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源:近代草原丝绸之路东北端的文化景观、经济网络和文化认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 次 更新时间:2022-02-05 00:01:40

进入专题: 草原丝绸之路   呼伦贝尔    

孔源  

   内容提要:蒙古高原在近代草原丝绸之路的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近代以来,在蒙古高原东北部与黑龙江流域交界的呼伦贝尔形成的基于寺庙的商业网络对于草原丝绸之路东北端的经济文化发展,有着特别的意义。19世纪后期,沟通大兴安岭东西、呼伦贝尔与东四盟、蒙古高原与齐齐哈尔周边的贸易网络,最终促进了蒙古高原东部、东南部各部分蒙古族经济交往的活跃。这种寺庙商业网络也起到了促进蒙古高原与东北亚文化整合的作用,亦显示了近代国家与疆界定型后,丝绸之路上地方社群所继续发挥的积极作用。草原丝绸之路对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进程的作用,对于固边的意义,在呼伦贝尔这块地域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关 键 词:呼伦贝尔  草原丝绸之路  中东铁路  寺庙经济

  

  

   19世纪德国人李希霍芬提出了Seidenstraβe概念,随后这个并不算十分严谨的概念出现在中国人的视野中。因为德、法汉学的流行,国人习称的丝绸之路基本上指的都是经行“西域”的中西文化、贸易通道。草原丝绸之路的提法在中国流行,始于1992年刘迎胜先生参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考察,涉及中亚五国和蒙古国中部的乌兰巴托等地。①随后,内蒙古社科院卢明辉先生又作专题文章,将自前匈奴时代到清代间经行蒙古高原和中亚草原的文化交流通道统一称为草原丝绸之路,并将清代中俄恰克图贸易与粗鲁海图贸易归入草原丝绸之路中。卢明辉将丝绸之路理解为“纵横交错的草原交通枢纽”。②1993年以后,中国的草原丝绸之路研究进入了活跃期,③草原丝绸之路研究的时空范围和讨论内容都得以深化。但是,关于清代草原丝绸之路上呼伦贝尔及其周边地区的意义,学界讨论得还比较少。

   对于草原丝绸之路最东端的呼伦贝尔高原,国内外研究者对其在草原丝绸之路区域交往中的作用认识不足。在20世纪前期,苏联、日本以及欧美的学者对呼伦贝尔的区域研究呈现出两类倾向:一种是将其完全视作蒙古高原的一部分,④另一种则是将其视为黑龙江上游的孤立地带。⑤近年来,在有关呼伦贝尔的英文文章和专著中,呼伦贝尔主要被强调为中俄两国的前哨地带,其孤立性被过度关注,而呼伦贝尔高原同蒙古高原的关系则被西方学者低估。⑥在国内学术界,呼伦贝尔也经常被作为一个孤立、封闭的区域来研究,学者很少关注呼伦贝尔和整个草原丝绸之路的关系。甚至有西方学者断言,在乾隆朝平定阿睦尔撒纳后,欧亚草原的中间地带从此不再有游牧人群的主动力量,公元18—19世纪以中俄两个陆权大国主导的草原地带失去了丝绸之路的意义。⑦

   事实上,草原丝绸之路上的人群即使在晚近的历史时期里也是积极的活动者。这里包括恰克图贸易中的蒙汉各族商人和俄罗斯西伯利亚商人,也包括草原丝绸之路东北端呼伦贝尔的人群。草原丝绸之路东北部的呼伦贝尔凭借这个网络,不仅在经济格局上发生变化,从区域到国家的整体文化认同也因此而变化。清代以来的呼伦贝尔也是丝绸之路历史中重要的一部分,它扩展了恰克图贸易的功能,强化了地处边陲的呼伦贝尔地区和清朝其他地区的经济文化纽带作用。草原丝绸之路的发展对呼伦贝尔本身的历史来说,也有着特殊的重要性。

   一、从地理环境上看草原丝绸之路东北端的呼伦贝尔

   毗邻蒙古高原的呼伦贝尔高原核心区,大体上以呼伦湖和贝尔湖的湖盆为中心。克鲁伦河自西南向东北流入呼伦湖,哈拉哈河自东南向西北流入贝尔湖,自贝尔湖所出的乌尔逊河再向北入呼伦湖,形成了一个三角状结构。呼伦贝尔高原同外界的天然交通,便依此形成。海拉尔水系的辉河、伊敏河流域,江水、植被条件要好于呼伦贝尔高原的核心区。整个呼伦贝尔高原适合马匹游牧的区域大体集中在辉河两岸的高草地,此区域也是呼伦贝尔辽金时代古代军事城址最集中之处。自辉河上游地带向东南,完整的准平原被大兴安岭山区中破碎的谷地所替代。海拉尔河两侧水草条件尽管较好,人口却一直不多,尤其是在海拉尔河北侧。交通在这里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海拉尔河及其支流墨尔格勒河在草甸上形成漫流,“深约一丈余,宽二三十丈不等”。⑧

   海拉尔河以北的额尔古纳谷地,气候相对冷湿,形成漫流沼泽。沿岸地形渐渐崎岖,河流在和根河汇流后也难以通航。额尔古纳沿岸,海拉尔河以北的额尔古纳谷地,气候相对冷湿,根河、得布特尔河、哈乌尔河等河流形成漫流沼泽。额尔古纳与根河合流后沿岸地形渐渐崎岖,难以通航,水路交通从海拉尔河口起渐渐困难。陆路交通到奇乾南面的喀玛尔屯时,也难以通行载具,“即为羊肠小路,仅可驼行而已”。⑨

   大兴安岭及其以东嫩江右岸水系地区同岭西就大不相同了,时至今日依然如此。大兴安岭并不是一座很高的山系,但它的北段地区几乎没有宽谷,山中又常有断陷形成的峭壁。民国时人形容其为“其形势如海波奔驰,鲜交通往来之路云”。⑩大兴安岭北部也是分水岭最为狭窄的地带,海拉尔河—扎敦河与诺敏河之间,根河与甘河之间,绰尔河与哈拉哈河之间,河谷几乎连在一起,但是穿过谷地和翻过山岭却并非易事。这使得大兴安岭在铁路修筑以前成为呼伦贝尔和松嫩平原之间的天然屏障。

   从古代时期人类活动来看,呼伦贝尔高原的核心地带是历史文化人群活动较为频繁的区域。其中海拉尔河流域也是辽金元清以来城址建成最多的地带。自然地理上的呼伦贝尔湖盆就是这一地区的十字路口。呼伦贝尔高原核心区大体上以呼伦湖和贝尔湖的湖盆为中心,克鲁伦河自西南向东北流入呼伦湖,哈拉哈河自东南向西北入贝尔湖,自贝尔湖所出的乌尔逊河再北入呼伦湖,形成了一个三角状结构。呼伦贝尔高原同外界的天然交通,便依此形成。发源于呼伦贝尔同东四盟交接的索岳尔济山区(近代俗称索伦山)周边的绰尔河、归流河、洮儿河等西北东南向水系为呼伦贝尔同科尔沁草原间的交通创造了条件。呼伦贝尔通往嫩江的道路主要有两条,据清末俄国人记载,北部一条在今天的碾子山附近沿绰尔河上行,翻越黑龙江流域和嫩江流域的分水岭,到达哈拉哈河源头处,之后沿河而下进入蒙古高原东部,再通向呼伦贝尔、喀尔喀与锡林郭勒各处;南部一条从齐齐哈尔经过扎赉特旗,沿洮儿河西南行,到达归流河源头处,翻越分水岭转入东乌珠穆沁旗后,可通向喀尔喀或呼伦贝尔。(11)

   在蒙古秘史中,成吉思汗前半生的重要战役都围绕着呼伦贝尔及其周边的河流展开,在铁木真与札木合反目后,札木合在额尔古纳河与根河交汇的今日三河一带称汗,成吉思汗将札木合联军各部落打散,控制了斡难河。(12)从此成吉思汗的力量深入蒙古高原中部,在击败王罕、塔阳汗等对手后,成吉思汗成为蒙古高原的主宰。康熙朝第二次对噶尔丹的战争中,三路军队出击,东路军和中路军在克鲁伦河流域的拖诺山和巴颜乌兰击败噶尔丹先头部队后西进图拉河流域,在昭莫多之战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在军事行动以外的和平时期,军事地理方面的意义就会变成贸易地理的价值。17世纪中后期,出使北京的俄国使者米诺瓦洛夫和斯帕法里便是取道呼伦贝尔进入松嫩平原的。

   二、近代草原丝绸之路的东移与呼伦贝尔交通地位的提升

   呼伦贝尔长期属于黑龙江将军衙门管辖。在有关黑龙江嫩江流域最早的详述方志《龙沙纪略》中,呼伦贝尔尚被时人视为遥远的尾闾地带。公元18—19世纪形成的以晋商和俄国西伯利亚商人为主体,以恰克图为贸易节点,取道蒙古高原中部的中俄陆地贸易通道,在19世纪60年代,东移到大兴安岭西麓。对于沙俄方面,蒙古高原东部的新商路较之恰克图有新的优势。其一,因为此路距离较短,沿途寺庙和水源较多,适于商队出行。其二,道路经过呼伦贝尔、达里冈爱、察哈尔八旗等重要牲畜产区,又连接了多伦庙市和甘珠尔庙市,牲畜和畜产品贸易相对繁荣。其三,东部商路中俄国商人的优势较大。在东蒙和呼伦贝尔活动的晋商传统上是经古北口或喜峰口大路,由开原、长春、伯都讷、齐齐哈尔等地再转行东蒙盟旗和呼伦贝尔,所取道路曲折,参与人数和经济规模受到限制,东蒙与呼伦贝尔广大区域内汉商影响较小。相比之下,俄国商人开辟的道路则更加便捷,所带商品较易销售。其四,新商路绕过了旅蒙商的势力,贸易中介减少,增加了俄商的获利可能。商路的变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俄陆路通商章程的出台。

   清末时期俄国人探查的通商道路还有沿着克鲁伦河的呼伦贝尔—库伦大路。在辛亥革命后内外蒙古间南北向传统商路断绝后,这条路的意义进一步提升。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从海拉尔到库伦的商路“为蒙古当局所利用。今日的呼伦贝尔已经同此建立联系,但是道路的经济意义尚不足。在库伦同张家口的道路阻断后,已能观察到从海拉尔直接贩运货物的尝试”。(13)从满洲里站到库伦的商路上,“道路上现有驼队一种运输方式,走完800俄里路程需要20天时间。每普特货物运费接近两卢布……自1913年底,道路上开始贩运美国、日本、英国和中国的纺织品,以及中国烟草等轻货物”。(14)

   道路促进了周边城镇和集市的发展。桑贝子在20世纪初还是商业不甚繁荣的聚落,后来俨然已经具有了重要商业意义。此后巴尔虎人同蒙古高原的交往活动,也因此而增强。道路也带来了庙市的现代化。甘珠尔庙因为地处沙地,原本驻庙僧人不多,东部商道开辟后,集市的发展给这里带来了新的繁荣。其他寺庙也因此更频繁地参与到商业中来。东部草原之路的开发,使得从绰尔河与洮儿河出发的两条越岭道路可以同海拉尔—甘珠尔庙—多伦诺尔的贸易线路正交。这条巴尔虎游牧人流散到嫩江曾经行、喀尔喀人在清初曾用来同黑龙江进行牲畜贸易的古老道路,在近代贸易网络建立后焕发了新的生机。

   中东铁路和巴尔虎人的关系是相对复杂的。铁路沿线挤占了镶白旗等大量牧地,当地的巴尔虎牧民对铁路有过很强烈的抵触。但是在铁路及其附属地已经成为事实的情况下,俄罗斯移民同巴尔虎人亦试图通过它建立某种新的共存互利关系。庚子事变中,镶白旗的旗庙被俄军和铁路人员破坏了,而在此之后“修建铁路的工程师决定将投入大量款项重建这座著名的寺庙。新的选址定在满洲里站附近,以便吸引蒙古居民来车站附近,活跃牲畜贸易”。(15)至20世纪20年代时,在今日陈巴尔虎旗同牙克石之间的程河(Чин-Xэ,为伊敏河左岸支流)、甘珠尔庙、那木古儒庙、罕达盖等地,已经有了常年的“帐幕式之商铺”。(16)

   在中东铁路建立后,这些连通内外蒙古和东三省,深入草原和山区腹地的道路,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至20世纪20年代,陆路交通已经形成了网络。1922年,呼伦贝尔形成了“出入境通行古道五支”,分别是最早的经各台站越岭的海拉尔—齐齐哈尔间“通黑龙江省城大道”,从索伦右翼地区、经喀尔喀河上游进入东四盟的“通古北口大道”,经过甘珠尔庙越喀尔喀部通往多伦、张家口的“通张家口大道”,从满洲里附近西行大库伦的“通库伦大道”,以及自旧粗鲁海图—库克多博南行进入海拉尔的“通库克多博入俄境大道”。(17)五条道路中,海拉尔-齐齐哈尔间大道是雍正十年呼伦贝尔设治时即设,入俄境大道是在恰克图条约后开始使用,另外三条都是近代俄国探险家在当地族群贸易道路的基础上开拓而成。

整体上看,中东铁路帮助沙俄达到了经济侵略利益最大化效果。但是,这种现代化贸易形式,对于沙俄远东的小本商人以及互市俄民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在铁路修建之前,“甘珠尔集市……的周转可以达到两百万卢布。当时的集市有许多俄罗斯纺织品和生活用具。布拉戈维申斯克的商人,外贝加尔边区中阿克申和尼布楚工厂区的居民都来到这个市场”。(18)1908年以后,由于中国与日本的货物通过铁路大量进入,俄国商品失去了价格优势,远东俄商在甘珠尔庙会上的“周转量几乎连一个卢布也没有了”。(19)但在中东铁路修建后,沙俄在阿穆尔省的商业活动对嫩江流域的经济仍有吸附作用。“齐齐哈尔的铃铛麦主要自墨尔根输入……但是今年(1909年)春节后,铃铛麦开始朝布拉戈维申斯克运送,因为那里的价格更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草原丝绸之路   呼伦贝尔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345.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 2021年第7期167-174,共8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