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晓:异时空题画词的唱和及其传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 次 更新时间:2021-06-28 10:53:20

进入专题: 题画词   唱和   ​朱淑真  

张春晓  

   朱淑真词集中有《柳梢青·咏梅》三首,现代学术研究基本论定是南北宋之交画家杨无咎(1097—1171,杨无咎,亦有称扬无咎。从《全宋词》《文津阁四库全书》作杨无咎。文中其他所引各据其出,不作统一)的题画词。这三首作品既有宋末元初周密、陈允平的题画唱酬,亦有明人戴冠为朱淑真所作和词,可知至少在明代就已被广泛认为是朱淑真作品。这一组《柳梢青》引起的两次异时唱和,因为唱和对象的认知、题写对象的物质状态不同,在发现其异文缘起的同时,亦可兼及题画词作范例、异时唱和心理等多元问题的探讨。

  

   一

  

   首先通过考察作品流传中的异文,来窥知版本传写和文本接受中的现象。

  

   其一

  

   玉骨冰肌。为谁偏好,特地相宜。一味风流,广平休赋,和靖无诗。倚窗睡起春迟。困无力、菱花笑窥。嚼蕊吹香,眉心点处,鬓畔簪时。(朱淑真《断肠词》。朱淑真《柳梢青》三首文字以冀勤《朱淑真集注》为准。其二“冻合”、其三“雪舞”“甚欹”“妆英”,《诗渊》本分作“茅舍”“月堕”“任欹”“挼英”,即与《逃禅词》中《柳梢青》同。见冀勤辑校《朱淑真集注》,中华书局2008年版)

  

   玉骨冰肌。为谁偏好,特地相宜。一段风流,广平休赋,和靖无诗。绮窗睡起春迟。困无力、菱花笑窥。嚼蕊吹香,眉心贴处,鬓畔簪时。(杨无咎《逃禅词》。杨无咎《柳梢青》三首文字以《全宋词》为准)

  

   其二

  

   冻合疏篱。半飘残雪,斜卧枝低。可便相宜,烟藏修竹,月在寒溪。亭亭伫立移时。拚瘦损、无妨为伊。谁赋才情,画成幽思,写入新词。(朱淑真《断肠词》)

  

   茅舍疏篱。半飘残雪,斜卧低枝。可更相宜,烟笼修竹,月在寒溪。亭亭伫立移时。判瘦损、无妨为伊。谁赋才情,画成幽思,写入新诗。(杨无咎《逃禅词》)

  

   (亭亭,文津阁四库本作“宁宁”)

  

   其三

  

   雪舞霜飞。隔帘疏影,微见横枝。不道寒香,解随羌管,吹到屏帏。个中风味谁知。睡乍起、乌云甚欹。嚼蕊妆英,浅颦轻笑,酒半醒时。(朱淑真《断肠词》)

  

   月堕霜飞。隔窗疏瘦,微见横枝。不道寒香,解随羌管,吹到屏帷。个中风味谁知。睡乍起、乌云任欹。嚼蕊英,浅颦轻笑,酒半醒时。(杨无咎《逃禅词》)

  

   (解随,文津阁四库本作“解谁”)

  

   杨无咎《柳梢青》三首虽然不知何时进入《断肠词》,但相较冀勤以汲古阁本为底本收录的朱淑真三首同名作品,可以明显地发现版本上的文字差别,无论作者,基本体现了文本流传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和讹误。

  

   第一首的“点”与“贴”,词意皆可,并无损伤。主要是平仄问题。此字大多为平声,“贴”应为后来为符合格律而修改。明人刊书,喜作修改。倚窗,绮窗,当为形近之误,意皆可通。一动词,一形容词。“倚窗”下接“睡起”,动作一气呵成。“绮窗”下应“春迟”,更见闺房春色。

  

  

  

   第二首最大的异文在于起首四字“冻合疏篱”与“茅舍疏篱”,并形成了意境上的不同侧重。前者焦点在于寒冷,与其下“飘雪”相互呼应。后者重在表现清雅,突出幽隐的环境,当是刻意改动,高下判断实据个人喜好或有不同。“可便相宜”与“可更相宜”的便、更之别,在于偏旁脱衍,无碍词意。“烟藏修竹”与“烟笼修竹”的藏、笼之别,在于前者是烟与竹俱为部分,后者由于一“笼”字,而得以合成一组整体。“亭亭”与“宁宁”意态差别较大,是刻意修改还是形近之误,未能确认。前者可以理解为梅的姿态,后者可视作画者专注看梅的情状。从上片写景、下片画梅的内容衔接来看,“宁宁”为胜。“判”当为“拚”,是传写中的音近相誤。“新词”与“新诗”,在《佩文诗韵》中“诗”“词”均为四支韵部,参看周密、陈允平和词,周密尾句“今古无诗”,陈允平尾句“一二联诗”,可知“词”乃后人为确指其体而做的修改。

  

   第三首的出入差别主要在用字考量上。首四字“雪舞霜飞”与“月堕霜飞”之别,可以看到延续了第二首“冻合疏篱”与“茅舍疏篱”的修改意图,即从寒冷意象转向风雅意象,将“雪舞”改为“月堕”,动感状态未变,但阴晴全改,亦更符合清空意韵的文人审美。但从题画词本身考虑,雪作为具体物象,或是原本出现在词中的原因。参考周密和词中的“雪初晴后,月未残时”,陈允平和词中的“风前疏树,雪后残枝”,都可以佐证雪梅应是图画所见,“雪舞”当为原文。其余“隔帘疏影”与“隔窗疏瘦”,“瘦”字或为形似之误,或为刻意改之。“瘦”字更增“影”之形状,且合乎文人于梅枝瘦硬的玩赏态度,取境益见生动。“乌云甚欹”与“乌云任欹”的“甚”“任”,当为音近之误,意思上都还可以说通;“嚼蕊妆英”与“嚼蕊挼英”,“妆”字取梅花妆之典,“挼”则取咀嚼、搓揉之聊赖动作,二者或是形近之误,但皆可说通。

  

  

  

   除了在版本流传中比较习见的音近、形近造成的错字,更需要注意的是人为的着意修改,即如第二首、第三首中“茅舍”“月堕”对“冻合”“雪舞”的改造,体现了原作从题画词到文人词,在接受过程中从画面感到情境感的改动意图,也令人发现一字之改往往对诗词境界起到重大调整作用。

  

   二

  

   其次从题画词的异时唱和,窥知题画唱和的基本范式。

  

   杨无咎自号逃禅老人,尤擅墨梅。有近21首《柳梢青》作品,约13首写梅。《柳梢青》词下,有其《四梅图》小序一篇云:“范端伯要予画梅四枝:一未开、一欲开、一盛开、一将残,仍各赋词一首。画可信笔,词难命意,却之不从,勉徇其请。予旧有《柳梢青》十首,亦因梅所作,今再用此声调,盖近时喜唱此曲故也。端伯奕世勋臣之家,了无膏粱气味,而胸次洒落,笔端敏捷,观其好尚如许,不问可知其人也。要须亦作四篇,共夸此画,庶几衰朽之人,托以俱不泯耳。乾道元年七夕前一日癸丑,丁丑人扬无咎补之书于豫章武宁僧舍。”(《全宋词》)可知杨无咎画梅、咏题梅图的心得与寄寓。

  

   宋末陈允平和周密因机缘得见杨无咎《双清图》,遂在卷下各题和词四首,其中两首原作与朱词所收重合,遂以此为例,探讨异时题画唱和的相关问题:一是作画者与赏画者的不同视角,二是创作中的艺术共鸣与个性展现。

  

  

  

   原词二(周密、陈允平和词原作取杨无咎词文字,周密和词、陈允平和词分别以丛书集成初编本《草窗词》《日湖渔唱》为底本,戴冠和词原作取朱淑真词文字,戴冠和词以《全明词》为底本):

  

   茅舍疏篱。半飘残雪,斜卧枝低。可更相宜,烟笼修竹,月在寒溪。亭亭(宁宁)伫立移时。拚瘦损、无妨为伊。谁赋才情,画成幽思,写入新诗。

  

   和词:

  

   映水穿篱。新霜微月,小蕊疏枝。几许风流,一声龙竹,半幅鹅溪。江头怅望多时。欲待折、相思寄伊。真色真香,丹青难写,今古无诗。(周密)

  

   菊谢东篱。问梅开未,先问南枝。两蕊三花,松边傍石,竹外临溪。尊前暗忆年时。算笛里、关情是伊。何逊风流,林逋标致,一二联诗。(陈允平)

  

   原作上片写景,陪衬梅花的意象有疏篱、残雪、修竹、冷月、寒溪,都具冷清风雅的特点,更见梅之幽约。下片应题画意旨,写画家专注观察、尽力模画、画成赋诗的过程。上片是画家眼中所见或者想象,下片则是书画创作的历程。原画及题画词作于南宋初年,周密、陈允平步韵已是南宋末年癸酉冬,即咸淳九年(1273),离杨无咎去世已经百年。在跨越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后,两位宋季文人唱和了杨无咎的《双清图》。除了完全步韵,尽量纳入原作的意象外,和原作不尽相同的地方在于,和作作者是图画的欣赏者,所以上片即使依然写景,也是画图中所见之景;下片同样写人,却是想象中的画家活动及其与梅花的关系,而这中间,画图便是跨越时间实现艺术共鸣的媒介。

  

   两首和作的上片基本都书写了原作中梅花的陪衬意象,有的更其生动,或进行了拓展。即如周密的“映水穿篱”,将溪水与篱相结合,使得静中有动。陈允平的“菊谢东篱”,“菊”是原画及词中没有出现的意象,但因诸篇都提到了“篱”,可知画面上确实有篱存在,那么陶渊明深入人心的“采菊东篱下”自然联想而出,何况以菊花谢于东篱之下,引出秋冬季节的时序转换,以及呼应梅花及人物的品质高洁,都是顺理成章的。“问梅开未,先问南枝”,也颇见生活气息。下片是对原作的诠释与评价,周词主要诠释画家创作的投入与寄情,陈词则借何逊、林逋等典故,对画家的标格进行揄扬。

  

   原词三:

  

   月堕霜飞。隔帘疏瘦,微见横枝。不道寒香,解随(谁)羌管,吹到屏帏。个中风味谁知。睡乍起、乌云任欹。嚼蕊挼英,浅颦轻笑,酒半醒时。

  

   和作:

  

   夜鹤惊飞。香浮翠藓,玉点冰枝。古意高风,幽人空谷,静女深帏。芳心自有天知。任醉舞、花边帽欹。最爱孤山,雪初晴后,月未残时。(周密)

  

   片片花飞。风前疏树,雪后残枝。刬地多情,带将明月,来伴书帏。岁寒心事谁知。向篱落、微斜半欹。添得闲愁,酒将阑处,吟未成时。(陈允平)

  

  

  

第二首原作主要以梅引起闺怨。上片由屋外雪飞梅开,写到屋帷之内,是由外及内。下片则着笔闺中情事,由现在略及前事。上片霜雪见出天寒,隔帘所以说是“微见”,绰约见到梅花的枝影。本来没有心情卷帘关注窗外的风景,而香气和着笛声不经意地透帘而来,香气与声音的穿透力这种生活经验,被生动地写入作品。羌笛幽怨更添闺中居者心事,是以直接引发下片“个中风味谁知”的强烈感受。继而写睡起慵懒,颇见闲适,嚼梅蕊,挼梅花,犹自聊赖,不意最后一句“酒半醒时”陡然反转,道出前夜愁苦,和上片垂帘之举相互呼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题画词   唱和   ​朱淑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201.html
文章来源:古典文学知识 2021年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