第三人主持的另一个理由是,辩论双方都不情愿让对方掌握执行规则的权力。

第三,须由第三方提问。实际上,在辩论之前,很难要求双方就“我们的分歧何在?”“什么是我们的争点?”“我们怎么开展辩论?”之类的问题达成共识。一般说来,任何一方都不会接受对方关于分歧、争点的表述。因此,辩论范围确定之后,由中立第三人提问是双方可以接受的唯一选择。在这里,提问者必须相当自律:他不能借提问出风头,喧宾夺主;他必须严守中立,不能以谄媚一方而敌视另一方的方式去提问,如:“请告诉大家,您是如何取得这这么了不起的成就?”——这样的问题会让所有的听众反胃。

第四,须有一个中立环境。如果听众对一方表现出明显的敌视,或已经追随一方,或迫切希望站到某一边参加辩论,或希望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这都会引起混乱。因此,在2004年的总统侯选人辩论中,现场观众保持沉默是一般规则;唯一例外是,在第二场辩论,观众可以提问一次(因为他们立场未定),提问之后必须关闭面前的麦克风。

第五,须确保机会均等。如果一个人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的发言时间和次数,他就单方面地掌握了主动权,对方要么打断他的发言而引发争端,要么保持沉默而听任摆布,无论怎样,辩论都不再是公平的游戏。因此,主持人必须在辩论双方之间绝对平均地分配时间。

第六,须在旗鼓相当的对手之间进行。布什和克里成为对手不是个人选择,而是他们分别被共和党、民主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对手之间的对等性是制度预先确定的。

公共辩论充满风险。言词对抗会演变为肢体冲突;在当时、当地和受众不受欢迎的言论会遭到口诛笔伐;谣言、挑唆、人身攻击等暗算手法足以毁损任何人的声誉;无论受众的敌视或追随,都会把辩论引向一场昏天黑地的大混战。无序的辩论不会有胜负,不会增进认知,只会给人造成伤害。前不久,北京大学的张维迎教授发出感叹,知识分子现在“最难的是面对舆论而保持独立”,并表示自己不会和反复无常和不讲道理的人辩论,这实际上也是对辩论规则的呼唤。辩论规则至少能让愿意守规矩而看法不同的人能够走到一起,各抒己见而不至于反目成仇。

    进入专题: 美国总统侯选人辩论   巴以冲突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667.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