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 卢云峰: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经济隐喻还是理论建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 次 更新时间:2022-02-20 23:58:20

进入专题: 宗教理性选择理论   经济隐喻  

吴越   卢云峰  

   【内容提要】 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作为一种新范式,在社会学界引起了诸多讨论和争议。最常见的批评之一可以概括为“隐喻论”,即认为它只是借用一些经济隐喻作为修辞策略,但对宗教研究没有实质性贡献。这是一种误解。隐喻论忽视了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理论建模,即利用规范语言建立简约明晰的理论模型的方法。本文展现了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在微观、中观、宏观层次的理论建模,以此说明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在各个层次都不是隐喻,而是致力于用理论模型整合前人洞见并启发后续研究,从而推动一个研究领域内一般性知识体系的积累。对于中国宗教研究来说,我们不应只关注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现有的结论,而应该借鉴它的理论建模来构建适合于中国的理论模型。

   【关键词】 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经济隐喻,理论建模,规范模型

  

   宗教理性选择理论(rational choice theory of religion)作为宗教社会科学中的一个研究范式,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其倡导者是斯达克(Rodney Stark),核心的支持者包括班布里奇(Williams Bainbridge)、芬克(Roger Finke)、艾纳孔(Lawrence Iannaccone)等人。①该理论以“理性人”假设为起点,认为宗教信仰是一种理性选择,反对世俗化范式关于现代化导致宗教衰落的观点,并借用经济学的理论建模方法建立起了一套系统性的理论模型,包括微观层次的宗教行为模型、中观层次的宗教组织模型和宏观层次的宗教市场模型等规范模型(formal model),对宗教的社会科学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

  

   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也引发了很多争议,其中最具挑战性的质疑来自“隐喻论”,其核心观点可归结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只是一种“经济隐喻”,而不是一种新的方法或理论,它不过是用经济学的术语将已知的宗教知识复述了一遍,既没有真正利用经济学方法来理解宗教,也没有通过这套经济学的修辞术产生任何新的见解。隐喻论在研究中国宗教的学者中支持者甚众。2009年11月,英国威尔士大学组织了一个有关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与中国宗教研究的学术会议,参加者有范彼得(Peter van der Veer)、柯若朴(Philip Clart)、宗树人(David Palmer)、周越等从事中国宗教研究的海外学者以及来自国内的卢云峰,之后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宗教》(Religion)2011年第4期上发表了一组会议论文,其中海外学者对宗教市场理论的批评的一个主要论点就是宗教理性选择理论是一种隐喻。②2013年,中国农业大学组织了一次针对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圆桌论坛,参加这次讨论的学者有卢云峰、汲喆、周越、曹南来、杨德睿、纪仁博(David Gibeault)、陈进国,评论人有王斯福(Stephan Feuchtwang)、王铭铭、吴飞、梁永佳等。这其中的大多数学者是人类学家,他们对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基本持批评性意见,而焦点之一正是隐喻论。③

  

   作为这两次论坛的亲历者和主要的批评对象,本文的第二作者一再强调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并非一种隐喻,但是这种声音一直被忽略,在这之后对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批评仍然重复了隐喻论的观点。④鉴于隐喻论在从事中国宗教研究的学者中影响力巨大,我们有必要探究: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真的只是一种简单的经济隐喻吗?这也是本文核心的研究问题。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梳理隐喻论的主要内容;在此基础上,本文认为隐喻论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误解,而产生误解的主要原因是隐喻论者忽视了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在研究方法上的核心特征——理论建模。之后,我们将详细阐述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在微观、中观、宏观层次都不是所谓的经济隐喻,而是理论建模。最后本文简要地分析中国的宗教社会学研究对理论建模可能的贡献。

   一、隐喻论的主要内容

  

   隐喻论对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批评至少包含三方面内容。首先,隐喻论认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只是一套修辞术。宗教中确有一些仪式服务、宗教商品可以用宗教理性选择理论来分析,因为它们带有“价格”“交易”“市场”等经济性质,但这些经济现象只是宗教中的次要成分,一旦超出这些现象,该理论的分析框架只能是一种隐喻。⑤更为根本的是,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与宗教的实在性相去甚远,这一假设强调工具理性而忽视了其他的理性形式,强调偏好稳定而忽视了文化环境对个体偏好的影响。然而,宗教信仰既不是“工具理性”的,也不是“自主选择”的,而是极具道德意涵并嵌入社会关系之中的。⑥因此,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使用了经济学意象,但绝非真正的经济学方法。⑦该理论采用经济学修辞的策略并不等同于采用了严格意义上的经济学方法。它之所以选择经济学术语来包装自己,是为了利用经济学的中心地位,以使自己显得比其他宗教研究范式更加“科学”,不仅国外如此,中国学界对它的热情也同样是为了借助经济学的话语霸权。⑧因此,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兴起也被视为“经济学帝国主义”侵蚀其他社会科学的证据。⑨

  

   其次,隐喻论认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或许具有一些启发性,但它们不能提供实质性的解释。在一次圆桌讨论中,杨德睿提出,经济学的分析框架为我们思考宗教现象提供了一些很有启发性的隐喻,但我们要牢记它的作用应该仅限于此。⑩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不能替代已有的理论解释,它是一种玩弄修辞的“同义反复”(tautology),只是将已知的宗教知识用经济学术语比附一番,而无法增进我们对宗教本身的实质性理解。11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使用了经济学的模型来描述宗教现象,但宗教不是经济,这些模型注定只是一种隐喻的误设,由于它无法像经济学那样分析价格、供需、资本等要素的机制性作用,也因此,它的“市场竞争”解释只能是一种“黑箱操作”,看似阐述了宗教存在的规律,实则扭曲了宗教运行的机制。12

  

   最后,隐喻论者认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陷入了两难境地。麦金农(Andrew McKinnon)认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若承认自己是一种隐喻,那它还能提供一些启发;但若它否认自己是一种隐喻,那它只会阻碍我们进一步理解宗教。该理论试图将隐喻转化为现实,殊不知这样做的结果只会让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失去理论的活力,成为一种“死隐喻”(dead metaphor),即本体和喻体混同在一起。如此一来,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无法再分析宗教非经济的一面,因为从语言上来说,我们已经不能再问宗教与经济的区别是什么。最终,我们不是利用隐喻来促进思考,而是被隐喻限制了思考,因为我们错误地将建构的事物当成了一种实在。13同时,“死隐喻”掩盖了宗教理性选择理论背后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令我们遗忘了它的文化特殊性。因而,宗教理性选择理论虽然被宣称拥有普适性,但它其实是以美国文化为中心的,将它运用在其他文化中反而会限制我们对宗教的理解。

   二、隐喻论:缘起与误解

  

   隐喻论者的批评绝非空穴来风。一些学者确实在隐喻的意义上使用经济学术语来分析宗教,但严格来说他们并不属于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阵营,有些反而是与之论战的世俗化理论的支持者。伯格(Peter Berger)是最典型的使用经济隐喻的宗教学者,他很早就使用了“市场”“商品”“买卖”等经济学术语来描绘美国的宗教经验,以论证宗教的多元竞争会带来世俗化。14他的论述影响了后来的隐喻论者,例如布鲁斯(Steve Bruce)就继承了伯格的观点:若经济隐喻能在宗教分析中生效,那必然是印证了世俗化理论。有意思的是,布鲁斯是最激烈反对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社会学家。15

  

   除了世俗化论者,还有一些宗教研究者也使用了经济隐喻。安吉尔(Penny Edgell)就提到,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存在两个阵营,一方是在理性选择框架下研究宗教经济模型的斯达克等人,另一方是沃纳(R. Stephen Warner)所归纳的将“市场”等概念作为一种经济隐喻的学者。16后一阵营的代表有宗教史学家巴特勒(Jon Butler)的“国家灵性市场”,比尔哈兹(Terry Bilhartz)的“宗教作为相互竞争的商贩所需要的营销技巧”和“供给侧”比喻,哈奇(Nathan Hatch)的“宗教市场的竞争”“灵性企业家”“神圣经济”等概念,社会学家李(Richard Lee)的“宗教和经济行为都被共同的自变量-报酬-所塑造”,格里列(Andrew Greeley)的“理性选择理论对于解释美国的宗教持存现象富有解释力”,以及人类学家扎列特茨(Irving Zaretsky)和莱昂内(Mark Leone)的“美国宗教是美国自由企业体制的表现”。这些学说确实符合隐喻论的判断,即仅仅使用了经济学修辞而非经济学方法。提出宗教社会学“新范式”这一概念的沃纳将这些学者与倡导理论建模的斯达克、芬克、艾纳孔等人并列放在了一起,这也是导致隐喻论批判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原因之一。17这些学者借鉴了经济学的术语,但并未采用理论建模的方法,因此严格来说他们与斯达克、芬克、艾纳孔等人的宗教理性选择理论有着根本性差异,隐喻论者若将对前者的判断延伸到后者,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

  

   此外,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理论建模并非一蹴而就,其发展过程中引发的争议也令隐喻论者误以为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仅仅是一套经不住检验的修辞术。斯达克在《将理论带回来》一文中说过,他们建立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目标从来不是为了鼓吹宗教复兴,而是为了在充满取向之争、视角之争、流派之争的宗教研究中引入演绎逻辑,使宗教研究拥有可对话的共同基础,他也坦言自然语言的模糊性可能会引发一些误解,而艾纳孔的加入使他们离目标更近了一步。18艾纳孔带来了宗教人力资本模型和教会-教派模型,并以此完善了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在微观和中观层次的理论模型,但宏观层次的宗教市场模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只是一个经验模型。宗教市场模型是宗教理性选择理论与世俗化范式正面交锋的开端,它吸引了整个宗教研究界的关注,可惜它最初只是一个围绕“宗教多元”与“宗教活力”而建立的统计模型,属于一种经验建模而非理论建模。虽然斯达克等人以“公理”和“命题”的方式将其表述为一种演绎逻辑下的概念模型,但它在理论基础上还是存在许多漏洞。因此,宗教市场的经验模型招致大量学者的批评,包括支持经济学方法的宗教研究者和反对经济学方法的隐喻论者,前者主要是从统计学角度质疑宗教市场模型的可复制性,后者主要是反对宗教市场模型的普适性和有效性。我们将在下文看到这场旷日持久的争论如何在理论建模的努力下落下帷幕。

  

   可见,这些争议并非表明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失败,而是表明了理论建模的重要性,只有回到理论建模的层次,才能真正推动关于宗教市场的学术讨论。因此,一些学者随之开展了对宗教市场的理论建模,并最终将这一讨论引入正轨。我们将在后文更加详细地阐述宗教市场模型的发展历史,在此想要指出的是:当前隐喻论者的问题在于,他们批评的仍然是宗教市场模型的经验建模,甚至仍然将基于有漏洞的统计模型的一系列反驳文章作为论据,而没有注意到宗教市场模型已经通过理论建模进行了自我完善。

   三、宗教理性选择理论的理论建模

  

   (一)理论建模的特点与优势

  

从根本上来说,隐喻论的误解源于它忽视了宗教理性选择理论在研究方法上的核心特征——理论建模,即用规范语言抓住经验现象的最主要机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宗教理性选择理论   经济隐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608.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