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毅:小农户的乡村振兴——读李小云《小农生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97 次 更新时间:2023-12-24 19:34

进入专题: 小农   乡村振兴战略  

王晓毅  

 

在去河边村之前,一直想象的是小云教授在那里做了个扶贫项目。有小云教授丰富的国内外农村发展经验作为背景,有外部资金的加持,采取一些必要措施让农民增加收入,实现脱贫目标似乎并不难,项目成功是可以预期的。但是真正进入河边村,与村里的干部和村民进行了交谈,特别是读了《小农生计》一书,才理解小云教授在河边村不是简单地在做一个农民增收的项目,而是在进行一次小农乡村振兴的实验,其中充满了探索和不确定性,其实践过程对于我们理解小农的乡村振兴有着重要意义。

在中国的农村扶贫和乡村振兴中,小农是绕不过去,因为小农必然存在,而且小农必须要增加收入。如果说在广袤的平原地区,人们可以在规模化和小农户之间进行选择,而在山区和丘陵地区,小农户是无可选择地存在,因为地理条件决定了这里不可能通过机械化实现规模化种植或养殖,中国超过2/3的国土是山地,这就决定了小农将长期存在。这些小农户可能与他们的祖辈一样居住在山区,但是他们要送子女入学,要购置现代的生产和生活用品,原来有限的收入已经使他们的生活难以为继,他们必须增加收入。山还是那座山、土还是那些土,在有限的资源禀赋约束下,如何提高小农的收入,就成为河边村实验所要解决的问题。

“瑶族妈妈”客房成为河边村实验的品牌。选择客房作为增加村民收入的途径,与其说是农旅结合的产物,倒不如说是在河边村的无奈选择。因为村民必须增加收入,而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难以实现这一目标,不管是通过种植或养殖都不足以提高村民收入到脱贫水平,即使将猪和鸡蛋进行包装,卖出高价,也不能让村民脱贫,致富更无从谈起。只有引入新的业态,也就是建立一种新的资源利用方式才可能让其有限的资源承担起增加村民收入的目标。瑶族妈妈的客房建设是一种新的资源利用方式,将人流引入河边村,让村庄的生态环境、文化、劳动力都产生经济效益,才有可能让农民的收益获得较大增长。

新的业态是建立在市场上的,市场是把双刃剑,能够带来收益,也能够大幅度提升风险,而依靠外来客人的小型和高端会议经济可能风险会更大。新冠疫情将这种风险清楚地暴露出来,会议取消了,客人没有了,经济还可以运行吗?面对客房收入的下滑,河边村出现了小云教授所说的“再农化”,当一个市场对农民关上了大门,另外一个市场则可能打开大门,一些家庭在疫情期间收入还有所增加,这得力于河边村的复合经济,也就是农民同时从事种植养殖等多种产业。符合产业能够帮助村民规避风险。所以我们看到的河边村,不仅仅有农民经营的客房和餐厅,还有芭蕉、橡胶、水稻,以及养殖业。复合产业使农民规避了疫情的风险,也形成了一种稳定的生计方式。如果说河边村的房屋改建是由外部主导的,那么这些种植和养殖业的发展,就很难说得清是谁主导的了,有村民的经验,有市场的诱导,也有团队的引导和支持,在诸多力量影响下,自然而然地生发出了。

现在仔细思考一下河边实验过程,可能会发现其实质是小农生计的提升版,借用现在流行的语言,可以说是小农生计的4.0或5.0。之所以说是小农生计,是因为其核心仍然是小农的风险规避策略,小农通过多元化的产业发展以实现“东方不亮西方亮”,从而规避风险,维持其生存。在小农生计中,风险是一个常量,是永远存在的,所以当没有外来的会议和宾客,客房没有收入的时候,村民很淡定,因为他们已经将风险防范放到其生计框架中;当然规避风险的代价是不能实现收入最大化,在收入和风险之间保持平衡状态。引入新业态以后,当下的小农生计与过去已经不同,新业态从两个方面提升了小农生计,首先使提供了更多的收入机会,也就是使农民收入的多样性更加多样了。过去村民可能只是依靠多样性的种植和养殖,但是现在有了客房、务工等等,生计的多样性得以扩展,小农的韧性也相应增强;其次,农民收入能力有了很大提升,农民有了客房的服务,有了建房的技术,有了向外销售的能力,小农仍然是小农,但是这个小农已经手脚都长大了,能力提升了。升级版的小农生计一方面满足了农民提高收入的要求,另一方面也使农民的生计更加富有韧性。

要理解小农生计的升级过程,《小农生计》是一本不可或缺的著作。小云教授所带领的团队从一开始就将河边村看作是一个社会实验,也开始详尽地记录每家每户所发生的变化,在这本书中,作者们记录和分析了河边村农户所发生的变化,为读者呈现了河边村村民收入的变化情况,并对许多有代表性的人物的变化进行了重点的分析和梳理,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新业态进入以后,不管是否参加了瑶族妈妈客房的经营,大多数村民已经发生了变化,尽管耕地数量没有增加,但是因为新的业态进入,他们程度不同地都在长大,尽管长大以后仍然是小农,但是已经逐渐成为有韧性的小农;《小农生计》还将村民分成了不同的部分,包括干部、能人、生计稳健的农户、生存型农户,以及女性主导的生计和单身汉的生活。尽管河边村仅有57户人家,但是在作者看来,他们分别属于不同的阶层,有着不同的生计方式,在书中可以看到严谨的统计数据,也可以看到活生生的村民。全书收录了42个典型村民的故事,这也代表了42个不同的家庭,在一个仅有57户人家的小村寨,这应该是一份全景式的记录和描述,为外界了解河边村的生活变迁,提供了丰富的客观资料和带着历史感的观察。《小农生计》从细微处看村民的变化,并不仅有详细数据和鲜活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对小农乡村振兴深刻思考。

    进入专题: 小农   乡村振兴战略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20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