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玉:现代汉语介词短语补语的划界问题浅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 次 更新时间:2022-04-21 14:22:28

进入专题: 介词短语   补语  

李玲玉  

   摘 要: 介词短语补语是现代汉语补语系统中的一个次类。它所涵盖的具体内容学界仍未有定论。不同的语法著作对介词短语补语的定义也不完全相同。本文从语法、语音、语义三个层面分析了现代汉语介词短语作补语的主要依据,尝试给介词短语补语下一个简单的定义。

  

   关键词: 介词短语 补语 动态助词 语音停顿 语义

  

   一、引言

  

   1924年,黎锦熙先生在《新著国语文法》中首先提出了汉语补足语的概念,学界对于现代汉语补语的研究和讨论在横向和纵深两个平面上展开。现代汉语介词短语补语作为现代汉语补语系统中的一个次类,已经得到学界的基本认可。与其他现代汉语补语的次类相比,介词短语补语的相关研究,其研究成果与所受关注相对较少。介词短语补语受到关注主要开始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最早围绕介词短语补语展开的讨论就是关于介词短语补语的划界问题的研究:介词短语能否作补语及哪些介词组成的介词短语能够作补语。许多学者以相关学术期刊为阵地对介词短语补语的划界问题展开了多次讨论。

  

   二、现代汉语介词短语补语的划界问题研究概述

  

   按照张纯鉴的概括:“一般语法书上把某些介词放在名词或别的词语前边组成的一种结构,叫作介词结构。而这种介词结构如果接连在动词或形容词后边,就叫介词结构作补语。”①(张纯鉴,1980:80)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介词短语补语。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许多学者就介词短语是否作补语及哪些介词能够和介引成分构成介词短语作补语提出了疑问。

  

   学界的专家学者主要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以赵元任、孙玄常、黄伯荣、张旺熹、刘月华等为代表的学者肯定介词短语作补语的语法功能。孙玄常在《宾语和补语》中提出:“介词词组紧接在动词后头一律是补语。介词后头的词以表示处所或时间的名词为多。”②(孙玄常,1987:43)张旺熹(1999)在重构补语系统时,以具有内在逻辑顺序的语义系统作为建立新的补语系统的基础,认为“动词+介词短语”是这一系统的基础形式——VC结构补语的一种。刘月华等学者虽然肯定了介词短语作补语的语法功能,但是在分类上,却将“在”“到”“给”组成的介词短语充当的这一类补语划分到结果补语中。

  

   另一种观点否定介词短语补语,认为介词直接附在动词后面形成一个整体,相当于动词,后面必须带宾语。这种观点以朱德熙、吕叔湘、胡裕树、吕文华等学者為代表。胡裕树主编的《现代汉语》中的观点是:“介词‘在‘向‘于‘到‘给‘自等,可以附着在动词或其他词语后边,构成一个整体,相当于一个动词,如落在无产阶级肩上、好在大家知道、走向胜利、习惯于这样做……”③(胡裕树,1979:306)吕叔湘(1980)认为“动词加介词”可以作为整体被看作一个复合动词。吕文华(2001)把动词和介词黏合在一起形成的这种句法结构称为动介式短语词。与胡裕树和吕文华不同的是,朱德熙先生(1982)认为,跟在动词之后的某些所谓的介词其实是动词,比如“走到教室”中的“到”。“到”与前面的谓词成分“走”组成动补结构,“教室”是“走到”的处所宾语。

  

   总的来说,目前学界已基本认可介词短语补语作为现代汉语补语的一个次类的存在,认为能够构成介词短语作补语的介词主要是“到、在、给、向、自、于、往”等。多数学者对于介词短语是否作补语的争论主要集中在“到、在、给、向”等几个介词上。

  

   三、介词结构作补语的理据分析

  

   尽管很多学者都提倡将“动词+介词”看作一个联系紧密的整体,但是,目前多数的语法著作,如《现代汉语》(黄伯荣,廖序东,2011)、《实用现代汉语语法增订本》(刘月华,潘文娱,故华,2001)等,还是认可“介词短语补语”的。对于反对介词“到”“在”“给”“往”等组成的介词短语作补语的语法层面的依据,我们尚存有许多疑惑,同时,我们尝试提出一些支持介词短语作补语的补充依据。

  

   (一)语法层面

  

   1.介词后面加动态助词“了”

  

   一般情况下,介词后面不能加动态助词“着”“了”“过”。冯雪冬(2009)、张纯鉴(1980)等学者认为,既然很多情况下,介词短语中间都可以插入动态助词“了”,说明介词短语结合得并不紧密,因此主张将“动词+介词”看作一个整体。

  

   但是,我们注意到,在现代汉语中,动态助词“了”也可以出现在整个介词短语的后面,如上文提到的例子:

  

   走到教室——走到了教室——走到教室了

  

   停在地下车库——停在了地下车库——停在地下车库了

  

   送给他的朋友——送给了他的朋友——送给他的朋友了

  

   我们认为介词后面加动态助词“了”的语法现象或许是由于部分介词语法化不彻底造成的。汉语中的介词一般都是从动词语法化而来的。有些介词的语法化程度高,比如“于”“自”等。但是能够介引宾语作补语的介词中,大部分语法化得并不彻底,比如“到”“在”“给”等,它们兼类动词和介词。这部分介词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动词的语法特征,这是造成介词后面能加动态助词“了”的原因。我们发现在语言的实际使用中,语法化程度高的介词后面一般不能加“了”。比如:

  

   生于1991年——生于了1991年*

  

   来自济南——来自了济南*

  

   能够在介词后面加动态助词的一般是语法化程度不彻底的介词,如:

  

   爬到山顶——爬到了山顶

  

   堵在山大路上——堵在了山大路上

  

   寄给李友——寄给了李友

  

   出于韵律的原因,语流中人们的语音停顿在介词后面,使“动词+介词”形成一个节奏块。为了不打破这个节奏块,不把动态助词“了”放入节奏块之间,反而插入这个节奏块的后面。这或许是造成介词后面加动态助词“了”这一语法现象的另一原因。

  

   “由于汉语缺乏发达的形态,许多语法现象就是渐变而不是顿变。在语法分析上就容易遇到‘中间状态”④。(吕叔湘,1979:11)我们是否可以先支持“介词短语作补语”,而将介词后面加动态助词“了”这一语法现象看作这样一个处于“中间状态”的特例?事实上,这并非是唯一的特例。词的语法结构的紧密程度要高于短语,但是,离合词的中间也可以插入动态助词“了”。比如,“结婚”可以说“结了婚”,“见面”也可以说“见了面”。endprint

  

   2.扩展为可能式补语

  

   反对“介词短语补语”的学者认为,某些“动词+介词短语”结构可以扩展为可能式补语,如“V+到+NP”,说明“到”与NP的结合比较松散。我们认为,恰恰相反,它从另一个方面支持了“介词短语作补语”的主张。以上文提到的语料为例:

  

   走到教室——走得到教室/走不到教室

  

   等到半夜——等得到半夜/等不到半夜

  

   爬到山顶——爬得到山顶/爬不到山顶

  

   “走不到教室”“等不到半夜”“爬不到山顶”中的否定词“不”,否定的不只是动词后面的“到”,而是作为整体的整个介词短语“到教室”“到半夜”“到山顶”。这说明介词短语的紧密程度要高于“动词+介词”结构。

  

   郑飞、张纯鉴、吕文华等学者主张将“动词+介词”看作一个复合词,而把介词看作一个作为构词成分的词素。通过上文的例子,“走到”“等到”“爬到”可以扩展为“走得/不到”“等得/不到”“爬得/不到”,这种可扩展性恰恰说明“动词+介词”的凝合程度还没有达到一个词的程度。因此,我们主张不把“动词+介词”看作一个高度凝合的复合词或动介结构,仍把动词后面的介词短语看作是动词的补语。至于一些学者所说如“忠”“善”等加上介词“于”改变了原词的词性成为动词,由于“忠于”“善于”作为词已经取得了广泛认可,应该另当别论。

  

   3.在补语位置的介词短语只有少数可以移到动词前边作状语

  

   很多学者认为,在补语位置的介词短语多数不可以在保持句法合法、句義不变的前提下移到动词前边作状语。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变换句式”这一手段作为“介词短语作补语”的佐证,其说服性就大打折扣了。比如:

  

   躺在沙发上——在沙发上躺*

  

   租给一个新房客——给一个新房客租*

  

   掉到地上——到地上掉*

  

   跳到桌子上——到桌子上跳*

  

   唱到凌晨四点——到凌晨四点唱*

  

   我们认为,“变换句式”的方法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具有局限性,是由于制约介词短语句法分布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句法因素外,还包括语义、韵律甚至认知心理等多方面的因素。“这些要素的制约作用并不是相同的,其中句法、语义、处所的空间类型是强制的,语用中的语篇因素是半强制的,而表达者的个人风格对句式的选择是非强制的”⑤。(孟万春,2006:66)比如在上例中:

  

   躺在沙发上——在沙发上躺*

  

   “在沙发上”不能前移到动词之前作状语,是由于介词短语补语对动词的语义制约造成的:动词必须具有语义特征【+附着】,在满足其他句法、语义等条件的基础下,“在”介引的介宾结构才能前移作状语。如:

  

   画在纸上——在纸上画

  

“画”具有【+附着】这一语义特征,因此,我们可以说“画在纸上”,也可以说“在纸上画”。同样,“租给一个新房客”“掉到地上”中的介词短语不能前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介词短语   补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936.html
文章来源:文教资料 2017年1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