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鹏:“岸田和平愿景”是什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0 次 更新时间:2022-08-16 16:40:07

进入专题: 岸田文雄  

庞中鹏  

  

   近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外交领域显得特别“忙碌”。先是6月10日出席在新加坡举办的第19届亚洲安全会议(即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以下简称“香会”)并发表主旨演讲。这是继时任首相安倍晋三2014年之后日本政府首脑再度亮相香会,时隔八年。再是6月26~30日先后赴德国和西班牙出席七国集团(G7)峰会和北约峰会。其中出席北约峰会开了日本外交先河,是“破天荒”的事件。

   在香会和北约峰会说了什么

   岸田在香会演讲的核心内容是提出了“岸田和平愿景”,即代表日本向国际社会宣示的“外交蓝图”。“岸田和平愿景”包括五点内容:维护并加强“基于规则且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尤其是着力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从根本上加强日本的防卫能力,并加强日美同盟以及与“志同道合”国家的安全保障合作;为实现“无核武器的世界”开展务实工作;以推进联合国安理会改革为首,加强联合国的机能;加强经济安全保障等新领域的国际合作。

   在北约峰会的演讲则包括:日本作为亚太伙伴参加北约峰会,表明欧洲安全与“印太”安全不可分割;俄乌冲突宣告了“后冷战时期的结束”,“今天的乌克兰就是明天的东亚”;俄乌冲突给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带来了严重的威胁;未来五年日本将从根本上强化防卫能力,确保增加相当数额的防卫经费;日本与北约将进一步强化合作关系;日本欢迎北约加强对“印太地区”的参与力度;今后将与北约伙伴国一起继续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

   两场演讲有何用意

   俄乌冲突在日本看来,是撼动国际秩序、影响国际局势演变的重大关键事件,岸田更是在香会与北约峰会两次用“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来形容俄乌冲突对国际局势的重大影响。作为时隔八年后再次站到香会演讲台、且是首位出席北约峰会的日本首相,岸田的演讲自有其用意。

   第一,以俄乌冲突为契机,凸显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彰显日本的独特作用。

   在日本看来,俄乌冲突是一个“天赐良机”,一是给了日本发挥“独特国际作用”的机会。日本既然是亚洲惟一的G7成员国、西方阵营在亚洲的“代言人”,就应该做出一个“西方强国”该有的国际“贡献”。二是让日本凸显出自身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日本仍是“世界经济与技术强国”,是美国在亚洲最“忠实”与实力最强大的盟友,可以在诸如数字经济、卫生医疗、绿色能源、宇宙航天、人工智能、无人机等领域发挥自身特长,为国际社会解决俄乌冲突的一些外溢问题。

   第二,以俄乌冲突为借口,加强日本防务并扩展防务影响力。

   为配合西方阵营对俄罗斯的制裁,日本与俄罗斯的关系骤然冷却,俄罗斯也因此对日本施以颜色,如近期俄罗斯在日本周边海域“秀肌肉”,举行大规模海上演练。对此,日本一方面感到了强大的军事压力,但另一方面也欲借机快速加强日本防卫力量并扩展日本防卫影响力。在香会与北约峰会两场演讲中,岸田都明确提出“鉴于环绕日本的安全环境愈发严峻,日本将在2022年年底之前制定新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将在未来彻底强化日本防卫力”。在香会间隙,岸田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谈,就启动缔结日本向新加坡出口防卫装备品的《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谈判达成一致。在北约峰会期间,岸田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举行会谈,重点谈及日本与北约强化防务合作伙伴关系。

   第三,以俄乌冲突为跳板,借机推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为继续“争常”“入常”营造氛围、壮大声势。

   日本认为,俄乌冲突让联合国权威受到损害,这正是日本呼吁联合国加大改革力度的时机,可乘势渲染现有安理会机能的“失职”,“炒热”安理会改革。就在岸田参加香会前夕,6月9日,日本当选为2023~2024年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这是日本第12次成为非常任理事国)。而岸田在香会演讲中,着重谈及推动安理会改革的必要性,称“日本将带动包括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在内的、旨在加强联合国机能的相关讨论”。

   第四,继续充实日本“印太构想”内涵,提升日本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

   自安倍内阁提出“印太构想”以来,日本历届政府都在不遗余力充实“印太构想”内涵。新加坡是东盟重要成员国,而东盟是日本“印太构想”的重要涵盖范围,在本身处于太平洋与印度洋的交汇处的新加坡大力宣示日本“印太构想”,可以说是一个“绝佳”选择。

   第五,借口维护所谓“海洋秩序”,牵制中国发展。

   在两次演讲中,岸田都提到了南海与东海问题,在香会演讲中更是提到了“台湾海峡局势”问题。作为域外国家,日本并无资格与权利“讨论”台湾海峡问题。但他声称,“维护位于南海与东海之间的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也至关重要”。此言明显是在干涉中国内政。岸田的用意就在于利用这个受到各方高度关注的国际多边场合,牵制中国发展,挑拨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关系,甚至给中国与东盟友好关系制造“堵点”。

   两场演讲暴露了什么问题

   香会演讲是岸田内阁上台后在国际重要场合发表的一篇重要外交政策演讲,谋划了未来3~5年日本外交战略框架,可以说是岸田外交的“蓝图”。而北约峰会演讲则是这个“岸田和平愿景”的具体外交实践。规划虽然“壮美”,但能够真正实现吗?

   宏大的“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和平计划”,想在未来几年通过扩展经济援助、构建可持续海洋秩序等,扩大日本在东盟地区和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但这些国家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来自日本的援助,英法德意澳印等国也都纷纷提出了自己的“印太战略”,它们都与东盟和太平洋岛国有着很深的经济贸易与历史文化联系。如何协调与这些国家的关系、规避与它们的激烈竞争,对日本来说将是巨大的难题。

   借俄乌冲突来扩展与加强日本防务,从根子上来说就“理由不足”。日本在二战中犯下滔天罪行,且至今没有令邻国和国际社会信服的悔罪与歉意。而且,日本仍实行“和平宪法”,大力提升防卫费用并提升所谓“反击能力”(即中远程对敌导弹反击能力),与日本作为“和平国家”和专守防卫国家定位有着巨大矛盾,是违宪的。

   “岸田和平愿景”中一个重要内容是要实现“无核武器的世界”,但就在岸田香会演讲后五天,6月15日他在记者会上宣布,日本决定不作为观察员参加于6月21日在奥地利开幕的《禁止核武器条约》首次缔约方会议,而该条约是基于广岛、长崎“原爆”所遭遇的非人道受害而认定核武器违法的首个国际条约。日本给出的理由是,美国反对该条约,而日本作为美国盟友,且长期享受美国“核保护伞”,故而不能参加这个会议。

   日本想利用再次担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机会谋划推动安理会改革,但安理会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多年无果,其折射的现实困境就是改革的难度极大。岸田称安理会在国际冲突中不能发挥与其职能相匹配的作用,但安理会困境是各种复杂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借口俄乌冲突推动安理会改革,这只是一种投机行为,是为日本一己私利服务。

   日本在俄乌冲突大背景下显得异常“亢奋”,岸田两次演讲都提到了东海与南海局势,其本质目的就是要以俄乌冲突为“明显实例”,暗示东海与南海也可能发生“以实力改变现状的尝试”。这显然是偷换概念,硬要把远在欧洲的域外冲突“置换”进东亚海域。东海与南海局势与俄乌冲突毫无关系且完全不同。日本想借国际多边平台极力渲染东海与南海复杂局势,意在浑水摸鱼,扰乱中国和平发展的步伐。但日本搅局东亚的企图,撼动不了东亚和平发展的大势。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进入专题: 岸田文雄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014.html
文章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第1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