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强:全过程人民民主是最真实的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4 次 更新时间:2023-10-09 10:15

进入专题: 全过程人民民主  

王志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应有之义。全过程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属性,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始终不渝坚持的重要理念,也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深入思考的一个重要方面。回顾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主的相关探讨,对于我们深刻把握民主的本质内涵,在新征程上实践和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具有重要意义。

唯物史观认为,民主作为人类社会长期存在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追求,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具有不同的时代内涵。马克思对以古希腊和古罗马为代表的古典民主制度大加赞赏,也对其缺陷有着深刻批判。由于私人生活与城邦公共政治生活高度重叠,古典民主制并不能保证个体享有充分的自由权利。更关键的是,古典民主制以奴隶制为基础,其所赋权的“全体公民”只占城邦和国家人口的少数,而占人口大多数的奴隶和外邦人被完全排斥在外。马克思尖锐指出:“在古罗马,阶级斗争只是在享有特权的少数人内部进行,只是在富有的自由民与贫穷的自由民之间进行,而从事生产的广大民众,即奴隶,则不过为这些斗士充当消极的舞台台柱。”可见,古典民主制在其民主政治的内容与代表性上都存在严重的缺陷。

对于近代资产阶级代议制民主,马克思指出,“代议制是一大进步,因为它是现代国家状况的公开的、未被歪曲的、前后一贯的表现”,并认为民主制是现代国家的现实本质。马克思虽然肯定了资产阶级代议制民主相对于古典民主制和中世纪等级制的历史进步性,但也对所谓“现代国家制度”即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作出了具有原则高度的前提性批判:资产阶级的政治解放以及资本主义的代议制民主是以资本主义社会与政治国家的分离为前提的,这个先验前提决定了它难以克服的内在矛盾。

社会与政治国家的分离,使人产生“私人”与“公民”的身份分裂,即“政治解放一方面把人变成市民社会的成员,变成利己的、独立的个人,另一方面把人变成公民,变成法人”。资本主义社会首先把人理解为利己主义的私人,这导致人与共同体的隔离以及公共生活的缺失。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私人”领域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其原则是分离、物役和等级,其实质是围绕私有制产权和利己主义精神展开的激烈的市场竞争。由于人们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活中只过着特殊性的自利生活,普遍性的公共事务被迫抽象到孤立的“政治国家”中并为其垄断,所以马克思将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生活称为“人民生活的经院哲学”,人民仅以让渡政治权利的代议制选举作为参与政治国家的方式。被代议制抽象化的政治国家独占了“普遍事务”,便异化出一个虚假的“普遍等级”即“官僚政治”。马克思指出:“‘国家形式主义’把自身建成为一种现实力量,并使自身成为自己的物质内容,那就显而易见,‘官僚政治’是各种实际的幻想的网状织物,或者说,它是‘国家的幻想’。”而人民的选举权其实“被当作统治阶级手中的玩物,只是让人民每隔几年行使一次,来批准议会制的阶级统治(选择这种统治的工具)”。

更为重要的是,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分离、物役和等级,带来的不仅仅是形式意义的共同体生活的丧失,其直接的社会结果是资本对劳动的残酷统治和剥削,是无产阶级的赤贫与苦难。这也决定了耸立其上的“政治国家”的本质:资本主义代议制民主的形式抽象性背后,是实现其特殊阶级利益的阶级统治。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指出:“资产阶级在社会上上升为第一阶级以后,它也就在政治上宣布自己是第一阶级。它是通过实行代议制而做到这一点的。”资本主义社会与政治国家的分离结构共同构成了资产阶级的统治权,对此,马克思尖锐指出:“民主代议制国家和市民社会的对立是社会共同体和奴隶制的典型对立的完成”。列宁也深刻指出,“在‘民主制的’资本主义的自由下,经济上的差别并没有缩小,而是日益扩大,日益加深。议会制度并没有消除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作为阶级压迫机关的本质,而是不断暴露这种本质”。资本主义代议制民主只是“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镇压人民、压迫人民”。

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资本主义民主的内在矛盾和虚伪本质,并以共产主义为目标,追求真正的民主和解放。正如恩格斯在《大陆上社会改革的进展》中指出的:“法国大革命是民主制在欧洲的兴起。依我看来,民主制和其他任何政体一样,归根结底是自相矛盾的……其中隐藏的矛盾必定暴露出来;要么是真正的奴隶制,即赤裸裸的专制制度,要么是真正的自由和真正的平等,即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共产主义追求的是无产阶级的民主,“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但共产主义不仅仅是建立无产阶级的民主,而是建立取代了阶级统治本身、实现一切人自由全面发展的真实共同体。它实现的是“普遍的人的解放”,因为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实现“普遍的人的解放”,就要推翻资本主义社会与政治国家的统治,实现人民民主。共产主义首先要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等级实现“社会解放”即“劳动解放”,“把劳动从垄断着劳动者自己所创造的或是自然所赐予的劳动资料的那批人僭取的权力(奴役)下解放出来”,“土地和资本完全变成自由的和联合的劳动的工具,从而使个人所有制成为现实”。推翻资本对劳动无限统治和剥削的经济极权,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下劳动者的自由联合生产是“普遍的人的解放”的社会基础。在此基础上替代资产阶级政治国家的是“新的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广大人民通过选举人民代表实现当家作主的自我管理。人民民主是真正的民主,“普选权已被应用于它的真正目的:由各公社选举它们的行政的和创制法律的公职人员”。公共事务的性质由对人民的统治变成了为人民服务:“政府应执行的合理职能,则不是由凌驾于社会之上的机构,而是由社会本身的承担责任的勤务员来执行。”人民民主打破了资产阶级政治国家对公共事务的垄断,保证人民对公共事务的参与权利:“把所有的公职——军事、行政、政治的职务变成真正工人的职务,使它们不再归一个受过训练的特殊阶层所私有。”人民民主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和政治国家统治的全面超越,是政治民主、社会民主、经济民主和自由民主相统一的“普遍的人的解放”。

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对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发展,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创新成果。人民民主的本质和核心是要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保障,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属性;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独特优势;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体现了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唯物史观,根植人民群众、立足人民群众、扎根人民群众,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其拓展民主渠道,丰富民主形式,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确保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因此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全面反映了各族人民共同意志和全社会共同意愿,把人民当家作主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党治国理政的政策措施上,体现到党和国家机关各个方面各个层级工作上,体现到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工作上。我们要坚定不移深化和丰富全过程人民民主实践,巩固和发展生动活泼、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形成共同致力民族复兴的强大力量。

(作者:王志强,系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编审)

    进入专题: 全过程人民民主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524.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光明日报》( 2023年10月02日 08版),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