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小骏:在香港再出发⼤联盟及蜚声⽂化主办“新世代国际传播⾼端论坛”上的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482 次 更新时间:2023-08-09 22:54

阎小骏 (进入专栏)  

2021 年 5 ⽉ 31 ⽇

努雷·维塔奇(Nury Vittachi)(蜚声⽂化总编辑、作家,本次论坛主持⼈):

本⼩组的主题是“讲述中国故事”。我每⽇都看各种报纸,⽽从这些报纸上似乎可以看到中国是世界的“坏家伙”。为什么中国被看作是世界的“坏家伙”?对此可以做些什么?我们如何纠正这个消极故事?

阎⼩骏:在我看来,中国被认为是世界的“坏家伙”⼤略有三个原因。我⽤三个词来形容:第⼀是因为差异(Difference),第⼆是因为变化(Change),第三是因为未来(Future)。

关于第⼀点,中国在⽂化上和西⽅世界、特别是美国迥异。中国在制度上也与西⽅有所差异,奉⾏不同的政治、经济、⽂化体制。⽽⾃然⽽然,⼈们总是害怕他们不熟悉的东西。

第⼆点是关于变化。正如李世默先⽣(观察者网和成为资本的创办⼈,本次论坛的分享嘉宾之⼀)刚才所提到的,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正在发⽣变化,中国⼈对⾃⼰的看法也正在经历相应的变化。这是⼈们—尤其是美国⼈—认为今天的中国与上世纪 70 年代及 80 年代的中国不同的⼀个重要原因。因为今天的中国是他们未曾熟悉的存在。

第三点则是关于未来,亦即,我们中国未来在世界上的地位是什么︖虽然尚存不确定性,但在⼤的趋势背景中已隐约可⾒中国可能是 21 世纪或 22 世纪的世界超级⼤国。⼈们担⼼这⼀点,并且没有习惯于这种对于未来世界发展演变可能趋势的新的看法及观念。

因此,在我看来,政治和⽂化上的差异、中国当下不断变化的⼒量以及中国未来在全球格局中的可能地位或许是中国被认为是世界的“坏家伙”的重要原因。

努雷·维塔奇(Nury Vittachi):可以说,全球每个政府都在努⼒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努⼒改善⼈⺠⽣活、消除贫困及以尽可能安全、廉洁的⽅式治理国家。他们都⾮常相似。那么为什么⼈们单单对中国的看法不同呢?

阎⼩骏:不可否认,西⽅总存在这样⼀些⼈,他们试图在战略上妖魔化中国,但我今天的讨论不准备聚焦于他们身上。我想谈的是西⽅另⼀些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其中不少是我在西⽅媒体界的朋友,他们常常是就职于非常主流的西⽅新闻机构。

这些朋友的思维⽅式中通常有两个要素。第⼀个要素是相信西⽅的体制是比任何非西⽅体制更好的体制︔并且他们希望其他⽂化能采纳、遵循西⽅的⽅式与道路。他们认为,只要其他⼈变得越来越像他们,事情就会在各个⽅⾯变得更好。这些朋友真诚希望与他⼈分享他们认为好的东西︔这些东西让他们感觉良好,⽽且是由他们亲身经历⽽来。

还有另外⼀个要素,即,这些朋友他们不太熟悉异国情调的东西—例如对于像中国这样彻头彻尾的异域⽂化,他们往往抱持怀疑态度。他们亦试图改⾰、纠正和改善异域⽂化中那些与西⽅⽂化不甚符合的因素及状况。他们希望东西⽅两种⽂化径路会最终达到⼀致。

我认为,就个⼈层⾯⽽⾔,这些朋友的意图或许是好的—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亦是非常友善的⼈︔但他们⽴⾜于西⽅主流⽂化的⽴场,对如何应对非西⽅⽂化有着非常独特的想法。我认为在国际传播和讲述中国故事⽅⾯,这个群体应是我们与之交流的最重要受众之⼀。

努雷·维塔奇(Nury Vittachi):问题之⼀是世界主要新闻机构——如法新社、美联社、路透社——都来⾃⻄⽅,并在全球各地的媒体上占据国际新闻报导的主导地位。解决办法是什么?我们如何才能成功地向世界讲述中国的真实故事?

阎⼩骏: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家都在讲述中国故事。有些⼈将其告诉给较⼩的受众,有些⼈则⾯向较⼤的受众群体︔但无论受众群体⼤⼩如何,他们的重要性都是⼀致的。当我们讲述中国故事时,重要的是我们要讲⼀个基于事实的、真实的故事,传递前后⼀致的讯息。我们的讯息必须⼀致。我们以⽂雅的⽅式讲述中国故事也相当重要。从⼤学开始,我就⼀直阅读韩咏红女⼠(新加坡《联合早报》副总编辑,本次论坛的分享嘉宾之⼀。)关于中国的报导。这些报导写作优美、又有充分事实根据。同样,每个⼈都被李世默先⽣的 TED 演讲所吸引,因为这些讯息是以⼀种⽂雅和令⼈愉快的⽅式被传递出来的。

再者,当我们试图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时,它必须以⼀种交流的形式来完成。无论是交流还是讲故事,它都不应该是⼀条单⾏道,它应该是⼀条双向的道路。我们应该⼤胆与国际受众进⾏互相讨论和对话。

努雷·维塔奇(Nury Vittachi):我们都认识来⾃不同地⽅的媒体记者。正如好几位嘉宾提到的⼀样,他们并⾮坏⼈,只是陷⼊了⼀种特定的⼼态。我们如何才能温和地改善他们的⼼态⽽不被指责为给他们“洗脑”?

阎⼩骏:对此,我亦没有任何神奇的解决⽅案,但我认为至少有几件事是我们可以做的。正如已故的周恩来总理所认为的那样,与持有不同观点与⽴场的⼈打好交道很重要。通过培养彼此之间的友谊,⼈们会逐渐互相理解。也有另外⼀些事情中国正在做—比如把外国朋友请到中国,让他们对中国有⾃⼰的第⼀⼿实际经验,毕竟“百闻不如⼀见”。

最后,我想说,当对⽅陷入思维定势时,我们则应该更加开放。我们应该对世界及世界上存在的不同观点及⽴场保持开放态度。这也是⼀种信息交换的途径和交流⽅式的优化。正如⽶歇尔·奥巴⾺(Michelle Obama)所说,“当他们⾛低级路线的时候,我们要有格调”(When they go low, wego high)。

(林东蔚 译)

进入 阎小骏 的专栏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港澳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523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