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今年的“稳字当头”重点是稳增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 次 更新时间:2022-01-17 08:41:24

进入专题: 稳增长  

杨伟民  

  

   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发展的目标更加多元,对发展的目标、发展的目的更加明确,根本目的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实现这个根本目的,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要统筹发展和安全,要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要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要实现共同富裕等。目标多元化了,但是经济治理的能力还跟不上,多重目标约束下的经济治理效能亟待提高。今年在一些领域为了某个单一目标出现了急躁冒失、顾此失彼、合成谬误,长期目标短期化、系统目标碎片化、持久战打成突击战等问题。因此,需要正确地理解进入新发展阶段后如何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我理解要把握好四点:

   经济社会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实现不同目标的手段是不一样的,如果只顾一点不顾其余,某一个方面的力度突然加大,可能会打破宏观经济的均衡。比如拉闸限电就会打破产业链的均衡,带来供给短缺或价格上涨。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调整政策和推动改革要把握好“时(时机)、度(力度)、效(效果)”。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过,重大政策出台和调整要进行综合影响评价。

   目标之间有主次、有先后。比如发展与共同富裕,发展是第一,然后才是共同富裕。发展与减碳,发展是一级目标,减碳是二级目标,减碳是发展方式转变,要建立在不影响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此外,发展与安全、发展与防风险等都需要统筹。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党的基本路线的要求,全党都要聚精会神贯彻执行。

   要分清长期和短期。共同富裕、减碳都是长远目标,要长期努力、久久为功,短期不能够过度用力,不能影响发展的大局。有些长期规划的目标不适合作为短期政绩考核,更不能进行季度、月度考核。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必须稳中求进、先立后破、稳扎稳打。

   要系统推进各种目标。不同目标和实现目标的手段是由不同部门负责的,实现单一目标的手段并不总是相向而行,有的时候甚至是相悖的。另外,有些目标中央部门分解给地方,地方实行属地的责任制,中央部门与地方必须形成合力,对如何进行分解落实、分解到哪一级、怎么去落实等都要有系统考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必须加强统筹协调、坚持系统观念。

   今年提出“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稳字当头”不是在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一次提出,2019年就曾经提出过“稳字当头”,那时的“稳”强调的是稳定政策。我觉得,今年的“稳字当头”重点是稳增长。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指导思想中提出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政策应该在保持总体稳定的同时,要加大支持经济增长的力度,“六稳”“六保”最终都要体现在经济增长速度上。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首次提出各地区、各部门要担负起稳定宏观经济的责任。这体现了促发展和抓监管两手都要抓,不能够只抓监管、不抓发展,当然也不能只抓发展、不管监管。监管是政府的重要职责,推动发展也是政府的职责。要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政策发力要适当靠前。

   关于重大问题。一是正确认识和把握实现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和实践途径。顺序是首先做大蛋糕,然后才是切好蛋糕,所以实现共同富裕,发展第一、分配第二。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一靠发展、二靠改革,改革的重点是调整分配结构,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合的基础性制度来实现。实现共同富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要稳步朝着共同富裕的目标迈进。应该区分实现共同富裕与推进共同富裕,现阶段主要还是推进共同富裕,离实现共同富裕还很远,不能着急。

   二是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资本的行为规律既有促进发展、提高要素配置效率的积极作用,也会带来垄断、恶性竞争、两极分化等消极作用。所以会议提出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

   三是正确认识和把握初级产品的供给保障。我国初级产品的资源禀赋不佳,大量的初级产品需要进口。要靠节约、靠挖掘国内资源潜力,靠技术进步,靠废弃物再利用等,提高我国初级产品的供给保障能力。

   四是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防风险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多次强调的重大任务,也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把防风险作为五大问题提出。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房地产风险,部分企业盲目扩张,负债率过高。此外,部分地方隐性债务过多,杠杆率过高。非常重要的是“精准拆弹”,抓好风险处置工作。政策中新提法是“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这是过去没有提出过的。企业是自救的主体,同时化解风险需要钱,要有化解风险的资源。所以,要研究制定化解风险的政策,做好准备。

   五是正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碳中和是一个远期目标,不能够太急、过急。最近一年“双碳”提的比较多,但其实我们对国际社会承诺的不仅有碳总量目标,还有碳强度目标——实现2030年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65%。如果减碳力度很大,碳总量下来了,但因此影响到经济增长速度达不到预期,那么碳强度的目标最后也难以完成。所以会议提出,要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要立足国情,以煤为主,先增后减。“双控”并不等于“双碳”,要科学考。

  

    进入专题: 稳增长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01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