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志: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三年的中缅关系再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0 次 更新时间:2020-11-06 10:48:13

进入专题: 中缅关系   朝鲜战争   国民党残部   文化交往   经贸往来  

梁志  

   摘    要:

   由于对新中国心存疑惧,几乎从一开始吴努政府就决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确定英联邦国家也持同样态度后,缅甸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非共产党国家。然而,此后一段时间内,两国关系总体上处于疏离状态。1953年,缅美因为国民党残部问题交恶,中国对橡胶的需求持续上升,缅甸大米严重滞销。这一切为50年代中期中缅关系的大幅改善提供了契机。此段历史清晰地昭示出,意识形态差异和地缘政治因素虽一度阻碍中缅关系的发展,但国家利益需要最终还是促使两国走向和平共处。

   关键词:中缅关系; 朝鲜战争; 国民党残部; 文化交往; 经贸往来;

  

   缅甸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共产党国家,20世纪50年代中期中缅关系更是成为实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典范。但必须指出的是,在中缅建交的最初几年内,两国关系曾十分冷淡,彼此心存疑虑。这段历史虽然短暂,却给人们留下了很多疑问:究竟是哪些因素促使具有亲英美倾向的缅甸很早便决定承认新中国?建交之初的中缅两国为什么又呈现明显的疏离状态?1954年中缅关系因何会迅速走向改善?作为中缅关系重要连接点的美缅关系在其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近年来,中国尤其是缅甸档案文献的渐次开放,使得研究者有条件更为近距离地观察1949年至1953年的中缅关系1。这是一幅十分复杂的图景,既显示了东西方冷战背景下中国和缅甸各自的意识形态取向和国家利益考量,又昭示出两国对彼此的矛盾心态及其双边关系改善本身的必然性与偶然性。本文将利用缅甸、中国、美国和印度等各相关国家的档案文献,在既有研究的基础上,更为细致地揭示中缅建交前后两国关系的历史事实,并就缅甸决定是否承认和何时承认新中国背后的主要考虑以及中缅关系从冷淡走向缓和的内外部动因提出新的认识。

  

   一、缅甸承认新中国(1949)

   关于缅甸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动因,长期以来学术界存在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吴努政府承受着国内左翼力量要求与新中国建交的压力2;另一种说法是,面对中共建立合法政权的现实,缅甸担心如果拒不承认新中国会导致两国摩擦甚至关系恶化3。前者可能高估了左翼力量对吴努政府决策的约束力4,后者确实揭示出了缅甸决定承认新中国的主要考虑,却无法解释为什么心怀疑惧的缅甸要等到新中国成立两个半月以后才予以承认。换言之,既有研究对缅甸承认新中国问题考察的重点在于是否承认,而忽视了何时承认。事实证明,对缅甸而言,更重要的是何时承认,因为几乎从一开始,吴努政府就决定要承认新中国。

   缅甸承认新中国与两国建交的大背景是40年代末中缅双方外交政策的基本走向。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提出了向社会主义国家“一边倒”的总体外交政策方针5。早在当年2月,中苏两国已开始就世界革命分工问题进行讨论。不久,斯大林明确表示,世界革命中心已经转移到中国和东亚,中共应当履行对东亚各国革命所承担的责任6。显然,中国愿意成为亚洲革命的领导者。8月,刘少奇在致斯大林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东亚民族革命运动应以城市作为反革命力量的中心,根据中国的经验“采取隐蔽的、不作声息的、合法的方式去进行活动”7。新中国成立后,中共更为明确地将自身的对外政策放置在社会主义与帝国主义两大阵营对抗的大场景下加以考虑。11月,周恩来在外交部成立大会上发表讲话指出,中国的外交任务有两项:一项是联合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另一项是同帝国主义国家展开斗争。当月,刘少奇在亚澳工会会议开幕式上详细论证了中国的革命经验,强调中国必须承担起支持亚洲工人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国际责任,认定武装斗争是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人民解放斗争的主要形式8。正如有学者论说的那样,新中国以“革命国家”的身份和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对于以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为主导的现存国际体系和体制的合法性提出了根本性挑战。正因为如此,中国一方面对亚洲民族主义国家进行尖锐和严厉的批判,另一方面则力图促使它们在日益两极化的冷战格局中保持中立。9在这种情况下,新中国将缅甸吴努政权视为帝国主义的“仆从”也就不难理解了10。

   1948年1月,缅甸获得独立。独立之初的缅甸可谓内忧外患:经济一片残破,军事力量弱小,缅共和少数民族的反政府军事行动引发大规模内战;不仅要同时面对中印两大近邻,而且愈演愈烈的美苏对抗也大有将缅甸卷入其中的趋势。因此,在吴努政府看来,那时的缅甸就像“置身于仙人掌当中的稚嫩的葫芦”,国家安全状况令人担忧。11短暂权衡过后,缅甸政府决定推行具有亲英美倾向的外交政策。6月,缅甸外交部向英国保证,缅甸不会和苏联结盟,将与英国、美国和中国国民党政权通力合作12。1949年夏,缅甸副总理奈温(Ne

   Win)和外交部长伊蒙(E Maung)出访英美两国请求援助。在此期间,二人表达了对中共向缅甸“渗透”的担心,承诺愿意考虑加入太平洋安全条约。13在此前后,缅甸总理吴努还多次向印度总理尼赫鲁提议签订印度、巴基斯坦、锡兰(斯里兰卡的旧称)和缅甸四国防务与经济条约。但尼赫鲁坚持认为,签订四国条约的时机尚不成熟,会被国际社会认为是更大范围防务安排的第一步。最终,吴努不得不放弃该设想。14这一切与中共取得政权纠缠在一起,共同促使缅甸政府不得不考虑是否承认特别是何时承认新中国的问题。

   1948年下半年,中共发动辽沈战役,国民党军队惨败,国共内战初见分晓。年底,缅甸驻华使馆在发给本国政府的报告中分析道,中共取得内战胜利的可能性要大于国民党。中共建立政权后,将通过苏联发展模式推动资源丰富的云南实现工业化。如此一来,云南将成为缅甸乃至整个东南亚的一个现实威胁。目前,缅甸政府应着手考虑是否承认中共北方政权的问题。一旦中共最终取得彻底胜利,缅甸将别无选择,只能承认新中国。相反,如果中国出现国共两党分治,缅甸则应小心行事,建议等到印度、巴基斯坦和暹罗(泰国的旧称)态度明确后再决定自己在承认中国问题上的立场。15然而此后一段时间,并没有迹象表明缅甸政府接受了上述建议而着手考虑相关问题。

   进入1949年,中共取得全国政权几乎已成定局,是否承认中共政权问题也被正式提上缅甸政府的议事日程。5月28日,伊蒙告诉美国驻缅甸大使杰尔姆·赫德尔(Jerome K.Huddle),缅甸会在承认新中国一事上与美国、印度、巴基斯坦和锡兰保持一致。不过,两天后缅甸外交部常务秘书在致赫德尔的信函中改变了立场,希望美国、印度等其他国家在对共产党中国政策方面与缅甸协商,并为伊蒙在此前会谈中没有清楚地阐述缅方态度表示歉意。16很明显,缅甸政府想要在承认新中国问题上保持灵活性,不愿完全受制于其他国家。6月7日,美国使馆告知伊蒙,美国政府愿意与缅甸协商对共产党中国的政策。目前,各相关国家的共同态度是不主动与共产党中国讨论承认问题,准备承认中共政府前应相互协商。缅甸外交部很快作出回应,表示同意美方提出的基本立场。17

   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并发布政府公告:“本政府为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凡愿遵守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等项原则的任何外国政府,本政府均愿与之建立外交关系。”3日和5日,新中国分别以口头和书面方式通知前缅甸驻南京使馆公告内容,声明中国认为有必要同世界上的一切国家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18面对中国的建交意愿,按照与美国政府达成的一致意见,缅甸政府接下来将与相关国家进行磋商。

   10月17日,缅甸驻美国使馆报告说,美国希望缅甸不要急于承认新中国,理由是该政府还没有承诺遵守国际义务、主权不明确、美国尚未断绝同国民党政府的关系。但事实证明,美国的态度绝不是决定吴努政府立场的唯一因素。对缅甸来说,更重要的似乎是英联邦国家特别是英国和印度究竟如何看待承认新中国的问题。11月9日,缅甸代理外长向伊蒙提出如下建议:所有迹象表明英国和印度即将承认新中国,显然在此事上缅甸不能落后,现在就应该决定在无需同其他国家协商的情况下承认新中国。此举并不违反与美国的约定,毕竟缅甸是在与英国、印度(可能还有巴基斯坦)保持同步。伊蒙的态度十分耐人寻味。他认为,与美国等国家在承认新中国问题上的共同阵线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立即自主行动。承认新中国已成必然,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缅甸面对的局面十分特殊,如果我们承认中共政府后中缅边界仍控制在国民党手中,那将对缅甸形成压力。由于其他国家可能突然改变态度,因此缅甸不能成为本地区第一个承认中共政权的国家,但也不能最后一个与新中国建交。仔细揣摩伊蒙的立场,可以发现缅甸在承认新中国问题上的复杂心态:既担心因为率先承认中共政权和英联邦国家突然改变既定方针而在国际社会陷入孤立,又害怕在其他国家纷纷与新中国建交的情况下迟迟不采取行动而令中国对缅甸产生敌视情绪。正因为如此,缅甸外交部最终的结论是“情况瞬息万变,必须密切观察”。19

   11月10日,缅甸驻伦敦大使报告说,英联邦国家即将承认新中国。十天后,印度向缅甸发出照会,详细论述了关于承认新中国的政策立场:应承认新中国存在这一现实,但承认本身不意味着赞同其政策。至于说具体承认时间,联大会议刚刚结束即12月15日至25日间为宜。25日,吴努致函尼赫鲁,表示同意印度的意见。20确认了英联邦国家特别是英国和印度的基本立场后,缅甸也加快了承认新中国的步伐。12月5日,缅甸外交部告知驻英国和印度使馆:考虑到缅甸的特殊位置,不能迟迟不承认新中国,应立即通告英国和印度政府,11日以后缅甸政府随时可能承认中共政权,并报告对方反应。结果,英印两国政府均表示不反对缅甸这样做。21

   12月16日,伊蒙致电周恩来,告知中方缅甸已决定承认新中国,希望两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互派使节。请示毛泽东后,21日周恩来复电称:“在贵国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反动派残余断绝关系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缅甸联邦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望贵国政府派遣代表前来北京就此项问题进行谈判。”1950年5月,经过四次谈判,中缅决定建立外交关系。6月8日,两国正式建交。22

   缅甸承认新中国是对中共政权恐惧心理和英联邦国家态度影响共同作用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讲,前者决定了缅甸几乎从一开始便确定要承认新中国,后者则决定了缅甸在新中国成立两个半月后才予以承认。换言之,在决定是否承认与何时承认新中国的过程中,缅甸既要考虑与中国的关系,又要考虑其他国家的立场。正因为如此,为防止国际社会对缅甸承认新中国的误解,伊蒙随后在广播演说中澄清道,此举并不意味着缅甸认同中共政权的政策。同样,愿意考虑建交问题也不说明新中国信任缅甸。1950年1月16日,英文半月刊《人民中国》(People’s China)题为《外交与友谊》(Diplomacy and Friendship)的社论指出,在承认问题上必须将缅甸与社会主义国家区分开来,缅甸承认新中国是被迫的,要警惕这样的政府。23总之,中缅建交并没有立即开启两国的友好关系,北京与仰光之间依旧彼此心存疑虑。

  

   二、极为有限的联系(1950—1952)

中缅建交前后,两国之间相互猜忌。部分地出于对所谓“中国威胁”的忧虑,缅甸积极请求美国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1950年9月,美国与缅甸签订经济合作协定,杜鲁门政府还决定向缅甸提供800—10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在中国看来,这是美国在为全面侵略亚洲做准备,并加紧对缅甸进行经济渗透,强化对中国的经济封锁。新中国政府因此警告缅甸政府,中国不会容忍美英两国在缅甸修筑机场,认为此举对中国构成威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缅关系   朝鲜战争   国民党残部   文化交往   经贸往来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435.html
文章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2016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