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其骧 张修桂:为何鄱阳湖的隐患千年未解,反而愈演愈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5 次 更新时间:2020-07-24 16:15:49

进入专题: 鄱阳湖  

谭其骧   张修桂  

   【导读】近日,鄱阳湖水位居高不下,并面临流域性洪水的巨大危险。谭其骧先生对鄱阳湖的形成与发展有着跨越千年的理论洞见与精辟分析,谭先生认为现代的鄱阳湖,在历史时期有一个从无到有,由小变大的发展过程。长期以来,鄱阳湖被认为与彭蠡古泽具有承继关系。但是,经谭其骧先生考证,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鄱阳湖是在彭蠡古泽消亡之后逐渐形成的。彭蠡古泽原在江北,且与长江主河道相连,经过长期的泥沙沉积作用,古泽与主河道逐渐分离,彭蠡古泽被分割为江北的若干小湖。这一过程大概在西汉中后期最终完成。自西汉至隋唐,长江水逐步入侵河谷,长江在古赣江河道之上逐渐形成了一片全新的断陷水域,由此造就了鄱阳湖北湖,这一片水域也长期被称作彭蠡泽,但其与彭蠡古泽实为地理位置与形成原因皆不同的两片独立水域。自隋唐以后,气候变化导致长江径流量增加,上游的云梦泽以及彭蠡古泽的消失,使得大量江水奔涌至鄱阳湖附近,在江水作用之下,鄱阳湖继续南扩,形成了新的鄱阳南湖。由此,鄱阳湖南北湖的分布样态基本形成。明清之际,鄱阳湖形成了湖汊交错的局面,伴随着时令性来水变化,鄱阳湖的湖体面积长期摇摆不定。两千年来,鄱阳湖从无到有,从小变大,经历了人类与江水之间的长期互动。彭蠡古泽因泥沙沉积而衰亡,这是导致鄱阳湖形成的重要原因;鄱阳湖周边的泥沙沉积与人类活动,也是其调蓄洪水能力下降的重要原因。因此,鄱阳湖两千年的变迁既是气候变化的历史,也是人类活动的历史。未来,鄱阳湖还将继续面临自南向北萎缩的过程。控制人类活动,增强鄱阳湖的蓄洪与分洪作用,是解决鄱阳湖问题的关键。

  

鄱阳湖演变的历史过程

   鄱阳湖位于江西北部、长江九江河段的南岸,洪水期面积3841平方公里,容积260亿立方米,是目前我国最大的淡水湖泊。鄱阳湖是长江流域的一个重要集水湖盆,自西向东接纳修水、赣江、抚河、信江和鄱江等水,由湖口注入长江,多年平均径流量达1433亿立方米。根据湖盆地貌形态和历史演变情况,以老爷岭、杨家山之间的婴子口为界,鄱阳湖可分为鄱阳北湖和鄱阳南湖两部分。从历史文献、考古遗址、卫星象片和新构造运动情况的综合分析中可以看出,历史时期的鄱阳湖,曾经历着沧桑巨变。


鄱阳湖的史前史:河网交错的鄱阳平原

   鄱阳湖的演变和洞庭湖的演变相比较,无论是在更新世或全新世,都真有明显的同步性质。鄱阳湖地区在上更新世也因普遍陆升而呈现一片河网交错的平原地貌景观。在沉积物上仅形成下蜀黄土沉积与河流泛溢层,没有大面积连续性的湖相沉积层发现。全新世以来,湖区地貌形态继承上更新世河网平原景观的特点,因此为湖区的生产活动提供了广阔的历史舞台。

   到封建社会早期,由于劳动人民辛勤开发的结果,河网交错的平原地区,经济发展已具相当规模,所以早在西汉时代就在平原中部、今鄱阳湖中心地区设置鄡阳县,属豫章郡管辖。

   确定鄡阳县城的具体位置,分析鄡阳县的辖境,对于认识全新世以来,特别是历史时期鄱阳地区仍然继承上更新世河网交错的平原地貌,是很有意义的。

   《汉书·地理志》豫章郡辖有鄡阳县。《太平寰宇记》饶州鄱阳县载:“废鄡阳县在西北一百二十里。按鄱阳记云:“汉高帝六年(前201年)置,宋永初二年(421年)废。”清同治《都昌县志》古迹:“古鄡阳城在周溪司前湖中四望山,至今城址犹存。”1960年江西省博物馆在鄱阳湖中的四山(即四望山)发现汉代古城址及汉墓群,其位置与史书记载完全吻合,此古城无疑即汉代鄡阳县城。

   值得注意的是:偌大的一个县城,在今浩渺无涯的鄱阳湖中孤岛上发现;并且在每年洪水季节来临时,古城即被淹于波涛之中。显然,在交通工具尚不发达的封建社会早期,县治一般是不可能设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中的。这就很清楚地说明:在五世纪二十年代鄡阳县撤销以前,今天鄱阳湖的广大水体尚未形成。

   鄡阳设县前后,在其周围有彭泽、鄱阳、海昏三县。海昏初治昌邑城,故址在今鄱阳南湖西南岸游塘村,后徙今永修西北艾城, 可见海昏东部辖境,至少可达今鄱阳南湖西南岸一线。

   汉鄱阳县治在今县东北古县渡。《汉书·地理志》豫章郡载:鄱阳县的“武阳乡右十余里有黄金采。”据《水经· 赣水注》、《史记·东越列传·索隐》记载: 武阳乡、黄金采当分别在今康山东西两侧的鄱阳湖中。因此,汉代鄱阳县的西境,无疑已越过康山与今波阳县西界相当,大致以矶山一长山一线为界。汉彭泽县治在今湖口县东15 公里。《汉书·地理志》豫章郡艾:“修水东北至彭泽入湖汉(今赣江)。”根据婴子口以南的地貌形态和河流的水文特性分析:赣、修的汇合口不可能越过婴子口,只能在今都昌县治以西一带相会。因此,汉代彭泽县南界可达今都昌县治一带。《元和郡县志》江州都昌县下说,“本汉彭泽县地”,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如此,设立在四山的鄡阳县,其辖境恰好局限在今矶山一长山一线以西的鄱阳南湖中。如果当时鄡阳境内, 不是田园阡陌的沃野,而是像今夭那样一片汪洋巨浸,那就失去了设县的意义。无疑,鄡阳设县前后,今日浩渺的鄱阳南湖尚未形成,当时的地貌形态应当属赣江下游水系的冲积平原。虽然鄡阳县的辖境和豫章郡所辖各县的辖境相比,实在显得太小,但因它的地势平坦,冲积土壤肥沃,随着农业经济的发展,在这富饶的平原中部设县,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鄡阳设县二百年后的王莽时代,当改豫章郡名为九江时,把鄡阳更名为豫章,以郡名县,就显示鄡阳在豫章郡中地位的重要。因此,我们称此平原为鄡阳平原。

   此外,史书关于鄡阳平原上河网交错的地貌景观的详细记述,也为论证鄡阳平原的客观存在提供了充分证据。

   综合《汉书·地理志》和《水经注》等史籍的记载,汉魏六朝时期,鄡阳平原上河网交错的地貌景观很是典型。当时,赣江在南昌县南汇合盱水(今抚河)和蜀水(今锦江)之后,东北经昌邑城东合缭水主流(今冯水)即进入鄡阳县境内;余水(今信江) 经余干县又西北至鄡阳县城附近入赣江,鄱水(今鄱江)经波阳县南、武阳乡北,又西注赣江 ,缭水支流复自修水分出,东北流至邬阳西北入赣江。赣江在鄡阳县城附近汇合余水、鄱水和缭水支流之后,又西北出松门,至今都昌城西合修水。至此,赣江“总纳十川,同溱一渎”,北出婴子口,始注入当时的彭蠡泽、今天的鄱阳北湖。公元五世纪以前鄱阳南湖尚未形成,鄡阳县城才能成为河网交汇的中心。

   顺便指出, 赣江下游和抚河下游从史前进入封建社会早期, 其主泓道在赣、抚联合冲积平原上具有明显的变迁。位于康山附近的武阳乡黄金采, 是秦汉之际采淘沙金的场所。金沙当来源于大庾岭、武夷山的古老花岗岩,经风化由赣江、抚河搬运堆积而成。

   又据《史记·东越列传》,汉武帝平东越前, 汉与东越边界上尚有白沙、武林两个防守要隘。《索隐》谓:“今豫章(南昌)北二百里接鄱阳界,地名白沙,……东南八十里有武阳亭,亭东南三十里地名武林。此白沙、武林, 今当闽越入京道。”《太平寰宇记》饶州鄱阳县:“白沙在县西,水路一百二十里,沙白如雪,因以为名。”据此,白沙当在今鄱阳湖中南山以北一带,白沙的来源也应当是赣、抚两河搬运石英砂在平原地区沉积的产物。由此可见,史前赣江和抚河下游的主泓道,当流经康山至南山,而后才从四山出松门。其后,赣、抚下游均向西摆动。至秦汉时代,赣江下游已远离康山,从南昌经昌邑出鄡阳;而抚河主泓则改道南昌之南入赣江,原先抚河下游变为汊道,但因它流经汉代鄱阳县的武阳乡,所以后来抚河下游的这一河段又有武阳水之称。

   综上所述,今天汪洋浩渺的鄱阳南湖,在公元五世纪以前,是一片河网交错、田园阡陌、水路交通发达的平原地貌景观,不存在大面积的湖泊水体。所以《汉书· 地理志》豫章郡的彭蠡泽,不载于鄡阳县下,道理是很清楚的,也是完全正确的。


九江的由来与彭蠡泽的消逝

   过去人们总认为,今天的鄱阳湖就是古代的彭蠡泽。根据上面的分析, 我们认为,这一传统概念显然是很不确切的。今天的鄱阳湖,在历史时期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演变过程。早期的彭蠡古泽,无论其地理位置和形成原因,都和今天的鄱阳湖没有任何关系;后期的彭蠡新泽,虽然与今天的鄱阳湖有关联,但也是逐步由小到大发展演变而成的。

   彭蠡古泽的形成与古长江在九江盆地的变迁有密切关系。更新世中期,长江出武穴之后,主泓流经太白湖、龙感湖、下仓铺至望江汇合从武穴南流入九江盆地南缘的长江汊道。更新世后期,长江主泓南移到目前长江河道上。

   由于长江南移的结果,在江北遗留下一系列遗弃的古长江河段。这些河段,如果是按照自然演变趋势,早应消亡。但由于该先秦时期彭蠡泽示意图地区处在下扬子准地槽新构造掀斜下陷带,特别是全新世以来,掀斜下陷更为显著,长江遗弃河段随之扩展成湖,并和九江盆地南缘的宽阔的长江水面相合并,形成一个空前规模的大湖泊,这就是我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所记载的彭蠡泽。

   当时,长江出武穴之后,摆脱两岸山地约束,形成了一个以武穴为顶点,北至黄梅城关,南至九江市区的巨大冲积扇,至中全新世,冲积扇的前缘,根据黄梅境内龙感湖中新石器遗址的分布情况判断,当在今鄂皖交界一线。在先秦时代,江汉合流出武穴后,滔滔江水在冲积扇上以分汊水系形式,东流至扇前洼地潴汇而成彭蠡泽,由于扇状水系汊道众多,《禹贡》概谓之“九江”。传说禹疏九江,当是在分汊河道上加以疏导整治,使之通畅地汇注彭蠡泽,而不致在冲积扇上泛滥成灾。根据《禹贡》导江“过九江,至于东陵,东迤北会於汇”之文,当时九江分汊状水系的主泓自冲积扇南缘流至今九江市后,以“东迤北”的方向汇注彭蠡泽,结合目前该地区的地貌形态分析,彭蠡泽的位置无疑在大江之北,其具体范围当包有今宿松、望江间的长江河段及其以北的龙感湖、大官湖和泊湖等湖沼地区。

   江北彭蠡古泽,曾经是古代长江中下游水上交通的必经之地,出土文物和史书均有明确的记载。安徽寿县出土的战国“鄂君启节”,其中舟行水程之节铭文有“逾江,庚彭涨”。据谭其骧考释:彭屰即彭泽,邑聚名,故址疑即今安徽望江县,系因濒临江北彭蠡泽而得名。

汉武帝时,司马迁作《史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鄱阳湖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地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40.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