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晓光:17—19世纪日本的皇权主义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 次 更新时间:2022-06-01 00:38:09

进入专题: 日本   皇权主义  

许晓光  

  

   摘要:近世日本朱子学和国学在继承了古代“记纪文化”的基础上,进一步阐发了神化皇权的理论,强调天皇为神的后裔,本应拥有“神圣至尊”的地位和权力。德川幕府末期,面临内忧外患的复杂局势,日本思想界祭起“皇权主义”大旗,深入论证并广泛传播天皇及皇权“神圣至尊”的思想,使天皇成为凝聚民心、发动“尊王攘夷”运动的精神领袖。与此同时,日本思想界还出现了“尊皇扩张”的政治主张。明治维新后,皇权主义思想继续演进并被推向极致,尽管其在一定程度上扫除了日本近代化的障碍,但也成为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精神动力。

   关键词:日本 皇权主义 记纪文化 神化

  

   日本中世至近世,天皇作为名义上的最高统治权威,基本处于国家政治权力的边缘。德川幕府统治初期,由于思想界出现活跃态势,一些思想家开始探讨重树天皇权威的问题。到幕府统治末期,在内忧外患日益加深的局面下,皇权主义思想再度流行起来,并一直延续至近代,使天皇地位在日本达到空前的高度。皇权主义思想以宣扬天皇为“神的后裔”和天皇地位“神圣至尊”不容怀疑为核心,强调对天皇的盲目崇拜和绝对服从。这一切都使长期在政治上被冷落的天皇,到明治时期迅速成为日本大多数国民普遍认知并日益崇拜的对象,也使明治日本政治体制设计具有浓郁的封建君主专制主义色彩,对日本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关皇权主义思想在日本流行这一重要问题,国内学界关注不多,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王金林的《日本天皇制及其精神结构》。涉及天皇制结构和天皇权威重建问题的论文比较多,日本学界代表性论著有安丸良夫《近代天皇形象的形成》等。但这些研究未能从思想史的角度清楚地回答,作为“神之后代”的天皇,在长期无权无势、几乎被社会忽略以后,怎样被思想界重新捧上至尊地位,乃至在近代被置于“国体”的中心?近世有哪些宣扬神化天皇和皇权至尊的思想流派?明治时期的皇权主义与古代的“神政”思想有何继承关系?皇权主义思想在不同时代的多重表征之间,有无内在的逻辑联系?这些问题都值得深思。因此,从思想史的视角,对近代早期日本的皇权主义思想的演化和流行作全面梳理和深入探讨,能帮助我们清楚认识皇权主义在近代日本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本文探讨的皇权主义思想内涵十分复杂,它大致包括这样的逻辑:天皇是神的后裔,地位至尊,因而无论天皇是否实际掌握了权力,均应当具有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国家官员(即便实际掌权的将军)皆为天皇的臣下,应当对天皇忠贞不贰,禁止僭越不轨。

   一、古代至中世天皇神化思想之滥觞

   日本近世的皇权主义思想与古代神化皇权的思想可以说是一脉相承。这种思想从古代到近世经过了起伏和变化,呈现出既相互联系又各有特点的表征。“天皇”和“皇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天皇原本是自然人,但被日本古代思想界宣扬为神的后裔。皇权原本是指天皇掌握的权力,包括政治统治、宗教祭祀、经济运营、军队统率、社会管理等各方面的权力。由于天皇被神化,天皇统治下的日本也被史书称为“神国”,所以管理“神国”的权力也顺理成章地被解释为“神权”。尽管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天皇深居冷宫,并无实权,但日本思想界根据神话传说和带有神话性质的史书记载,认为天皇原本“应当”拥有这些国家管理权力,只是一段时期被武将篡权了。于是,天皇的地位和他“应当”拥有的权力皆被皇权主义思想作了神化阐释。从古代至近世,日本思想界围绕这一中心进行了详尽的阐释和演绎,这些阐释往往将天皇和皇权两种概念混用,难以明确区分。

   古代日本史书将天皇描绘成“天神的子孙”,“天皇即神的后代”的观念长期在社会上流传。这种观念源于8世纪初编纂的《古事记》《日本书纪》(合称“记纪”)二书。《古事记》是神代记,而《日本书纪》则从神代进入了历史。《古事记》被认为是日本最古老的“历史”书籍,是712年由安万侣将稗田阿礼的口述内容整理汇编而成,并将该书献给了元明天皇。书中杜撰出在远古时期,高天原诞生了最初的神,从天之御中主神至女神伊邪那美命,共诞生出7代神。其中男神伊邪那歧命和女神伊邪那美命相结合,产生了日本列岛14座,之后又产生了诸神。他们共生出10位神,这些神及其后代又产生出诸神,共计35位。这些神灵中的天照大神的后裔,就是日本的历代天皇。

   《日本书纪》在720年由舍人亲王等人负责编撰完成。内容主要是从上古众神时代到持统天皇时代的历史事件。在《日本书纪》中记载了大神的三贵子诞生后,被分配统治天上、天下和海原三界:“伊奘诺尊敕任三子曰:天照大神者,可以治高天原也;月读尊者,可以治沧海原潮之八百重也;素戋鸣尊者,可以治天下也。”这里的三贵子分治的空间,大致就是通常理解的天、地、海三界。后来日本思想界对这三界的解释范围越来越宽泛,不仅包括日本的领土、领海和领空,还包括全亚洲。上述就是日本神化皇权的最初来源,也称“记纪文化”。

   尽管这类神话传说编造得十分复杂而生动,但神化皇权的思想在后来的政治发展中却遇到了严重的实践困境。从摄关政治开始,天皇的权力迅速衰落。自从镰仓幕府在日本实际掌权后,天皇一直处于地位崇高但没有政治权力的尴尬境地。之后无论是室町幕府时代、安土桃山时代还是德川幕府时代,天皇皆未实际掌权,成为将军们任意摆布的傀儡。当然,正因如此,天皇家族才能避免被杀戮和消灭,保持所谓“万世一系”的血脉。在这种尴尬的政治地位下,天皇和皇权神圣观念在较长的时间里,似乎销声匿迹了。

   14世纪前期,作为后醍醐天皇近臣的北畠亲房(1293—1354)撰写了一部有关天皇的史书即《神皇正统记》。一方面,北畠亲房继承了“记纪文化”中神化天皇和日本的传统思想,在书中糅合了许多神道内容。例如开篇便直言不讳地提出:“大日本者神国也。天祖始开基,传给日神永续……天祖国常立尊,闻敕授给阳神阴神、天照大神。”随后又强调,“地神第一代大日灵尊称之为天照太神。又日神也称为皇祖也”。北畠亲房将天皇与日本结合起来,生动描述道:“其后天照太神、高皇产灵尊合计,下达给皇孙八百万神,共承敕令辅佐之……将三种神宝授予。预先诏敕皇孙曰:苇原千五百秋之瑞穗国,是吾子孙可主之地也。宜尔皇孙就而治焉。行矣,宝祚之隆,当与天壤无穷者矣!”另一方面,北畠亲房又以朱子学为指导思想,宣扬“大义名分”,讨伐“乱臣贼子”,主张公家、武士应当遵循传统秩序,辅佐天皇,这样才能使社稷稳定、民众安康。书中用较大篇幅谴责了平清盛等忤逆之臣危害天皇大权的罪行。对于后来建立镰仓幕府的源赖朝及其执政后的社会状况,北畠亲房也颇有微词:“赖朝功勋不比昔日,却偏掌天下。君主不能心安理得也……后白河之时,奸臣当道。天下之民,几乎涂炭。”北畠亲房认为,这些状况皆因臣下乱了君臣之道,图谋僭越不轨导致。所以他总结道:“探究以下克上,非道也。”《神皇正统记》宣扬“天神肇国”和“天皇神圣”的传统观念,在日本中世思想界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对皇权回归的呼唤。尽管这一主张未得到舆论界的响应,但对近世皇权主义思想的发展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二、近世前期朱子学与国学的皇权主义思想

   到了近世,日本社会吸收了从中国传入的朱子学所宣扬的君臣大义名分论。该学说认为,臣下只能绝对忠于君主,而不能议论君主的德才是非;君臣大义必须坚持,否则国将不国。日本信奉朱子学的知识分子提出:天皇应是日本理所当然的最高统治者,幕府统治不符合君臣大义名分。他们继承了“记纪文化”中有关天皇是“神的子孙”、“万世一系”、血统延绵不绝的传说,反对中国孟子的“汤武放伐”论,主张皇权至高无上,幕府将军应按照大义名分,将政权返还天皇。

   被誉为海南朱子学派“崎门始祖”的山崎暗斋(1618—1682)提出,君主凌驾于臣上,如同天永远在地之上,乃自然形成的规律,不可由人力更改:“礼曰,天先乎地,君先乎臣……朱子更转语说得文王心出。夫然后天下之为君臣者定矣。”因此臣对君永远只能是崇敬,无论君主是否具备德才,也无论其功过是非如何,皆不能对君主“放伐”甚至“革命”。正所谓“周公之于身亦优为之,欲得夷齐无怨之仁,厌闻汤武革命之意”。这种将自然与社会混为一谈的“天人合一”思想,表达了山崎暗斋反对汤武革命,维护“神的后代”天皇的正统地位之意。虽未明言,但实际暗含了否定幕府僭越行为的用意。

   山崎暗斋的思想被其弟子浅见图片斋(1652—1711)继承。浅见与其师一样,抹杀了政治关系与自然产生的亲子关系的区别,宣扬忠君大义。他认为君臣关系如同天伦衍生出的自然亲子关系,臣下对君主应如同儿子对父亲那样绝对忠诚,这是治国根本。因此,治乱的根本不是革命而是忠诚,就是臣下为君尽坦诚之心,即便是处境艰难,忍辱负重,也要尽忠君之大义。因此,“上下尊卑,各自确立名分。万古不可动摇者,如同天地之位。无论如何,君指导臣,臣无论在何处,皆服从君而无二心。乃各位当然之道理”。可以看出,“崎门”两代主要依据朱子学混同自然与社会的“天人合一”世界观,从儒学宣扬的自然伦理角度,强调忠君的不可动摇性。

   而山崎暗斋的另一位弟子谷重远(1663—1718)则崇尚神道,将神学与儒家文化结合起来,阐释自己的忠君思想。一方面,他继承了“记纪文化”,认为日本是“神皇一统,万世一系”,“天照大神……因敕皇孙曰:苇原瑞穗国是我子孙可王之地也,宜尔皇孙就而治焉。行矣!宝祚之隆,当与天壤无穷者矣!”这可以看出他与北畠亲房的理论一脉相承,强调天皇的自然属性和“神圣”性质。另一方面,谷重远又对比认为,日本不像中国存在“二本”现象——既崇奉君主权位,又认可弑君篡位的僭越不轨行为。因此他得出荒谬的结论,认为日本的皇统国体十分独特并远超中国:“夫皇朝神圣之统也,一本之国也,与异邦之今日卖履、明日践祚者,不可同日而语。”同时他又强调,为臣者,应当绝对履行崇敬尽忠君主的义务,否则会受到惩罚:“是以毫厘忽上者必罚,芥蒂慢君者必殃,可不敬乎?”他极力宣扬日本“神皇一统”的国体优越性,尽力贬低他国的观念,以后逐渐成为许多日本人的惯性思维方式。

   除朱子学派外,神化皇权也是国学派的核心思想。作为国学派有力开拓者的本居宣长(1730—1801),进一步将《古事记》中的神皇神国传说渲染为“史实”,使其似乎更具有“真实性”。他强调以“万世一系”之天皇为中心的日本,“最初由先祖天照大神生成之御国,大御神将三种神器交予御手,并交代‘乃为可让自己的子孙永久统治之国’”。根据该神的嘱咐,确定了其子孙历代天皇统治之国,所以天下无扰乱秩序之神和不服从命令之人。直到“千年万年之末代,天皇仍然是大御神之御子,一成不变地受继大御神之御心”。为了证明天皇“神性”的确存在,本居宣长还进一步解释说:“天皇系统万世一系,与天地永久共存而延续之基础,就在于此时之决定。”也就是大御神的“神嘱”决定了历代天皇统治权的合法性。所以历代天皇行事,并非按照自己意愿判断,“而是仅依据神代的故事进行”。这种不顾史实随意阐释神话传说和渲染“神皇神国”的思想,对后世日本盲目崇拜天皇,将其他国家民族视为劣等民族的思维方式,产生了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

本居宣长神化天皇制理论的继承者平田笃胤(1776—1843),直接表明了自己对前辈学说的承接性:“已如本居先生所言,在古代,称为高皇产灵神,位居天上,造就万物人种。”为了充分证明天皇真实具有“神性”,平田杜撰出了更古老的3种神“主神、高皇产灵神、神皇产灵神”作为天皇的始祖,并称“三柱”,作为天皇的祖神在上天就位。他还诡辩称,天皇的生命乃由天地月生成,“相当于三柱天津大御神之御大孙之天照皇大御用神之皇美麻命下凡”。他几乎将天皇描绘成了自然界运行的一种天体,为了统治人间才依照祖神命令下凡。这无疑是为了让世俗社会的凡人,发自内心地崇拜天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   皇权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298.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22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