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切兹 吴子枫:在哲学中成为马克思主义者[1]——评路易·阿尔都塞《写给非哲学家的哲学入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0 次 更新时间:2018-07-15 08:16:52

进入专题: 路易·阿尔都塞   《写给非哲学家的哲学入门》  

桑切兹   吴子枫  

1

  

   “没有作品的作者”这个表达,经常出现在路易·阿尔都塞的著作中,跨越了不同的时期。它尤其出现在《写给非哲学家的哲学入门》(以下简称《入门》)中。这部著作实际上在20世纪70年代末就已经完成了,但阿尔都塞一直留着没有发表,直到最近才由法国大学出版社出版。但“没有作品的作者”这一提法,必须与出现在“残余”、“丢弃”和“剩余物”这一语义场——阿尔都塞最喜欢的语义场——中的另一能指系列联系起来。这个能指场也铭刻在拒绝一切形式的目的论这个阿尔都塞主义论点中。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强调在阿尔都塞思想中起作用的两种拒绝目的论的方式:一种是绝对的或斯宾诺莎式的拒绝,它以力量(power)的绝对性名义来否认目的,无论是神的力量还是有限世界——这个“Deus quatenus…”[2]——的力量;另一种相对的拒绝,是从马勒伯朗士那儿得来的,即通过援引相对于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只能是神的)来说不过是这个世界的种种偶然性的原因,来反对目的论。第二种情况下的多余的产物,就是所有错失了的机会,所有不产生后果的可能的原因。因此, 这两种不同的拒绝目的论的方式,都以一个绝对原因的名义展开,无论那个绝对原因是内在的(斯宾诺莎式的),还是不在场的(马勒伯朗士式的)。马勒伯朗士(由于阿尔都塞的重新阅读)把所有那些避开了终极理由原则的现象——比如落在大海或沙滩上的雨——包括在那些错失了的机会中。[3]因此, 有一些不产生后果的存在,或一些被阻止产生其自身后果的存在。正如阿尔都塞在《入门》中所写的那样,唯物主义哲学的特点在于“断言世界上存在着无数没有任何意义、毫无用处的事物,[……]一些绝对的(永远得不到弥补的)损失,一些不可改变的失败,一些既没有意义也没有后果的事件,存在着一些流产了的事业甚至完整的文明,它们消失在了历史的虚无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像宽阔的河流消失在荒漠的沙地。”[4]根据路易·阿尔都塞的观点,这也同样适用于“没有作品的作者”。

  

2


   此外,我们可能会想,一个“没有作品的作者”能是什么呢?既然这个二项式的两个要素是由作品及其作者构成的,那么作者和他的作品似乎就是不可分的。一个没有作品的作者,要么是其产品根本不存在的作者,要么是其著作不是他“自己的”,因为它只不过是存在和生产的极端外在条件的后果。还有第三种情况,那就是其作品已经消失了的作者:或者是被作者本人销毁,或者被他的敌人销毁,或者仅仅是被遗忘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埋没了,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说,被留给“老鼠的牙齿去批判”[5]了。后一种情况在唯物主义历史上是常见的,唯物主义是一种本质上反潮流的潜在哲学倾向。我们知道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的情况,他们现存的作品由少量断章残篇构成,其余作品的命运,都像落入大海中的雨一样,消失无踪了。路易·阿尔都塞的情况——至少部分地——可能也是如此。当他描述自己朋友雅克·马丁[6]的悲剧性命运时,实际上是在向我们讲述他自己:一个没有作品的哲学家的忧郁形象。无论如何,这最后一种解释认为,除非排除我们刚才提到的另外两种解释,否则就必然无法理解阿尔都塞:作品的“非所有”(impropreté)[7]——这一点,作为主体和作者概念的批判者,阿尔都塞不会不承认——是和那些未实现的计划联系在一起的,或是和那些很可能存在、但我们对其无迹可寻的作品联系在一起的,或许还和今天收集在当代出版纪念研究所(IMEC)“阿尔都塞文库”中大量未出版的作品联系在一起。

  

3

  

   《入门》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一方面,熟悉路易·阿尔都塞著作的读者会惊讶地发现,自己手上拿的是路易·阿尔都塞所写的第一本真正的“书”——无论如何,是第一本出版了的“书” ——,因为他的其他著作,要么是更短形式的试笔(essays),比如专论孟德斯鸠或卢梭的文章;要么是零散的文本或文章,虽然有时也被收入比如《保卫马克思》(For Marx)、《立场》(Positions)、《自我批评文集》(Essays in Self Criticism)之类的“书”中;甚至还有研讨班的发言,它们和其他参与者的发言放在一起出版,就像在《阅读〈资本论〉》(Reading Capital)中那样;要么是一些书面讲演稿,或仅仅是讲演稿笔记。因此,我们面对的,是由阿尔都塞作为一本“真正的”书来构想的第一份出版物。尽管它的原稿处于已完成的状态,但这本书并不是由阿尔都塞本人交付出版的,这一事实让本书的编者戈什加林[8]——他同时也将阿尔都塞的著作翻译成英文——感到惊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必须把这种惊讶放回一定的语境和关系中。阿尔都塞主动谢绝了出版他的许多文本。只要随便查阅一下阿登修道院(Ardennes Abbey)当代出版纪念研究所的阿尔都塞文库目录,就会发现,实际上存在着大量“真正的”书还未出版。这些文本通常是由于阿尔都塞本人的决定而没有出版——比如另一本几乎完成的大书《黑色的牛》(Black Cows)的情况就是如此——,原因与总的政治形势或法共内部的政治形势有关,其他的书没出版,原因则更多地与“哲学的形势”有关[9]。我们可以把阿尔都塞不出版《入门》这件事,当作是马克思主义陷入深刻危机的象征,当作是阿尔都塞的难题性(problematic)本身来看待。在20世纪70年代末,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危机来说,这本书具有症状意义。与阿尔都塞主义最主要的文本——从《阅读〈资本论〉》到《答约翰·刘易斯》(Response to John Lewis)——中所显示出的相对自信相反,马克思主义的危机在《入门》中出现了并产生了作用。这个文本中对挽救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的“最后机会”的多次暗示——马克思的著作与工人运动的相遇,产生了如此非凡的政治和理论后果,但其力量在1960年代早期“后斯大林”时刻之后,接着在“后68年”时刻之后,消失了——,已经预示了一些同时期与法共路线公开分裂的其他一些文本,比如《在党内必须改变的》(What Must Change in the Party,1978),或1977年在威尼斯会议上的演讲《马克思主义的危机》(The Crisis of Marxism)。

  

4

  

   从其标题和其叙述方面看,《入门》算得上是具有教科书的圆通性。作为一本教科书,意味着它要成为对马克思主义光辉岁月的“通俗”说明,并用“回到马克思”所取得的成果对其加以丰富。很显然,阿尔都塞和他的圈子曾多次构想过写一本关于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科书计划,但均未取得任何结果。当时这样一个计划正被介绍给古巴的读者群,但却没有产生任何结果。不过,在拉丁美洲的阿尔都塞主义圈子里,出现了一本真正的阿尔都塞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教科书”,那就是玛尔塔·哈奈克尔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概念》(Basic Concepts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10]。这不是一本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但是由于它忠于其阿尔都塞主义灵感,所以超出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和命题,包括了一些通往历史理论之路的“辩证唯物主义”论点。

   无论如何,《入门》很显然位于哲学一边,它在文本的展开过程中区分了哲学本身、唯物主义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不过在整本书中,有两种语言并存:一种是法共马克思主义的旧式“教条语言”,另一种是从内部操纵那种语言并将其转化为完全不同的语言的话语。当然,阿尔都塞所呼吁的“回到马克思”,不是对马克思主义文本的文献学回归,阿尔都塞从来不是“马克思学家”(Marxologist)。如果说存在着回归的话,那也是对马克思和恩格斯一些具有战略价值、且被路易·阿尔都塞所重新阐释甚至被他改头换面(差不多是德波意义上的改头换面)了的论点的哲学性“回归”。然而,这些论点是通过第二、第三国际的“马克思主义”,特别是斯大林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甚至是日丹诺夫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能指——“实践的优先性”,或甚至是“政治”对于“理论”的优先性、“经济归根到底的决定作用”、党的领导和统一作用等等——表达出来的。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至少看起来如此,只不过所有的东西都一律被那些能指的移置和滑动改头换面了,结果它们所表达的东西,与人们所预想的完全不同。雷蒙·阿隆在其对阿尔都塞的辛辣批判中所谓的“想象的马克思主义”[11],在《入门》的文本中成了名副其实的“想象的斯大林主义”,其中“回到”马克思主义或更一般地说“回到”唯物主义的论点,或甚至是这样的论点的生产,都是在斯大林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文本下进行的。

   正如他的许多其他作品一样,阿尔都塞在这里所用的方法,让我们想起斯宾诺莎。后者对他的理论对手的语言进行渗透,甚至在尊重其措辞时,也设法将其完全瓦解。在《伦理学》(Ethics)中,斯宾诺莎就是这样对待基督教哲学和整个西方形而上学传统的;在《神学政治论》(Tractatus Theologico-Politicus)中,他也以公开得多的方式这样对待《圣经》文本。在阿尔都塞著作中起作用的,是一种哲学上的“欺骗”或“马拉诺主义”[12]技巧,但这种技巧并不是操纵的艺术,而是从意识形态内部生产真理的一种方法。在这些条件下,《入门》不可能是一本教科书:教科书是根据某个已完成的学说中的诸观念的直截了当的顺序来构建的,而在阿尔都塞的书中,我们发现自己面对着另一种顺序,即在论战中进行创造的顺序,渗透和占领敌人领地的顺序,这不是类似于简单的分析,而是把对抗带入理论的真正核心。

  

5


   如果说《入门》由于充满了这样的张力(我们会用一些例子来说明这种张力)而不可能是一本教科书,但在另一种意义上,它却无论如何仍然是一本“入门”。不过,它与简单的“导论”倒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类似于入门仪式,这种非常特殊的实践——从亚里士多德的《劝勉篇》(Protrepticus),到笛卡尔的《沉思录》(Meditations),再到斯宾诺莎的《知性改进论》(Treatise on the Emendation of the Intellect)的导言——控制着哲学的入口。如果这本书所宣称的——也是相当谦虚的——目标,是致力于提高非哲学家的能力以“获得哲学是什么的感知”,那么它为了达到此目标而动用的方法将非常之多,并且在很大程度上会出人意料。哲学的入门像任何入门一样困难(但过后又会证明是如此容易!):事实上,“只要”离开人们在其中认出(recognizes)[13]自己的那个世界,并进入另一种现实秩序之中“就够了”。

然而,在路易·阿尔都塞这个斯宾诺斯主义者和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身上,并没有什么神秘主义。在这场入门之旅的结尾,我们将重新获得我们在开始时所拥有的那同一个世界,只是一旦我们“入”了哲学之门,我们就会从另一个角度,以更完整、更具体的抽象形式来看待那个世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路易·阿尔都塞   《写给非哲学家的哲学入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6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