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雷:非洲民主政治发展评析——兼评西方学界关于非洲民主衰退的论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1 次 更新时间:2023-01-04 10:11

进入专题: 非洲民主政治  

沈晓雷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非洲政治民主化已经取得丰硕的成果,主要表现为权力更替方式发生重大转变和民主质量得到显著提高。非洲民主巩固的条件也取得了重大进展,尤其是经济发展水平显著提升,政治竞争环境越来越公平,民主政治观念已深入人心。但是,非洲国家在民主化进程中仍然还存在腐败问题、族群政治、社会与安全问题和殖民遗产等制约因素,有效应对和解决这些制约因素有助于非洲未来民主政治的良性与可持续发展。评价非洲民主政治发展,不能脱离当前大多数非洲国家社会经济仍然欠发达的国情。民主政治发展不是一蹴而就,不能将民主道德化乃至神化甚至唯西式民主为尊。自主意识的增强为非洲国家构建具有非洲特色的民主政治制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近年来,西方学界对非洲民主政治发展进行反思,称非洲已陷入民主衰退的泥淖,且主要论断如下:其一,非洲民主化进程已经停滞甚或出现逆转;其二,非洲各国的选举质量和民主质量均存在问题;其三,非洲仍然是威权国家最为集中的大陆,且正在经历威权主义的回潮。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无论从非洲政治民主化所取得的成果还是非洲民主巩固条件所取得的进展来看,所谓非洲民主衰退的论断都不符合事实。


一、非洲政治民主化的成果


第一,多党选举制度化


自贝宁在1990年2月宣布实行多党制后,到2006年刚果(金)和乌干达举行首次多党大选,共有44个国家举行“奠基选举”,加上冈比亚、博茨瓦纳、毛里求斯、塞内加尔和津巴布韦,多党选举已在49个国家落地。对撒哈拉以南非洲1990-2015年总统与议会选举的统计进一步表明,该地区在这25年间共举行了185次总统选举,219次全国议会选举,其中,已有近一半以上的国家经历了4到5次完整的选举周期,而经历6个以上选举周期国家也达到了10个以上。


多党选举对于非洲民主政治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首先,对于非洲国家的民主化进程而言,多党选举的逐步完善是其必经的一个阶段,虽然有些非洲国家并没有因此而更加民主,但也没有更加专制,更为重要的是,作为民主建立的必要条件,只有开启了选举进程,才有建立民主的可能,如果没有选举,则更不可能有民主;其次,即便一些被西方视为威权甚或集权的国家,其领导人或执政党也是以选举来谋求和提高执政合法性,这不但为未来的进一步民主化打下了良好基础,也在某种程度上驳斥了非洲正在经历威权主义回潮的论断;最后,近年来各国选举质量大幅提升,“逢选易乱”和“输家政治”等现象大幅改善,失败一方即使不满意选举结果,也多以符合宪法和非暴力的方式来进行抗议,或向宪法法院上诉,且基本都能接受审判结果。


第二,权力更替方式发生转变


从独立之后到20世纪90年代民主化之前30年的时间里,非洲各国军事政变频繁。在1959—1990年间,非洲国家共发生成功政变82次,失败政变80次,官方揭示的政变密谋21次,未经官方证实的政变传言33次,共计216次。20世纪90年代后这一情况发生重大改变,1991—2018年近30年间,非洲国家共发生24次成功政变,67次失败政变,虽然失败政变与此前30年相比差距不大,但成功政变比例大幅下降,仅为此前的29%。如果再以2005年为线将1991—2018年划分为两个阶段,前一个阶段成功与失败政变分别为19和46次,后一个阶段则分别降低到5和25次,即使加上官方揭示的政变密谋和未经官方证实的政变传言,各类涉政变类事件的总数也仅为66次。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领导人因政变、暴力夺权或暗杀而下台的比例为75%,80年代虽有所下降,但仍为70%。非洲国家的权力更替方式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发生重大改变。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因自然死亡、自动辞职和在选举中落败而下台的非洲领导人,首次超过因政变、暴力夺权和暗杀而下台的领导人。在2000—2005年期间,因政变、暴力夺权和暗杀而下台的比例,降到了仅为19%。


第三,民主质量显著提高


根据政治数据库数据提供的数据,考察51个非洲国家在1990—2018年政体变迁与民主发展的情况可以发现,非洲威权政体在1990年为45个,占比为88.24%,半民主政体和完全民主政体分别只有3个,占比分别为5.88%。随着民主化进程的深入推进,威权政体的数量不断下降,到2018年已经只有17个,占比降低为33.33%。与之相比,半民主政体和完全民主政体则分别增加到20个和14个,占比分别为39.22%和27.45%,两类政体相加正好占到51个国家的2/3。从得分情况来看,这51个国家的平均得分已经从1990年的-4.65分上升为2018年的2.83分,上升幅度高达7.48分,非洲民主质量提高的幅度非常明显。


二、非洲民主巩固条件的发展


第一,经济发展水平显著提升


作为民主政治发展的重要初始条件,非洲民主化初期的经济发展远没有达到推动民主巩固的水平。然而这种状况在1995年之后得到改观,1995—1999年,非洲经济增速上升为3.4%,2000—2008年则保持在5%以上。此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影响,非洲经济增长率有所下滑,但在大多数年份仍可保持4%以上。就国别而言,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科特迪瓦和卢旺达等国曾长期保持7%以上的增速。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推动下,非洲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也得到大幅提升,共有31个国家在2018年超过1000美元,其中10个在1000—2000美元之间,12个在2000—4000美元之间,9个在4000美元以上。如果按照亚当·普沃斯基等的论断,这些国家都已初步具备了民主长期存续的经济基础。


第二,政治竞争环境越来越公平


在关于非洲国家政治竞争环境与民主政治关系的讨论中,能否公平地利用资源、媒体和法律已经成为判断它们的民主政治是否良性发展的重要前提条件之一。从媒体的维度考察,一方面,随着非洲国家逐步进行媒体改革和放松媒体管制,非洲的媒体自由度已大幅提升,在非洲晴雨表2016—2018年对34个非洲国家的调查中,认为媒体自由度较之前有所提升的人平均占比最高,其中冈比亚、马里、加纳和几内亚等国达到了50%以上。在媒体自由度大幅提升的情况下,非洲国家的反对党或者得以创建自己的媒体,或者得以利用各种媒体发出自己声音。


另一方面,根据世界互联网统计的数据,非洲互联网用户增长迅速,2000年12月仅有451万人,到2019年12月达到近5.27亿人,增幅高达11567%。互联网用户目前占非洲总人口的比例为39.3%。另据全球移动通信协会(GSMA)的报告,截至2018年底,撒哈拉以南非洲经常使用手机移动网络的用户为2.39亿人,占总人口的23%。如此庞大的网络和社交媒体用户群体在很大程度上拉近了执政者与反对力量在媒体宣传与组织动员方面的鸿沟。


第三,民主政治观念已深入人心


“非洲晴雨表”2016—2018年对34个非洲国家的第7轮调查表明,非洲民众支持民主的比例平均高达68%,其中塞拉利昂、塞内加尔、赞比亚、加纳、乌干达和博茨瓦纳甚至高达80%以上。除支持民主外,这些国家反对总统独裁、一党专制和军队统治的平均比例甚至更高,分别高达78%、74%和72%。综合而言,共有42%的人既支持民主,又反对上述三种形式的统治方式,这42%也被称作民主需求的比例。非洲晴雨表的调查结果还表明,有75%的人认为定期、公开与诚实的选举是选择领导人最好的方式,63%的人支持多党竞争,62%的人支持结社自由,以及63%的人认为总统应向议会负责等。鉴于这些调查都是通过面对面的方式对普通民众进行的采访,基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对于非洲普通民众而言,民主政治观念已深入人心。


三、非洲民主政治发展的制约因素


非洲的民主政治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仍然面临一系列困难与挑战,如何有效地应对挑战,不仅关系到非洲国家的政治稳定,更关系到非洲民主政治的良性与可持续发展。


第一,腐败问题较为严重


非洲腐败问题较为严重,对各国民主政治发展的制约主要体现在:其一,导致公共权力被用于私人收益,不但浪费了珍贵的民主政治发展资源,而且降低了统治精英进行民主政治改革的动力;其二,导致政府效率低下,影响了政府的政治治理能力和破坏民族国家建构的努力;其三,损害了选举的公平行与公正性、政府的责任性、包容性与权力制衡,以及民主制度的有效性与权威性,从而侵蚀了保障民主的制度体;其四,制约了民主政治文化的健康发展,且容易因政府形象败坏和民众情绪不满而引发民粹主义等反民主思潮。


第二,族群政治仍然凸显


随着政治民主化的持续推进,非洲国家越来越意识到族群政治对民主政治发展的制约作用并为此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由于以下两个因素的存在,族群政治仍将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制约非洲国家民主政治的发展:一方面,由于民族国家建构尚未完成,族群认同在大多数时候仍高于国家认同,尤其是在族群之间存在历史积怨或现实矛盾与利益纷争的情况下,即便政党宣称不再以族群为基础,但选民在投票时还是经常会具有明确的族群倾向。另一方面,由于国家权力与资源过于集中,总统往往凌驾于立法与司法之上,导致以族群为纽带的新恩庇主义和权力寻租等现象仍广泛存在,并因此而侵蚀民主政治的制度基础。


第三,社会与安全问题频发


从当前来看,非洲国家正处于政治社会转型和经济发展换挡“两期叠加”的转型期,民粹主义、社会运动和街头政治严重冲击非洲政治稳定并制约非洲民主政治发展。据统计,最近10年以来,非洲的社会抗议活动呈爆炸式增长,街头抗议固然可通过增强政府的责任性而推动非洲国家民主政治的发展,然而在当前民粹主义盛行和民众无明确民主政治诉求的情况下,街头抗议往往会引发社会动荡、政治危机和排外活动等问题,就此而言,其弊无疑大于其利。


安全问题尤其是恐怖主义也对非洲民主政治发展产生了严重的制约:其一,恐怖主义影响非洲国家政治稳定和治理能力,导致政府无暇关注政治改革;其二,恐怖主义危及非洲国家社会与经济发展,不利于民主巩固前提条件的发展与完善;其三,非洲国家在反恐过程中,可能会为调集资源而增强总统、军队和警察的权力,从而导致威权主义的抬头和公民权利与自由的缺失。


第四,殖民遗产影响犹在


殖民遗产对当前非洲民主政治发展的影响主要体现为:其一,殖民统治的独裁性与专制性在非洲国家独立后基本被保持下来,成为当前非洲威权政体的重要思想与制度遗产;其二,殖民宗主国将殖民地视为榨取资源和财富的来源,这种剥夺理念成为当前许多政客攫取国家资产和腐败重要影响因素;其三,殖民时期国家与社会之间联系较弱,政治结构碎片化倾向严重,国家力量存在有限性,导致当前不少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只能通过构建恩庇网络来维持统治,以此来弥补自身合法性的缺失;其四,殖民政府以族群、地域或宗教为基础的分而治之的政策,是当前一些非洲国家族群冲突、地区分离、宗教矛盾和民族国家构建困难重重的重要诱因;其五,殖民时期所形成的“白人的负担”,即殖民政府有责任推动殖民地发展的理念,是当前美国、英国和法国等西方国家通过各种方式干预非洲国家政治发展,甚至不惜出兵推翻所谓独裁国家并因此导致它们陷入严重政治动荡和遭受恐怖主义威胁的重要道德基础。


四、结语


从当前来看,非洲正步入政治与社会转型的关键期。在这一关键时期,如何评判非洲30年来的民主政治发展之路就显得尤为重要。客观而言,西方学界关于非洲民主衰退的论断只是一种误读。在这一基本判断的前提下,还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对非洲民主政治发展进行评析。


第一,评价非洲民主政治发展,不能脱离当前大多数非洲国家社会经济仍然欠发达的国情,尤其不能以西方国家当前的标准来衡量非洲民主政治发展的现实,并就此宣称非洲民主质量不高,正陷入停滞或衰退,这既不客观也不公平。


第二,民主政治发展并非一日之功,它从开始建立到走向成熟至少也需要一代人甚至更长的时间。非洲国家从20世纪90年代政治民主化至今虽只有短短30年的时间,但与民主化之前相比,其民主政治发展还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第三,民主只是一种政治手段,不能将其道德化乃至神化,尤其是不能唯西式民主为尊。从当前非洲国家政治、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现实来看,发展民主政治固然重要,但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更重要的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和提高政府的执政能力与治理能力,唯有如此,才能夯实民主巩固的前提条件,并最终推动民主政治的良性与可持续发展。


第四,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地区一体化的不断深入,非洲国家的自主意识不断增强,在经济领域强调内生性发展,在政治领域谋求具有本土特色的政治创新。非洲国家在谋求自主性民主政治发展的道路上可能会面临困难与挑战,甚至可能会遭遇挫折与失败,但我们还是应该看到其积极的一面,正如美国黑人民运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所说:“分享权力的革命斗争不可能仅仅按动一些按钮就能成功。人类正是用他们的缺陷和力量塑造社会运动的机制。他们必须犯错,并从中吸取教训。他们必须经历失败和成功,他们必须去发现如何生活在一起。时间和行动是最好的老师。”


(作者:沈晓雷,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本文摘自《国际政治研究》2022年第5期)


    进入专题: 非洲民主政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981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