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须隆:在世界大变局中推动国际秩序演变的方略和新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 次 更新时间:2021-02-13 01:45:17

进入专题: 国际秩序演变  

陈须隆  

   摘要:国际秩序进入动荡调整期。中国应根据不同情势采取维序、改序、增序、融序和创序的“五序”方略。新冠肺炎疫情深刻影响国际安全、经济、政治秩序,同时对国际战略格局和全球化转型带来重大影响。国际秩序演变受制于大国战略竞争,中国要在妥善应对这场新式且持久的大国战略竞争中积极塑造国际秩序。中国要坚持不懈地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并将其作为推动构建公正合理国际秩序的有效路径,为此,要推动伙伴关系的“六化”——战略化、全面化、全球化、多样化、网络化、持久化,倡导以合作共赢为核心要义的国际秩序观,并在新领域的建章立制方面积极有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呼唤新的全球主义,催生新全球观和新人类观,这决定了中国国际秩序观的核心诉求及属性,它以“一带一路”为重要平台塑造新型国际秩序,并通过推动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引领海洋秩序的变革与建设。

   关键词:“五序”方略;新冠肺炎疫情;大国战略竞争;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简介:陈须隆,男,山东青岛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国际战略与中国外交。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世界大变局的新变量,其在加剧国际格局大裂变的同时,对国际秩序演变起到催化剂和加速器的作用。在新形势下,中国该如何正确对待国际秩序演变?如何把握先机和主动,积极引领国际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加速演变?本文试图提供一些思路和答案。

   一、国际秩序进入动荡调整期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的背景下,国际秩序进入动荡调整期,新序与旧序并存,失序与增序交织,调整、变革与重构势不可挡,演变进程在曲折中提速、在动荡中前行。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续增,美国和其他西方势力则图谋通过制定新规则、建立新阵营等方式维护主导权,秩序演变中的南北矛盾、东西矛盾有所上升,地缘政治、经济竞争加剧,科技因素凸显。同时,各方合作应对全球性挑战的需要也在上升,呼唤以共商共建共享为范式的全球治理秩序;地区一体化势头强劲,推动地区秩序朝着共同安全与共同发展的方向演变。

   随着中国和平发展势头增强,力量不断壮大,国际秩序演变中的“中国因素”愈发凸显和重要。中国宜乘势而为,与时俱进,综合施策,推动国际秩序良性变革,使之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不断前进。

   二、推动国际秩序演变宜施行“五序”方略

   正如基辛格所指出的那样,“从来不存在一个真正的全球性的‘世界秩序’”。国际秩序绝非铁板一块,对待国际秩序演变应根据不同情势采取不同对策,综合考量,可采取以下五种方略。

   一是要维序,即维护仍然合理适用的国际秩序。主要是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世界贸易组织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制等。同时要增强联合国和世贸组织等多边机构的效力。厉行法治愈发必要。维序宜高调并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

   二是要改序,即改革那些落伍失当的国际秩序。主要是改革美国和西方主导的、对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不公不利的经济金融秩序,包括美元霸权秩序。要继续联手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的改革。同时,妥善处理安理会改革问题,多体谅并照顾新兴大国的改革诉求,积极考虑并优先解决非洲国家“入常”问题。改序要坚定不移且循序渐进。

   三是要增序,即增加满足新兴国家国际秩序诉求的秩序版块和要素,实际上是局部创新和建构,本质上是国际秩序的增量和新生事物,可称为新兴秩序。主要表现为利用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新兴机制深化内部合作并拓展外延机制,发展伙伴关系,包括创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增序要有担当并群策群力。

   四是要融序,即促进新兴秩序与西方保守、排他性秩序的融通。主要是寻求与美国主导的旧的军事同盟体系和新的经济体系的对话、交流与务实合作,防止新兴秩序与保守秩序的二元对立,设法模糊二者边界并置入融合因素,密切与其成员的合作关系,留下更多弹性空间,逐步交融并寻求加入。融序要有耐心并迎难而上。

   五是要创序,即携手创建适于新时代、新世界的新秩序,为老问题提供新答案,为新问题提供好答案。主要是在应对全球性挑战方面,既包括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灾情疫情等老问题,也包括网络空间、外太空、人工智能等新领域治理的新问题。创序要共商共创,重视智力支持。

   三、国际秩序演变的新冠肺炎疫情视角

   新冠疫情大流行是21世纪第三次全球性危机,是“人类第一场非传统安全世界大战”,带来诸多方面的深刻影响,恐将世界拖入“动荡时代”和“失望十年”。新冠疫情使国际秩序加快进入动荡变革期。

   3.1 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安全秩序产生影响

   新冠疫情直接危害人的健康和生命,暴露了各国公共卫生安全体系的短板,凸显生物安全的重要性,加剧经济安全化趋势,使非传统安全实现了对传统安全的“完美逆袭”,使“人的安全”备受重视,令人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将深刻且长远地影响国家安全观、国际安全观、国际安全合作、区域安全合作和全球安全治理,从而深刻影响国际安全秩序的演变与改良。

   3.2 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经济秩序产生影响

   新冠疫情大流行引发全球性大封锁,造成破产潮、失业潮、断链潮、放水潮,导致自1870年以来最广泛的经济崩溃,“大萧条”以来首次出现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同时衰退,全球90%以上的经济体陷入衰退。其所带来的经济困难严重影响民生,使7 000万至1亿人陷入赤贫,引发社会动乱。多国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等并发。各国债务、金融等风险骤增,保护主义高涨,国际经济环境严重恶化,这将深刻影响国际经济秩序的变革与重构。

   3.3 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政治秩序产生影响

   新冠病毒激发“政治病毒”,“污名化”、种族歧视、排外主义乘机作恶。新冠疫情暴露了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缺陷、资本主义人权观的虚伪、美国的政治衰败,加剧了资本利益与人民利益之间、种族之间的矛盾,是对资本主义的一次重大打击,同时加剧了西方的“制度焦虑”。新冠疫情在加剧全球不平等的同时,助力强政府和强人政治;还推动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合流。这就恶化了国际政治环境,将深刻影响国际政治秩序的走向。

   3.4 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战略格局产生影响

   疫情使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来得更加猛烈,加剧了西方大裂变和中美关系大裂变。“由于东亚比欧美更善于管控局势,全球权力分配将继续东移”,疫情推进了“东升西降”,使全球经济和战略中心进一步东移,也使“西方中心地位”进一步动摇。

   疫情重创美国霸权,加速了“单极世界”的终结,削弱了欧盟权力,中美俄将成为后新冠世界的主要玩家,“大三角”战略格局再现。疫情还促使欧日等国加强安全自保与战略自主,致使中等强国加强联合,形成巨大的“中间地带”,对超级大国形成更大牵制。世界多极化趋势更趋明朗,“三个世界”的划分呈现新貌。

   3.5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化产生影响

   疫情加速全球经济“巴尔干化”和“碎片化”,导致经济主权回归,产业链和供应链重构,保护主义措施升级,加速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体系瓦解,经济全球化将在调整变革中重生,形成“新全球化”。其将向“再平衡”方向发展:从“超级全球化”转向“有限全球化”和“温和全球化”;从以美国为中心转向中国等多中心、多元化全球化;从以经济增长为目标的全球化转向以人为中心的全球化;“数字全球化”和“云端全球化”将加速发展。重民生、绿色发展、人的幸福和健康的全球化或将更快到来。

   四、国际秩序演变的大国“新式竞争”视角

   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发动了以中俄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以争夺全球影响力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新式竞争”,把国际秩序拉回大国竞争的新时代,增加了国际秩序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际秩序进入动荡调整期。

   4.1 国际秩序演变受制于大国战略竞争

   美国推动大国在核武、太空、网络、极地和深海等领域的战略博弈走强。大国在新疆域的争夺愈演愈烈。新域新质力量是被寄予厚望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也是制胜未来的关键领域。以美国成立太空军和颁布《太空作战规划指南》为标志,太空军事力量建设进入大发展大转型时期,太空战场化时代开启。向下抢占低轨资源,向上进军月球和行星,正在成为一些国家的太空战略。各国网络力量建设全面推进,网络舆论战十分活跃,智能网络技术悄然应用。随着智能技术发展,网络与智能融合的战略作用进一步凸显,成为强国战略能力的重要突破点。北极地区竞争态势加剧,军事力量增多,战略价值、战略竞争和战略风险同步上升。世界多国加紧研制、试验和部署高超声速武器,俄罗斯、美国争先恐后,日本、法国、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寻求加入“高超俱乐部”。无人系统和无人作战成为军事热点。随着无人系统广泛运用,尤其是其智能化程度的提升,武器装备系统、军事力量结构、战争形态都将发生变化,人在其中的作用和作用方式也将发生重大变化。

   4.2 “超级大国马拉松”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发布报告提出,“当代大国竞争的性质是大国持久战”,“大国持久战更多的是在非战非和的灰色地带中的竞争”。

   疫情使中美更趋对立对抗,在贸易、技术、投资、数据和货币安排方面将加速“脱钩”。美国着眼于中美“超级大国马拉松”做准备,出台“美对华战略方针”,加强应对中国在经济、价值观和国家安全方面的对美“挑战”,发表“新冷战演说”,迫使各方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加大拉拢印度制华,图谋搞“民主联盟”,妄想搞“亚洲小北约”,推动北约加强应对“中国威胁”。这就推动中美战略博弈加剧,科技、制度和秩序之争趋烈,安全竞争与地缘冲突风险升高。

   4.3 要在妥善应对大国战略竞争中积极塑造国际秩序

   一是要善于利用均势外交与伙伴关系两种战略手段。既加强与战略对手斗“均势”,并抱有“斗出个真理来”的坚定意志,也不失时机地推进与其在局部和问题领域的伙伴关系。在解决地区热点和应对全球性挑战上更应注重后者。

   二是要妥善处理与美国在国际秩序重塑中的互动。首先,应客观看待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辩证看待美国所制定规则对中国的利弊,支持其对国际体系进行建设性改革,确保国际秩序平稳演变。其次,对于美国阻挠、破坏中国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和改革,应有理、有利、有节地展开斗争,坚决维护合法利益。对难解分歧,通过外交渠道释清,增信释疑,体现相互尊重。在与美国的竞争中,要敢于明晰诉求和意图,强调中国诉求的合理性、正当性,避免误判和对抗,妥善管控分歧与冲突。最后,宜迎难而上,化难点为亮点,推动中美日印关于“印太秩序”构建的对话,用好二轨交流。

   五、国际秩序演变的新型国际关系视角

   新型国际关系以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为核心要义,代表了国际关系发展进步的正确方向。因而,中国要坚持不懈地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并将其作为推动构建公正合理国际秩序的有效路径。

   5.1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就要推进伙伴关系的“六化”

实质上,新型伙伴关系就是平等互利的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与美式伙伴关系是不同的,因为美国的伙伴关系是低于盟友关系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秩序演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21.html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2021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