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克敌:美俄中导条约之争与中国之处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9 次 更新时间:2019-06-22 23:44

进入专题: 中导条约   美俄关系   武器控制   核战略  

韩克敌  

内容提要:2014年以来,美俄争执的一个焦点是《中程导弹条约》的履约问题。美国多次指责俄罗斯违反条约,秘密测试和部署陆基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俄罗斯否认美国的指控,称俄严格履行条约。莫斯科反过来指责华盛顿违反了条约。综合看来,条约的最终废除或修改只是时间问题。美俄两国特别是俄罗斯缺少遵守该条约的意愿。在中程导弹问题上,中国将面临美俄希望中国加入条约的共同压力。中国需要加强战略核力量和发展非核高技术武器,避免过于依赖中程导弹。

关 键 词:中程导弹条约  美俄关系  武器控制  核战略  中俄美关系


一、《中导条约》的背景及内容


2014年以来,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持续紧张。美俄争执的一个焦点是1987年美苏签署的《中程导弹条约》(INF-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 Treaty)的履约问题。2017年以后,美对俄的指责升级。美指责俄违反了《中导条约》,测试和部署陆基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中程导弹与核问题密不可分。这个问题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2018年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设置为“失控的核安全”。

1987年12月8日,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美国总统里根签署了《中程导弹条约》。该条约规定,美苏(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继承了苏联的国际法地位)两国无限期禁止试验、生产、储存和部署射程从500到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双方销毁这种导弹、发射装置及相关支持设备,条约不涉及弹头(包括常规弹头与核弹头)处置。该条约建立了严格的核查机制,设立了特别核查委员会(Special Verification Commission),包括技术核查和现场核查。苏联解体后,美国与新独立的俄罗斯联邦、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继续承担条约责任。2001年5月31日,现场核查终止,但是其他核查机制仍然保留。

该条约将500至1000公里界定为短程导弹,1000至5500公里界定为中程导弹。空基和海基导弹不受该条约约束。该条约当时主要针对的是苏联的“SS-20”导弹和美国的“潘兴-Ⅱ”导弹。1980年代初,苏联部署的中程导弹主要是“SS-20”导弹,它带有3个独立弹头,射程为5000公里。1983年12月,美国开始采取反制措施,在欧洲陆续部署了464枚陆基巡航导弹和108枚“潘兴-Ⅱ”弹道导弹。①截止1991年5月28日,美国销毁了大约800枚,苏联销毁了约1800枚中程导弹。②另一文件表明双方总共有2692枚导弹被销毁。③

中程导弹相对于洲际导弹,有一些特点。一是技术难度相对洲际导弹较小,数量众多,不易控制。二是往往在前沿部署,容易擦枪走火。俄国部署的中程导弹明确以其近邻国家为打击目标,尤其是美国的欧洲盟国和亚太盟国(日本、韩国),而冷战时期美国的中程导弹都部署在欧洲。三是相比远程和洲际导弹,飞行距离短,对方探测和拦截的时间短,难以防护。四是往往核常兼备,既能发射核弹头也能发射常规弹头,这增加了复杂性,容易引起误判。五是中程导弹大多属于战术性质的武器,对美苏这样的大国而言,和国家的根本安全无关,更容易达成妥协。

《中导条约》(INF)、《核不扩散条约》(NPT)与《新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④一起,构成世界军备控制领域的基础性条约,它的签署和落实缓解了欧洲的紧张局势,在一定范围内避免了军备竞赛。当然,《中导条约》有其本身的弱点,条约关于中程导弹的定义在技术上很难准确界定与核查。对美、俄这样的大国来说,增加或削减导弹的射程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一枚导弹如果能打击480公里,肯定也能够打击500公里,这在技术上一点问题也没有,只要更换一个燃料箱或适当减轻弹头重量就行。

《中导条约》之争是当前美俄关系一个焦点。美国试图维持对俄战略优势,俄罗斯则试图重新取得对美战略平衡。当然,这个问题的背后,涉及更为广泛的美俄两国的核战略及国家关系,不仅仅是军备控制的问题。而由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导致的美俄关系紧张使这个问题更为复杂。


二、美国的指责


从2013年开始,美国政府多次和俄罗斯政府交涉,认为俄罗斯持续违背了《中导条约》。⑤2014年7月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俄罗斯总统普京写信,指责俄罗斯违反1987年的条约,测试了一种陆基中远程巡航导弹“SSC-8”(北约代号)。这种导弹既能够打击美国的欧洲盟国,也能够对美国前沿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例如部署在波兰、罗马尼亚、韩国、日本的导弹防御系统,构成威胁。7月31日的美国国务院报告正式确认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⑥美方没有提供过多的细节,可能是为了保护情报来源。

2017年2月14日,《纽约时报》公开报道了俄罗斯已经秘密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SSC-8”。2017年3月8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空军上将谢尔瓦(Paul Selva)在国会作证,美国军方相信俄罗斯已经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这违反了《中导条约》。2017年12月,美国将诺瓦托尔导弹设计局(主要产品包括“口径”海基巡航导弹)和泰坦中央设计局(主要产品包括导弹发射车和火炮底盘)列入了美国的制裁名单,理由是这两家公司参与研发了俄罗斯的陆基中程巡航导弹。2018年3月7日,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海登(John Hyten)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强调俄罗斯研发“SSC-8”陆基巡航导弹明显违反了《中导条约》。⑦按照美方的说法,俄可能在其四个军区(西部军区、南部军区、东部军区、中央军区)都部署了“SSC-8”陆基巡航导弹。

“SSC-8”巡航导弹,俄罗斯称之为“创新者(Novator)9M729”,大概在2008年进行了首次测试。一种观点认为,该型导弹可能是“伊斯坎德尔-K”(Iskander K,俄罗斯代号为R-500或9M728,北约代号SSC-7)的增程型号。“伊斯坎德尔-K”的射程在500公里以内,符合《中导条约》的规定。另一种观点认为,“SSC-8”可能是“口径”(Калибр-Kalibr)海基巡航导弹的陆基版本,因为两者非常相似。⑧2015年10月7日,“口径”海基巡航导弹首次应用于实战。俄从里海的舰艇上向叙利亚发射了该型导弹,射程达到1500公里。美国军方认为,“SSC-8”导弹最大射程可以达到2000公里。如果部署在加里宁格勒,可以威胁包括英国和法国在内的整个欧洲。美国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SSC-8”导弹可能和“伊斯坎德尔-K”系列导弹的发射系统可以兼容。按照《中导条约》的规定,如果一种发射装置能够发射违规导弹,那么这种发射装置也应该被取缔。因此,作为俄罗斯战术打击的中坚力量“伊斯坎德尔”发射系统也应被禁止。美国认为,俄罗斯其他违反条约的导弹型号还包括“RS-26”弹道导弹。⑨“RS-26”可能是“RS-24”(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的缩小版,其功能类似于冷战期间的“SS-20”导弹。

美国许多人对俄罗斯的履约现状不满。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麦克亨利(William McHenry)指出,俄罗斯退出条约有三个原因: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普京削弱和分化北约的愿望、俄罗斯自己的军事学说(莫斯科试图发展一种非对称的作战能力。因为陆基巡航导弹比弹道导弹更难以监测,如果装上核弹头,能够轻易地穿透美国的反导系统)。”⑩美国政府和国会出现越来越大的呼声,要求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研发自己的陆基中程导弹。2017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明确指出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要求美国采取反制行动。该法案拨款5800万美元,资助研发新的常规陆基巡航导弹。2017年12月8日是《中导条约》签订30周年纪念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指控“俄罗斯联邦已经采取各种措施,发展、测试、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这些导弹的射程属于《中导条约》禁止的范畴。”“美国政府将继续寻求外交解决,我们也正在通过经济和军事的措施,促使俄罗斯回到对条约的遵守上来。这包括对军事观念和选项的评估,包括(发展)常规陆基中程导弹系统。如果俄罗斯联邦拒绝回到遵守条约上来,这些措施将使美国能够保卫自己和我们的盟国。”(11)

曾任奥巴马政府驻北约大使,现任芝加哥全球事务协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主席的达尔德指出,“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对西方构成系统的挑战。华盛顿对此的反应必须具有同样的力量。俄罗斯的目标是削弱美国和欧洲之间、欧盟内部国家之间的联系,破坏北约的团结,在俄罗斯的近邻及以外国家加强其自身的战略地位。普京想要的,就是通过挑战美国的领先地位,将俄罗斯带到世界政治的中心。”(12)达尔德要求美国强力应对俄罗斯威胁,强化北约与欧盟国家的团结,加强在东欧特别是波罗的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北约需要向俄罗斯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不能容忍俄罗斯进一步的侵略与扩张。(13)特朗普政府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都明确将俄罗斯定位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将俄定义为一个“修正主义的国家”(revisionist country),力图用武力改变冷战后国际边界和秩序。

2018年2月美国发布的《核态势报告》对俄罗斯提出了全面指责。“俄罗斯已经展示了其意愿,使用武力改变欧洲地图,将其意志强加于它的邻国。俄通过公开或含蓄地威胁首先使用核武器,支持了这些行为。俄罗斯违反了它所做出的国际法和政治承诺,直接影响了其他国家的安全,包括1987年的《中导条约》、2002年的《开放天空协议》以及1991年美国总统的核倡议。”(14)报告批评俄违反《中导条约》,“测试、生产、持有陆基巡航导弹。”不仅如此,“俄罗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多样的、现代化的、非战略性的体系,这个体系具有双重的能力(既可以搭载核武器也可以搭载常规武器)。”俄罗斯也在对其导弹防御体系进行现代化改进,设计了一种新的弹道导弹拦截器。(15)俄罗斯正在对其核力量进行全面的现代化。俄正在研发“一种新的洲际的、带有核弹头、核动力、水下自动航行鱼雷”,被称为“Status-6系统”。(16)这种鱼雷类似于水下航行器,可以潜航几千公里,攻击敌方的港口和城市,造成严重核污染。由于是水下航行,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无法对其进行拦截。“俄罗斯正在对其现役的多达2000枚的‘非战略核武器’(non-strategic nuclear weapons)进行现代化改进,包括那些可以部署在舰船、飞机和陆地上的武器。这包括空地导弹、短程弹道导弹、重力炸弹,中程轰炸机、战术轰炸机和海军飞机携带的深水炸弹,反舰、反潜和防空导弹,水面舰艇和潜艇携带的鱼雷,违反了1987年《中导条约》的陆基核巡航导弹,以及莫斯科的反导系统。”所有这些,构成了俄罗斯的“非战略性核威胁”(Russia's Non-Strategic Nuclear Challenge)。(17)

《核态势报告》突出强调了俄罗斯的核威胁:“俄罗斯将美国和北约看成是它(实现)当前地缘政治野心的主要威胁。俄罗斯的战略和军事学说强调力量压迫和核武器的军事使用。它错误地认为,威胁核升级或者首先使用核武器将有助于以有利于俄罗斯的方式缓解冲突。这些错误的观念将增加误判和危机升级的前景。”(18)一些美国人归纳为这是俄罗斯人的信条,即“(通过威胁使用核武器)使危机由升级到降级(escalate to de-escalate)”。(19)国防部长马蒂斯指出:“(冷战后)俄罗斯曾经追随美国,对战略核力量进行了相似的大幅度削减。与此同时,俄罗斯保留了大量的非战略性核武器。今天,俄罗斯正在推进这些武器和其他战略系统的现代化。更让人困扰的是,俄罗斯当前选择的军事战略和军事能力依赖于通过核(危机)升级来获得成功。这些发展,加上俄罗斯夺取克里米亚和对我们的盟国施加的核威胁,标志着莫斯科决心重新转向大国竞争。”(20)

作为应对,《核态势报告》提出美国应该采取三个步骤:一是确保当前核武器系统的可信的威慑能力。二是在2025年前,开始对“三位一体”的核力量、核指挥和控制系统实现现代化升级。研制“哥伦比亚级”(Columbia-class)战略核潜艇代替“俄亥俄级”(Ohio-class)战略核潜艇。研制新型陆基战略导弹代替“民兵Ⅲ”(Minuteman Ⅲ)型导弹。研制“B-21”战略轰炸机代替“B-52H”和“B-2A”战略轰炸机。(21)三是为了应对俄罗斯新的中导威胁,美国计划发展“低当量核武器(low-yield nuclear weapons)”并进行前沿部署,研发新的装有低当量核弹头的海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使用这种海基武器不像部署陆基导弹,需要所在国的额外同意),目的是“确保潜在的对手看不到从有限的核(危机)升级中获利的可能。”从而获得对敌人迅速而适度的反应手段。(22)美国也有人提议重新在欧洲部署陆基导弹,对抗俄国,就像当年在欧洲部署“潘兴-Ⅱ”导弹。当然,重新在欧洲部署导弹这样的措施需要美国与其北约盟国达成共识。在2017年11月举行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向盟国通报了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的情况,呼吁盟国统一立场。

奥巴马政府时期,一方面提“无核世界”,另一方面批准庞大的核武器更新计划。特朗普上台后,多次表示要加强美国核力量。2016年12月22日,俄总统普京在国防部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俄罗斯需要“强化战略核力量。为此,我们应研制能够穿透任何当前和未来导弹防御系统的导弹”。“(俄罗斯)核力量的‘三位一体’(陆基洲际导弹、战略轰炸机、战略核潜艇)维持在一个恰当的水平,这对保持战略对等非常重要。”(23)普京讲话几小时后,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发文,强调美国需要扩大其核能力。“在世界在核武器问题上清醒过来之前,美国必须大力加强并扩大其核能力。”(24)特朗普表示要“确保美国核威慑能力的现代、强大、灵活、高适应性、(高度)戒备,并且经过适当地调整,能够震慑21世纪的威胁,确保我们的盟国(的安全)。”(25)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未来三十年(2017-2046),美国核力量需要投入12000亿美元,其中8000亿是运行和维护费用(现有系统的维护与逐渐升级),4000亿是现代化的费用(研发新的武器系统)。(26)


三、俄国的反驳


俄罗斯反驳美国的指控,称俄严格履行《中导条约》。莫斯科反过来指责华盛顿在三个方面违反了条约:陆上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靶标弹道导弹(ballistic target missiles);武装无人飞行器(armed unmanned aerial vehicles)。按照俄方观点,美国在东欧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例如部署在罗马尼亚和波兰的使用“标准-3”(SM-3)导弹的发射装置,类似于美国海军军舰上的发射装置,能够发射“战斧”式海基巡航导弹,属于中程导弹的范畴,违反了《中导条约》,对俄造成了威胁。美国用于测试导弹防御系统的弹道靶弹,装上战斗部后就立即可以变身为中程导弹。美国的武装无人飞行器的飞行距离相当于中程导弹射程,具有同等的威胁。

在2017年年终的记者会上,普京指出,“华盛顿事实上已经退出了这个条约(《中导条约》)。美国正在指责我们,但是它做了什么?它已经在罗马尼亚部署了一些系统,据说是反弹道导弹系统……它将海基宙斯盾发射系统移到陆地上。但是,这些反弹道系统的导弹可以轻易地被普通的中程导弹所替换。实际上,这个过程一直在进行。如果它让这种趋势持续下去,没有什么好结果。我们没有意愿退出任何条约。”(27)2018年2月28日,俄外长拉夫罗夫进一步提出美国应从欧洲撤走核武器,他认为美国部署在欧洲的战术核武器威胁了俄罗斯的安全。

美国辩称,东欧反导系统是防御性质的,只能发射防御性质的拦截导弹,例如“标准-3”。该导弹专门为拦截空中目标而设计,并不会打击地面目标,因此不违反条约。陆上宙斯盾系统并不能发射进攻性质的“战斧”巡航导弹。陆上宙斯盾系统和海基“马克-41垂直发射系统”(Mark41 Vertical Launch System)虽然有些组件是一致的,但并不是一个系统。弹道靶标导弹是为了测试和科研用途,例如测试和验证导弹防御体系,这个在条约中有具体规定,不违反条约。对于无人飞行器,美国认为这是一个“双向的可重复使用的系统”(two-way reusable systems),不像导弹是一个“单向的系统”(one-way systems),因此也不属于中导条约管辖的范畴。(28)而且俄罗斯也在研制自己武装无人飞行器。

与此同时,俄罗斯转换焦点,将矛头指向2002年美国单方面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the 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2018年3月1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专访中,普京明确表示:“如果你们谈论(美俄)军备竞赛,军备竞赛开始的确切时间是美国选择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29)在2018年的国情咨文中,普京指责美国建立全球反导系统的举动破坏了俄美之间的战略平衡。“2010年,俄美签署了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包含进一步削减和限制战略进攻性武器的条款。然而,由于美国建立全球反导系统的计划,这个计划今天仍然在推进,所有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框架内的协定,逐渐地没有了价值,因为尽管运载工具和武器的数量被削减,其中一方,即美国,正在不断地不受控制地增加反弹道导弹的数量,提高它们的质量,建立新的导弹发射区域。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最终将导致俄罗斯核潜力的彻底失效。这意味着我们所有的导弹可能会被拦截。”“美国在阿拉斯加和加利福尼亚建立了新的导弹防御系统。作为北约东扩的结果,在西欧建立了两个新的导弹防御区域,一个罗马尼亚的基地已经建好,波兰的系统也接近完成……新的发射系统将会出现在日本和韩国。美国的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包括5艘巡洋舰和30艘驱逐舰。这些军舰,据我们所知,部署在离俄罗斯海岸非常近的地方。我不是在夸大,这项工作正在急速地推进。”(30)

客观地说,俄罗斯具有发展中程导弹的内在动力,这种动力体现在很多方面。首先,很多俄罗斯人认为,1987年的《中导条约》是一个不平等的条约,是戈尔巴乔夫单方面让步的结果,因为1987年的苏联比美国孱弱的多,失去了讨价还价的能力,而苏联最终销毁的导弹也比美国多。这种看法符合普京总统的世界观和历史观。在2005年国情咨文中,普京感叹“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31)2018年,普京再次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苏维埃联盟崩溃后,俄罗斯,海外称之为苏联或苏维埃俄国,失去了23.8%的领土,48.5%的人口,41%的国内生产总值,39.4%的工业潜能(我想强调这是几乎一半的工业潜力),以及44.6%的军事能力(由于前苏联共和国对苏联武装力量的分割)。俄罗斯军队的武器装备变得过时,军队处于悲惨的境地。内战在高加索肆虐,美国观察员监督着我们先进的铀浓缩工厂的生产。”(32)

在2017年的瓦尔代论坛上,普京专门谈到苏联解体后的美俄核武器合作,反映了俄方的感受和对美国的强烈不信任。“17年前,俄罗斯已经批准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美国至今没有批准……2002年,美国退出了《反弹道导弹条约》。尽管是《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发起国……美国没有遵守他们的承诺。他们迄今仍然是唯一的最大的拥有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而且,美国将他们自己销毁化学武器的期限从2007年推迟到2023年。与此相反,截至2017年9月27日,俄罗斯就已经完成了销毁化学武器的进程。”(33)普京还强调,冷战后俄罗斯完全履行了自己和美国签订的条约责任和义务,接受美国专家的监督,将500吨武器级铀转为民用,这些铀可以制造20000枚核弹头。他抱怨,俄罗斯得到了什么呢,“(美国)完全忽略我们的国家利益,支持高加索的分离主义势力,绕过联合国安理会(采取)军事行动,轰炸南斯拉夫和贝尔格莱德,入侵伊拉克等等。”(34)普京一方面强调俄美核合作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提醒美国不要试图打破战略核平衡。“在处理全球和地区问题上,俄美之间的合作对整个世界都有利。我们(俄罗斯和美国)有共同的责任,确保国际安全与稳定,强化(核武器的)防扩散机制。”“我想强调,尝试去打破战略均势是非常危险的,这可能导致全球灾难。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这一点。”(35)

其次,美俄军事力量的对比也是俄罗斯发展中程导弹的动力之一。美国具有很强的空基和海基导弹能力,而俄罗斯空基和海基导弹的能力远远不能和美国相比,俄缺乏打击欧洲纵深地带的有效手段。目前,俄部署在加里宁格勒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系统属于前沿部署,容易受到北约国家的打击。如果将陆基中程导弹部署在俄罗斯腹地,既可以对欧洲进行打击,又具有更大的安全性。早在1980年代《中导条约》谈判期间,苏联就曾提出以乌拉尔山为界,条约只适用于欧洲。而美国要求全球适用,以防苏联将中程导弹在欧亚大陆之间秘密来回机动部署。美国的经济和科技优势加大了美俄之间军备的差距,在高超声速武器、反导武器、隐形武器、太空武器方面,美国相比俄罗斯都处于优势。俄罗斯试图通过发展中程导弹进行反制。俄试图通过非对称方式,发展中程导弹弥补自己力量的不足。在中导领域,俄罗斯有很强的技术储备和长期的使用经验。陆基巡航导弹相比弹道导弹更难被侦测到,莫斯科认为这是穿透美国导弹防御体系的一个利器。

第三,从纯粹的地缘政治角度看,美国的地理位置远比俄国优越,美国本土没有面临中程导弹的威胁。美国的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不具有打击美国的能力和意愿。俄罗斯则不同,俄对中国、朝鲜、伊朗、印度、巴基斯坦等周边邻国发展中程导弹系统极为不满。这个条约也没有包含法国和英国,而这两个国家具有独立的核及导弹打击能力。1980年代美苏谈判时,美国强调英法是两个独立的欧洲国家,应该排除在美苏谈判之外。

2007年2月10日,普京在慕尼黑安全峰会上表达了对《中导条约》的不满。“在1980年代,苏联和美国签署协定,销毁所有的短程和中程导弹,但是这些文件没有普遍性。今天,许多其他国家拥有这些导弹,包括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韩国、印度、伊朗、巴基斯坦和以色列。许多国家正在研发这些系统,计划使其成为他们武器库的一部分。而只有美国和俄罗斯承担不生产这些武器的责任。很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必须考虑如何确保我们自己的安全。与此同时,我们不可能禁止破坏稳定的新武器的出现。当然,这里指的是防止新时代的对抗措施,特别是在外太空。星球大战不再是一个幻想,而是一个现实。在1980年代中期,我们的美国伙伴就已经能够拦截他们自己的卫星。”(36)

普京在演讲中没有点中国的名,但是俄罗斯对中国中程导弹的忌惮是一直存在的。因为中俄之间有着漫长的边界,中国的导弹技术也要高于普京提到的这些国家。中国的中程导弹可以威胁俄罗斯,而很难威胁到美国本土,最多能威胁到关岛,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这也是美俄对中国发展中程导弹态度略有不同的原因。俄罗斯与美国都有将该条约由原来的双边化(只有美俄两家签署)变为多边化的意图。由于地缘的因素,俄罗斯的意愿可能更为强烈些。

第四,当前的俄美关系紧张促使俄罗斯寻求反制措施。2014年后,俄罗斯直接介入了乌克兰、叙利亚的两场战争,美俄在波罗的海地区、波兰、加里宁格勒、黑海处于军事对峙状态。俄感到了军事上的压力。近年,俄对美国采取了一些反制措施。2016年4月,俄罗斯拒绝参与美国发起的华盛顿核安全峰会。10月3日,普京签署行政命令,暂停履行俄美《钚管理和处置协定》(PMDA-Plutonium Management and Disposition Agreement,2010年签署),理由是美国的对俄敌视行为和未严格履行条约。该协定是对2000年俄美签署的《钚管理和处置协定》的修订版,规定在2018年底之前,双方分别处理至少34吨武器级钚,总共68吨(这些钚足以生产17000枚核弹),将其转化成为民用核燃料。目的是使这些核物质非武器化与非军事化,从而达到不可逆的核裁军的目的。(37)俄不断在罗斯托夫(比邻乌克兰)、白俄罗斯、黑海、加里宁格勒等地区举行军事演习。

然而,仅有这些还不能吓退敌人。2018年3月1日,普京发表的国情咨文,罕见地曝光了俄正在研发的7种新式武器系统。

第一种,俄罗斯正在研发重型弹道导弹“萨尔马特”(CaрмaT-Sarmat),以代替苏联时期的“R-36M”(Воeводa-Vоevoda,北约代号SS18)。这种导弹总重量超过200吨,助推阶段时间非常短,可以装备高超音速弹头,在任何条件下发射,没有射程限制,可以横跨北极或南极打击目标。其射程、载弹量、弹头威力都超过旧款导弹。

第二种,核巡航导弹。普京描述这是一种小规模的重型化的核弹头,能够安装在一种新式巡航导弹上(the global-range cruise missile),类似俄罗斯空射X-101巡航导弹和美国战斧式巡航导弹,具有核动力,无限射程,不可预测的弹道,能够规避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2017年末在中央训练场进行了核动力导弹的试射,核动力发动机达到了设计指标,提供了必要的推力。

第三种,“无人水下高速航行器系统”(the unmanned underwater vehicle)。能够下潜到极深的海域,进行洲际航行,速度超过潜艇、鱼雷、水面舰艇几倍,非常安静,可以携带常规弹头与核弹头。2017年12月,无人水下航行器配套的核动力单元完成了测试,它大小比现在的潜艇动力装置的几百分之一,能迅速转换为战斗模式,最快速度可以变为原来的200倍。普京称之为新型战略武器。

第四种,空射高超声速导弹,俄称之为“匕首”(Кинжaл-Kinzhal),完成了所有测试,可以达到10倍音速,射程2000公里,世界唯一。2017年12月1日已经进入南部军区进行试验服役。

第五种,成功测试了“高超音速滑翔器”(gliding wing unit),能以20马赫速度跨洲飞行,具有超强机动性,可以机动变轨,远程制导。

第六种,俄部队已经装备激光武器。具体情况不详,普京没有说明这种激光武器是杀伤人员还是攻击物理目标。

第七种,俄罗斯的国家导弹防御体系已经基本建立。(38)

普京总统的2018年国情咨文变成一个武器宣传会,他用几乎一半的时间和篇幅详细介绍俄罗斯的新式武器,佐以视频,出人意料。“叙利亚的行动证明了俄罗斯军队迅速增长的能力……战略导弹部队接收了80枚新的洲际弹道导弹,102枚潜射弹道导弹,3艘北风之神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12个导弹团接收了新型‘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远程高精度武器运载工具数量增长了12倍,同时制导巡航导弹的数量增长了30倍。陆军、空天军和海军变得更为强大了。”“一个能对来袭导弹发出预警的固态雷达体系(solid radar)已经沿着俄罗斯的国境线建立。苏联解体后导致了巨大的(防御)空洞,所有这些已经得到修补。”普京自夸以上每一种武器都是俄罗斯所独有,其他国家所不具备。“一旦其他国家拥有了这种武器,俄罗斯早就发展出新一代。”(39)

普京统治俄罗斯的18年,在经济方面成绩有限。然而,普京牢牢抓住军事力量建设,特别是战略核力量的建设,不断研制新的战略和准战略武器(例如中程导弹和其他高技术武器),努力实现核军备的现代化。2016年12月22日,普京在俄国防部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俄罗斯需要强化战略核力量,保持俄美战略对等和平衡。2017年10月26日,俄罗斯罕见地举行了一次“三位一体”战略力量综合演习,弹道导弹核潜艇、陆基洲际导弹和轰炸机分别从海底、陆上和空中发射导弹。2018年5月9日,米格-31战机携带“匕首”导弹在红场阅兵中特意进行了展示。2018年5月17日,在索契举行的俄国防工业和军事领导人联合会议上,普京强调:“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继续发展先进的武器系统,这些武器系统必须超越最好的外国的相应的武器系统。我们希望设计局和研究所在创新、有效的技术和工程解决方案方面能够有所突破,通过这些以及其他方面的努力,节约时间和成本,发明和引入新的武器。”(40)5月22日,俄“北风之神”战略核潜艇在巴伦支海水下齐射4枚“布拉瓦”潜射弹道导弹,导弹击中了堪察加半岛的预定目标。这次试验标志着这款导弹及潜艇基本定型。2018年7月19日,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视频,进一步展示了普京3月提到的6种武器系统(不包括导弹防御体系)。尽管所有这些武器的真实状况和发展阶段还有待确认,但确实反映了当前俄罗斯国防战略和装备研制的思路和方向,也反映了俄美之间持续加剧的战略武器竞争。


四、中国之处境


在中程导弹及与此相连的更广泛的国家安全问题上,中国的处境微妙,不容乐观。一方面,中国的战略核力量相比美俄非常弱小,在面临一场大规模的冲突或冲突威胁时难有胜算。由于过去20年侧重于发展中程导弹,中国的战略核威慑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中程导弹。另一方面,中国周边不靖,存在各种形式的复杂威胁,中程导弹又是维护国家安全环境的一个利器。

美俄都希望将其他国家包括进来,将《中导条约》这个双边条约变成一个多边条约。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美俄存在利益一致的一面。美俄两国国内都存在这种意见,扩大或废除1987年美苏签署的《中导条约》,以应对中国威胁(还提到朝鲜和伊朗)。(41)在2007年10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美俄曾联合呼吁其他国家加入该条约。2009年,俄罗斯向联合国提出过一个提案,要求将《中导条约》多边化。美国支持这个动议,但是后来不了了之。

在国家安全层面,很多时候,美国对中国的压力是显性的,例如东海和南海的争端。而俄罗斯对中国的压力是隐性的,例如东北和西北的形势。俄罗斯并不会在中俄双边层面提出这个问题,但是他们多次在俄美层面提出这个问题。早在2005年,俄罗斯官员就向美国表明了两国共同终止该条约的愿望,遭到美国拒绝。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回忆,2007年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Сергей Ивaнов)曾经抱怨,1987年签署《中导条约》时,只有美国拥有能够打到苏联的中程导弹。而现在北朝鲜、中国、伊朗、巴基斯坦都拥有这样的中程导弹。他提出俄美一起退出《中导条约》,这样莫斯科可以在其南部和东部领土部署中程导弹,对抗伊朗、巴基斯坦和中国。美国拒绝了俄国的提议。(42)

2017年4月,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在国会听证会上,建议美国和俄国重新谈判《中导条约》,因为这个条约限制俄罗斯对抗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巡航导弹、陆基导弹的能力。(43)前里根政府官员,现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研究员班多(Doug Bandow)提议美俄合作,将中国拉入《中导条约》,这样一可以维持国际军控的基础,二可以维护东亚地区的和平。(44)2017年7月,美国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一次讲话中,一面批评俄国,一面批评中国。“现在是时候考虑美国是否应该留在《中导条约》之内,即使俄罗斯重新回来遵守该条约。这个条约没有其他国家参加。因此,我们在亚太地区的部队和盟友面临一个日益具有侵略性的中国,中国的导弹中超过90%属于中程导弹。”(45)美国2018年的《核态势报告》将中国列为仅次于俄罗斯的核安全威胁,排序依次是俄罗斯、中国、朝鲜和伊朗。

实际情况是,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环境远比美国和俄国复杂。论周边地缘政治环境,美国是最优的,美国南边是墨西哥,北边是加拿大,周边没有敌对国家和不友好的政府。俄国其次,俄国周边除了中国和日本,都是小国,不太可能挑战莫斯科。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是最差的。中国既面临美俄这样的军事大国的潜在威胁,同时周边存在众多处于不同关系水平的邻国。中国与一些国家有领土或领海的纷争,而域外大国也或明或暗地挑动一些国家以中国为对手。中国同时面临周边国家发展中程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比美国和俄罗斯大得多。近年,中国邻国的核及导弹技术发展很快,朝鲜、韩国、印度、巴基斯坦、甚至日本,都在公开或暗中寻求核及导弹技术,力图发展中程甚至远程导弹。

印度一直在利用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试图同时获取俄罗斯和美国的政治和技术支持,成为核及导弹大国。1998年,印度突然连续进行了5次核试验,包括4次核裂变和1次核聚变,震惊了世界。印度官员和学者毫不讳言,印度发展核及导弹武器以中国为主要目标,并以此为由向国际社会游说。印度时任总理瓦杰帕伊给美国总统克林顿写信,明确印度开发核武器是为了应对中国威胁。2018年1月18日和6月3日,印度连续试射“烈火-5”弹道导弹。印媒声称该导弹射程5000公里,可以覆盖中国全境。迄今“烈火-5”导弹已经进行了6次试射,分别是在2012年4月19日、2013年9月15日、2015年1月31日和2016年12月26日。印度在南部的卡纳塔克邦(Karnataka)的杰勒盖雷(Challakere)秘密建造了一个大规模的核武器综合设施,包括核燃料工厂、原子能实验室和武器实验场,同时在杰勒盖雷以南的迈索尔(Mysore)加紧建设一处铀浓缩工厂。印度惯用的方法是,以民用核项目掩盖军用核项目,以常规核项目(例如为核潜艇生产燃料)掩盖核武器升级项目。印度一直在持续地努力,试图制造出氢弹(一般认为,1998年印度的核聚变试验没有成功)。印度顽固地拒绝国际社会对其“弃核”的要求,拒绝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和《核不扩散条约》,以保持行动自由。2018年8月11至12日,印度首次成功连续试射了“K-15”潜射弹道导弹。印度和俄罗斯联合研制的“布拉莫斯”导弹经过改装,射程很容易超过500公里。印度也在积极研发自己的导弹防御体系。

朝鲜的核及导弹武器发展具有典型的非理性的特点,因为其领土面积狭小,不具备发展核及导弹武器的自然条件。2006年以后,朝鲜先后进行了6次核试验,其丰溪里核试验场紧邻中国边界。朝鲜持续大力发展导弹技术。2017年,朝鲜多次试射“北极星”及“火星”系列弹道导弹。朝鲜宣称11月29日试射的“火星-15”是洲际导弹,能打到美国。这款导弹能否打到美国还是个问题,但是能打到中国全境是没有问题的。朝鲜半岛无论南北,地理上距离中国核心区域(京、津、辽)特别近,核污染扩散快,导弹预警时间短,潜在威胁大。

2012年10月,韩国公布美韩《新导弹政策宣言》,美国同意解除对韩国发展导弹武器射程的限制,将韩国弹道导弹的最远射程限制从原来的300公里放宽到800公里。韩国积极发展独立于美国之外的自主的导弹武器。2015年,韩国军方完成了500公里射程“玄武-2”导弹试射,并进行了实战部署。2017年,又试射了射程达800公里“玄武-2”增程弹道导弹。射程800公里导弹可以覆盖朝鲜半岛全境,部署在朝鲜半岛中部如汉城也可以覆盖辽东半岛、胶东半岛、北京和天津。韩国的弹道导弹技术也可能得到俄罗斯的帮助。2013年韩国首次发射成功的“罗老号”运载火箭第一级为俄罗斯制造。韩国的“玄武”系列导弹和俄罗斯的“伊斯坎德尔”系列导弹非常相似,无论是外形还是射程。韩国也试图通过引进美国的末端高空区域防空系统“萨德”,来建立自己的导弹防御系统。

日本的导弹防御能力在东亚首屈一指。日本已经构建了由宙斯盾舰搭载的“标准-3”海基拦截导弹和“爱国者-3”陆基拦截导弹组成的双重拦截系统。未来,日本还计划引进美国的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而这套系统也具有发射远程巡航导弹的能力。

巴基斯坦和中国关系友好,但是国内政局不稳,政府对核及导弹武器的控制存在隐忧。

中国还没有实现统一,这在当今的大国中是唯一的,台湾仍然是困扰当今中国的核心问题。中程导弹是台湾一旦有事必不可少的利器。美国认为,中国正在计划发展其“反介入和区域拒止”(anti-access and area-denial)能力,力图把美国海军推出第一岛链之外。中国显然希望避免再次发生类似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美国航母逼近中国近海的情况。

中国更大的弱点在于,总体战略核力量的孱弱,这是中国维护自身安全和实现大国崛起的一个短板。中国战略武器的孱弱体现在质量低、数量少、结构不平衡。战略力量“三位一体”只有陆基核力量是可靠的。中国的战略轰炸机还是空白,海基核力量并没有完全形成战斗力。而陆基核力量技术水平低,数量偏少,难以形成有效威慑。中国也缺乏美俄那样完善的导弹防御体系。和美俄不同,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包括大量的陆基中程导弹。中国近年发展的大多数导弹属于中程导弹范畴(射程介于500到5500公里),例如DF-21和DF-26,可以说是不对称优势。如果把中程导弹裁掉,中国的战略核力量根本无法和美俄相比,战术核力量也基本消失。

中国是自我约束最严的核国家。中国承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地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这在核国家中是唯一的。这种承诺在实践中限制了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中国的战略力量相对美俄这样的大国过于弱小,而在和小国发生冲突时又没有用处。中国提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三原则”,美俄一个也没有承诺。美俄多次声明,不放弃发动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选项。在当前情况下,如果美俄这样的核大国对中国发动先发制人的大规模的核导弹攻击,中国是否具有“第二次反击能力”,确实是一个问题。

中国没有公布过自己的核弹头数量。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2017年中国的核弹头数量为270枚。即使这个数据有误差,中国和美俄拥有的核弹头差距巨大,是一个基本事实。


中国一直坚持“最低限度的核威慑”。如何确定这个最低限度,是一个问题。所谓威慑,既要可靠,又要可信;既要有质量,也要有一定的数量。如果别国不相信你能对他构成实质性威胁,也就形不成威慑。如果数量标准定得过低,明显会降低威慑的力度,损害国家安全;如果定得过高,又容易走向军备竞赛,造成财政上的巨大负担。因此,中国核弹头和运载工具的质量需要提升,数量也必不可少。在同等质量的情况下,如果数量达不到美俄的三分之一,将难以保证基本的威慑能力。2010年《美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确定了美俄核弹头及运载工具的上限:实战部署的核弹头1550枚,保有的战略运载工具800件,其中实战部署700件。对比美俄,可以看出,如果中国实战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低于500枚、运载工具少于200件,将难以形成有效的最低限度的威慑。

为应对《中导条约》可能被废除的局面,要保证中国的核威慑能力,保障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需要加强战略核力量的建设,弥补万一中程导弹缺失而留下的威慑空白。中国的战略力量必须是完全独立自主的,不能依赖任何域外大国。中国的战略力量建设还是要追求“三位一体”,陆基、海基、空基兼备。在新的形势下,中国既要考虑发展战略性武器,也要发展非战略性武器(例如低当量核武器和非核高技术武器),中国还需要开展自己的导弹防御体系的研发与实战部署。只有这样做,在对付外来的各种形式的威胁和挑战方面,中国才能具备多种的反应手段和战略选择。

2014年开始的美俄《中导条约》之争,是冷战后新军备竞赛的一个表现,也是美俄全面争斗中的重要一环。俄罗斯希望打破苏联解体后造成的战略劣势,重新回到世界领导国家的地位。而美国则想固化苏联解体的成果,维持其世界统治地位,这俨然是一场新的冷战。和冷战时期相比,当前的对峙内容发生了一些根本的变化。冷战时期,苏联占有常规力量优势,美国和其北约盟国更依赖核力量,包括战术核武器。而如今,美国和北约占有常规力量优势,俄罗斯更为依赖核力量。

综合看来,《中导条约》的最终废除或修改可能只是时间问题,美俄两国缺少遵守该条约的意愿。美国的技术优势决定了其并不特别依赖中程导弹的威慑。美国也在为条约不存在做各种切实的准备。一方面和俄罗斯展开谈判,试图搞清楚俄方的真实意图。另一方面,美国开始研发新型武器进行反制,例如研发低当量核弹头和新的海基核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以维持对俄战略和技术优势。2018年8月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已经批准拨款研制“低当量弹道导弹弹头”(lower-yield ballistic missile warhead),同时加快两个核项目的现代化升级:“陆基战略威慑能力”(the Ground Based Strategic Deterrent)和“远程防区外巡航导弹”(Long Range Standoff Cruise Missile)。(47)2018年3月20日,特朗普霸道地宣示:“我们永远不会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接近我们所拥有的(武器和技术水平)。”(48)

俄罗斯相对美国的战略劣势、由于乌克兰危机所导致的欧洲地缘政治的争夺加剧、俄对中国等周边国家的担忧,决定了其基本立场。俄罗斯的传统和普京总统的风格似乎是,相信在对峙中,即使处于劣势,但如果表现出拼命的架势,敌人就会退让。就像2015年普京在瓦尔代国际论坛所说:“如果打架不可避免,那就先动手。”俄罗斯领导层似乎将该条约看成一个羁绊。如果美国能够率先退出,当然更好,这样破坏条约的责任就由美方承担。如果美国希望保留,至少应该拿出相当的筹码进行交换,比如在欧洲反导或乌克兰问题上做出让步。不能确定的是,俄罗斯是真的希望彻底废除这个条约,还是把这个条约当成一个讨价还价的工具,逼迫美国在其他方面让步。

《中导条约》是冷战时期最为成功的武器控制条约。如果废除该条约,可能导致新一轮的军备竞赛。美国主流希望保留这个条约,因为这个条约符合美国和欧洲盟国的利益,条约确实提高了欧洲地区的安全水平,欧洲国家特别不希望在他们的领土上重新开始一场中程导弹的竞赛。一些美国共和党议员建议,将《中导条约》的履行和美俄《新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挂钩,如果俄罗斯不履行《中导条约》,那么《新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到期后将不再延长。如果这样,军备竞赛就将从中程导弹延伸到远程战略导弹,俄美之间将不存在任何有效的军备控制机制。

当前,美俄都在加速推进核及导弹武器的现代化。特朗普政府强调“以实力求和平”、“美国第一”。普京政府执政的20年,所做的实际也是“以实力求和平”、“俄国第一”。对美国来说,最优选择是维持《中导条约》,避免安全威胁复杂化,同时维持对俄战略武器优势。俄罗斯的最优选择是退出这个条约,而不背上违反条约的名声,通过发展中程导弹获得对美的不对称优势。而通过让这个条约多边化,将中国等其他国家包括进来,对美俄来说,是一个次优的都可以接受的选择。两国国内都有人认为,这样做将避免美俄矛盾激化,促进美俄合作。美俄都对中国的中程导弹非常担心。俄国的担心聚焦在绵长的中俄边境,而美国的担心专注于中国在西太平洋的所谓“拒止”战略。未来,中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要求中国加入该条约的各方面压力。

如果将来《中导条约》被废除或修改,中国将面临更为复杂的安全威胁。一旦俄罗斯单方面退出该条约,解除发展中程导弹的限制,公开研制和部署中程导弹,无疑会对毗邻的中国东北、西北和华北构成现实的威胁。美俄之间另一种妥协的方法是,维持在欧洲地区禁止部署中程导弹的规定,而放开亚洲地区的部署。这样欧洲的安全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保证,而俄罗斯在远东和西伯利亚、韩国、朝鲜、日本、印度、巴基斯坦、越南都可以不受控制地发展和部署中程导弹,这将造成东亚、中亚和南亚地区的动荡。在新的形势下,我们需要未雨绸缪、居安思危,中国的国家安全不能过于依赖中程导弹。中国需要在质和量两方面大大提升远程战略武器和非核新技术武器的水平,大力发展自己的完全独立的有效的导弹防御体系。威胁的多样化需要应对手段的多样化,否则国家安全无法得到有效保障。

①INT Treaty,https://www.state.gov/t/avc/trty/102360.htm.

②Adherence to and Compliance with Arms Control,Nonproliferation and Disarmament Agreements and Commitments,April 2017,p.11,https://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70603.pdf.

③INT Treaty,https://www.state.gov/t/avc/trty/102360.htm.

④《新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于2010年签署,2011年生效,有效期10年,将于2021年到期。条约规定双方把各自的现役核弹头削减到1550枚,现役核运载工具削减到700件,另外可以有100件核运载工具作为后备,核运载工具总额不超过800件。条约规定如双方无异议可顺延5年至2026年,无须美国国会和俄罗斯国家杜马批准。

⑤Adherence to and Compliance with Arms Control,Nonproliferation and Disarmament Agreements and Commitments,April 2017,pp.11-13.

⑥Adherence to and Compliance with Arms Control,Nonproliferation,and Disarmament Agreements and Commitments,July 2014,p.8,https://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30108.pdf.

⑦House Armed Services Subcommittee on Strategic Forces Hearing,Congressional Documents and Publications(Washington),Mar 7,2018.

⑧Jeffrey Lewis,Russian Cruise Missiles Revisited,http://www.armscontrolwonk.com/archive/207816/russian-cruise-missiles-revisited/.

⑨Adherence to and Compliance with Arms Control,Nonproliferation and Disarmament Agreements and Commitments,April 2017,p.14.

⑩William McHenry,Russia's Missile Gamble:Is the INF Treaty Dead? 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russias-missile-gamble-the-inf-treaty-dead-19730.

(11)Trump Administration INF Treaty Integrated Strategy,December 8,2017,https://www.state.gov/r/pa/prs/ps/2017/12/276363.htm.

(12)Ivo H.Daalder,Responding to Russia's Resurgence:Not Quiet on the Eastern Front,Foreign Affairs,Nov/Dec 2017,p.30.

(13)Ivo H.Daalder,Responding to Russia's Resurgence:Not Quiet on the Eastern Front,Foreign Affairs,Nov/Dec 2017,pp.30-38.

(14)Nuclear Posture Review,p.6,February 2018,https://media.defense.gov/2018/Feb/02/2001872886/-1/-1/1/2018-NUCLEAR-POSTURE-REVIEW-FINAL-REPORT.PDF.

(15)Nuclear Posture Review,p.9,February 2018.

(16)Nuclear Posture Review,p.9,February 2018.

(17)Nuclear Posture Review,p.53,February 2018.

(18)Nuclear Posture Review,p.8,February 2018.

(19)Nuclear Posture Review,p.30,February 2018.

(20)Nuclear Posture Review,Secretary's Preface,February 2018.

(21)Nuclear Posture Review,pp.49-50,February 2018.

(22)Nuclear Posture Review,pp.54-55,February 2018.

(23)Putin Orders to Develop Missiles Capable of Penetrating Any Defense Systems,http://tass.com/defense/921420.

(24)“普京和特朗普分别呼吁加强核能力”,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0695/ce.

(25)Presidential Memorandum on Rebuilding the U.S.Armed Forces,January 27,2017,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1/27/presidential-memorandum-rebuilding-us-armed-forces.

(26)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Approaches for Managing the Costs of U.S.Nuclear Forces,2017 to 2046,p.1,https://www.cbo.gov/system/files/115th-congress-2017-2018/reports/53211-nuclearforces.pdf.

(27)Vladimir Putin's Annual News Conference,Dec 14,2017,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6378.

(28)Bureau of Arms Control,Verification and Compliance Factsheet-Refuting Russian Allegations of U.S.Noncompliance with the INF Treaty,https://www.state.gov/t/avc/rls/2017/276360.htm.

(29)Exclusive:Putin Blames U.S.for Arms Race,Denies‘New Cold War',https://www.nbcnews.com/nightly-news/video/exclusive-putin-denies-cold-war-1174558275948.

(30)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Federal Assembly,March 1,2018,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6957.

(31)Вдадимир Пyтин,Поcлание Федеральному Собранию Россиискои Федерации,http://archive.kremlin.ru/appears/2005/04/25/1223_type63372type63374type82634_87049.shtml.

(32)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Federal Assembly,March 1,2018,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6957.

(33)Meeting of the Valdai Intemational Discussion Club,Oct 19,2017,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5882.

(34)Meeting of the 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Oct 19,2017,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5882.

(35)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Federal Assembly,December 1,2016,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transcripts/statements/53379.

(36)Speech and the Following Discussion at the Munich Conference on Security Policy,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tran scripts/24034.

(37)按照俄方说法,俄方钚处理需要35亿美元,其中美国提供了4亿美元,8国集团其他国家提供4.5亿美元。“What is Russia-US Agreement on Plutonium Management,Disposition?” https://sputniknews.com/military/201610031045951708-russia-us-plutonium-agreement/.

(38)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Federal Assembly,March 1,2018,http://en.krern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6957.

(39)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Federal Assembly,March 1,2018.

(40)Meeting with Defense Ministry Leadership and Defense Industry Heads,May 17,2018,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7483.

(41)John R.Bolton and Paula A.Desutter,“A Cold War Missile Treaty That's Doing Us Harm,” The Wall Street Journal,Aug 15,2011.(42)转引自Ankit Panda,The Uncertain Future of the INF Treaty,https://www.clr.org/backgrounder/uncertain-future-inf-treaty.Luke O'Brien,Does America Need Nuclear-Armed Cruise Missiles? http://nationalinterest.org/blog/the-buzz/does-america-need-nuclear-armed-cruise-missiles21123?page=4.

(43)Ankit Panda,The Uncertain Future of the INF Treaty,https://www.cfr.org/backgrounder/uncertain-future-inf-treaty.

(44)Doug Bandow,Bring China and Its Neighbors under the INF Missile Treaty,Nov 21,2014,https://www.chinausfocus.com/peace-security/bring-china-and-its-neighbors-under-the-inf-missile-treaty.

(45)INF 30 Years on:US Accuses Russia of Non-Compliance While Funding Mid-Range Missile,https://www.rt.com/news/412525-us-russia-inf-treaty/.

(46)Global Nuclear Weapons:Modernization Remains the Priority,July 3,2017,https://www.sipri.org/media/press-release/2017/global-nuclear-weapons-modernization-re mains-priority.

(47)Reform and Rebuild:The Next Steps,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Y-2019,https://armedservices.house.gov/sites/republicans.armedservices.house.gov/files/wysiwyg_uploaded/FY19%20NDAA%20Conference%20Summary%20.pdf.

(48)Trump Says He Congratulated Putin in Call,Mar 20,2018,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president-trump-meet-putin/story? id=53878752.



    进入专题: 中导条约   美俄关系   武器控制   核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16807.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 《战略决策研究》 2018年06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