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露 孔陆泉:分配被纳入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若干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5 次 更新时间:2021-12-06 11:19:47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分配方式  

曹露   孔陆泉  

   摘 要: 把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一并纳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标志着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认识更加全面,为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走向更加成熟、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奠定了良好的思想理论基础。在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共同发展中,公有制经济在社会资产总量中的优势地位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主导地位,决定了其他所有制形式也带上了若干社会主义性质;分配关系是生产关系的反面,与多种所有制经济相适应的按要素分配,进入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理所当然。按劳分配和按要素分配都是由生产条件的分配所决定,劳动价值论既不是肯定按劳分配的理论依据,也不是否定按要素分配的理论依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把二者很好地结合起来。

  

   关键词: 分配方式;基本经济制度;按劳分配;按要素分配

  

  

  

   一、分配关系是生产关系的反面,将其纳入社会基本经济制度理所当然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历来重视分配问题。在《资本论》第三卷行将结束时,马克思提出,生产关系“即人们在他们的社会生活过程中、在他们的社会生活的生产中所处的各种关系”,而“分配关系本质上和这些生产关系是同一的,是生产关系的反面”[1]994。

  

   接着,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深刻分析的基础上告诉我们:“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生产条件的这种一定的社会形式为前提”

  

   [1]995。生产条件的“一定社会形式”,即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在任何社会都既是其生产方式形成的前提,也是其生产关系的核心内容,它决定着生产过程和社会生活过程中,人与人之间以什么样的关系相处。在《资本论》第二卷,他明确指出:“不论生产的社会形式如何,劳动者和生产资料始终是生产的因素。但是,二者在彼此分离的情况下只在可能性上是生产因素。凡要进行生产,它们就必须结合起来。实行这种结合的特殊方式和方法,使社会结构区分为各个不同的经济时期。” [2]44结合的特殊方式和方法,由生产资料掌握在谁手里来决定。因此,不同时期的社会经济制度,就是以生产资料的不同所有制形式来区分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也就自然地成为社会基本经济制度的主要内容。

  

   在《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告诉我们:“凡是社会上一部分人享有生产资料垄断权的地方,劳动者,无论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都必须在维持自身生活所必需的劳动时间以外,追加超额的劳动时间来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生产生活资料”[3]272。在资本主义社会,作为生产要素的资本和土地,分别归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所有,劳动者没有自己的任何生产资料,這就决定了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而且在这样的生产过程中,“它会不断地把这种形式再生产出来。它不仅生产出物质的产品,而且不断地再生产出产品在其中生产出来的那种生产关系,因而也不断地再生产出相应的分配关系。”[1]995

  

   资本主义的分配关系,就是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凭借资本和土地的所有权获得利润和地租;劳动者凭借劳动力的所有权获得工资。这就是所谓的按生产要素分配,其实质是按生产要素的所有权进行的分配。如马克思所说:“这些一定的分配形式是以生产条件的一定的社会性质和生产当事人之间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为前提的。因此,一定的分配关系只是历史规定的生产关系的表现。” [3]998

  

   同样道理,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回到了劳动者自己手里,生产条件的一定的“社会形式”或“社会关系”变了,作为其表现的分配关系,也就相应地变了,不再是凭生产要素的所有权进行分配。在开始阶段是根据劳动者的劳动贡献实行按劳分配。这正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的恰当表现。因为劳动者联合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人人享有平等的所有权,从而都能与生产资料结合,实现劳动、平等地分配劳动成果。当生产力没有极大发展、产品没有极大丰富时,平等分配“就在于以同一尺度——劳动——来计量”,劳动面前人人平等。即在作了各项必要的扣除之后,每一个劳动者“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领回来”[4]304。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展,产品极大丰富之后,才有可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实行需要面前人人平等的按需分配。

  

   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和实践已经证明,所有制与分配始终是结合在一起的,它们都是社会生产关系,亦即社会基本经济制度的核心内容。因此,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地把分配问题纳入了社会基本经济制度。

  

   二、多种所有制形式决定了多种分配方式,在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影响下,多种分配方式与多种所有制形式同时进入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同样理所当然

  

   众所周知,我国“三大改造”完成后,实行过单一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开始阶段确实显示出人民当家作主、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巨大优越性,迅速改变了国家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初步建立了独立的、相对完整的现代工业和国民经济体系。但不可否认,它总体上超越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多层次、低水平的生产力状况,在其发展过程中逐渐出现的权力过于集中、不尊重经济单位自主权、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和体制机制僵化等弊端,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或延缓了生产力的发展。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较好地适应了我国多层次生产力和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充分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迅速实现了我们国家和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

  

   但在改革开放之初,也曾有人怀疑: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其中外资经济和国内私人经济(包括个体经济和私营经济,现在统称民营经济)的发展是否背离了社会主义方向?而事实告诉我们,由于我们始终保持着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社会资产总量中的优势地位,以及它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主导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外资经济还是国内民营经济,其发展“必然同占优势的公有制经济相联系,并受公有制经济的巨大影响”[5]32。正如马克思所说:“在一切社会形式中都有一种一定的生产决定其他一切生产的地位和影响,因而它的关系也决定其他一切关系的地位和影响。这是一种普照的光,它掩盖了一切其他色彩,改变着它们的特点。”[6]24

  

   中国共产党早就懂得了这种“普照的光”。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过程中,毛泽东同志就肯定过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说在将来的中国,“它的性质是帮助社会主义的,它是革命的、有用的,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发展的。”[7]384-385在新中国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过程中,预言变成了现实。我们通过和平赎买的方法,把旧的资本主义转化国家资本主义,成为一种“特殊的、新式的资本主义,即工人阶级领导下的资本主义,它带有若干社会主义的性质。”[8]287

  

   这是毛泽东同志通过算账“算”出来的。他分析和解剖了企业的利润分配,把它称之为“四马分肥”:工人为资本家生产的利润,“在整个盈利中至多占百分之二十五;而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盈利部分,是为国家(所得税)、为工人(福利费)和为扩大企业设备(公积金——其中包含一小部分是为资本家生产利润的)而生产的。”[8]286-287因此,“这种新式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是带着很大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是对工人和国家有利的。”[8]282而且,“公私合营是四分之三的社会主义”,发展到后来,就“已经不是四分之三,而是十分之九,甚至更多了。”[9]116

  

   毛泽东同志的这种分析方法,给了我们一个重要启示:事物的质和量是紧密相联的,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程度,就可能带来质的变化或部分质变。以此观察现阶段的外资经济、民营经济及其分配形式,不应该同样认定,它们带有若干甚至很大社会主义性质吗?把它们纳入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之中,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在无产阶级尚未掌握全国政权、新中国尚未完成社会主义转变的时候,都不怕资本主义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现在我们既掌握着国家政权,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作靠山,就更不应该怕外资经济和国内民营经济的发展了。实践证明,引进外资不但解决了当时国内发展资金不足的矛盾,还给我们带来了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迅速提高了本国经济发展水平。国内私人经济的发展,与外资经济还不一样。它产生于改革开放过程之中,其所有者、经营者是原来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在2018年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习近平同志郑重宣布:“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10]他们改革开放以来遵章守法、自谋职业、自找出路、自我发展,为国家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说:“我国经济发展能够创造中国奇迹,民营经济功不可没!”[10] 对这样的发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但还是有人会说: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为目标的共产党人,不是早就宣布消灭私有制吗?作为私有制的外资和民营经济,怎么能进入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呢?

  

   不错,消灭私有制确实是共产党人目标、纲领的理论概括,但并不意味着马上就可以消灭私有制。恩格斯告诉我们:“正像不能一下子就把现有的生产力扩大到为实现财产公有所必要的程度一样”,无产阶级革命“只能逐步改造现社会,只有创造了所必需的大量生产资料之后,才能废除私有制。”[11]239马克思也明确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6]33,私有制同样如此。他曾不止一次地肯定,私有制虽然是“社会的、集体的所有制的对立物”,但它也是“发展社会生产和劳动者本人的自由个性的必要条件”[3]872;人的财产是“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11]286。

  

   社会主义不正是既要发展社会生产,又要发展劳动者的自由个性吗?《共产党宣言》强调,未来社会“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1]294。毛澤东同志说过:“不能设想每个人不能发展,而社会有发展”,因此,他要求我们的党员“懂得社会上还有很多人没有人格,没有自由,要为他们的自由而奋斗”[7]416。我国现阶段的私有制经济以及相应的分配制度,在实践中已经证明,不仅有利于发展社会生产,而且有利于发展劳动者的自由个性,与社会主义目标基本一致。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理由把它排斥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之外。

  

   三、按劳分配和按要素分配都由生产条件的分配所决定,劳动价值论既不是肯定按劳分配、也不是否定按要素分配的理论依据

  

   通过以上分析,在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多种所有制经济及其分配方式,都可以纳入社会主义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分配方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150.html
文章来源: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2021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