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一代人的心灵洄游——读袁凌《在别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6 次 更新时间:2021-02-05 12:45:56

进入专题: 袁凌   在别处  

杜君立 (进入专栏)  

  

1

  

   2021年的第一天,看到袁凌的新书《在别处》,我不由想起那些年很火的米兰·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

  

   相比袁凌之前的一些书,这本书写得充满温情。昆德拉的那本书中有句话:"温情只有当我们已届成年,满怀恐惧的回想起种种我们在童年时不可能意识到的童年的好处时才能存在温情,是成年带给我们的恐惧。"

  

   写作是袁凌的职业。相对于他的年龄,他的作品已经足够多,《在别处》目前算是最晚的一部书。孔子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如今的袁凌应该将近五十了吧,从这个年纪回看童年和过去,或许真的有点不一样。这时候,人更能勇敢的面对恐惧,也更能激发出温情。

  

   时间不止改变世界,也会让人发生很多改变。就像是某个作家写的,他幼年时非常害怕一个凶神恶煞的坏人,如今他成年了,原本想去惩罚这个恶棍,却发现对方已经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原来坏人也会变老的。面对一个将死的人,作为一个正常人,当年的恐惧固然没有了,连愤怒也已经平息,甚至会生出些许同情与怜悯来。

  

   昆德拉说,"只有当一个人上了年纪,他才能对身边的人,对公众,对未来无所顾忌,他只和即将来临的死神朝夕相伴,而死神既没有眼睛也没有耳朵,他用不着讨好死神,他可以说他喜欢说的东西,做他喜欢做的事情。"确实,人生除过死没有大事,日常生活都是各种庸常小事,生活就是应付这些琐事。很多人常常把琐事当成大事,结果真到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没有说过他想说的话。

  

   我相信作家是有天赋的,作家就是那种爱唱歌的鸟。当所有的鸟都忙着觅食时,只有这只鸟在忙着唱歌。唱歌并不能果腹,但却是它最喜欢的事情。虽然人人都在上大学,但真正能做学术研究的凤毛麟角。因为这需要极高的天赋,就跟鸟唱歌一样。即使每个人都可以上大学,但不是每只鸟都会唱歌。

  

   据说做学术研究,最重要是要是问题意识。在中国这一代写作者中,袁凌对死亡有着近乎偏执的迷恋;用《新京报》2017年特别致敬年度青年作家的评语说,是"持久地凝视和追问"。他的第一本书就是《我的九十九次死亡》,还有不久前出版的《生死课》。事实上,无论《寂静的孩子》还是《青苔不会消失》,其中一个核心,就是都充满对死亡这个命题的思索。

  

   死亡是个沉重的话题,或者说已经超越文学,变成一个哲学命题。袁凌的文学叙述因此显得有些"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读袁凌的书,就像看阿巴斯的电影,一点也轻松不起来。难得的是,袁凌的文字有一种电影镜头语言般的魔力,很容易就让人进入阅读状态,这也是袁凌的书非常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2

  

   正如袁凌在书中反复提及的路遥《平凡的世界》,路遥作品表现的是文革一代人的多舛命运,而袁凌作品则代表了文革后一代人的成长轨迹和心路历程。事实上,路遥小说于当代读者,更多地被当做励志成功学之类的东西。

  

   应当承认,文革后这一代人是当下中国社会的中坚。他们普遍出生在原始闭塞的农村,处于工业时代早期的社会边缘状态,然后通过官方的考试制度,像是中奖一般进入城市和体制,然后一步步见证现代化浪潮对中国官方体制和民间文化的冲击。

  

   虽然同样经历了从乡村到城市的历史大变局,但这一代人与路遥一代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中的一些人向往自由更胜过进入体制,他们对权力的批判胜过对权力的崇拜。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代真正的现代人,从思想精神到物质生活,他们有着上一代人所不具备的自省精神。

  

   当然,出生于城市的王朔和王小波作为知青一代,他们完全不同于路遥们。相反,"二王"承前启后,几乎成为文革后一代中国知识人的启蒙者。当无数"农民的儿子"背井离乡来到城市,他们不仅面临着生活方式的革命,也要接受思想上的一场从里到外的洗礼。对此,袁凌在书中所书所写,其实也是整整一代中国人的现代历程。

  

   路遥莫言贾平凹阎连科他们那一代人,穷其一生都走不出乡土,甚至终生都沉迷于乡村时代的自传,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小说。我们这一代人其生也晚,赶上开放和互联网时代,阅读和视野已远超过那一代人,也多了一些更深层的思考和追问,这导致很多人对自传和小说也丧失了言说的兴趣,目光投向一个更加宽广的世界,尤其关注那些底层人和边缘人。

  

   这一代写作者从小说走向纪实,对虚构走向非虚构,开始直面残酷的现实。

  

   这种历史性的文学转场,以袁凌和梁鸿等人为代表,提醒中国乡土小说的终结,一个新乡土写作如今正拔地而起。只是,这场乡土写作运动完全是一曲曲历史的挽歌,献给那个被现代和城市杀死的古老乡村。

  

   正如莫言的高密和贾平凹的丹凤,如果加以回顾,袁凌的写作其实都离不开他的故乡底色。位于陕南安康地区的平利县八仙镇,这是袁凌的故乡,也是他的出处。他的许多写作都可以追溯到这里,所谓故乡情结,这不是袁凌一个人才有,而是从鲁迅算起,中国整整几代被卷入现代浪潮的人的心理状态。

  

   大约在10几年前,冉云飞等一群作者在网上发起了一场写作运动,将他们的作品名称统一命名为《谁的故乡不在沦陷》。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我读到了更多此类作品,比如朱学东的《故园归梦长》和韩浩月《世间的陀螺》,此外还有林志贤的《故园》、傅国涌的《开门见山》和熊培云的《追故乡的人》。

  

3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北方的冬天一片萧瑟,树叶落尽。随着春节临近,春运即将拉开一场全民乡愁月,关于故乡的话题也多了起来。故乡是中国人的根,叶落归根,但现代中国人注定是没有根的新人类,只能在城市坚硬的钢筋水泥中飘荡。

  

   鸟类中,有成年后迁徙回到出生地的现象;鱼类中,也有成年后洄游到出生地的大马哈鱼。《在别处》无疑是袁凌的一次心灵洄游。

  

   在此之前,他已经出版过《从出生地开始》《我们的命是这么土》,也都是书写故乡、童年和自身经历的非虚构作品。

  

   袁凌是文学科班生,文笔优美委婉,一切都充满真情实感。极其自我的个性经历也赋予他对人情世故的体味,尤其是对细节的关注,更体现了他的细腻,这些流露笔端,落在纸上,也都恰到好处,让人读罢,或喟叹,或感伤,或莞尔,处处都可会心。

  

   虽然所有写作尤其是小说都有自传的色彩,但自传体小说向来都是文学的主流之一,卢梭写过《忏悔录》,高尔基写过《我的大学》。如果将《在别处》归为自传,那绝不是传统的自传。作为一个职业化的非虚构作者,袁凌在本书中所展现的文本也完全不同于冉云飞、熊培云那种文学体写作,当然,更不是《我们仨》那种。袁凌的写作体现的是卑微而又不屈的草根精神,于残酷中透着温情,于黑色里夹杂着幽默,这是他独特的风格。这一点对他的很多读者来说,应该已经成为其文字的魅力。

  

   自传体文学体裁,一般都有一个突出的主角,那就是"传主"或者"我"本人,其他人都是配角,但在非虚构作品,"我"其实是隐身的。"我"只是一个写作者和观察者,"我"始终是"出戏"的。打个比方,如果说自传体(小说)类似故事片,那么非虚构作品就类似纪录片,而"我"就是那个摄像机镜头。

  

   读《在别处》,虽然处处都有袁凌的影子,但读者其实是跟着袁凌游走,透过他的眼睛去看一切,那些袁凌遇见过的人和事,还有那些山和水。只是这里没有那么多阳春白雪和岁月静好,也无关什么正能量。

  

4

  

   《在别处》作为一本书,其实是由一篇篇相对独立的文章构成的,具体来说,是9篇文章。这些文章按照各自不同的场景来写作,倒也比较有特色,比如第一篇北漂纪,就以北京为场景,后面的候车室、县城、西安、秦岭等等,也都是不同场景。

  

   袁凌是一个非常善于观察的人,而且记忆力非常好,连6岁时的情景都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说非虚构写作是一个人的纪录片,那么袁凌就是一个镜头捕捉能力非常强大的导演。除非大人物大事件,对于非虚构作品的阅读,要有平常心,其中很多细节处常常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比如袁凌在北京"埋葬"充气娃娃的诡异遭遇……

  

   比如袁凌在安康上学时,妈妈来看他,提出要看看火车,他陪着妈妈去看火车,他们走了20里路,这是他和妈妈第一次看到火车。

  

   比如他的一个同学李纹的爸爸,当年考上西北农学院,为了节省路费,硬是从陕南翻越秦岭,千里跋涉,一路徒步走到了杨陵。

  

   再比如一个叫徐涛的县志编辑,以前当兵时砍树伤了身体,复员后当会计,赶上文革,噩运不断——

  

   "他并没有什么言论,只是因为出身和喜欢去新华店买书,就被打成"读书党",下放黑沟监督劳动。后来又一时想不开,到药材组找了几十片速可眠服下,不料被救过来,添了畏罪自杀的罪名,被开除公职,只好把剩下的书卖了一百斤,买了一把锄头到农村落户。直到从林区乡文书调人县公室,方才苦尽甘来,晚年オ结了婚,也来不及有子女。五十六岁那年,他终于如愿入了党。但大半的人生,都留在大树的那一道茬口上了。"

  

   如同贾樟柯的电影一样,袁凌在书中记录了很多八九十年代的社会风情,比如无处不有的坑蒙拐骗和敲诈勒索;比如陕南茅屋和石板屋的传统营建方式。

  

仔细想想,书名《在别处》意味深长。故乡自然是回不去的,城市也难以安身。浮华的城市没有泥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袁凌   在别处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