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克亮 李晓朋:1950—1952年重庆防疫网的构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0 次 更新时间:2021-08-12 08:34:27

进入专题: 重庆   防疫网   民主建政   疫情防控  

鲁克亮   李晓朋  

   摘要:

   1950—1952年,受环境卫生条件和湿热气候的双重影响,各类突发性疫病在重庆交相肆虐,使民众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威胁,进而引发社会恐慌。在此情况下,党和人民政府始终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坚持走群众路线,充分发挥组织动员优势,在构建防疫网的过程中,将突发性疫病防治与社会改造、民主建政等中心任务相结合,既成功遏制了突发性疫病在重庆的蔓延和流行,为广大民众构建起生命健康的安全屏障,又使党和人民政府获得了民众的高度认可。解放之初重庆的防疫实践,为新时代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历史经验。

   关键词:重庆;防疫网;民主建政;疫情防控;

  

   重庆?1?旧时有“三间房子五条沟,溺池、厕所遍街有”2?的谚语,环境卫生极差,垃圾粪便到处堆积,加之气候温暖、雨水颇多,适宜病原微生物和病媒昆虫的滋生,致使霍乱、疟疾、天花、麻疹、伤寒和白喉等疫病终年不断,并时有周期性的疫病大流行。1950年初,重庆市人民政府开展了大规模的防疫预防接种工作,极大地遏制了霍乱、伤寒、天花等烈性疫病的发生和流行。但1950—1952年,疟疾、麻疹、白喉、流行性乙型脑炎等疫病却又交相并发。3?疫病的高发不仅直接危害重庆人民的生命健康,引起民众的心理恐慌,造成社会动荡,更“妨碍到生产建设的展开”,甚至还“影响到人民政权的巩固”。4?如何有效地应对突发性疫病,则成为对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的一次严峻考验。与此同时,由于长期受到国民党妖魔化宣传的影响,部分群众对党和人民政府存在疑惧与戒备,对于人民政府推行的政策和措施并不积极配合甚或有意疏远。重庆作为中共中央西南局的驻地,在西南地区起着领导和示范作用,要把重庆建设成为“一个人民的新民主主义的城市”?5,就必须广泛发动群众。而遏制疫病流行最为有效的方法亦需要依靠群体的力量来共同应对。因此,重庆将应对突发疫病作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6,在构建防疫网的过程中赢得了民心。基于此,本文从人民政权初建的政治背景出发,分析探究1950—1952年重庆为应对突发性疫病构建的防疫网与稳固重庆城乡基层社会的内在逻辑,以求对相关研究有所助益。

   一、民主建政中防疫组织体系的组建

   疫病爆发于顷刻之间,如何应对,考验的是社会的应急能力,尤其是政府的组织动员能力。也就是说,要遏制疫病的肆虐,防疫的首要任务在于组织,完备的防疫组织体系是防治疫病的根本。然而,1949年12月,重庆所接管的防疫组织机构仅有民政局第五科,负责防疫与医政,下辖各区均无卫生行政机构,更遑论专门的疫病防治机构了。7?可见,接管之初,重庆的疫病防治组织可谓一片空白。

   疫病突发虽然无法避免,但事先筹谋预防是为必然之举,而防疫领导机构的组建则尤为关键。1950年1月,伴随着民主建政工作的推行,重庆市人民政府为便于疫病预防工作的开展,开始组建防疫的领导组织机构。1月13日,在民政局第五、第六科的基础上,重庆市重新组建卫生局,下辖防疫保健科和环境卫生科,负责开展防疫工作。9月,成立卫生稽查队(含防疫队),统筹全市的防疫工作。8?市级以下因“建立政权的干部只派到区为止”?9,未再统一设立防疫机构,仅部分城区设有卫生科,负责卫生防疫保健事宜。同年3月,重庆市人民政府为广泛发动群众,在副市长曹荻秋的主持下,决定加强区级政权建设,10?并将所辖18个小区合并为8个大区,每区成立卫生科(6—10人),具体领导卫生防疫工作。重庆所辖的8个区包括城区和郊区两种类型。在城区各街道,根据工作需要,于公安派出所设立行政干事(1—3人),派出所以下的各户籍段建立代表小组(5—9人),段代表小组下设卫生工作委员会,在行政干事领导下开展卫生防疫工作;在郊区农村,区以下设立乡文教卫生工作委员会,负责卫生防疫事宜。11?随后,为进一步加强防疫工作,1951年6月,重庆市卫生局将卫生稽查队改组为防疫队,编制60人,专职负责防疫及环境卫生的改善;1952年5月,为配合反细菌战的需要,重庆市卫生局防疫队与卫生试验所(1945年7月成立)合并成立重庆市防疫站,负责全市卫生防疫工作。12?基于此,重庆市组建起市卫生局、区卫生科、段卫生工作委员会和乡文教卫生工作委员会,以及卫生稽查队、防疫队、防疫站等上下贯通的防疫组织机构。毫无疑问,重庆自上而下建立起来的防疫机构,为党和政府成功领导疫病防治提供了组织保障。

   面对突发性的疫病,不仅需要政府的行政组织力量,而且必须依靠广大民众的力量,因为防疫是一项“规模庞大的群众性的工作”?13。这恰与重庆民主建政的初衷“要使广大人民能够有机会广泛的行使他的政权”14?相契合,正如曹荻秋所言:民主建政的一切措施与工作都是为了人民,必须与群众利益相一致,因此,要大胆依靠群众,动员广大民众来参与民主建政工作。15?随后,1950年3月25日,由卫生局、公安局、民政局、建设局、文教局和主要医院负责人及卫生界的专家、学者组成的重庆市卫生委员会正式成立,各区成立分会,区以下成立支会。16?1952年3月19日,周恩来总理以中央防疫委员会主任名义发布反细菌战的指示,要求各级人民政府成立防疫委员会。17?10月,重庆市卫生委员会更名为重庆市卫生防疫委员会,由副市长罗士高兼任主任委员,市卫生局局长周洪生、市公安局局长刘明辉兼任副主任委员,下辖各区县、市级机关等单位设分会,公安派出所等单位设支会,村、街、段为基层委员会或小组。一月之间,全市成立分会46个、支会526个、小组3642个,98.6%的地区和单位建立起群众性的卫生防疫组织,覆盖人口达到全市总人口的92%,至此,构建起不同层级的群众性卫生防疫组织网,18?从而为重庆的疫病防治工作奠定了扎实的组织基础。

   有效地应对疫病需要具有医学背景的专业人士参与防治。但是,解放之初,医务工作者由于对“人民政府的政策不太了解”,产生了各种想法,“积极的,摇摆的,观望的,怀疑的都有”,要想使其成为人民的医务工作者,建立“为人民服务的观念”,19?就需要提高医务工作者的政治觉悟。而“组织起来”则是实现“技术要用于人民,面向工农兵”,20?为人民服务的最佳路径。为此,1950年4月3日,重庆市卫生局召开了第一次医务工作者协会筹备会议,将分属不同医疗领域的各种公会取缔,并开始筹建涵括所有公私医院、诊所的中西医师,各种医药、护士、技术人员在内的重庆市医务工作者协会,共登记会员3720人,分为159个小组。21?重庆下辖各区县也成立了区县的医务工作者协会。同时,为进一步加强基层的专业卫生组织,重庆市卫生局又组织动员中西医师在全市范围内组织联合诊所。1950—1952年,全市中西医师自愿结合成立联合诊所77家。市郊各区组织联合诊所19家,其中中医联合诊所7家、西医联合诊所3家、中西医联合诊所9家,中西医师达282名。巴县联合诊所组建较多,达到了58家,有中西医师288人。重庆第一区与第三区为满足广大民众的医疗需求,还试行联合诊所区域负责制,重点建立了16个责任组、6个医疗预防中心。22?组建医务工作者协会和联合诊所的初衷本为团结并改造医务工作者,提高其政治觉悟,但专业性医疗组织的全面组建为解放之初重庆的防疫组织体系提供了有力的专业支持。在医务工作者协会和联合诊所成立后,大批医务工作者“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加到防疫的预防救治工作”中,23?为广大民众构建起专业的防疫屏障。

   需要指出的是,受各种主客观条件所限,特别是干部数量严重不足的制约,解放之初的重庆民主建政工作重点在城区,郊区则相对薄弱。防疫机构也大多以城区为重点,郊区和县的防疫组织力量明显不足,相关防疫机构多设在乡级。为尽可能地满足与突发性疫病做全面斗争的需要,重庆市各郊区和县组建起以卫生局(科、站)、专业防疫机构(防疫队、防疫站)、医务工作者协会为核心,地方农民协会、妇联与积极分子为基础的临时防疫工作队,24?深入疫区开展疫病防治及疫情调查工作。可以说,针对农村防疫力量不足而组建的防疫工作队,虽为临时的应急举措,但较好地弥补了防疫组织体系的薄弱环节。

   总体而言,1950—1952年,伴随重庆民主建政工作的开展,为保护人民的生命健康,重庆组建起自上而下、不同层次、常规和临时性相结合的防疫组织体系。具体来看,防疫组织体系既包括行政性的防疫领导组织,又包含群众性的防疫组织和专业性的医疗防疫组织及临时性的应急防疫组织。防疫组织体系的网络式构建,成为重庆应对突发性疫病的有力组织保证。在重庆防疫组织体系的组建过程中,在民主建政工作的推进下,民众对党和人民政府的疏离意识逐步消解,发自肺腑地感叹“人民政府真是人民的政府,处处都是为了人民,爱护人民”,医务工作者则更是“愿意跟着时代前进,决心为人民服务”,25?党和人民政府广泛的群众基础由此进一步巩固。

   二、社会秩序稳固中疫情报告网的扩建

   疫病暴发之初,及时了解疫情、获取信息是限制疫病扩大蔓延的先决条件,是有效开展疫病防治工作的前提。1950年6月,重庆依托全市各级卫生行政机构及公私医院、诊所共41个单位建立起初步的疫情报告网。随后,在1951年和1952年的两年间,伴随着重庆卫生行政组织的扩建,疫情报告的医务单位增加到274个,26?广泛建立起点、线结合的疫情报告网。一旦有突发性疫病出现,各区卫生小组“立即报告至卫生局进行诊查隔离”;而公私医院、诊所的医师均能严格“遵守疫情报告制度”,如诊疗时发现急性传染病患便立即上报。27?1952年3月,为使疫情报告常态化,并使疫情统计及时准确,重庆市卫生局改进了疫情报告办法,明确规定:甲类烈性传染病霍乱、鼠疫;乙类急性传染病天花、回归热、斑疹伤寒、白喉、流行性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猩红热;丙类传染病疟疾、麻疹、痢疾、伤寒及副伤寒、百日咳、黑热病,共15种,各医务报告单位应每旬进行填报。同时,各医务单位对甲乙类传染病建立经常性的登记制度,并由诊治医师及时填写传染病报告单或死亡报告单,在24小时内交付重庆市卫生局。28?仅1952年1—11月,274个疫情报告单位就上报传染病发病人数49393人。29?由卫生行政医疗单位所主导的疫情报告网,为重庆应对突发性疫病、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控制传染病的流行起到了关键作用。

   虽然疫情上报工作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疫情报告网仍存在两点不足:一是疫情上报单位均是卫生行政组织和公私医院、诊所,对于疫情的了解多为被动式的;二是各卫生行政机构和公私医院、诊所多处于区、县、段、乡(镇)的政府所在地,疫情报告覆盖的地区多为城镇,而广大乡村并不能完全覆盖到。30?上述状况与解放之初重庆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存在一定的关系。1949年11月重庆解放后,城乡社会秩序虽初步建立,但是治安问题依然非常复杂。国民党溃退之时潜伏下来的特务约6000—10000人,未能完全肃清,他们勾结流氓、投机分子、土匪武装进行破坏活动,甚至武装抢劫;再加上行会、帮口组织众多,许多行会、帮口“直接为特务所掌握,尤其哥老会的组织极其广泛”,约10万人,“各阶层都有”,并“与特务分子有一定的联系”。与此同时,乡村中封建地主阶级的势力依然强大,“从总的方面及大城市来讲,可以说是新民主主义,而乡村里依旧是封建统治”。31?社会秩序的不稳定使广大乡村民众“情绪动荡不安”,当党和人民政府动员广大乡村民众投入到减租、退押、清匪、反霸等中心任务时,乡村民众的表现是“冷漠的”,32?甚至看到工作队的同志就躲闪回避。在这种情况下,乡村民众尚不能积极响应人民政府的号召主动报告疫情。

   要做好防疫工作,党和人民政府就必须依靠广大民众的主动参与,因此安定民心势在必行。

在城区,人民政府在开展接管工作的同时,分别于1950年1月18日、5月19日展开了两次大规模的肃特清匪行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重庆   防疫网   民主建政   疫情防控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994.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 2021(03)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