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斌:加快推进中国智库国际化建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 次 更新时间:2021-06-11 06:04:49

进入专题: 中国智库   国际化  

李国斌  

  

  

   问题一: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要建设一批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端智库。如何正确理解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及智库国际化,为什么要加快推进中国智库国际化建设?

  

   李国强:《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的印发,说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智库建设高度重视。“新”就是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国内走向国际,以适应我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历史新进程。过去,我国传统智库涉足国际问题研究比较少,或者不涉及外交领域。对外开放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的发展,同时也给我国外交带来极为深刻的影响,也促进智库转型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重大国事活动中强调要加强智库外交,加强智库国际交流合作;把智库交往与政府、政党、议会等的交往并列,认为智库是国家间人文交流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新渠道;强调发挥智库在夯实国家关系的友好民意和社会基础中的重要作用;倡议智库广泛参与到国际合作网络中,打造智库国际交流合作网络等。2018年6月22日召开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强调“对外工作”是一个系统工程,政党、政府、人大、政协、军队、地方、民间等要强化统筹协调,各有侧重,相互配合,形成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对外工作大协同局面,确保党中央对外方针政策和战略部署落到实处。以上这些精神都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智库国际化的要求,也是智库国际化的重要内容和任务。党的十九大向国际社会宣示中国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展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新特点。面对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复杂形势,智库国际化被赋予了更为丰富的意义。可见,智库国际化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

  

   中国智库国际化就是要使智库作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多重功能和多方面作用,研究国际关系重大战略问题,开展相关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关注和研究国际经贸、政治、文化关系以及和平与战争等问题,为决策者和公众提供咨询意见和解决方案;开展公共外交活动,积极宣传解读我国的理念、方针政策,讲好中国故事,交流信息,说服辩论,澄清事实,增强共识,维护国家利益,扩大国际影响和发展同各国的关系;为相关国际事务提供咨询意见和解决方案。智库外交不同于政府外交官代表国家开展协商达成国际条约等活动,在外交活动方面属于公共外交。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持续增强,我国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与世界的关系发生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变化,国际关系中的中国因素空前增加,我国参与全球治理的范围不断拓展、力度不断加大,同外部世界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在全球治理中担当的角色更加重要、发挥的作用更加关键。当今时代,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当前,我们正在经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加速了大变局的演变,我国发展环境也面临深刻复杂的变化,加强我国智库国际化建设越来越重要,越来越迫切。

  

   一是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人类社会面临许多严峻挑战,大国博弈更加激烈,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发生深刻调整,世界正在向新秩序切换,世界已经进入动荡变革期,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有增无减,世界发展中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在如此不确定性中,我国扮演什么角色、发挥什么作用、如何发挥好作用,备受国际社会关注,需要智库出谋划策。

  

   二是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全球化势头大为减弱。面对逆全球化思潮,我们要站在历史正确的这一边,不断拓展全球伙伴关系,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变革,坚定维护国际合作和多边主义,以开放合作共赢胸怀谋划发展,坚定不移推进经济全球化,推动建立开放型世界经济,这需要智库积极地参与引领全球开放合作,在推进新全球化、推动完善全球治理中做出贡献。

  

   三是美国大搞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加深国际治理体系碎片化,加剧现有国际治理体系危机,世界和平与发展受到威胁的局势,需要智库大力参与其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共建“一带一路”,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多边主义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在推动政治解决地区热点问题等方面发挥作用,在涉及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跨国犯罪等全球性问题上积极发声,不断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提供中国全球治理公共产品、构筑全球共同发展平台,不断为人类文明进步贡献力量。

  

   四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正在推动世界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国际分工发生深刻变革,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价值链发生深刻重组,面对如此不稳定不确定的世界经济发展局面,智库如何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发挥作用,推动我国同其他国家的合作发展,是其面临的新挑战。这些错综复杂的变化,都需要智库积极地投入其中做出贡献。

  

   五是在世界大变革时代,我国需要争取一个有利的国际竞争优势,智库国际化是维护国家利益斗争的需要。在我国崛起中,面临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极力遏制打压绞杀,我国的外交原则、发展理念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总是被外界无端歪曲,受到无端的指责与打压,新冠肺炎疫情中,国际舆论标签化、污名化我国的倾向更加明显。境内外敌对势力从未停止对我国的渗透颠覆破坏活动,犹如大家已经看到的,境外有一些披着智库外衣实际上是政府资助的机构,参与颠覆他国政权的颜色革命,如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橙色革命、伊拉克的紫色革命、黎巴嫩的雪松革命、吉尔吉斯坦的郁金香革命等,他们对我国也是虎视眈眈。如何认清世情、国情、党情、敌情、社情、疫情和舆情,有效化解风险、化危为机,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征程的顺利开启和前行,这些斗争都需要智库做出贡献。

  

   总之,我国智库建设正置身于大变动的时代洪流中,必须具有全球视野,主动开展全球性的战略谋划,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缔造坚实的战略基础和提供行动方案。

  

  

  

  

  

   问题二:我国智库国际化发展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和短板,需要从哪些大方向提高?

  

   李国强:我国智库国际化已经有许多的实践,也涌现了不少有国际化担当的智库,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创造了不少的经验,表明智库国际化建设必要有用。同时也要看到,我国智库国际化还相对落后,与党和国家的需要还有很大差距,与中国现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不相匹配,与应对全球治理诸多新变化新挑战不适应,表现在许多方面。

  

   一是对重大国际形势变化,缺乏战略预见预判,而且当事到临头不能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能提出切实管用的对策方案,对局势的变化不能及时发出有价值的声音,不能引领国际重大问题研究。比如,2018 年底的时候,对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等严重估计不足。

  

   二是在整个公共外交应对中,我们处于一种被动地位,不能够主动地出击,被牵着“鼻子”转,有不少的学者不管是接受媒体采访,还是写文章,都是空泛议论,做表面文章,不能真正回应或者是回击对方的问题;甚至于有些人就是蹭热点、蹭流量。

  

   三是触及到了一些深层次重大问题时,缺乏系统性分析研判,有的仅仅是从逻辑和概念上做一些简单的判断,就事论事,很肤浅、很单纯、很天真,甚至在逻辑上也比较粗糙,有很多的误判,不能正确区分哪些是对中国的误解、疑虑,哪些是敌意的,甚至于有不少得出的结论有悖于事实。

  

   四是对智库外交中的斗争性认识不足,对于一些反华势力不敢开展斗争。现实中,不是所有的智库都是友好的。我国在国际交往过程中,要交流合作、要友好,同时也需要斗争性,这一点我们认识不足,比如,新冠肺炎疫情中剧烈的中外舆论战。要适应新形势,尤其对于一些反华智库要敢于斗争,敢于坚持原则,敢于发声亮剑,理直气壮地向世界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据理力争,比如,在“一带一路”共建上,应在理论上回应西方的“新殖民主义”质疑和批判,决不让其有机可乘。

  

   五是有一些智库办了不少国际论坛活动,但是主题不明确,各说各话,缺乏明确的站在国家立场上的主题引导,甚至是为他人“搭了台子”,这些情况值得关注。

  

   造成以上种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迫切需要改进。一方面要提高对智库国际化自觉性的认识,要提高智库及其学者的能力,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另一方面要提高智库治理能力,要组织好国际化专业智库建设,调动和增强智库以及广大智库学者参与国际化积极性,从国际交流便利、财务、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为实现智库国际化提供良好的机制体制保障。

  

  

  

   问题三:推进我国智库国际化建设的具体任务和方向是什么?

  

   一是推进完善全球治理,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在对外政策研究和决策咨询中发挥作用。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世界面临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国家面临的挑战与风险更为复杂,“黑天鹅事件”频频爆发,全球治理在多方面多层级都在发生改变,国际秩序何去何从,更需要中国智库的参与和应对。在构建新的全球秩序理论中,要兼顾各方利益,既要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又要从发展中国家群体利益、全人类整体利益出发,创新推出全球治理秩序规则,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包含以“合作共赢”为驱动探索理念创新、以“开放包容”姿态推动治理模式创新、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促进共同安全治理的实践创新和以“可持续发展”凝聚共识并率先在认同度高的领域发掘合作新契机,以及有效解决具体问题。尤其对于西方学者和媒体习惯使用有色眼镜看待中国问题,评判中国治理模式的偏见,要努力去打破它们,这些都需要我国智库提供相关的理论和对策支撑。

  

二是主动设置议题,提高中国智库国际话语权。智库具有舆论引导之功能,智库在国际化建设中,要主动设置议题,增强议题设置能力。议题设置理论认为,大众传播只要对某些问题予以重视,为公众安排议事日程,那么就能影响公众舆论,它可以为人们确定哪些问题是最重要的,影响着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大事及重要性的判断。在国内舆论与国际舆论相互交织、国内事件对外“溢出效应”和国外事件对内“刺激效应”相互叠加的新形势下,智库要重视提升参与国际重大议题设置的能力和水平,要充分了解相关国家的心态,了解全球智库舆情热点和公共政策研究领域,要深刻研究国际关系现状和发展趋势,正确认识国际力量对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智库   国际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964.html
文章来源:国研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