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纪宴:马勒:为唐诗谱曲的交响乐大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5 次 更新时间:2021-12-02 11:40:39

进入专题: 马勒  

王纪宴  

   1911年5月18日午夜的维也纳,古斯塔夫·马勒溘然长逝。在这位走过51年人生历程的音乐家身后,留下了他的9部交响曲和未完成的第十交响曲,《大地之歌》以及声乐套曲《悲叹之歌》《漫游者之歌》《少年魔号》和《亡儿之歌》《吕克特歌曲》。在这些作品中,马勒继承了自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一直到舒伯特、勃拉姆斯和舒曼的交响乐传统,同时从时代精神中汲取了多方面的营养,从而确立了一种新的交响乐语言,成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

  

   而他的另一个令世人瞩目的独特贡献在于,他是第一位为中国唐诗谱曲的交响乐作曲家,他的《大地之歌》,作为整个交响音乐文献中一部十分独特的作品,让李白、钱起、孟浩然和王维笔下的优美诗句以及魅力独具的中国诗境跨越了悠远岁月和万水千山,同发源于欧洲的壮丽的交响音乐融为一体。在马勒逝世110周年之后,在东西方文化有了更广泛交流的今天,马勒的不朽杰作令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音乐热爱者格外珍视。

  

   《大地之歌》与唐诗

  

   马勒于1908年夏开始创作《大地之歌》,同年9月1日前全部完成。马勒为这部作品确定的副标题是“为男高音、女中音(或男中音)与乐队而作的交响曲”。虽然从构成与形式上看,这部由六个乐章组成的作品实际上是一部歌曲套曲,马勒将自己从创作生涯之初就开始运用的两种音乐体裁——交响曲和艺术歌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但在马勒心目中,它仍是交响曲,只是出于一种“作曲家迷信”,马勒才未将它按照创作顺序在第八交响曲(《千人交响曲》)之后编号为第九交响曲。贝多芬、舒伯特以及与马勒有师生之谊的布鲁克纳都是在完成第九交响曲后辞世的,这不免给“第九”蒙上一层不祥的色彩。在完成《大地之歌》后,马勒以为超越和摆脱了“第九”的魔咒,于是在1909—1910年创作了第九交响曲,之后又开始动笔创作第十交响曲,但只留下第一乐章以及其他乐章的草稿即离开人世。同第九交响曲一样,《大地之歌》在马勒生前并未有机会演出,直到马勒去世六个月后的1911年11月20日,瓦尔特才在慕尼黑指挥了这部作品的首演。

  

   这位出生于当时奥匈帝国广大疆域内波希米亚小镇伊格劳、在维也纳接受音乐教育和度过一生主要岁月的音乐家,因何被遥远国度的诗篇吸引?马勒并不通晓汉语,他在1907年夏天读到了当时刚出版不久的一本翻译为德语的中国古代诗歌集《中国之笛》。而这本《中国之笛》的“译者”汉斯·贝特格也不掌握汉语,他的《中国之笛》是参照法语、英语和德语译本加工编纂而成,其中约80首中国古诗以唐诗为主。仅从《大地之歌》中的七首诗来看,贝特格对中国古诗进行了浪漫化的重写,虽然不少篇章基本保留了原诗的内涵,但也有很多在转译过程中变得面目全非,有的甚至干脆就是贝特格的创作。因而,《大地之歌》中的李白、钱起、孟浩然和王维的诗与原作相比经常大相径庭,尤其是第二和第三乐章唱词究竟翻译自哪两首诗,成为引起国内诗词专家与文化界人士关注的“破解《大地之歌》工程”,诗词研究学者周笃文甚至称之为“诗词学中的‘哥德巴赫猜想’”。

  

   正如罗曼·罗兰所认为的,当我们继承过去的杰作时,“从来不是过去在我们内心再生,而是我们把自己的影子投在过去的杰作上”。马勒在《大地之歌》中从中国古诗而不是他更熟悉的欧洲文学中找到了与自己心境契合的因素——对自然的体悟和热爱、人生的苦难以及尘世生命的短暂——并产生了精神共鸣。中国古代诗人在情感抒发上那种既热情充沛又细致入微的风格,艺术上的高度完美,诗歌所表现的精神世界的宽广与深厚,作品中纵情歌颂的交友、宴饮之乐,这一切都吸引着马勒。

  

   关于《大地之歌》,马勒自己曾说:“我相信它将是我最个人化的作品。”布鲁诺·瓦尔特在《古斯塔夫·马勒》一书中指出:“在《大地之歌》里,大地在逐渐消逝;他呼吸到了另一种气息,被新的光芒所照耀——这是马勒写出的一部完全新颖的作品……每个音符都传递着他的独特声音,每个词,尽管来自千百年前的古老诗篇,都是他自己的。《大地之歌》是马勒最个人化的内心表白,也是一切音乐中最个人化的内心表白。”

  

   《大地之歌》的第一乐章《尘世苦难的饮酒歌》以圆号的雄浑高亢乐句开始,男高音唱出来自李白的《悲歌行》的歌词,虽以“美酒在金樽里招手”起首,但整个乐章笼罩着一层悲观和怅惘的基调。在四个诗节形成的四段中,第一、二、四段均以“生和死一样黑暗,一片黑暗”这一叠句作为结束。同样的旋律每次出现在不同的调性上,使音乐的表情具有了微妙的变化。没有叠句出现的第三段构成了这一乐章的抒情高潮,它所表现的自然永恒、人生短暂的思想成为《大地之歌》最深刻动人的主题之一:

  

   穹苍永呈蔚蓝,大地将会

  

   长久存在,春来鲜花遍地。

  

   可是,人,你能活到多久?

  

   第二乐章《秋天里的孤独者》,又译为《寒秋孤影》。经过诗词学者的深入研究,达成基本一致的观点认为,原作是钱起的《效古秋夜长》。而在很多关于《大地之歌》的介绍中,这一乐章的原诗及其作者被认定为不可考,德文的诗人姓名“Tschang-Tsi”无法确定是张继、张籍,还是钱起。但唱词所描绘的秋日萧瑟景象则洋溢着典型的中国诗词意境:

  

   秋天的湖上翻腾着灰雾,

  

   远近的绿草披上了白霜。

  

   …………

  

   甜蜜的花香已经消失,

  

   阵阵寒风把花枝压倒,

  

   枯萎了的荷花金色的

  

   花瓣将快随流水漂走。

  

   每一节歌词以及相应的音乐都包含着温暖的抒情成分,它们的出现使八分音符的忧郁音流暂时中断,好像一缕淡淡阳光从晚秋的雾气间透出,为凄凉的心境带来些许抚慰。不过,这种微妙的情绪变化以及背后蕴藏着的内心矛盾更多地被一种表面的朴实无华所遮掩,这是马勒晚期音乐创作风格的体现。

  

   第三乐章《青春颂》的原作同样在很长时间里无法确定。经过专家们的大量研究,包括对《全唐诗》进行电脑检索,初步认为来自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的法国人朱迪斯·戈蒂埃(一译戈谢,Judith Gautier,1845—1917)根据李白的《清平调词三首》改写而成的《琉璃亭》,其中有着十足的《图兰朵》风格的东方想象:

  

   在小小的池塘中央,

  

   有一座白绿相间的瓷亭。

  

   …………

  

   亭中满座宾朋,

  

   穿戴华美,畅饮,纵论

  

   有的在赋诗作文。

  

   值得注意的是,马勒在这个乐章里特地运用了五声音阶的旋律,并在乐队配器中以三角铁、大鼓、钹的独特音响与木管乐器尤其是短笛的尖锐颤音,尽力表现他这位欧洲人想象中遥远的中国。

  

   李白的《采莲曲》到了贝特格的诗集中变成了《在岸边》,而马勒在《大地之歌》的第三乐章中又改作《咏美人》,李白的八行凝练诗句居然铺展为四节共三十余行。虽然如此,李白原诗的明快格调和优美意境还保留着轮廓。

  

   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汉》翻译自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李白的原诗同样在转译及进入马勒音乐世界的过程中变得颇有些面目全非,李白笔下的“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的超然之态变成了“春日里的醉汉”。但这首诗之所以吸引马勒,很可能并非“春日里的醉汉”,而是春回大地的意象,这对于被暮年心境笼罩的作曲家而言有着特别亲切的内涵。他在这一乐章中以双簧管、单簧管和短笛的结合令人想到春日里鸟儿的鸣啭。但美好的春光转瞬即逝,酒醒后的饮者只好再度将酒杯斟满,以逃避于忘川。哲学家和音乐学家泰奥多尔·阿多诺指出,这是马勒所想象的“绝望与极度自由下的狂欢相携,在死亡的国度里。”

  

   最后的第六乐章《告别》唱词来自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和王维的《送别》,马勒通过两位中国诗人所抒发的情感表现的是对尘世之美的眷恋与惜别之情。在女中音(或男中音)演唱之前,管弦乐前奏扩展为一首宏大的葬礼进行曲,这是马勒从创作生涯之初就深深为之吸引的音乐形式,此时它获得了空前的精致与完美。与这首葬礼进行曲的悲伤哀婉相应,独唱的结尾部分十分温柔动人,马勒像贝多芬在第九交响曲等作品中那样,离开了诗人的既有诗行,以自己的诗句更直率地坦露心扉,最后以重复七次的“永远”作为终结,在这深情的告别中,大地渐渐远去,天国的钟声似乎已依稀可闻:

  

   春天降临,亲爱的大地

  

   仍将是处处鲜花,处处绿茵。

  

   遥远的天国无处不闪耀永远明亮的蓝色。

  

   永远……永远……

  

   复杂音乐的魅力

  

   《大地之歌》并非初听就觉得亲切的音乐,作为马勒晚期风格重要体现的杰作,它需要高度专注的聆听和对音乐与唱词的熟悉。

  

   交响音乐在19世纪下半叶发展为一种高度复杂而细腻的艺术,布鲁克纳、马勒和理查德·施特劳斯的作品正是这种艺术的代表。而在马勒的交响乐和艺术歌曲中,又有着更多的个人化表达。这既与和马勒有着共识的维也纳分离派的主张“说自己的话”不谋而合,也与马勒相信并求助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对人的潜意识的探究存在着深层默契。

  

当马勒的第一交响曲于1889年11月20日在布拉格首演时,听众和评论家均深感困惑。即使到了今天,理解马勒的交响曲仍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或许正如研究马勒的权威人士戴里克·柯克所言:“如果说贝多芬的交响曲像是完美的诗体颂歌或严谨的古典戏剧,那么马勒的交响曲则如同内容浩瀚、卷帙浩繁的自传。”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对于如此复杂的音乐,马勒并不像他同时代的另一位作曲家理查德·施特劳斯那样相信标题和乐曲解说对于帮助聆听有存在的必要。虽然马勒将他的第一交响曲称为“音诗”,也曾撰写过乐曲解说,而且曾建议听者去读作家让-保尔的小说《泰坦》(神话中的巨人)作为理解这部交响曲的线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勒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艺术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040.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12月02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