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卫东:元宇宙的互动关系与法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 次 更新时间:2022-06-26 22:44:52

进入专题: 元宇宙  

季卫东 (进入专栏)  

   引言

   一、什么是元宇宙的思想本质?

   二、元宇宙内外的社会秩序原理

   三、元宇宙涉及的现实法律问题

   结论

  

   内容摘要:元宇宙的本质在于现象学揭示的主观间性。借助多重世界模型,可以发现互动关系和沟通对于人类数字化生存方式的深远意义。元宇宙呈现出众多小宇宙各自解读所造成的叙事根茎结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接口革命所形成的数字式关系秩序与模拟式法律秩序之间交叉嵌入、密切耦合现象。在元宇宙的虚拟与现实交融过程中,存在根据交换构想重新进行理性设计的可能性,并且可以从主体交互的有序化机制归纳出数字时代的十二个基本法学命题。这些新的法学命题表明,伴随着消费者主权和分布式自治组织的确立,元宇宙将带来秩序原理的大转型;从网络空间通往链下社会的走廊式制度将以代码程序与智能合约作为两个主要支点或接口进行构建,并由此产生关系与法律的一系列不同组合方式。

   关键词:元宇宙赋权  网络人  数字关系秩序  消费者主权  走廊式制度  智能合约

  

引言

  

   由于脸书、谷歌、微软、英伟达、罗布勒思、Epic游戏、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百度等一众科技公司的推波助澜,“元宇宙”一跃成为2021年世界舆论界的最大热词。马斯克禁不住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对此发出冷讽:“元宇宙,现在更像是一个营销流行语,而不是现实。”但是,在中国,人们正举全国之力进行前沿技术攻关,试图把元宇宙变成科学产业经济的现实。

  

   2021年11月成立的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产业委员会,标志着元宇宙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级战略;2021年12月底推出的《上海市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了侧重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研发的方针。在2022年1月8日,上海市经信委进一步公开表态布局元宇宙新赛道、开发应用场景、培育相关的重点企业,并鼓励开发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交互的重要平台。紧接着在2022年3月上旬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也纷纷建议打造元宇宙数字经济体,大有虚拟经济赶超实体经济之势。

  

   不过,除了上述资本增殖冲动、商业平台构建以及政府对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的“以虚强实”布局之外,元宇宙其实还涉及人性的存在方式和社会的演变方向,涉及法律秩序的范式创新。所以,我们不能不认真对待之。

  

   元宇宙的前身是“赛博空间(Cyberspace)”,1982年由威廉·吉布森在短篇小说《全息玫瑰碎片》中提出该概念,两年后又通过畅销书《神经漫游者》广为人知。“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表述本身,还有数字分身网络人“阿凡达(Avatar)”的角色定义,则是尼尔·斯蒂芬森在科幻文学名作《雪崩》(1992年)中首先使用的。从科技与法律的视角可以看到的标志性现象,首推纽约大学在1994年向美国专利局递交关于交互式动画脚本编写方法和系统的优先权说明书,1997年正式提交明确定义“元宇宙”的相关专利申请,并在2001年获得US6285380号授权的快举。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到2007年,韩国还向MPEG工作组呈递了元宇宙的第一个国际标准化提案。此后不久,恩斯特·克莱恩的《玩家一号》(小说2011年,电影2018年),则演示了虚拟世界沉浸式体验及其道具更全面、更具体的印象。

  

   需要注意,这些作品都以反乌托邦方式来描述元宇宙现象,体现了对科技风险的忧患意识。但是,2020年初突如其来、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网购、移动支付、视频会议、线上办公、群体测温、脸部识别等成为常态,结果迅速促成了生活世界的数字全覆盖。这意味着人类不得不向虚拟时空进行一场悲壮的大迁徙,从而也大幅度改变了对元宇宙的原有认知。在防疫背景下,元宇宙不可能仅被理解为一场逃避现实、追求自由的社会游戏,它更是一种具有内向性和自我超越性的数字化生存方式。由此引起的各种互动关系和网络化秩序现象也预示着人类社会变迁的趋势,很值得法社会学进行深入研究。

  

   本文主要从理论上考察元宇宙的概念和特征,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层次交错的相互反馈、相互封锁、相互建构、相互进化的循环圈中探索元宇宙的关系主义秩序原理,特别是其中通过反复博弈达成均衡和融合的机制,进而考察由此引发的一些基本法律问题,包括虚实共生场景里的监管体系、权利保障、透明化和问责、自治的内部规则以及网络空间的多样化制裁与法律空间的国家强制之间相反相成的效应,等等。归根结底,元宇宙是一个虚实相生的互动过程,其中的关系秩序受制于代码程序和智能合约。

  

一、什么是元宇宙的思想本质?

  

   按照望文生义的理解,元宇宙不外乎一种超越(meta)现实世界(universe)的虚拟空间。而根据美国加速研究基金会(Acceleration Studies Foundation, ASF)“元宇宙路线图项目(Metaverse Roadmap Project)在2007年作出的比较精确化的概念界定,元宇宙既是虚拟增强的物理现实,又是具有时空持续性和用户共建性的虚拟世界,并且人们能同时体验到两者的融合。这个场域具有两个基本维度(“模仿-增强”和“外在-亲密”),由此可以构成坐标的四个象限,即增强现实、生活日志、镜像世界、虚拟世界。这是一个最简明、最具操作性的类型化分析框架。

  

   罗布勒思在2021年2月11日发布的纽交所上市招股说明书更新版中还进一步具体描述了元宇宙的如下八个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随时随地进入、低摩擦、内容多样化、经济系统、文明性的安全保障,仔细推敲其构成就可以发现,其中浮现出了一种关系性秩序和复杂性规则的初步构想。也可以概括地说,元宇宙就是在可信价值、立体全息的互联网3.0基础上,借助电子游戏引擎、大数据、人工智能、5G/6G、区块链、3D视觉交互、数字孪生等技术进行模拟活动的巨大场域,体现了网络、媒体、通信这三个领域在结构上的终极融合,并且确立在线用户的自主管理身份(Self-Sovereign Identity, SSI),或者“具有主权的个人(The SovereignI ndividual)”。总之,元宇宙秩序原理的基础是消费者主权及其关系网络。

  

   站在哲学和社会科学理论的立场上来探讨元宇宙的本质,笔者认为,现象学认识论、多重世界解释以及对现代性的反思这三个维度可以给人以睿智的启迪,并聚焦到主观间性的网络思考上,下面逐一略作说明。

  

   现象学奠定元宇宙的哲理基础

   从科学社会学的角度考察,信息实体交融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CPS)就是把现实中收集到的数据在虚拟空间通过人工智能进行解析,并采取不同方式反馈到现实中的连锁反应机制。因此,在这种相互建构和交融过程中形成的元宇宙,其本质不仅是现实世界的镜像折射,而且还是人类精神的具象投射。其结果,会在不同程度上形成某种虚实共生、“天人合一”的状态,就像南宋思想家陆九渊所描述的那样:“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主观与客观交叉融合为整体。

  

   换言之,在元宇宙时代,并没有客观的现实世界,人们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景观就按照一定的“元宇宙率(Metaverse Ratio,出自腾讯多维度评分系统)”变成了真正的世界——至少现实世界有相当一部分是由观察者想象和创造出来的。更重要的是,在不同状态存在不同的观察者,就会形成各自的图像,分别进行解读和演绎,进而导致无数个小宇宙或者地方版秩序,甚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外桃花源。人类社会的多元现实和分布式治理,意味着必须在各自解读所在小宇宙的背景下加强主体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助长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笔者认为,现象学实际上在相当程度上奠定了元宇宙的思想基础。

  

   众所周知,从笛卡尔开始,现代认识论是以毋庸置疑的客观世界为前提的,并且呈现出主客二元论的特征。但是,现象学的开山鼻祖、奥地利思想家埃德蒙德·胡塞尔(EdmundG. A. Husserl)在一百二十年前就指出,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并非客观的对象本身,而是通过人的视觉所获得的印象,是被构成和被赋予意义的;至于对象与印象之间是否一致,其实还有必要进一步追问和反思。所以,他把先有客观世界、再有认识这样的既有顺序颠倒过来,强调首先是有主体的意识或者印象,尔后所有的现象都相对于主体而存在这样的真实,在这里对象与作为本质的对象并存甚至融合。这就是所谓“现象学的本质还原”方法。换言之,把关于客观世界的确信剥离出来,只留下主体的主观意识,那么现象也就成了意识的本质。并非主客二分、而是主客一统,这岂不正是身处数字时代的我们透过脑机接口在元宇宙里所看到的纷纭万象!实际上,当埃隆·马斯克试图把脑机接口装置应用于人类“以意驭物”“脑海沟通”“记忆移植”时,现象即意识的本质这一现象学命题也就随之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

  

   现象学的最大特征,即采取自然主义态度来考察世界图景在先验主体的意识中究竟是如何呈现、如何确立、如何记叙、如何诠释的。正是在这条思路的延长线上,后期胡塞尔又进一步提出了若干崭新的概念和命题,例如生活世界、交互主体、时间维度等等,并且促成了非常辉煌的不同学说谱系,其中也包括海德格尔解释学的现象学。尤其是法国思想家梅洛-庞蒂(Merleau-Ponty)的身体论现象学,就镜像阶段以及与虚拟现实进行渐进式交涉进行了精彩的分析,在不经意间直抵当下所关注的自我与他者之间沟通的核心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元宇宙虚实相映、他我交互的混合现实恰好印证了胡塞尔、海德格尔以及庞蒂关于感官印象能动地建构世界的那些奇思妙想的重要价值,但同时也提出了沉浸感所带来的身心分离问题。

  

   作为多重世界的元宇宙与沟通的媒介

既然不同的人可以观察到不同的世界,会导致无数个小宇宙,每个人都必将生活在自己所选择的不同空间里。所以,当我们获悉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在1895年首先提出的“多样宇宙(many universes)”这个概念,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从那时起的半个多世纪之后,苏格兰天文学家安迪·尼莫(Andy Nimmo)又发明了术语“多重宇宙(multiverse)”量子物理学的双孔实验还激发了休·埃弗莱特(Hugh Everett III)的“多世界解释”,并且提出了平行的各种宇宙之间存在的不可沟通性问题。正因为有不同的宇宙或多世界,这就为人的选择和自由意志留下了余地,也决定了量子现实的本质在于一切非真亦真。由此可见,如果消去时间这个要素,那么对多重宇宙的广义理解其实就是“元宇宙”。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季卫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元宇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919.html
文章来源:《东方法学》2022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